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曾经“六四”,又见“六四”

3,114 浏览
字体 -

日月如梭,岁月如织,一晃,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政治风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难以忘怀那些激情澎湃,又掺杂着太多无知、盲信、盲从、汗水、泪水的日日夜夜。我曾为此激动过,也曾为此失望过,愤怒过。可是今天,当我以过来人的目光审视那场风波时,我的心情是冷静的。二十年的岁月洗刷、过滤、沉淀了太多东西。二十年了,我已经不再年轻。

当年的学生运动,我是一个旁观者,也是一个支持者。五十六个日日夜夜,我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背着照相机和录音机,穿梭于大学校园,追踪着游行队伍,穿行在长安街、天安门广场,来去在绝食的学生中间。我是记者,也是研究者。我想从头至尾纪录这场轰轰烈烈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也许以后我还要用搜集的资料对这场运动进行深入研究。我相信,这将是一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伟大爱国民主运动,将在中国历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我相信,学生们正在进行着一项伟大的事业:改变中国,实现中国的民主自由,从此中国便会真正走向繁荣富强;知识分子是中国的良心,学生运动代表着正义,中国现代史不是一再证明了吗?学生运动,天然合理!

游行,示威,只要单位里什么人一号召,一大群人便集合上路了,就像一场嘉年华的游园活动,人人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戒严令算什么?什么法律?听没听说过“法不制众”的道理?一位游行队伍中的同事笑着这样对我说。也有人半调侃半认真地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大家不过来凑凑热闹而已。

可是这毕竟不是一场嘉年华活动,这是冰冷的政治斗争!是对抗国家机器的违法行为!可是热血沸腾的人们有多少人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些占据广场的青年学生怎能知道自己的行为将会导致流血的结局?他们怎能知道有人在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怎么会知道还有各种外国势力插手,企图借他们的手颠覆中国政权?他们又怎能知道中共内部的各派势力也在利用他们试图在政治斗争中取胜?

六月三日深夜,突然听到了从三环路上公主坟一带传来的爆炸声。这声音好奇怪。走,去瞧瞧。于是赶紧邀上几位好友前去看个究竟。路上遇到的人们告诉我们,“千万别去,那边真开枪了!”

开枪?真的吗?人民军队爱人民,怎么会开枪?不可能开枪!这是当时多少人的心理共识啊?军队进城执行戒严任务,但绝不会向人民开枪。这种误判导致了大批市民学生有组织地截断道路,堵军车,抢军人枪械。有多少人真正认识到了军队是国家暴力工具的性质?

我们一定要去冒这个险,当然,我们会小心的。于是几个人抄小路,顺着胡同悄悄挨到长安街边,猫着腰趴在胡同口向街上张望。街灯全灭了,长安街上漆黑一片,多少天来一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见了。军人脚步匆匆,在黑暗中正向天安门方向行进,钢盔闪着微弱的寒光。东方,天安门方向传来了枪声和爆炸声。

队伍过去后,人群不知从什么地方呼啦一下就冒了出来。有人在交谈,有人在打着手电捡地上的子弹壳,那地上一滩滩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看不清楚,是鲜血吗?

六月五号,风声已经很紧了。可是我依然背上照相机、录音机,骑上自行车上街了。这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要善始善终。在长安街上,军事博物馆门口,一长排烧毁的军车、坦克,还冒着青烟,马路上有一滩滩血肉模糊完全不成形的东西,在烈日下招惹着苍蝇。军事博物馆铁门里边,可见大批军人的身影。街上不要命的人仍然很多,在坦克车上爬上爬下。有人站在军事博物馆门口,对着里面的军人破口大骂。我居然斗胆爬上了冒着烟的坦克,请人给我照了张像,留作纪念吧。

六月四日,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嘎然而止,于是,六四,便成为这次长达56天的学生运动的代名词;在国内,叫六四风波。

六四,我们民族心中的痛,它撕裂了一个民族的心灵。 今夜,我坐在电脑屏幕前,双手敲击着键盘,思绪纷飞。 六四,对我究竟意味着什么?对我们的民族究竟意味着什么?假如学生运动成功了,结果又会怎样?如何评价六四?谁最有资格评价六四?政府?民运分子?还是死难学生的亡魂?

我无知,但我有自己的思想。我并不认为那是一场成熟的民主运动。我们曾经那么渴望民主,似乎只要中国民主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学生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为了欢迎戈尔巴乔夫时拉起的横幅“民主-我们共同的理想”,我们拍手认同。可是,我们真的明白民主的真义吗?我们,包括广场上那些慷慨激昂的学生真正明白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主吗?

