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的星座情人(1)

字体 -

栀子花开的季节,我和他相恋了。

  理由很简单,他是水瓶座,我是双子座。星座书上说,能令双子座的女性最后安定下来成家的,多半是水瓶座的男性,双子女性遇到用“不变的就是那要变化的一颗心”的水瓶座男性,真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就为了这个,我决定亲身验证。

  白色的栀子花散发着强烈的香气,弥合的熏香沾染了空气中活跃的分子。

  上班闲头,手边的电话响了。
  “丫头,想你了。”他在我拿起电话就直接蹦了一句。
  “咳嗯嗯,找谁呢你,神经病!”按捺着,一本正经的捻着鼻子,模仿起单位里山东张阿姨的口音,捉弄他。
  “啊…呃..这,对不起,麻烦找….”
  “哈哈哈……”实在是憋得不行了,在他要循规蹈矩的说出我的名字的时候,爆笑。
  想象他刚才尴尬的一瞬间,羞怯的表情。可爱!
  喜欢这么乐不可支地捉弄他,然后哭笑不得的结束。

  极不儒雅的狂笑引来同事们的侧目,尤其是罐头的妹妹沂静注视的目光。她今年才刚大学毕业,清高而自满,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按理说,以她所学专业—生物医学工程不该来贸易出口企业发展,可她硬是托人打通了这条路,还指明要到我所在的这家公司,总觉得她是有备而来的。有这样的感觉自己费解了好半天,我宁愿相信自己感觉是错的。对沂静,我小心的关爱着。

   和罐头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这样玩闹的,工作的压力撕扯着彼此的神经,像上紧的发条,得不到及时的宣泄,谁知道会不会“喀嚓”一声,就断裂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手中。
  每天都会上演着诸如此类的调味曲。又或者说,这就是所谓的生活情趣吧!

    一年多的工作,社会阅历,在别人面前精干而稳重,惟独面对他,我会不停地撒娇。

   他,罐头,一个带着沉稳气息的爽白男人;我,丫头,一个永远也离不开草莓奶茶的秀逗女人。 

 **********
    ************
    
  雨在午后止住,从云层里跳出来的阳光还显得有点湿润,照在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温柔,飞翔的境界领略着都市的繁忙、焦燥和喧嚣后的恬静。

  干净的马路,行人面无表情,麻木地演绎着无数陌生人擦肩的片段,一瞬间滞留了摩擦的芳香。

  抛开罐头的“追杀”,尽情吞噬着一个人的时光。

  蹦蹦跳跳穿越人行道,两束刚能扎着的发丝,随着步调有节奏的摆动着,透露的慵懒,若有若无的晾在雨后清爽的空气里……

  出门前,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白色娃娃衣、A字贴身黑色包裙、红色休闲鞋、褐色帆布肩包。妈妈说都老大不小了,还打扮得跟个中学小女生似的,我笑嘻嘻地说,要出去钓奶油“凯子”,太老成小男生看不上的嘛。念头里第一个想到的,是罐头。

  纠缠地雨丝见证了,对罐头的思念,可也见证了,我出逃失意和落魄。

  好久没回家,而回家竟是为了躲避。把自己塞得满满的,不去想发生过的事。

  妈妈骂骂咧咧在门背数落。“明天要上班,今天就不回来了,直接回我的窝窝了啊”在语林话雨中插针似地甩了一句,潇洒地,在逃。我不想把慌乱和悲伤刻在脸上。

  街口。买了杯草莓奶茶,酸酸甜甜,一如爱情的滋味。嗯,没有罐头常给我带的那个味道好。怎么又想他了,我拨浪鼓似的晃动着脑袋,企图把他从脑海里挥掉。

  呵,没有了草莓奶茶我可以换别的饮料,比如鲜橙汁。可是没有了罐头的日子里我还能换什么?

  
  自从不小心窥到了沂静对罐头的情愫后,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没有来由的。尽管罐头心意已表,且更加用心地经营着我们的情感,任我的刁蛮变本加厉。但内心的恐慌日益聚增。直觉,我会失去罐头。

  很强烈。唉,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与沂静的友谊,倍加小心地呵护。如此恬静温婉而又倔强着的女孩子让人不忍去伤害,包括大大咧咧的我。
  
  上回的“东窗事发”,天蝎座的她开始愿意在我面前展露内心,包括对罐头的情感。她会在不经意间娓娓道说着与罐头点点童年记忆,依旧很宁静,只有她眼角流溢着的淡淡快乐和幸福能捕捉到她内心的波澜。

   安静地听,只有这个时候我愿意安静。

  故事从日出东方到日落西下,那是一段很长的幸福时光。

  直白、单纯的她天真地向我倾泻。“丫丫姐,文哥是个很好的男人,从小我就崇拜他,只是你的出现….”
  
   这算不算是一种柔中带刚的斥诉呢?

