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多伦多生活 的存档信息

房屋加盖占了共用车道,拆除?保留?

这样的判决,就等于改写了共用通道的边界。更为重要的是,判决意味着:只要占用地界(encroachment) 没有影响到地契上定义的路权(easement)使用目的,享有路权的一方就不能起诉占用方。

邻居们当然不服气,又再接再厉将案子上诉。安省上诉法庭的三人法官小组以同样的原理,维持了高等法院的判决。输掉案子的邻居们不但要支付3万5千元的庭审费用和1万2千元的上诉费用,还要… (阅读全文)

买房毁约 押金该退吗?

合同法的一个重要原理之一,就是毁约赔偿基于实际损失。在计算损失的时候,我们要先把时钟倒着拨回去,看看如果合同被正常履行,无辜的一方会怎样?然后再要求毁约的一方给予无辜的一方相同的结果。什么意思呢?举例说明:

大年眼看就到了,咱俩签了合同,说好我小年那天给您发一卡车麻糖,这样您就能趁着家家拜灶王爷的时候把麻糖售卖出去。您已经计算好了,这一卡车麻糖… (阅读全文)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标签:

水饺上桌,热气氤氲,敦厚的面香混着韭菜虾仁鸡蛋的醇香,把整个屋子的气场都占满。

这个瞬间总是具有百发百中的闪回感,就像青梅竹马的玩伴,就像梦中永远不变的奶奶家拥挤温暖的小客厅:大年初一,抛掉守岁的睡眼惺忪,穿起新衣,听着鞭炮窗外噼啪作响,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饺子馅的香味。包饺子在奶奶家,是一场男女老少全民参与的盛宴。 (阅读全文)

社交媒体上对老板“泄愤”被炒掉,算是合理解雇吗?

如今的社交媒体再也不是昔年上着小锁头的日记本,记录下主人瞬间的喜怒悲欢,便被埋在岁月里,多年后回首一笑,笑自己少年轻狂。

不但个人Blog与大媒体的评论文章可以平分秋色,就是twitter, facebook上无心的一条评论也会走进公众视线,掀起意想不到的波澜。

私人社交媒体上的言行和图片,可成为警方破案的线索,可用作猎头招贤纳士的资源库,可被潜在雇主作为应聘者背… (阅读全文)

看琅琊榜 泪水涟涟

看琅琊榜 泪水涟涟 最近很out的我终于赶上了被热播热议过的琅琊榜,没料到的是,竟然看得泪水涟涟,干脆拉过一块大浴巾,边看边抹掉眼泪鼻涕。回想看一部电视剧感慨如此,上回,是雍正王朝,十几年前。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查看影评,看到赤子之心的解读,似乎有了些答案,这大概也是你的答案? 当我们为甄嬛转中孤独的胜利者唏嘘时,唏嘘的不是人物的悲剧结尾,而是物是人非… (阅读全文)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这里的“月光族”,不是薪水到手全花光的意思,而是原原本本从“Moonlighting”翻译而来,在月光下工作的人。也就是在主要工作之外,下班后再做一份工作赚取零花钱,或是补贴家用。当然月光族的兼职界限,有时候并没有那么清晰,很有可能在阳光灿烂的白天,月光族就在雇主A的办公桌前,敲打着A公司电脑的键盘,为雇主B公司撰写邮件和做报表—-在这样的情况下,雇主A是否可以用 “Ju… (阅读全文)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圣诞节的钟声和赞美诗正在璀璨的城市夜空中缓缓奏响,有人侧耳倾听,虔诚祈祷,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仿佛从未听到,依然步履匆匆。这是多伦多的街头,10个人从身边经过,也许他们信奉11个不同的神灵,有的是耶稣基督,有的是天主,圣玛利亚,有的是东方弥勒,也有的是励志的哲学,还有的,可能是自己。 无论信仰如何,人们头顶有一… (阅读全文)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当安省的居民们遭遇日常法律纠纷:交通罚单,拖欠房租,小额债务…常常会听到朋友们或律师们建议说“给paralegal法律助理打个电话吧”。这个法律助理到底能帮您做些什么?别说普通人,就连一些初出茅庐的律师,都对这个与律师平行存在的行业一头雾水。很多朋友也分不清“律师助理 (law clerk, legal assistant)”和“法律顾问(paralegal)”的… (阅读全文)

北京老刘在多伦多的走马观花游记

北京老刘在多伦多的走马观花游记 抵达多伦多 飞机坐55D中间过道。晚点起飞30分钟,空乘一如既往大叔大婶,中年东北大叔可讲中文服务。飞机起飞绕行承德奔东北经沈阳哈尔滨齐齐哈尔饿远东北极,进加拿大北部,大弧线到多伦多,当地时间16日下午7点落地皮尔逊机场。机上要填写一份入境登记表,有中文对照,否则不会填。下飞机随人流走挺长,下一扶梯,出关,入境官问话,一问三… (阅读全文)

房东房客那些事:租约-欠租-解约-驱逐

房东房客那些事:租约-租金-欠租-驱逐 今日听了一场讲座,才知多伦多有个房东村。组织讲座的正是村长,主讲人则是在安省房东租客委员会有着丰富经验的法律顾问(paralegal) 于先生。于先生是天津人,讲起课来像在说评书,声情并茂,加以表演,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将房东必备核心秘笈传授。 在安省,规管房东房客关系,保障双方平等权益的法案叫做【住宅租赁法Residential Te… (阅读全文)

“遭遇”儿童保护协会CAS,父母该咋办?

在我们之前分享的案例中,两位单亲妈妈由于不知如何应对CAS的干预和法庭程序,而导致孩子被送到寄养家庭,或临时监护权判给父亲,她们的教训并非移民家长特有,在CAS的客户中可以说是十分普遍:由于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愤怒情绪而对社工横眉冷对,在法庭上有冲动的言辞,如使用“绑架”等字眼; 对社工不满而不停向其上司投诉抱怨,在CAS社工监督的探视期间表现不理智… 家长圈子里围… (阅读全文)

员工遭独裁上司”霸凌” 被迫辞职 法官判雇主“变相解雇”

老沙是Xerox的资深员工。 1982年他从Seneca学院的计算机电子技术专业毕业后便到Xerox就职,从合同工到正式雇员,他在公司内部担任多个职位。直到1995年春天,老沙都不愧是模范员工,他在所有职位上均表现出色,薪水和奖金节节高升。老沙工作技能出众,人却腼腆内向,不善言辞,内心颇为敏感。 1995年5月,老沙一向顺顺当当的职业生涯出现了波澜,由于公司内部的职位调动,他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