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文革为什么发生?

1,896 浏览
字体 -

万维最近又掀起一个反思文革的小高潮,连续发了几篇文章,肯定文革和否定文革的观点都出现了。虽然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但是我认为仍有必要深刻反思,因为文革的确有被逐渐遗忘、淡化的趋势。据说有些年轻人考试,竟然把“四人帮”说成四位革命领袖,令人啼笑皆非。更有甚者,有人竟然怀念文革,为文革大唱赞歌,走得有点越来越远了。这篇文章就从一个很小的角度具体谈谈文革发生的原因。

文革为什么会发生?文革的发生和“大跃进”和由此造成的三年大饥荒的人祸有着密切联系。三年大饥荒是指从 1959年至1961年期间由于大跃进运动所导致的全国性饥荒。官方在1980年代以前一直称其为“三年自然灾害”,可是,证据显示,三年期间并没有大规模的自然灾害,而饥荒最为严重的四川省更是风调雨顺,因此,“自然灾害”之说不成立,后来官方把“三年自然灾害 ”悄悄改成了模棱两可的“三年困难时期”。

三年大饥荒的成因很清楚。1958年,毛泽东提出了一年粮食增加一倍的荒诞口号,由此导致各地的 “浮夸风”,各级干部严重夸大、虚报粮食产量。当中央派员到地方征收粮食时,是以所报的严重夸大的粮食产量来计算征收量的。结果,农民的粮食被征收一空,而且还不够。地方干部为了填补缺口,逼迫农民将原本应该留下的口粮、种子、饲料“三留”也全都上缴。于是造成严重的粮食短缺,公社食堂无米下锅,导致了严重的饥荒,有许多人因此被饿死。甚至出现人吃人的现象。有人统计,三年大饥荒仅中国农村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可能达到3471万。

饿死了这么多人,而且完全是人为的愚蠢政策造成的,总要有所反思、交待,追究责任才是。1962 年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对“大跃进”所造成的灾难以进行了反省,并对所犯错误作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在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对“大跃进”期间各级党组织存在的个人专断而导致的“一言堂”和瞎指挥现象进行了严厉批评,尤其重点批评了毛泽东在“大跃进”中所推崇的“书记挂帅” 的观点。刘少奇指出,造成大饥荒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矛头直指毛泽东。

毛被迫在会上作了自我批评,不得不承认,“党委的领导,是集体领导,不是第一书记个人独断。在党委会内部只应当实行民主集中制,第一书记同其他书记和委员之间的关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毛泽东的检讨并不真诚,由于个人威信受到打击,他内心的不满显而易见,毛憋着一口闷气,等待着机会发难。

林彪在这次大会上搞投机,开始大肆吹捧毛。他在讲话和会议精神大唱反调,说:“毛泽东的思想总是正确的,⋯⋯我个人几十年来体会到,毛主席的最突出的优点是实际。”“ 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的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在反思造成人命损失的重大灾难时,林彪如此捧臭脚,竟然得到了毛的赞许。会后,毛泽东致信田家英和罗瑞卿说,“此件(林彪的讲话) 通看了一遍,是一篇很好、很有分量的文章,看了很高兴。” 在4 月29 日他与罗瑞卿的谈话中问罗:“林彪同志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你能不能讲出这样一篇来?”罗回答说:“我怎么讲得出来,我水平差的远,恐怕永远也不可能讲出来。”毛泽东说:“讲不出来,可以学嘛!”毛鼓励吹捧自己,搞个人崇拜的用意昭然若揭。

七千人大会毛、刘结了怨。毛的报复很快来到,而且夫妻联手,残酷无比。七千人大会后,毛泽东对在一线工作的刘少奇等中央领导成员的嫉恨日深,随着他们关于如何调整国民经济以及建设主张分歧的日益加深,毛最终悍然决定要发动“文化大革命”,打着清除所谓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以清除异己。1966 年8 月5 日,毛泽东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中声称:“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又何其毒也! 联系到1962 年的右倾和1964 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江青在1967 年4 月12 日的一次讲话中赤裸裸地说:“七千人大会憋了一口气,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这口气。”

因此,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毛为了对刘少奇出“这口气”,才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了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再一次把中华民族推进苦难的深渊。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众说纷纭,难以确定。从两百多万到两千多万都有。 一九八○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文革中死了多少人“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 R. J. Rummel教授在《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约为七百七十三万人。官方的统计数字是:“总的估计,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诬陷、迫害和株 连的达到一亿人以上。”“去台人员家属”中的冤、假、错冤多达十多万。1962 年的七千人大会无疑是导致毛泽东酝酿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没有大跃进,就没有三年大饥荒,就没有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也可能就没有文化 大革命。但是、历史不能假设。大跃进是一场灾难,文革更是一场灾难。虽然劫难已过去,但是遗留的创伤还没有完全愈合,它所造成的消极影响随处可见。有人千 方百计为文革涂脂抹粉,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想,无论你花多么大力气去美化文革,我相信中国大多数人再也不愿回到那个恶梦中去了。下面选几张照片 晒晒,看看当时的场面,有记忆的可以回忆一下,没有记忆的不妨想象一下。那些为文革大唱赞歌的,是不是也顺便为饿死三千万农民的大跃进唱一唱赞歌呢?还有,有人极力赞美文革,梦想回到文革,拜托,给个理由吧。

Untitled-3 copy.jpg

江青在文革大会上

liushaoqi2521298368b.jpg

刘少奇受批斗 watermark.php.jpg

陆定一遭受折磨

watermark.ph1p.jpg

彭真被批斗 wenge1311184693b.jpg

揪斗大会

fandang033428_s.jpg

戴高帽子的“坏分子” Untitled-5 copy.jpg

红卫兵 张贴革命大字报 Untitled-4 copy.jpg

红卫兵的高音喇叭 Untitled-7 copy.jpg

慷慨激昂愚昧无知的青年 Untitled-6 copy.jpg

忠字舞 fightsbetweentwoparties copy.jpg

派性武斗场面

fights-2 copy.jpg

派性武斗场面 fightbttwoaprties1.jpg

押解“俘虏”

分享博文至:

19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09:34

    一叶之秋。看了你的几篇文章,比较喜欢,我和你的观点基本相同,我很想能和你认识。

  2.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11:15

    Wonderful!

