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2009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平安夜说平安

刚刚参加完我们教会和一家西人教会联合举办的的圣诞庆祝活动,晚会从头至尾以读经、唱诗为主要内容。我们教会诗班献唱了两首诗歌:《Mary’s Boy Child》和《救主所賜的平安》。 Long time ago in Bethlehem so the Holy Bible says Mary’s boy child Jesus Christ was born on Christmas Day. Hark, now hear the angels sing, a king was born today, And man will live for… (阅读全文)

元朝历史论难

拙文《回望元朝:那个让人爱恨交加的朝代》在本人博客和几个论坛发表后,引起了一些人的批评。这里想把有代表性的问题放在一块儿,解释一下。 一 位名叫“申时行”的网友在一家论坛上把拙文专门提出来进行批判,称本人为“不学无术的越蛮”。本人孤陋寡闻,实在不明白这“越蛮”到底是啥意思,不过可以 猜出来,不是什么表扬的意思。把别人称作“蛮夷”,自称为正统,这是传统中国中心… (阅读全文)

回望元朝:那个让人爱恨交加的朝代

写博客很累人,尤其是牵涉时事政治的内容,很难做到心静如水。有人一直在说我不务正业,也有人一直在谆谆教导:“莫谈国事”,要谈也要建设性地谈,不要批评。遂决定把精力稍稍转向“学术”研究。也好,这几天正在修改一篇专业论文,于是便想顺便聊点和元朝有关的事。 夏商周秦汉, 唐宋元明清,元朝是中国主要朝代之一,要是把元朝排除在外,中国历史就中断了,不完整了。有不少… (阅读全文)

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应不应该回国

忙了两三年,我和同事共同撰写的一部有关多伦多大学图书馆中文善本藏书的书终于出版了。最近,出版社把书寄来了,没想到竟有700多页!16开本,精装,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像一块大砖头。几年辛苦,终于看到了成果,心里很高兴。 这批流失海外的中国古书一直牵挂着很多人的心,多伦多大学的慕氏藏书原来是山东蓬莱人慕学勋(1880-1929)的个人收藏。不少学者在文章中都提到过,但… (阅读全文)

中国:希望的田野因何陷入绝望?

朋友从国内寄过来一个 ppt 文件,题目叫“无奈的小山村”,迟迟不敢打开,内容我大概能猜出来,只是怕自己触景生情,受不了。 终于打开看了,眼泪依然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情景太熟悉了。那不是一片“希望的田野”,那是一片绝望的土地。今年夏天,我曾游览了上海、苏州、杭州、无锡、南京,城市的繁华令人印象深刻,令人感到欢欣鼓舞,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使生活更美好”言犹在… (阅读全文)

“食色性也”、婚姻、换偶及其他

热衷于鼓吹婚外情、婚外性的人最爱引用所谓的“圣人”的话,“食色性也”,以支持自己的观点,其实这是张冠李戴。至圣、亚圣从来都没说过这样的话。要正本清源,这话其实是告子说的,而告子根本不能算是圣人,孟子只不过引用了他的话而已。告子何许人也?到现在也弄不清楚,我们只知道他是战 国时人,真名可能叫不害,也许是孟子或者墨子的学生。 孔子的确讨论过性这个话题。他在… (阅读全文)

从总理哈珀访华说加中关系

中国人对加拿大有着深厚的感情,因为这里曾经出过一位帮助中国人民抗日的“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在中国,上点年纪的恐怕都会背诵几段毛泽东的《纪 念白求恩》,那是“老三篇”里的一篇:“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 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 (阅读全文)

中国,还需要革命吗?

有人至今仍然非常怀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看似很奇怪,但在我看来,这很正常。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心底深切地怀念那个“火红的年代”。由于各种各样的禁忌,作为一个民族,我们从来没有对那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进行过深刻反思。因此,那还是一笔糊涂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清算。 对每一个曾经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来说,“革命”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了。上… (阅读全文)

  • 博客主人

    本人拥有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未经本人书面许可不可转载。谢谢合作! 本博客欢迎理智探讨和争论,然与主题无关或恶意留帖将被删除。
  • RSS

  • 其他

  • Blog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