Tag: ""

北京老刘在多伦多的走马观花游记

北京老刘在多伦多的走马观花游记 抵达多伦多 飞机坐55D中间过道。晚点起飞30分钟,空乘一如既往大叔大婶,中年东北大叔可讲中文服务。飞机起飞绕行承德奔东北经沈阳哈尔滨齐齐哈尔饿远东北极,进加拿大北部,大弧线到多伦多,当地时间16日下午7点落地皮尔逊机场。机上要填写一份入境登记表,有中文对照,否则不会填。下飞机随人流走挺长,下一扶梯,出关,入境官问话,一问三… (阅读全文)

满城尽带黄金甲

阿岗昆的秋日的姿色果然胜过了夏日。加上慈爱的阳光和喜人的温暖天气,难怪60号公路从山门就排起了长长的车队,游客们虔诚而耐心地等待着。连摩托车骑手们也绝不加塞,乖乖排在汽车后面。 (阅读全文)

豪斯house情结 康豆condo粉丝

标签:

刚来多伦多的时候,我的豪斯情结异常严重。因为听说在北美,家家住得起别野,出门便拥有自己的一亩田地,种玉米,种大葱,采菊东篱下,悠然看松鼠。

祖父辈的箴言告诉我,人要天天接地气才能茁壮成长;对别墅的憧憬告诉我,窗外要有树影婆娑才是家。于是,我开始了租住豪斯的岁月,一晃几个春秋。原以为穷人能住进豪斯,就该别无所求。但是因为是穷人,豪斯的豪气大打折扣… (阅读全文)

田园一梦

老柳和老杨是两口子,结婚整30年。有个闺女叫二丫头。 小时候,老柳家的大人没什么文化,几个儿女中唯有老柳个性安静,喜欢读书。翻烂了大哥二姐的语文课本,实在再没啥带字的纸,老柳不知从哪拾掇来一本连环画“古巴人民打美国佬”,每天从床褥子底下抽出来看一遍,再心满意足的放回去掖好了。 初中毕业,认得些字,脑袋装了知识,留在城里恐若是生非。老杨和老柳双双发配百福… (阅读全文)

律师行实习的夏天-办公室篇

这天早上,我的咖啡还没喝完,半梦半醒的打开电脑,正好一位和蔼的老助理从旁边经过,我就很热情的问,早啊,老何,那位老兄愣了一下,纠正到,我是老李,不是老何。我就赶紧站起来,晕晕乎乎的说,sorry, I am out of myself. 老李更楞了,问,那是啥意思呢?我赶忙改口说,I am besides myself, 老李无语了, 我再次改口到,I am out of my mind, 老李终于忍不住了,啥?你… (阅读全文)

翻译座谈会

比较密集的做兼职笔译一年有余。和同行座谈交流,以求共同突破。 在正式成为一名笔译之前。我对市场上翻译成中文的宣传册诸多不屑。尤其是一些政府部门的手册,实在不忍卒读。翻译出的中文或者像是另一种语言,或者生涩难懂,让人读得满头大汗。 自己做笔译后,便很深刻了解到同行的难处,因此不再吹毛求疵。同时,自己也经常被一个自然段只有一个逗号的句子雷倒,而向编辑交… (阅读全文)

从一桩 “狗屎案”说起

2014年5月,各家中文媒体转载了一桩多伦多Forest Hill豪宅区两邻居的无厘头狗屎案。让我不仅又想起民法课本上的一句箴言,“公义就是Rtiz酒店的房间,付得起房钱您才能住进来看个究竟。” 据加拿大家园网上新闻报道: 多伦多一个豪宅区的两户邻居为遗落狗屎这类鸡毛蒜皮的琐事对簿公堂,结果近日遭法官斥为荒唐,简直像是幼稚园的小孩。 这桩民事官司发生在多伦多三大豪宅区之一… (阅读全文)

发现Ta有外遇,我该怎么办? 加拿大婚姻法解读

加拿大婚姻法解读,博客主人编译自 多伦多家庭法律师JohnSchuman ,DevrySmith Frank LLP 我发现Ta背叛了我,我可以把家里的锁换掉,将Ta扫地出门吗?我可以把我们的联名账户中的钱都取走吗? 发现你的配偶背叛,无疑如同晴天霹雳。不管你此刻多么怒火中烧,你必须冷静下来,谨慎行事。冲动的举动很可能为以后的离婚官司埋下祸患,让你在孩子的抚养权和财产分割问题上处于被动… (阅读全文)

“我被诽谤了,我要告他!” 冷静…

某天,有位先生气鼓鼓的打电话找刑事律师,称“他们诽谤我,我要把他们告上法庭!” 冷静,冷静…这位先生, 首先,您要先来研究一下到底什么是诽谤。是某人对着你大喊“你是傻瓜,你是罪犯..”等等就算诽谤吗? 其次,刑事诽谤的指控非常罕见,诽谤更多是民法概念; 如果对方的行为真的构成民事诽谤,你想要求赔偿的话,您应该咨询民法律师。 再次,诽谤的案子很少走上法庭,其… (阅读全文)

节省律师费用的十大要诀 (民事官司)

编译自多伦多民事商业诉讼律师行Hodder Barrister网站博客 在多年执业中,我们花在处理客户琐碎事务上的时间着实令人沮丧,我们更愿意花时间去分析案情,寻找法律对策,而不是没完没了的应对行政事务。当然,客户也开心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最终要为这些时间付账单。 要想最大程度节省你的律师费用,一个词,效率! 雇佣合适的律师 要知道,并非每个律师都是解决你当下问题的… (阅读全文)

安省律师协会Osgoode Hall:庭院深深大宅门

多伦多的春意终于洋溢在了庭院和枝头。 此时被派去Great Library复印资料实在是美差一桩。路过了无数次Osgoode地铁站,却从不知道,这些看起来颇为严厉的栅栏,庭院深深之处,实在是城市中心的明珠一颗。 Osgoode Hall,是安省律师协会,安省上诉法院,法律图书馆Great Library 所在之地。 绕过经典的雕花栅栏,Queen街的车水马龙,EatonCenter的人头攒动,都被搁置在另一个时… (阅读全文)

纽约归来,更爱多伦多

纽约归来,更爱多伦多 纽约归来,更爱咱们的土狼屯。 不要笑话我们的屯子城市化水准低吧。抬头您就望见蓝天百云,深呼吸的时候更觉非空气中透着芬芳,走进TTC一步一个废物回收筒,垃圾分类的小标签们看上去多么自豪。 在曼哈顿的街道上走了一遭,才知道我们的downtown其实不算拥挤,才发现我们的闹市区即使人头涌动依然保持着不错的清洁面貌,才发现我们的汽车尾气一点不严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