  3.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12:53

    Teenager的反叛精神被政治力量大规模鼓动和利用。

  4.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16:06

    为了清楚刘少奇及其余党,不惜死两千多万人,真可谓是“史无前例”,比历代暴君有过之而无不及!

  5.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18:42

    体制的落后,独裁和封建,是对人性的毁灭,是人民苦难的根源;只有建立起自由民主平等的社会制度,人民才有幸福的可能,只是不知这一天对中国人来说还要等多久。

  6.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19:16

    一针见血. 只是当政者何时才会有直面历史的勇气?

  7.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22:52

    第一:博主的文章一直很有特色。这篇也是。 第二:博主的年龄大概在50左右。从贵公子毕业典礼上推断。 第三:感觉博主是很熟悉圣经的,可能是基督徒。 第四:约伯记中的约伯和三友是如何对待苦难的? 第五:美国人当年是如何看待911的? 第六:秦始皇当年也焚书坑儒事件照样被他统一江山文字度量衡的功绩盖过。 第七:文革的红小兵红卫兵和现在的网民有多大区别 第八:博主作为过来之红小兵/红卫兵,你当初是如何想的? 第九:博主你回首你前半生的二个20余载,尤其是前一个25载你作何感受?

  8. 评论 | 2010年7月19日 23:45

    秋西、小老头、zhangblue、普通读者、james、you ke、赵州茶 YesMan,

    谢谢来访并评论。

    本文只是从一个方面,即个人恩怨来谈文革爆发的直接原因。当然,也可以从更大的视野,比如毛追求乌托邦的理想主义,对官僚主义的憎恶等等。但是“文化大革命”除了名称以外,和传统意义上的文化革命不可同日而语,说到底,只不过是高层一部分人之间在虚构的群众运动的烟幕之后进行的权力斗争。毛对大权旁落耿耿于怀,为了重新获得权力,才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在我看来,具体到一点说来,就是毛挟嫌报复,公报私仇,用子虚乌有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借口打倒政敌。其实,刘、邓这些人谁都没有打算与毛为敌,要不然也不会让他那样顺利得手,成为待宰羔羊。但毛的残忍是和刘邦、朱元璋一样,不把功臣搞完誓不罢休,结果是,九亿人民跟着遭了大殃。这是最可恨之处。你党内权斗干吗非要扯上全国的老百姓?

    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些中国人那么容易忘记文革的苦难。 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儿?还是玩世不恭?现在出现了一种被称为民粹主义的新左派,这是一种颇具危害性的思潮。他们用左的平均主义来煽动民众对现实的不 满,为“文化大革命”招魂,企图把中国再次引向平均主义的老路上去。不过,新左派并没有群众基础,他们并不代表历史发展的方向。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用文革式的群众运动清除腐败在民众中有着广泛的共识。腐败和社会分配不公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就可能产生动乱。

    就三年饥荒来说,也许把责任统统归于某个个人有欠公允,实际上执政者集体犯了狂热病,由此造成了大跃进时的“浮夸风”和“大炼钢铁”运动,导致国家大部分生产资料遭受毁灭性破坏。在农村推行的以生产队为单位的人民公社大食堂宣称可以“放开肚皮吃饱饭”,造成大量浪费;实行不计报酬的劳动导致劳动效率急剧低下。自然灾害在局部地区的确存在。1959年7月,华东地区长江发洪水,直接带来的死亡人数估计达两百万,而且别的地区也多少受到影响。1960年,55%的耕地或多或少遭受到干旱或者其它恶劣天气,其中60%的耕地根本就没有降雨。因此,1959年中国粮食产量较1958年下降15%,而1960年产量又在此基础上又下降15%。然而,尽管全国范围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饥荒,1958至1959年,中国政府仍然坚持大量向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出口粮食,以加快发展军事工业。在经济出现困难,大量农民饿死的1959年,全年出口粮食数量竟然破历史记录,达到415.75 万吨。所以,把三年饥荒说成天灾人祸比较妥当。

  9. 评论 | 2010年7月20日 10:47

    楼主不明白很多人为什么这么容易忘记文革, 我们是否也可以反过来说为啥作者老是提起这些陈年往事吗?鄙人认为, 拿今天的思想观点去评判一个历史人物是有失公允的。革命的道路需要前人自己去探索 而探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哥白尼为证明地球是圆的曾经付出生命的代价,曼德拉为争取黑人的权益也蹲了几十年的监狱。我想是否也能用更平和的态度去评判毛,一个出生于中国贫困乡村的读书人所作出的探索。我想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徒,应该潜心钻研经书 让尘世间的一切烦忧让神去理顺 在一种平和的境界中体验生命的意义 是不是可以少问为什么

  10. 评论 | 2010年7月20日 10:49

    文革为什么发生,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既有上层的因素,也有下层的因素。如果在一个民智开启的社会,人民会理智的思考问题,理性地选择自己的言行。也不会被轻易煽动。所以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反之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苦难深重和这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及民众的素质有关系的。很多苦难,都是自己制造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