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一份表格 多少官司:SPIS再起风波

SPIS表格来自安省地产协会,其中包含了房屋缺陷,装修翻新,以及和代售地产相关的其他信息。这并不是一份强制性表格。卖家可以选择填,或者不填。当卖家选择了填表,就必须为自己落在字面上的所有陈述承担法律责任。一旦这些信息有误,卖家将面临背负“不实陈述,误导买家”的指控。 (阅读全文)

公司转手 雇员何去何从

生意的转手,公司的并购,在企业界是每天上演的常态。但对于雇员来说,更换老板很可能会对您的权益产生关键影响。当您为A老板兢兢业业工作了10年后,恰逢A老板退休,将公司卖给了B老板,B老板接手后不到两年,就为节省经费把您裁掉了,这时候您能拿到多少解雇金?您的解雇金是应该按照12年的受雇期限来计算吗? (阅读全文)

不找律师自代理 法官摇头又叹气

庭法官司中,不找律师, 自己打官司的现象日益风行。多数自代理诉讼人的初衷是节省律师费,但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在金钱, 时间,精力上遭遇多重损失. 家庭法官司看似无外乎是孩子监护权,夫妻财产分割这样小小的“家务事”,但法庭程序却一点不含糊。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门外汉,又处在人生重大变革的漩涡中心,自代理人几乎如同被抛进了汪洋大海,只能任凭法庭规则的风浪将其上… (阅读全文)

客户将失职律师告上法庭 索赔成功

2009年,凯女士和认识不久的男友杜先生一起驾驶货车在育空的公路上行驶。凯女士正躺在货车后方的睡仓内,没有任何安全带或固定装置。杜先生大概是困了,一不留神,卡车翻进了路边的沟渠里。凯女士在报废的卡车里被困了两个小时。车祸后,凯女士的胸椎骨折,带了两个月的支撑夹板,又做了20次理疗。在车祸发生之前,她已经准备奔赴欧洲,完成一份临时的税务工作。当然车祸一出… (阅读全文)

房屋加盖占了共用车道,拆除?保留?

这样的判决,就等于改写了共用通道的边界。更为重要的是,判决意味着:只要占用地界(encroachment) 没有影响到地契上定义的路权(easement)使用目的,享有路权的一方就不能起诉占用方。

邻居们当然不服气,又再接再厉将案子上诉。安省上诉法庭的三人法官小组以同样的原理,维持了高等法院的判决。输掉案子的邻居们不但要支付3万5千元的庭审费用和1万2千元的上诉费用,还要… (阅读全文)

渥太华市政府当被告 一年赔千万

渥太华市政府作为被告,每年与公众原告达成和解500-600起。在去年一年里,和解的赔偿金额高达1450万,和2011年比起来翻了3倍。在这些”民告官“的案件中,大部分为小额的财产损失索赔,也有少数的人身伤害索赔。从赔偿金额来看,人身伤害案件却是大唱主角。就拿2015年的1450万赔偿金来说吧,21起人身伤害的索赔竟然就花掉1000万。2011年,市府一共赔给原告5百70万,其中1百70万… (阅读全文)

买房毁约 押金该退吗?

合同法的一个重要原理之一,就是毁约赔偿基于实际损失。在计算损失的时候,我们要先把时钟倒着拨回去,看看如果合同被正常履行,无辜的一方会怎样?然后再要求毁约的一方给予无辜的一方相同的结果。什么意思呢?举例说明:

大年眼看就到了,咱俩签了合同,说好我小年那天给您发一卡车麻糖,这样您就能趁着家家拜灶王爷的时候把麻糖售卖出去。您已经计算好了,这一卡车麻糖… (阅读全文)

肇事司机遭遇无厘头律师 错误建议火上浇油

2013年5月19日傍晚,两岁男童Geo正和家人在Edmonton街头的餐厅Patio享受初夏的美好时光。突然,一辆失控的SUV直冲向Geo全家,将幼小的Geo挤到了墙上。Geo的家人和桌旁的侍者均遭受撞击,但唯有Geo受创最重,片刻之间,便永远离开了关爱他的家人。

车内的司机苏特先生恍若隔世。几分钟前,他在车内和太太为了选餐厅的小事争执起来,本来他们已经在餐厅外的车位停下,但发现… (阅读全文)

新年变奏曲:“律法”的力所不能及

自我夸下海口,开始纸上谈兵地侃“律法”,竟然已有大半年的功夫。追看各类案例,查访各条法规,倒也不乏妙趣横生或是惊世骇俗,精彩程度直追热播大剧。回首翻看这些辗转起伏的人生故事,反让我念叨起道家先哲的教诲:“法令滋彰 盗贼多有”。打开安省E-Law的网站,赫然已有705条省内法规法案,案例法更是日新月异,对成文法的解释与时俱进,永无止息。

律法的丰富翔实,固然… (阅读全文)

社交媒体上对老板“泄愤”被炒掉,算是合理解雇吗?

如今的社交媒体再也不是昔年上着小锁头的日记本,记录下主人瞬间的喜怒悲欢,便被埋在岁月里,多年后回首一笑,笑自己少年轻狂。

不但个人Blog与大媒体的评论文章可以平分秋色,就是twitter, facebook上无心的一条评论也会走进公众视线,掀起意想不到的波澜。

私人社交媒体上的言行和图片,可成为警方破案的线索,可用作猎头招贤纳士的资源库,可被潜在雇主作为应聘者背… (阅读全文)

赢了官司 输了人品 —-也输掉10万律师费

在安省的民事法庭,通常的惯例是”输者为赢家支付诉讼费”,但不是百分百全包,费用补偿有两种方式,一种叫做部分补偿(partial indemnity cost), 最为常见,通常是整笔诉讼费用的50%左右;另一种叫做实质性补偿(substantial indemnity cost), 可达到部分补偿的1.5倍,只有在少数案例中被使用,其中情形之一,就是诉讼一方的言行极度无礼,令人发指。另一种情形,则和庭审前的… (阅读全文)

安省有个“道歉法”

安省有个“道歉法” 加拿大什么最著名?甜蜜枫糖浆,淋满肉汁的薯条(poutine), 清凉甜蜜的冰酒。还有一条,与这些特产齐名,那就是:人们彬彬有礼,还常把“不好意思”“劳驾您哪”挂在嘴上。只要您看看大街上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了别人,是怎样一番歉意连连,就知道说声“对不起”对加拿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至于多个省份竟然都专门有一部【道歉法】(Apology Act)。咱们安省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