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地铁里相遇……

字体 -

也许有一天。原本陌生的我们。会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直到相视无语。

在地铁里相遇

时间跳过最后一秒,我的眼泪轰然而下。我二十岁了。

醒来已经是个早晨。阳光很好。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

没人会陪我。我是一只自闭孤独的蝎子。

搭上公寓门口的332支,在摇晃的车厢里昏昏欲睡。选择了在公主坟下车。我想,我要去的地方应该是雍合宫吧。

地铁站。人很少。孤独的吉他手高声唱着不知名字的歌,激烈而伤感。在地铁站的过道里买了一面蓝色的镜子。星座书上说11月5日我的幸运颜色是淡蓝色。我一直喜欢镜子。

过检票口。站台。无聊的看对面墙上的时装折扣广告。地铁载着一车神情木然的人开过来。上车。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仍旧无聊的看着地铁的路线图。接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电话。一直把手机攥在手里。

军博站。我左边的胳膊被人轻轻碰了一下。我看到一个男孩子的手拿着的手机。一行字:我可以认识你吗?

我抬头看。一个男生。是的。他很帅。

这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一个人。我要去一座叫雍合宫的寺庙。我在地铁上。我看到了这样的一行字。

我想。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宿命吧。

突然间。我想不起我的电话号码了。

我说,把你的号码告诉我吧。我打给他。机器猫的可爱铃声。

到站了。我说,我要走了。他说,很高兴能认识你。

换乘站。拥挤的让人窒息。手中的手机不停的震动。他问我能不能叫我地铁女孩。他说我可以叫他无敌地铁。他说他刚才腿一直发抖。他说他高兴的坐过了站。他说他下了车,正边走边笑……

他说星座书上说,白羊座的他,今天会有事情发生。

阳光真的很好。从雍合宫站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大殿顶上闪着的美丽辉光。卖香给我的小店老板告诉我说,今天是初一,烧香的好日子。

雍合宫被各样的人挤满。坐在大殿对面的木制长椅上,贪婪的闻着檀香燃着的味道,百无聊赖。

他仍旧在发短信给我。他说。什么时候能约你呢。这是我的第一次。这次不行还会有下次的。

这个星期日的下午吧。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从雍合宫里出来。转了几间国子监的小店,想买一件生日礼物给自己。终于没有找到。

重新坐上地铁,倒332支,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5点了。

去蛋糕店取了一星期前订的蛋糕。回公寓。在超市里买了大堆的食物。为室友准备晚饭。

生日在另我失望的难看蛋糕和劣质赠送蜡烛的光芒中结束。

躺在床上,开始想那个地铁里遇见的男生,居然一点也不记得他的样子。

6号。傍晚。很冷。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你明天会有空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不然就来不及了。

不然就来不及了。我想我该答应他。

晚上吧。

7号。教室。被桌上的手机震醒。他说他到了。

学校门口,我看见了他。白衣,蓝裤,球鞋。他问我有没有吃晚饭。

吃过了。饿了整个下午的我说。

那我送你回去吧。

我问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他不说话。他说他花了两个小时找到我的学校。他说他以为我会没吃晚饭,所以他也没吃。

332支从远处开过来。我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肯德基。灯光温和。薯条可乐。你的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

他说,还记得我们在周日的约会吗?

……可以推迟吗?

当然可以。我一直微笑。

沉默后。他开始说。

说他原本是珠海一所大学的学生,觉得学校不好才来北京学雅思。他想去澳大利亚。可是,就在昨天,认识我的第二天。他父亲打电话来说,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没办法供他出国了。要他回珠海去念完本科。他将乘周六的飞机离开。

他说,本来以为这个冬天会看到今生的第一场雪的。可是这下子没办法了。

他说,本来以为可以追你的。可是这下子没办法了。

我的心疼了一下。

长时间的沉默。

八点钟的时候,他说,我送你回去吧。

332支。摇晃的车厢。陌生的人群从窗边划过。空气中弥漫着辛辣的味道。

他取下胸前一直挂着的命牌,给我。我翻遍了整个书包。手套,水杯,便签,钱包。我发现我能送给他的只有在记事本上乱涂的一张小画。

在车站,他问我,以后,我还可以追你吗?

也许吧,我说过我相信缘分的。

他转身大步的走开。我的眼泪凄厉的划过面颊。

疲惫的回到公寓,看到命牌上他的名字下面刻着的一行字: DT, it means the world to me.

开始疯狂的盼望下雪。

早晨,又是早晨。手机的闹钟声震醒昏睡的我。打开手机。知道他又在地铁站了。

他说,我在那里找你的身影。

我可以去的,如果你需要。

332支,绝望的摇晃的车厢。饥饿中昏睡的我。公主坟。

地铁站里的歌手已不知去向。卖镜子的女孩依然满脸微笑。人很少。

检票口。风很大。头发凌乱。我看见了他。

我们要去哪里。不知道。一线地铁。离门最近的位置。并排站着。他给我一个耳塞。里面男孩子的青涩声音,在淡淡的唱,I believe……

看到站台上无数张一闪而过的脸。读报纸的男子。整理妆容的女人。牵着手的男骇女孩。在清晰的那一刹那又忽然模糊。

他突然说他想去那天我去的地方。

雍合宫。满地的银杏叶子。风吹动屋檐上的铃铛。很好听的叮当声。

他说。昨天晚上一直在想,命运怎么捉弄我呢。

大殿对面的木制长椅。檀香燃着的味道。喃喃讲经的喇嘛。跪在佛面前的他。

地铁。332支。学校。食堂。我们大口的吞吃食物。像孩子。

风很大,依旧很大。通往校门的大道上落叶纷飞。美得不真实。

他说,就送到这儿吧。我挥手跟他说bye-bye。抬起手的一瞬。我看到了他的一个小小的手势。

他又是那样转身大步的走了。大风。很冷。我想哭。却没有泪水。

他发短信来说,其实,刚才,我很想牵你的手。

眼泪,又无可救药的流下来。

教室。始终蜷缩在大衣里昏睡。时而醒来。听到含糊的只言片语。

水房镜子里的自己。苍白,面目可憎。

我对最好的朋友说。本来以为神奇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的。没想到会是这样。我好难受。

早晨。被短信声吵醒。他已经在机场了。我爬下床,打开电脑,继续写我这篇昨天晚上困得没有力气完成的文章。

他说。

我走了,但我认定你了。正如你说的。有缘的话,我就可以。我不想让你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而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在我写完这些话的时候。

离他的飞机起飞还有43分钟的时间。

窗外的天蓝得透明。不会有雪了。

明天会怎么样。

还会有明天吗。

不知道。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琥珀鱼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