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奥巴马得诺贝尔奖与“基地”对中国的圣战威胁

864 浏览
字体 -

2009年10月9日,诺贝尔基金会宣布,美国总统奥巴马“因其在促进国际外交和各国合作的卓越贡献”获得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奖来得蹊跷,一个刚上台没多久,内政外交没看出多大能耐的总统凭什么得这个奖?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奖给为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贡献的人,奥巴马为世界和平做出了什么重大贡献呢?奥巴马的确有改善阿富汗、中东局势的愿望和计划,但是并没有看到真正的效果。听听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怎么说的吧:“很少有人能做到奥巴马那样,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并给人们带来更美好未来的希望,”“奥巴马的外交建立在这样的概念上,即那些想要领导世界的人,必须在以世界上大多数人所分享的价值观与态度的基础上行事。”原来如此!是因为奥巴马给人类带来了和平的希望。这是对奥巴马得鼓励和鞭策,一百多万美元的奖若能改变美国总统进而改变美国,的确很值得。呵呵!

值与不值,因人而异,相信人们对此奖项的看法也各不相同。这个奖来得不简单,这很可能是伊斯兰势力在欧洲影响力日盛的反映。奥巴马的和平奖得来容易,但是中东、伊拉克、阿富汗实现真正的和平却并非易事。联系到最近疆独闹事,“基地”组织高层领导人利比对中国发出的圣战威胁,使人感到了和平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这个世界早已经改变了,而人们还懵懵懂懂,浑然不知。

2006年,一位名叫Mark Steyn的新闻记者写了一本书,America Alone: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谈到了伊斯兰教扩张对世界的威胁。内中披露的事实让人不免吃了一惊。

Mark Steyn是一个加拿大人,现任美国时事评论员。本书是他的一系列评论的串联。他发现,从1970到2000年,穆斯林人口已经从占世界总数的15%增长到20%。在1970年,没有多少人会拿伊斯兰当个什么事,然而今天它已经成一个全球性问题。911并不是 “the day everything changed”,而只不过是揭示了早就改变了的世界形势。这个形势的改变是由三个因素促成的:1.西方社会人口锐减;2.西方社会民主国家的不可持续性;3.文明社会的衰弱。

作为一个“有组织的宗教”,伊斯兰教势力正在世界上大肆扩张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他们认为的自己的地盘上,穆斯林用各种手段驱逐外族人,就像发生在新疆的驱逐汉人事件一样。他们要建立的是政教合一的穆斯林国家。而他们也正在通过移民等渠道蔓延到世界各地“掺沙子 ”。由于他们的宗教鼓励一夫多妻,生养众多,他们的绝对人口在不断增长。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波斯尼亚人口构成中,塞尔维亚人口比例从43%降到了31%,而穆斯林人口却从26%增长到了44%。欧洲穆斯林的官方数字是2000万。据CIA统计1998年全球穆斯林就达16.78亿。

在这个后基督教时代,越来越多西方人放弃基督教信仰,皈依伊斯兰教,包括艺术明星和世家名流之后。如已故的歌星麥克-杰克逊。一方面是由于从众心理,另一方面是因为很多西方人发现伊斯兰教很有吸引力。很多女人认为伊斯兰教比女权主义更能给她们带来尊重。恐怖分子之中就有不少皈依伊斯兰教的西方人。

欧洲已经处于穆斯林的包围之中,更准确地说,欧洲正处于伊斯兰化过程当中。面对伊斯兰势力的进逼,欧洲人正在步步退让。众所周知,2006年一家丹麦报纸发表了几个漫画家关于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结果引发“卡通圣战”事件。穆斯林发动抗议、诉讼、死亡威胁、暴乱等等,结果大获全胜,讽刺圣战的漫画被禁止。鹿特丹40%人口是穆斯林,比利时最流行的男孩名字是默罕默德。当年,英国的清教徒在宗教迫害下曾逃往荷兰避难,而如今,在伊斯兰势力的逼迫下,很多荷兰人却不得不选择移民他国。法国总统希拉克之所以不愿参与伊拉克战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顾忌到法国城市30%的穆斯林人口,而且大多数很年轻,很多失业的,希拉克担心后院起火。

