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字体 -

我只是一普通的蜘蛛,一只环宇中既丑陋又卑微的生物,而我又是一只不平凡的蜘蛛,因为
我把蛛网结在了西天雷音寺的廊檐下。每日里我听的是僧人们念经的阵阵木鱼与片片梵音;
享用的是普天下的善男信女的香火供奉。慢慢地,我也开始有了灵性,我也能悟出一些堪为
艰深的法理。终于,有一天,佛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和我的长进。佛问我:“蛛儿,普天之下
汝以何物为最贵?”我慎答:“余窃以为天下万物皆不足为贵,贵者只两件一曰已失去,一
曰得不到。”我为我的答案深感自豪。佛却说:“蛛儿,你错了。”
我错了吗?真的错了吗?佛要出去云游了,佛走之前交待我,让我好好的参悟,他回来仍是
要问我的。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好像是一千年罢,佛回来了。一见我,佛就问了我:
“一千年了,你想的怎么样了?”我不语。我不知我上次的答案有何不妥。佛笑了笑便不再
理我了,我想佛是恼我了。于是,我便仍在那里忙着吐丝织网,闲暇时学习佛理。转眼又是
一个千年。有一天,观音大士从我身边经过,可能是行得急了些,一滴甘露从她手中的杨枝
叶上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就停在了我的蛛网之上。甘露的宿命是化雨,去滋润人间万物,我
的网只是它作片刻逗留的地方。它是那么的晶莹夺目,它的存在只是为了让我感到自卑。我
也不去理会它的存在,因为它最终是会自动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的。又是一个漫长的千年,它
始终没有走,只是这么静静地陪伴着我,无声又无息。
  
终于,有一天,一阵长风,从我身边刮过,把它带走了。它走了以后我开始明白原来它来之
前我所拥有的除了寂寞以外别无其它,而它走了,留给我的只是无尽的孤独。生命中有很多
东西也许终我一生我也无法拥有,然没有就没有,我也不会为此而感到有任何的遗憾,遗憾
的是有一些东西拥有过却终又失去。我越来越无法平复那一种被称作孤独的感觉。尽管我每
天都让自己很忙,可是孤独就像是毒药,贯穿我的肢体百骸,让我倍受熬煎。终于惊动了
佛。佛说:“蛛儿,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数,去吧,红尘之中自有你另一翻气象。”
  
我沉沉的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噪杂的声音,有人在打我,我忍不住痛,张开了
嘴,我有了我作为蜘蛛时所没有的声音和眼泪。耳边响起的是我的哭声洪亮而悦耳。就这
样,我成了林太师的小千金-林珠儿。是的,是那份我无法与之抗衡的孤独将我推落于这万
丈红尘,也许会找回一些我想要的东西,也许会万劫不复,谁又知道呢?
  
我想,佛是偏爱我的,否则他不会让我仍保有我作为蜘蛛的记忆。我要找我的甘露,那个默
默守护了我一千年的甘露,我要他永远陪在我身边将我内心所有的孤独与寂寞杀个灰飞烟
灭。
  
我的父亲是朝庭的太师,他与先皇是连襟,也就是说我的母亲与太后是嫡亲的姐妹。我的兄
长与姐姐也都是富贵中人,我们家出了两个驸马,三个王妃。佛是顾念我的,他让我生在这
样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让我得到了这个家里所有人的爱。我长到了十六岁,我是那么迫切的
想要找到甘露,我怕我会像上次那样,在不知不觉中错过。
  
命运终于还是将我与甘露拉在了一起。太后五十华诞,我获准与母亲一同出席皇家寿宴。这
个宴会比我想像中的要大的多。因为是太后大寿,所以不仅是皇家的人,所有一品大员的家
眷们也都来了。皇上还请了新科状元前来吟诗作赋。我想,我的出现让在场所有的人惊艳
了,许多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这让我感到恐惧。是的,我想我是美丽的,可这份
美丽是为了甘露才展现的。我的眼光在人群中寻找,我想找到甘露,家规甚严,我几乎足不
出户,所以我要抓住机会。我的眼睛终被一双明眸所吸引。是的,没错,就是他,我快不能
呼吸了,当那个让我在雷音寺里不得安生的明亮又一次呈现在我的面前时,就是他,新科状
元–甘露,连名子也没改。他在不停的忙,忙着为太后写诗,他的身边有好多女子,她们都
是公卿王候之女,她们的眼中都流露对他的向往。我不吃醋,我乐意让我的爱人成为众人追
逐的对像,我自信,只有我才是他这一世宿命安排的妻子。我是那么的优秀,我坐在那里只
是静静注视着他,而他也发现了我,他的眼神告诉我,我的存在已深深震撼了他。我俩目光
交会时他对我笑笑,接着便又埋头写诗。公公将他写的诗一首一首呈给皇上和太后,由两位
品评后让宫女就着曲牌唱。我听到了一首:”仙姬何事离瑶台,三步一徘徊。只因人间王母
寿,天上人间舞蹁跹”。我知道,那一定是写给我的。我正沉浸在自已编织的美梦中幻想
着,太后的内侍柴公公走到我身边带我去见太后。自我懂事起就没见过太后,她老人家对我
似颇有好感,慈爱地轻抚我的手,一直在眯着眼笑。她还把她的小儿子湘王爷介绍给我,湘
和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湘一直在偷看我,他是那么的羞涩而不善表达,尽管他贵为小王
爷,受到宫内上上下下的宠爱。华宴是何时结束的,我已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喝了很多的
酒,有点醉了。我好高兴,因为我找到了他–甘露,他就是我这一世的快乐和生命,十六年
的生命,直至见到他的那天才算有意义。
  
