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为零

字体 -

一秒钟可以认识一个人
一分钟可以喜欢一个人
一小时可以爱上一个人
但是要去忘记一个人,却要一辈子……

似雨问:那你现在对我是一秒钟,还是一分钟,还是一小时?
陆言说:一小时一分钟零一秒……

似雨说:其实燃一支烟的功夫便可以爱上一个人。
似雨不会吸烟,不知道燃一支烟需要多久,但是她想应该没有一个小时那么久。
她只是单纯地喜欢这句话的感觉,她想也许忘记一个人也只需要一支烟的功夫吧。
可是当陆言昨天夜里抱着她坚决地说:走,去我家!
那个时候似雨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忘记只有记住!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肯定地要过她,包括林。

清晨五点的时候,似雨唤醒熟睡中的陆言,其实她是有点不忍心的。
正是冬季,听得到外边的西北风擦着墙壁而过的呼啸声……
熟睡中的陆言象个孩子,似雨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轻声地说:起来吧。
陆言脑袋贴到似雨的脸上说:再让我睡会儿再走,好吗?
似雨坚决地说:不行,一会儿大家都起来了。

似雨这次是出差过来开会,本来是不想见陆言的,可是当她发了Email说她会到他在的城市开会的时候,陆言回了一封信,好大好红的三个粗体字:我要见你!
似雨便有些心动,她喜欢那种果断的男孩子。

他们在BBS里认识。
似雨始终认为BBS里的人比聊天室里的人要可靠一些,因为真心用文字交流出来的感觉和聊天室里随意调侃出来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似雨喜欢写些随笔,而陆言从她在BBS里的第一张贴便开始跟贴,说着些顽皮的话,看着那些有趣的字,似雨常常对着屏幕大笑不止……

不久,他们开始通电话,于是似雨知道陆言比她小了好多岁,而陆言也很诧异似雨已经结婚很久了……
似雨从没有向陆言倾诉过自己和林的婚姻是多么的不幸,也没有向陆言打听过他的故事。
似乎他们的距离便是如此,隔了许久如果在网上不见便会有一丝淡淡的挂念,通个电话,说声hi,便说bye,继续各忙各的日子……
偶尔清晨上班的路上,似雨会想他是不是还在被窝里赖着不想起床呢?

会务按排是两个人一个房间,偏巧似雨只有一个人住。似雨心里暗自窃喜,她不习惯去适应和一个陌生人渡过这个星期。

  接下来的日子里是冗长无聊的会议,来参加会议的人并无任何建设性的建议,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样的会议对大家来说类似于渡假。

陆言那天早晨走了之后再没有电话过来,似雨也没有去电话追问过。

似雨有点恍惚,觉得人有点空空的,想要静下来想想,却有种找不到自己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回家,一直到有次在同家餐厅里看见林搂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孩,似雨觉得自己应该走过去,觉得应该对林说些责备的话,或是走过去看着他们,让他们知道她已经知道了,不用再隐瞒。可是似雨抬不起脚来,她只觉得虚弱得异常,那一瞬间天眩地转。

似雨学会了吸烟。烟雾之中,她清晰得看见陆言向他走来,伸出手说:跟我走!

似雨很难过,很是质疑自己的感情。

一秒钟可以认识一个人:高一暑假的一个下午,她独自在家,正看着小说,门铃响了,她开门,见到林,林还没有开口,她便说:你是林,我在哥的同学录里看过你的照片。
一分钟可以喜欢一个人:林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阳光洒在他的身后,很美好的感觉。
一小时可以爱上一个人:林弹着吉它,似雨轻声地和着歌,在林的眼里看见自己。

那样的一个下午,一个小时一分钟零一秒,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故事开始上演,一直到穿上嫁衣,一直到林放弃公职自己开公司,然后才发现一切原来都不再合拍。

似雨请了长期的病假,她想自己是真的病了,坐在办公室里突然就会泪流满面。听到电话铃声心便会狂跳不止。

有月亮的夜晚,似雨会坐在宽大的阳台上吸着烟,然后数数有几个烟蒂,然后想是不是有一小时那么久,然后抬头问天:为什么我还是不能忘记他!

她每天也有擦拭电脑,却不曾再打开,她怕看见那个熟悉的ID给她陌生的表情。

偶尔她也会摸着自己的唇,感觉温软中还是有陆言的气息,她很想告诉陆言,那一晚和他在一起,内心有种初恋般的慌张。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似雨摇摇头,有点讥讽地笑了笑。

  三月的一天,似雨被发现死在自已的床上,疹断的结论是服食过量的安眠药,死于自杀。

警察在堪查的时候发现阳台上有个大大的密封罐,里边全是烟蒂。

开了电脑,想看看有没有留下遗书,连上线的时候,QQ里有个头像在一闪一闪,有
条留言:雨薇,惊闻Blue 车祸已故。

雨微是似雨,Blue是陆言。

那个早晨,离开宾馆的陆言骑着自行车在上班的路上,因为路滑,因为横穿马路,因为迎面而来的工程车不及刹车,生命在那一瞬间变得那样轻,毫无把握,陆言本想到了单位便打个电话给似雨,告诉她,他会用心地爱她。

警察关了电脑,对林说,没有遗言。

林木然而立,春天的阳光洒在室内,可林还是打了一个寒战。

一秒钟可以认识一个人:那个下午,似雨说:你是林,我在哥的同学录里看过你的照片。
一分钟可以喜欢一个人:似雨微笑,阳光照在她美丽而清纯的脸上,林对自己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
一小时可以爱上一个人:“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以后心儿醉,看了以后也泪垂……”,似雨轻声地哼着,林放了吉它过去吻了她。

林打开密封罐,一个一个烟蒂数过,他从没有见过似雨吸烟。

他轻轻地拈着烟蒂,他明白那上边有他曾熟悉的唇温。

有张纸条在瓶底,似雨的字:
一秒钟可以认识一个人
一分钟可以喜欢一个人
一小时可以爱上一个人
但是要去忘记一个人,却要一辈子……
可是如果我们相爱是如此轻易,为什么会将遗忘进行得如此艰难呢?

泪顺着林的两颊流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