法国天主教堂变成了清真寺;而在伦敦,就在2012年奥运会设施旁边,穆斯林社团正准备建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清真寺,据说可容纳7万人,只比奥运主体育场少1万人,比最大的基督教教堂多6万7千人。他们有雄厚的资金作后盾,资金将来自英国国内和“海外”。

所谓“海外”的资金也和“石油美元”有关系。2001年,石油占沙特总出口的91.4%,两万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并没有被用来发展工业或者旅游业,而是用于在海外建造清真寺和学校了。想想就够可怕的,这边厢是一派歌舞升平,自由放纵,沉溺于享乐之中;那边厢是用石油换美元全力传教,胜负能不高下立见吗?

穆斯林在世界上行动越来越激进,其目标是让全世界都伊斯兰化。伊斯兰不仅仅是一个宗教,而是一种政治性组织,其领导人定期会面,布置传教任务。他们利用现在西方流行的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加紧渗透;运用现代世界的一切便利手段,去推行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并不是一种温和的宗教。当年阿拉伯人就是一手拿着可兰经一手拿着宝剑传教的,整个中东、中亚,包括新疆,迅速伊斯兰化。今天,所有正式的伊斯兰教学校都在讲授要实行伊斯兰教教法,要暴力圣战。的确存在温和的穆斯林,比如中国的回族,但是那并不是因为伊斯兰教本身的温和,而是因为处在强大的文化包围之中,或者处在高压之下,他们不得不表现得温和。即便如此,回民闹事也时常发生。

“基地”对中国的圣战威胁决不可掉以轻心,他们是会说到做到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跟历史上任何形式的恐怖分子都截然不同,他们有必死的决心和意志,直捣你文明的中心城市,实行毁灭性打击,就如911那样。他们有各种传统的和现代技术,甚至核武器。对付这样的威胁,需要的是更强大的意志和必胜信心。美国、中国和俄罗斯都遇到穆斯林极端主义分子问题,但是可惜这几个国家各有各的打算,难以形成真正的合作,更没有同样强大的意志和必胜信心。这是对政治家的智慧的考验。由于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连续发动两场战争,世界舆论对美国多有批评和指责,对伊斯兰世界则充满同情。但是,美国完全撤军并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

这个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奥巴马,是希望他能“以世界上大多数人所分享的价值观与态度的基础上行事”,当然是希望奥巴马能够改变美国长期奉行的单边主义,多为他人想想。在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危机的今天,这番话更显得意味深长。奥巴马抱着这个奖恐怕得陷入长考,但是美国人的政策是否真会因此改变,还很难说。

相信人们对这个问题看法不同,本文只是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人们正视,也许只是一孔之见,希望不涉及政治上正确与否的问题。欢迎批评指正。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10月9日 16:39

    今天的头条新闻全是报道这一条。仔细研究了一下评语,评委们是寄希望奥巴马未来的 表现。 想一想也是:现在冠以诺贝尔和平奖,在他任期的4年–8年里他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变小了,那世界就进入和平年代了。

  2. 评论 | 2009年10月9日 18:43

    “想一想也是:现在冠以诺贝尔和平奖,在他任期的4年–8年里他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变小了,那世界就进入和平年代了。 ” 我也是这么想. “当年阿拉伯人就是一手拿着可兰经一手拿着宝剑传教的” 关于伊斯兰教,你的观点已很明确. 但是直觉又不能同意你的观点.真希望有机会能全面了解. 如果只当提醒是很好的.但是宗教信仰是自由的,不能把这么古老的一种宗教描绘成充满邪教的味道.我相信里面会有更复杂的情况. 不能把相信伊斯兰教的人,都看成会加入圣战的吧.

  3. 评论 | 2009年10月9日 22:04

    谢谢百艺和五瓣丁香高论。 我对伊斯兰教义所知不多,本文只是转述Mark Steyn书中的一些观点,细节无法核实,也许有夸大其词之嫌,可能某些极端穆斯林宣扬的圣战并不完全来源于可兰经。很显然,作者 Mark Steyn 观念比较保守。但是,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仍然值得人们注意。总之,世界和平应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