我毫不隐瞒地告诉父母我对甘露的感情。如我所愿他们并不反对,父母是爱我的,他们甚至
见不得我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委屈,我想做的事,只要不致太荒谬,他们总是会同意的。第
二次遇见甘露是在京城郊外的白马寺,母亲是陪我一起去乞求我的好姻缘的。刚一入寺主持
方丈便告知甘状元正陪太夫人在上香,隧引我们相见。母亲陪着甘太夫人闲聊,她们支开了
我和他。我知道,母亲一定是想和甘太夫人说我与他的事。我的心底泛起了一阵阵的愉悦夹
杂着几丝莫名的兴奋与羞涩。他陪着我在寺内放足,后面是一大群的仆僮。他就近在咫尺,
而我几乎窒息。他是那么的彬彬有礼,言必称小姐,我有些恼他道:“叫我蛛儿罢!蜘蛛的
蛛,我叫你甘露哥哥行吗?”他问:“这样不妥吧?”我尔莞一笑:“你以前不是一直这么
叫我的吗?”他被我弄糊涂了。“你以前是在心里这么叫我的,那时我是雷音寺廊檐下结网
的蜘蛛,而你是不慎滴落于蛛网上的观音大士杨枝叶上的甘露,是你陪了我整整一千年,后
来你跟一阵风走了,我便开始了孤独,孤独让我坠入红尘,中断修行也让我再一次碰到了
你。”我只是想让他找回作为甘露的记忆,这样我就可以听他亲口告诉我,那一千年的陪伴
他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他的表现让我失望。他在笑,那样子好像是一位兄长在听小妹妹
梦里的呓语。我听:“碰”的一声,那是我心碎的声音,他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抑或是
甘露根本是没有心的?我在心中向神明祈求。“你的想法太浪漫了,有这等才情,你的诗一
定写得不错。”我开始绝望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我入红尘为的是找回我的甘露,而眼前
人分明就是甘露,可是他却没有了甘露的记忆。他似有意捉弄我,取笑说:“你说你以前是
一只蜘蛛,可你长得是那么美丽,一点儿也不像嘛?你比它好看,何止上万倍。”这本是名
恭维的话,却让听这话的我感到痛。我开始认命了,我真傻,甘露的命运是去泽被苍生,我
始终不是他真正的归宿。我慢慢离开他,带着绝望的悲怆道:“它日吐情丝,夜织情网,终
致深陷,难以自拔,尔等须眉却嫌它丑陋而取笑于它,想它不过只是痴情些罢了。”“甘露
啊!甘露!你终究是无心的”,我想。我终于走到了回廊的尽头。我抽了一支上上签,这是
对我莫大的讽刺。方丈亲自为我解的签,还说我三月之内必有红鸾禧,还说这禧会应在第二
年的春天。母亲还在高兴,而我已经意识到了,不会有什么喜了。
 