  “你一定要好好爱他。当你不爱他的时候,请把他留在我身边。”她还是轻轻

   这又算什么?是挑战?警告?还是……

  我望着她,脸上仍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拨动,感觉不到,更摸不着。可我看到了,她脸上映照着的另一张苍白的容面,是我自己。

  
  淡淡的栀子花香充溢着整个陋室。刚刚在家巷口,遇到一个捧着小花篮卖栀子花的纯美小姑娘。大而洁白的栀子花被整理过,整齐地簇拥放在篮中,翠绿的梗叶卖劲的衬托着花瓣的玉洁。小姑娘央求着向推荐篮里的花,沁凉的手尖触及叶瓣,忧伤的思绪,更迭陈旧的斑痕。

   “姐姐,买一束吧。”

   买下了小姑娘所有的栀子花。才发现其实自己是无法抗拒那种真诚而执着的目光。然而,当我看到她眼中闪烁的快乐和感激时,那目光使我有成全后的满足。
   
   她,我想到了沂静。
   
   进门,象丢垃圾似的把自己猛的扔进了“杂物堆”里,毫不淑女地舒展着逛晕的四肢,要是有罐头陪我去肯定就不用那么受罪了。讨厌,怎么又想他了,恼怒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顺手捻了手边的电话答录:

   嘟
    丫头,我想你,请给我回电。

   嘟
   丫头,回家了吗?要知道我在找你,给我回电。

   嘟
   丫头,别折磨我,好吗?我等你的电话。

   嘟
    ……我爱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请别离开我,我等你。

   嘟
   是我,丫头,你去哪了?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即使错了你也要告诉我呀,打电话到你家,你妈说你没回去,打这也没人接,手机也关了。这是怎么了,你答应过要做我今生唯一的女人,不许反悔。我爱你。

   嘟
   你回来了吗?昨晚在门口等你了一夜,丫头,有什么不可以直接和我说的,不要任性,不要这么躲着我

   ……….
  
   颤栗着从“垃圾”中了摸到了一个东西,使劲地涂摸着脸上已经含糊不清的泪水。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白花花的一片,是罐头送的公仔抱枕。我闻到了他的气息。
 
   紧紧地拥着,甚至开始觉得窒息,紧紧地,用冰冷的身躯拥着这个永远都仅属于我的东西,像受惊的小猫蜷缩在床角里。

   耀眼的栀子白花,狰狞地向我嘲笑。

   “爱你,但,请原谅我。”我含糊地喃喃着

   
   嘟
   丫丫姐,你在哪?文哥来我这找过你,……他是爱你的,回到他身边吧,你这么折磨他,我会恨你……

 **********
    ************

     夜,渐渐进入“鸟鸣山更幽”的境界。
   
   宁静的海湾。但处在海湾里的人,心是不宁静的,依旧令人烦躁,心灵的宁静才是最伟大的宁静,但是,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宠辱不惊?

   那个海一样的男人让我无法宁静。一整晚,电话答录始终忠于职守的工作着。

   迷糊的感知意识召唤,磕睡虫,挂着泪珠沉沉睡去。

   手捧着一束栀子花,轻松雀跃地走向车流。一辆车急驰而来,瞬间,朵朵栀子花瓣漫天飞舞,渗着明艳的红色斑迹,象面目全非的魔鬼,我惊呼着奔向应声而倒的罐头……哭泣、绝喊、车啸、人群

   挣扎着,在噩梦中惊醒。

   这样的折磨,我该恨谁?

   “丫丫姐,下班到我家吃饭好吗?”柔软的声调,沂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桌前。

   今天的沂静很美,依旧是那种素洁的美,稍稍上了点淡装,职业化的套装,齐腰的秀发,黄昏的夕阳斜照,余晖跳跃在她完好的轮廓上,柔和的光线踱度着她的身躯,象女神!

   “晚上我约了客户,改天吧”我没敢看她。无法抗拒那种真诚而执着的目光。

   手机还在不停地接收着烦人的信息。

   心意已定。回家静静,给自己多些私人空间。跟组长请过假,提前了半个小时离开公司。

   
   “想摆脱我吗?”意外地怔住了,迎着守在大门外炽热的目光,血红的眼眶里跳动着两团燃烧地火焰。
   
   满脸的胡茬子,衣衫不整站立着的他,带着卷袭而来霸气。
   
    该来的迟早要来。

   “等你很久了”是海水撞击礁石的咆哮声。

   
   没再说话,等我的反应。双子遇上水瓶,我变得格外安静,一物降一物。

   无语,一改昔日的刁蛮任性,何况现在的水瓶沸水足以烫死三子、四子,双子啊双子!

   

   给我失踪的理由,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已经安稳地坐进了罐头的车里。被强行拦腰抱起,坐在了他的身边。不容我多想,咄咄逼人地质问。我被捏得生疼。

   车子在高速道上平稳地行驶。暮色张开双手温情地拥抱着喧闹了一天的都市。

   憔悴的面容,写尽了焦虑和在乎;蓬乱的头发,掩盖不了一夜的疲惫。

   或许,我不该这么对他。

   对不起,这是我今天对他讲的第一句话。

   是你吻我做补偿还是我吻你当惩罚,这也是我今天听到的他第一句没有愤怒和质问的话,些许软化,些许温柔。

  
   
   栀子花灿烂地开着,可是,那是为我和他开的吗?素色的洁白,馥郁的芳香,不张扬,那更象沂静。
   我轻轻地告诉自己。

   车子挡风镜前的那束,花,已经开始枯萎,纤巧的花瓣微微蜷缩着,白色的花瓣渐渐转成了颓败的暗褐色。
   
   这是沂静的生命之花?卖花小姑娘央求的眼神、沂静眼角流露着的幸福满足,一一浮现,我依旧无法拒绝。欲言又止。

   我不爱他?不,我爱,我需要他的包容、关爱、呵护。
   
   她也爱他?是的,如此乖巧静谧的一个女子,别无奢望地痴痴守着可能会是无所回报的爱,只为了简简单单的一份执着,背弃了自己的专业。
   
   我是可以改变全盘战局的控制者。她会因此而快乐吧!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虚幻。星座书上说的,不是上天安排好的吗?
   罐头和爱情,究竟有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异族生死恋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