当我来到北美,民主的圣地,我感受到了民主,我也读到了美国政治家对民主的阐述,使我对民主有了真正全面的的认识。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想,一种符号。民主,仅仅作为一种社会制度,也可能并不那么完美。没有法律制约的民主可能会产生暴民统治,甚至独裁。希特勒也是民主选举上台的,但却给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灾难。下面是历届美国政治家对民主的论述。我找不到中文翻译,因此自己试着翻译如下,可能有不准确之处。

“We are a Republican Government. Real liberty is never found in despotism or in the extremes of Democracy… It has been observed that a pure democracy if it were practicable would be the most perfect government. Experience has proved that no position is more false than this. The ancient democracies in which the people themselves deliberated never possessed one good feature of government. Their very character was tyranny.” — Alexander Hamilton, Secretary of the Treasury to George Washington, author of the Federalist Papers “我们是一个共和政府。在专制主义或极端民主制度中从来没有真正的自由…有人认为,纯粹的民主假如可行的话,将是最完美的政府。经验证明,这是一种再虚假不过的论点。古老的人民参政议政的民主国家中,其政府往往一无是处。其特点是暴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乔治华盛顿的财政部长,联邦党人文集作者

“Democracy never lasts long. It soon wastes, exhausts, and murders itself. There never was a democracy yet that did not commit suicide.” — John Adams, 2nd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民主从来不能持久。很快便会消耗,窒息,并杀死自己。没有一个民主国家不是以自杀而告终结的。 ” -约翰亚当斯,第二任美国总统

“A democracy is nothing more than mob rule, where fifty-one percent of the people may take away the rights of the other forty-nine.” — Thomas Jefferson, 3rd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uthor of the Bill of Rights “民主只不过是暴民统治,其中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可能剥夺其他百分之四十九的人的权利。”-托马斯杰斐逊,第三任美国总统,权利法案作者

“Democracies have ever been spectacles of turbulence and contention; have ever been found incompatible with personal security or the rights of property; and have in general been as short in their lives as they have been violent in their death. – James Madison, 4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Father of the Constitution “民主政体一直以动荡和斗争为其显著特点;从来都无法保护人身安全或者个人财产权利;因为它总是与暴力相伴,因此总是短命的。”-詹姆斯麦迪逊,第四任美国总统,美国宪法之父

“The experience of all former ages had shown that of all human governments, democracy was the most unstable, fluctuating and short-lived.” — John Quincy Adams, 6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以往世世代代的经验已经表明,在所有形式的政府中,民主是最不稳定的,最动荡不定的,最短命的。”-约翰昆西亚当斯,第6任美国总统

美国真的是一个民主国家吗?请看下面这个链接:Are We A Democracy? Many People Say We Are a Democracy! They Are Wrong! http://www.forwhichitstands.org/id45.html

当年,当我置身于噪杂喧嚷的游行队伍中间,不知道为什么,有时竟有一种莫名的悲哀。中国啊,我多灾多难的中国啊,你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难道还要在你苍老的躯体上再划上一条深深的伤口吗?不幸的是,六月三日晚上,六月四日凌晨,这条伤口已经划出了,很深,很长,二十年了,伤口还在淌血。

对有的人来说,“六四”是一个图腾,一笔带血的政治资本;对有的人来说,“六四”是一个梦魇,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每年都有一个六月四号,每年的“六四”都是一个敏感的日子。 “六四”这个结如何解?对立、仇恨能解决多少问题?宽恕、宽容、和解,在中国的土地上为什么这样艰难?为什么在中国非黑即白,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

我很同意一位过来人的说法,“五千年来,为了不同政治理念和政权利益,中国人一直找不到和谐手段解决冲突,只能自相残杀,折腾得血流成河。希望六四之血是这长河的最后一滴。”这是希望,奢望,还是纯粹的幻想?

中国究竟需要改变什么?是改变一种政治制度吗?也许是,也许未必。民主未必真的是解决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中国人啊,你首先需要改变你自己。中国人需要学习知法守法,更需要心灵的重建,灵魂的洗涤、更新和拯救;中国人应该抛弃复仇文化,学会宽容,学会爱人如己。

分享博文至:

3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0:33

    好文,这才是中国知识分子,这才是精英。 因为,他懂得思考。

  2.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0:45

    This is shallow analysis, and you don’t really understand what is democracy.

  3.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0:47

    这一天,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痛。

  4.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1:10

    谢谢回帖。

    Glen, You might be right, I really didn’t quite understand what democracy was in your term, but I do understand what kind of democracy is better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s a whole. I cite here the statements of US politicians only to correct or balance my own misunderstanding of democracy, no more no less. Teach me more if you can.

  5.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1:43

    六四的时候,我在家里没有办法出门。打开电视,看到所有的频道都是同一个镜头,我当时就明白,要知道真相,很难,很难。

  6.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2:28

    支持你。

  7.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2:46

    why just quote those statements (not sure if they are out of contexts), why not give us more explanation on how the American solve this delima? Only quoting those statements seems to me you are helping someone with a paritcular agenda. That’s why I am saying you are 助纣为虐.

  8.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3:46

    我很欣赏你的最后一段话, 中国人应学会理智和妥协. 学会在谈判中寻找到一个双赢的政策, 而不是你死我活. 很赞同你说的要从自己做起.

    立场中立, 更会被边缘化. 因你理智的思考, 即使不同, 我都愿意站在这里支持你.

  9.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3:49
  10. 评论 | 2009年6月1日 14:24

    在看看有关广场戒严的真相追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xOC13kHlPw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