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奥巴马呼唤的 “美国精神”在哪里?–清教徒与美国精神

868 浏览
字体 -

2008年,一部名为《老无所依》(No County For Old Men)的电影一举夺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和最佳编剧四项大奖。这部影片改编自美国作家康迈克麦肯锡的同名小说。故事发生在 1980年,前越战老兵莫斯在德克萨斯州西部,美墨边界一次打猎中偶然发现了几具尸体和2000万美金,那是一次毒品走私黑帮火拼的结果。没想到,飞来横财使得莫斯从此噩梦缠身,踏上了亡命之旅,在墨西哥人围截、追杀中惶惶不可终日,最后仍未逃脱墨西哥人的追杀,死在枪口之下。

这并不是一部简单的警匪片,恐怖片,而是一部反思美国精神和美国社会的的影片,寓意相当深刻。影片中无边的荒野隐喻现代人心灵的迷茫和失落。在这个社会中,法律与道德被藐视,正义与公理归于虚无。影片中的“老人”意指一种没落的价值观或生活状态。这和小说的背景有关。在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经济在经历了二战后到60年代空前繁荣以后,正处于衰退之中。年轻一代发现,不管他们付出多么大的努力,他们的前途都将是灰暗的。大量的失业使人们对生活丧失信心,当初的种种理想抱负在现实中显得荒谬可笑,很多美国人发现自己“处境尴尬”,再也做不起“美国梦”了。

今天,美国在金融危机打击之下,陷入了更为严重的经济危机。伊拉克战争带来的创伤、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日益严重的经济衰退使美国实力大受亏损,美国霸权迅速走向衰退。美国人又一次陷入了迷茫之中。他们借《老无所依》又一次发问,美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美国“老”了吗?美国病了吗?

美国立国仅仅二百多年,相对于世界上众多数千年历史的古老国家,美国根本不算老。但是,美国的肌体的确出了问题,首先是因为精神出了问题。

走在美国城市大街上,你会看到各种肤色的极为肥胖步履蹒跚的男男女女,更有倒卧街头的形形色色的瘾君子,构成一道美国独有的景观。在拉斯韦加斯的下水道里,竟然存在着一个令人震惊的地下社会,这大概只有在美国这种国家才会发生。

昔日清教徒筚路蓝缕,历尽千辛万苦建立的美国已经变得过于富足了,这个巨人的躯体营养过剩,过于庞大,运转不灵,由此产生了形形色色的“富贵病”。当美元作为世界通用货币,大肆为美国聚敛财富的时候,美国人坐在家里不动就能赚钱,吃喝无虑,当然没有必要努力工作了。美国人花钱雇用世界顶尖科技人才来美国的实验室作研究,自己只用从事管理就足够了,美国人自己的创造能力焉能不萎缩?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赞美声透过各种媒体展示在美国人面前,美国人怎能不产生舍我其谁的自满和优越感?美国人坚信明天会更美好,上帝会无条件眷顾美国,怎能不从个人到国家寅吃卯粮,透支信用卡,高筑债台?

美国的所有危机都是由精神危机造成的。因此,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独立日”呼唤 “美国精神”回归。奥巴马希望通过改革来挽救美国的经济,提升国民信心,同舟共济,渡过难关。虽然今天的危机并不意味着“美利坚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但是,美国人的确面临着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美国从上到下行事为人方式都需要改变。

美国人寄希望于奥巴马,奥巴马则寄希望于美国人民。全世界的目光都在注视着美国,看这个世界上最富于传奇色彩的国度能否重新焕发青春活力,战胜困难,再创辉煌。

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唤的“美国精神”就是清教徒精神,而这种精神正在被越来越多美国人淡忘,抛弃。引领美国走向辉煌的正是这种清教徒精神,美国的衰落也是由于清教徒精神的衰落。

著名的思想史专家佩里-米勒说,“不理解清教主义,就无法理解美国”。清教徒(Puritan)在殖民拓荒和美国建国过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虽然清教徒主义发源于 16世纪的英国,但是清教徒精神是借着乘坐“五月花号”的清教徒,在美利坚的土地上才得以发扬光大的。清教徒崇尚自由、勤劳务实、开拓进取,并把这种精神代代相传,绵延不绝,激励着美国人民建立起令世人艳羡的“山巅之城”。

清教徒伦理、精神和信念对美国的主流文化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清教徒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把它看作是上帝的呼召(Calling)。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荣耀上帝。他们深信,上帝呼召她们来到北美的蛮荒之地开疆拓土,艰苦创业。清教徒肯定现实生活,决不悲观厌世。他们认为:“世界就是我们的修道院”(加尔文)。而尘世中的工作就是修道的方式,因此每个信徒都应该把自己在世上的工作做好。他们肯定正当的经营活动,认为人是上帝财富的托管人,因此,有责任将上帝的财富增值。清教徒崇尚一往无前的的创新精神,他们敢于冒险,探索未知。他们认为,创业要求人们适当禁欲和节俭。他们限制纵欲、过度享乐和消费行为,而将消费性投入和支出用在生产性投资和扩大再生产上,因此导致资本的积累和产业的发展。清教徒积极开展商业和工业活动,讲究商业道德,重视信誉。在追求利润增加财富的同时,也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维护社会公正,回馈社会,赞助社会公益事业。

但是,资本主义在美国经过220 多年的发展,使得美国一跃而成为世界上国力最强大的超级大国;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弊病也在美国得到了最充分的表现,这些弊病逐渐侵蚀了美国的优秀政治文化。在后工业时代,美国主流文化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竞争和成功的无限推崇使得美国成了一个鼓励个人奋斗、竭力追逐财富的战场,市场竞争规则取代了各种神圣的道德教条;宪法和政治制度保障了每个美国公民反传统的自由,导致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叛运动,女权主义运动,以及同性恋权利运动;商品不再是仅仅为了满足人的基本生活需求,而是成了人生价值的炫耀符号。清教徒量入为出的节俭生活方式早已被消费主义所取代,美国人物质欲望不断膨胀,追求新潮和时尚,影视广告不断唤醒、刺激、激发大众消费欲望,中产阶级尝试着富人们滥用信用卡随心所欲的消费方式,豪宅、名车成为理所当然的消费品,有些人甚至购买了游艇、私人小型飞机和度假房产。人们在互相攀比,竞相消费,超前消费。

随着互联网泡沫和房地产泡沫、华尔街金融海啸和经济衰退出现,无数人的“美国梦”顿时变成了一场噩梦。在失业大潮中,越来越多中产阶级入不敷出,跌落到贫民阶层,豪宅、名车被次级债风暴“刮飞了”,许多人积攒了一辈子的养老金在金融“海啸”中大幅缩水,甚至化为乌有。

痛定思痛,严重的经济危机促使美国人反省,奥巴马在呼唤 “美国精神”的回归。美国人不能再跟着感觉走了,必须抛弃虚幻的梦想,让崇尚自由、勤劳务实、开拓进取的清教徒精神为美国社会重新注入活力。这个世界因美国而精彩,美国能否尽早摆脱危机,再造辉煌,人们拭目以待。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