三个月后宫里来了人,一家老小摆起了香案跪听圣旨。冗长、雅致而又晦涩的措词无非只是
表达一个内容:太后把我许给了她的小儿子湘王爷,明年春天大婚。那时我便是湘王妃了。
这无异于是一声霹雳,如果说对甘露的失望是一把利刃,深深扎进了我的心里,太后的赐婚
就好比是在我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砒霜,我情何以堪?等待我的也许只有一个结果–伤重不
治,毒发身亡。我神思恍惚,小婢搀着我,我浑身冷汗淋漓,摇摇欲坠。只听见依稀是父亲
的声音他欲挽留公公用膳。公公笑着拒绝了:”太师,您太客气了。我这不还得去甘状元那
里宣旨!对了,您老还不知道吧!洛王爷的小郡主长风小姐早就看上状元了,央太后做主。
太后说了这事得问状元自个儿,没想到状元一见长风郡主就应了太后。这不,今儿就去宣旨
下月完婚。“我再也受不了了,公公还没走远,我的整个人就倒了下来。我只依稀听见众人
手忙脚乱的忙着,叫着,乱作一团。那情形就如同我出世时。我想我快要走了,要回雷音寺
去了。甘露最终还是跟着长风走了,在这世上我已找不到继续活着的理由了。走吧!别再痴
缠下去了,不属于我的终究不属于我了!我对自已说我开始做梦,梦里佛对说我:“傻蛛
儿,你又何必对甘露耿耿于怀呢?甘露陪了你一千年,那是因为它要等长风,它只有与长风
在一起才能遨游环宇,润泽苍生,他的存在才有意义。而于你他是无心的。”我求佛:“我
知道我错了,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引我回去吧!我还是愿意做廊檐下的蜘蛛。”佛想了
想道:“你若执意要回来,我也不勉强,只是你尘缘还未了。也罢,给你三日之期,三日之
后我便来渡你。”
  
樵楼更鼓打了三下,我醒来了。令我惊诧的是,湘正在冲我笑。羞涩的笑容难掩满面的疲
惫。他只轻声讲:“对不起,联姻之事应该及早告诉你的。”他的笑容让我心疼,我在心里
默默的向他道歉,我不能成为他的王妃了。丫头们见我醒了忙说:“小姐,你可把湘王还有
我们大家吓坏了。你可知道为了你湘王一个人不吃不喝守了你整整三天三天夜。小姐,快点
好起来罢!”说着竟哭了起来。我心中竟又有些不舍了,离开这里所有的人,他们一定会伤
心的。还有生我的父母,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将会是何等的伤心?然我已没有勇气再苟活
在这人世了,我的生命是为了甘露,现在既然没有甘露那就连命也不要了罢。湘仿佛是看穿
了我的心事道:“忘记甘露好吗?让我来代替他给予你这一世的幸福吧!知道吗?蛛儿!我
可是等了你有三千年了。那次在母后的寿宴上我已经把你认出来了,你是那么的聪慧稳重,
一如当年你在雷音廊檐下的绝世风范。我便是那默默等了你三千年的雷音菩提树下的一株小
草。我日日仰望你,想让你看到我的存在,而你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从来就没有发现那个渺
小的我,可是我不放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我在默默地等你。可是在你的
心里自始自终就只有甘露一个。好不容易甘露被长风带走了,而你却仍放不下,于是佛让你
来一遭红尘俗世,我恳求佛让我与你同行,佛答应了。佛说我们是有缘的,所以我信了,好
不容易甘露走出了你的生活好不容易我说服了母后让皇兄颁旨,可是你却还是放不下甘
露。……”他说不下去了。我开始感到震憾,三千年的等待,我不曾给过他半点承诺,他却
也不曾有过一丝动摇。“蛛儿,请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一片心,留下来陪我一起朝朝暮暮不好
么?”他握住了我的手,而我的心在抖,我原本是以为我的心已经死了的。
三天很快就到了,我本应顺了佛的指点义无反顾的将我的元神抽离我的肉体的。可是我的耳
朵却分明听到一阵悲怆的哭声。“蛛儿,你还是不要和我在一起是吗?这没关系,只求你别
走。我可以不娶你,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的,让我天天看见你就行了。别走好
么?”不知为什么我犹豫了,好像是被什么所感动。他抱着我的身体哭得肝肠寸断。就是铁
石人儿也会落泪。我的父母一边哭一边还在劝慰他,接着他似想到了什么似的,抽出了佩
剑,嘴里喃喃自语:“好吧!蛛儿,你既执意要回雷音,我便追随于你,无论你魂魄去向何
方,哪怕是上穷碧落,下到黄泉,还是天涯海角,湘,我一定奉陪。”说着便要举剑自刎。
佛说:“蛛儿啊!湘可是等了你三千年,你是放不下他的吧!回去罢!趁现在你还走得不太
远。你这个样子,我既是渡你回雷音,终究也是枉然的。”我的元神又重新进入了我的身
体,我只是轻轻动了唇:“湘,不要,我回来了。我心甘情愿做你的王妃,做你一生一世的
王妃,来酬你三千年的等待,不好么?”只听“哐当”他手中的剑落地了。他紧紧抱住了
我,我们相拥而泣,还有我的父母。是的,我要是知道我的离去会让那么多爱我的人痛不欲
生我是不会这般任性地想要走的。
  

我终于明白了,我们曾经失去的和我们所得不到的东西都不足为贵,紧紧握在手心里的才是
最珍贵的。我曾求甘露而不得,而今明白,甘露的珍贵是对长风郡主而言的。他曾陪了我一
千年这就够了。现在我应该珍惜的是湘予我的爱!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祝福了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