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的初吻

字体 -

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爱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一首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飘进了我的耳朵,我的心像倒翻了的五味瓶一样,真不是滋味,掰开手指头数一数,距离与强的最后一次约会已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里,我总是魂不守舍的,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常常问自己,我对你有情吗?如果有,是感情?友情?还是人情?如果是人情,为何我脑海里时常会浮现你的微笑和轮廓?如果是友情,为何我总在每个深夜里,凝视相架中的你发呆?所以答案很明显,是有感情的存在,真想再次紧紧地抱住你,可我发觉这个要求离我好遥远,好遥远啊,现在的我们在地球的两极翘首相望。
  我和强是大学的校友,一个来自北方,一个来自南方,本来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可缘份却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让我和你认识了,后来又因为上苍的垂爱,你对我产生了好感,或许是因为我是个体育健儿短跑比较厉害的缘故,你并未能在短期的时间内实现你的梦想,于是你就改用另外一种“战术”,来个马拉松赛,这个体质本不好外加耐力不够的我彻底地被你击败了,我被你的精神感动了,为了这一感动,花了你一年的时间,于是开始答应了你的约会,也不过是大家在一起散散步、聊聊天、看看电影而以,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因为你一直很尊重我,从不强迫我做任何一件事,这也是我与你交往的主要原因,宿舍里的那些好姐妹们都很羡慕我,是的,我是幸福的,因为在异地他乡的我,身边多了一个关心我的你,这已足够了,对于别人投射过来羡慕的眼光,我也只能抱之一笑,我们之间的这份情,说真的,我并不敢奢望过高,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我可不想从快乐的天堂一下子跳进痛苦的深渊,现实无情地告诫我们,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机率并不高,所以一开始我就有“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想法,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想法是幼稚的,是的,我错了,原来我并非不思念你,只是忘了那股思念带来的冲击而以,就像我不是不呼吸,只是忘了自己在呼吸,那晚所发生的一切,又沥沥在目了……“慧儿,快点出来,立刻,马上,我在老地方等你。”那晚你打电话过来时,我正和宿舍的姐妹们在打拖拉机,你的语气听起来是那么地急,迫使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就答应了。
  “遵命,我马上就到。”一挂完电话,发觉姐妹们的目光早已投向了我,我心里明白,她们又要说些什么了,还是先下手为强吧:“我知道你们现在三缺一,不用多说,我嘛,有了异性没了人性,行了吧?回来后面壁思过三秒钟,OK?我得马上走了,拜——拜,呆会儿见。”
  “今晚你不用回来了,要是敢踏进这宿舍门半步,就有你好受的……”哈哈,恐吓我啊,我好怕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们说吧,耳不听为净,只要你们一口渴,就不会想到我了。
  刚步出女生宿舍的大门,远远地就看到你在那老地方等我了,一照面我就马上关切地问你:“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急呢?”
  “没事,就是想看你。”看着你痴痴地笑着,我都不知道生气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
  我们漫步到湛河边,这里不知留下了我们多少的脚印,记得第一次的约会,就在这里,没想到最后一次还是选择了这个地方,有始有终啊。发觉今晚这边的人特别得稀少,好象是专门为我们腾出空间似的,选择了一块草地坐了下来,聊了些关于毕业后工作的情况和别时的不舍,突然间你转换了话题:“慧儿,我真的好喜欢你呀。”耳朵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被你拉过去了,与你交往了那么久,这是第一次亲密的接触,第一次呀,当你的手臂搂着我的肩时,我的头也落在了你的肩上,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我有点惊讶于自己的这一举动,面对自己,也面对你,我不知要用何种语言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们就这样静静地依偎着,依偎着,时间毫不留情地一分一秒地溜走了……“我可以亲你一下吗?”过了一会儿后,你征求似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可以啊。”我调皮地指着我的双颊和额头,话音刚落,我的唇已触电了。那是你的唇,来得太突然了,有点防不胜防,不习惯也不想推开你,我的唇迎合你的唇,心里却砰砰砰地跳,那颗心已不存在我的躯体了,它跟爱一起飞了,我,败倒在你的柔情似水之下了,几年来的那条爱情防盗线,没想到倾刻之间决堤了,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爱情的不归路啊。
  你用你那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我,深怕一不注意我就会马上消失在你的眼前一样,被你抱得差点窒息的我,时不时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你的手臂,好多次了,你每次都发出“哎哟”的叫喊声,我知道你内心比肉体更痛,我又未尝不是呢?我是要你永远记住我的呀,记住我们的初吻,别人的初吻是甜蜜的,我们的初吻是甜蜜中带点心酸,味道果然很不好,明天过后,我们就要天各一方,你还会想起我吗?无情的泪水不知何时已打湿了我的脸,那是我的心在下雨啊,突然间发觉脖子有点潮湿,是雨水吗?这种天气何来的雨水?泪水?是你的泪水?是的,肯定没错,男儿有泪不轻弹,没想到为了这次离别,连泪水也光顾了你,回头看看,原来你早已泪流满面,很想帮你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我已无力气从口袋里掏出面巾纸了,只好任那眼泪横流,也不知就这样过了多久,或许到流泪已流干的时候,你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量争取去找你的,真的好舍不得你呀……”话说到一半就断了,泪水充满了你的双眼,其实我也早已泣不成声了,只好紧紧地抱着你,抱着你,再给你一个深深的吻,多么盼望时间能在此刻停止流逝,可我知道,这是痴人在说梦话,是的,我变得有点痴狂了,为了爱,时间是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它原有的规律的,我们不得不回校了。
  我们手牵手地在那熟悉的路上走着,多么盼望这一段路,永远的没有尽头,永远的走不完,就这样,让我陪着你,走到天之涯,走到海之角,直到海枯,直到石烂。
  这一段平时显得那么长的路,今天怎么显得那样的短?仿佛只一步的功夫,就跨到了宿舍门口。我们立定了脚步,深深地凝视着对方,相看无言。
  “再见吧。”
  心底有千万句话说,一下子涌到嘴边,却不知挑哪一句说才好,只好硬生生地将满腹话语又吞回了肚里,只挤出了这么一句:“再见……”
  你深深地闭了闭双眼,再深深地看了我一下,仿佛已将我收入你的心底。
  我向你轻笑着摆摆手,看着你转身子,一步一步地离我而去,离开我的视线。
  那晚,我失眠了……第二天,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车,你,并没有到火车站送我,这是我们的约定,想学学徐志摩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我做不到,在列车上,再次为你落泪了……我离你越来越远,我带走的爱却是越来越多,我们之间已经没有遗憾,此一别,我们将各奔西东,天各一方,明天的事,又有谁能先知先见,能够预料得到呢?一如当初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就好像是早已预料到会今天的结局,我们应是无悔于当初,应是无悔于今天,也应是无海于我们的将来,微笑,是永远属于我们的。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