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也谈柴玲信主:兼谈基督徒的悔改

1,506 浏览
字体 -

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风云人物柴玲于2010年4月4日“复活节”在波士顿花园街(Park Street)基督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这件事引起了热烈反响,高兴者有之,怀疑者有之,讽刺、谩骂着亦有之。在Google 搜索引擎输入“柴玲信主”,得到11,200个结果。

柴玲是当年天安门广场的总指挥,她的信主引起人们的关注并不奇怪,尤其是在沉寂15年后,在因《天安门》和卡玛打了官司以后,她首度开口谈论六四,引起争议也是必然的。

今年四、五月份网络上曾对柴玲信主展开了热烈讨论,我在一篇跟贴中曾谈到,越来越多海外“民运分子”接受福音是一个好现象,我相信他们中许多人都认识到了,解决中国问题,仅靠制度改革是不够的,必须从信仰入手,而他们则愿意做这样的实践者。不管他们的政治立场如何,也不管他们在六四事件中应承担何种责任,只要他们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做他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都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这也包括有案在身的赖昌星等人。我相信他们的信仰仍然需要历练,而且信了基督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逃脱自己在世界上的罪责(如果有的话)。耶稣基督的福音是要救世人,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耶稣说过,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而事实是,这世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柴玲、赖昌星可能身份比较特殊,才引起关注。实际上,在中国,基督徒人数与日俱增,在剧烈变化的社会中,人们所承受的压力倍增,心灵空虚无所安置,这是丰富的物质生活所无法舒缓,无法填补的。据统计,在过去20年中,自杀的中国企业家多达1200位,因此基督信仰越来越成为人们的理想选择与归宿。中国企业家们不仅追求财富,也越来越希望找到心灵的家园。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成为基督徒,更希望在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中出现基督徒。有信仰的地方才会更有诚信,我希望神圣的契约精神能成为中国伦理的基石,唯有如此,中国才能真正走向世界,也才能赢得世界的尊重。

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杰弗逊曾说:民主宪法是为有信仰的人写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基督信仰作为基础,即使有了民主宪法,恐怕也难以彻底贯彻实行。这从世界上不同国家成功的和失败的民主实践中就不难看出。民主体制稳定、健全,国富民强的国家大都是有着深厚的基督信仰传统的国家,反之,则问题丛生。有人认为,假如没有上帝,民主就不如专制;中国人离上帝有多远,离民主就有多远,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如此。中国政府暴力镇压学生运动当然应该受到谴责,但是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的学生其实并不真正理解民主的真谛,只强调对抗,不懂得妥协,最后因矛盾激化造成惨剧。刘晓波当时在天安门广场发表的演讲中就指出:“我觉得这次大学生运动的一个重大失误就在于,它只强调和政府之间的对抗关系,而忽略了甚至淡漠了自身的民主建设。你建设这个组织根本就不民主的话,咱们假定一个最好的前提——学管代替了军管——这恰恰不是这次民主运动的胜利,恰恰是它的最大失败,最大可悲之处!” “我们呼吁就是,要使政府和学生方面都消除阶级斗争意识,消除敌人意识,开始宽容。我们都要反省自身。我们这次绝食并不是英雄壮举,而是中国知识分子中几个人对我们过去的软弱表示一次忏悔。”可惜的是,刘晓波的声音太微弱了,被汹涌澎湃的革命激情淹没了。但是,二十年过去了,刘晓波仍然在坚持、实践着自己的民主信念,即使身陷囹圄,也不改初衷。

由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将接受这样的民主理念。我们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海外民运人士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也是越来越多人信仰耶稣基督的重要原因。福音在中国正在迅速传播,基督徒人数激增。一位美国牧师预言说,2026年中国将成为一个合乎上帝心意的强国。但是,信仰基督一定伴随着真诚的悔改。在整部《圣经》中,从旧约的先知到新约的耶稣基督,再到耶稣基督的门徒,一个恒常不变的信息便是:悔改。只有真诚的悔改才能成为一个新造的人,而真正的悔改也必然伴随着真诚的行动。

最近在教会中听到一个弟兄的见证,非常震撼,也非常感动。这位弟兄刚刚信主一年多,可是生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原来在国内时是一位很有名的大夫,医术高超,请客送礼者有之,投怀送抱着也有之,也养成了他脾气暴躁、专横跋扈的毛病,说话做事趾高气扬,颐指气使。他接受耶稣基督做自己的救主以后,觉今是而昨非,知道自己犯了罪,愿意在神面前真诚地认罪悔改,求神饶恕自己以往因无知而犯下的罪孽过犯。但是,他觉得别的罪都好对付,就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向妻子坦白承认自己的背叛,他不愿意妻子受到伤害。他为此很痛苦,切切地向神祈祷。

终于有一天,他和妻子在电话上谈论信仰的时候,他的妻子单刀直入地问他:“你是不是犯过什么罪,还在瞒着我?”这位弟兄鼓足勇气向妻子承认了自己的背叛,并请求原谅。但是妻子听后却说,“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我们分手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连十几天,他再也和她联系不上,愁得整夜睡不着觉。没想到有一天,妻子竟然主动打来电话,说,“你应该感谢神,我愿意原谅你了。”这位弟兄喜出望外。原来一位到国内出差的姊妹专程去看望她的妻子,和她谈信仰,并送给她一本《游子吟》,她读后非常感动,于是主动打电话给自己的丈夫,愿意饶恕他,并重归于好。这位弟兄对我说,只有神能做这样的事,他为此把感谢赞美归给神。

最近读毕德生(Eugene H. Peterson) 所著的《天路客的行囊》,其中在谈到了悔改时说,悔改并不仅仅是一种为过去所犯的罪感到抱歉的情感作用,而是一种抉择。就是告别老我,向世界说不,向神说是。“你承认自己从前错了,因你以为靠自己就可以掌控生命,做自己命运的主宰;你承认自己错了,因你以为靠自己就能拥有或者能够拥有能力、学识和训练,并借此成功;你承认自己被灌输了一堆谎言,就是你看待自己、邻舍和世界的方式。同时承认:神在耶稣基督里启示的才是真理。悔改就是体认到神对你的要求、和你对神的需要,无法再用老路子和旧思维来达到。悔改是决定要跟随耶稣基督,并在和平的道路上成为他的天路客。”

每个基督徒的信仰之路虽然不同,但是真诚的悔改都是进入永生之路的开端。向旧的生活方式说“不”总会带来痛苦,但是,如果我们认识到旧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是把我们引向死亡,甚至战争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痛下决心,及早解脱呢?愿以此和主内的弟兄姊妹共勉。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12月28日 18:22

    “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杰弗逊曾说:民主宪法是为有信仰的人写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基督信仰作为基础,即使有了民主宪法,恐怕也难以彻底贯彻实行。” 这里的信仰只是指基督教吗? 你这个推论,我担心让人误会宗教极端? 信仰是自由的,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信仰。是自己内心的东西,不喜欢看见用名人去宣传。

  2. 评论 | 2010年12月28日 20:19

    愿中国成为一个合乎上帝心意的强国。

  3. 评论 | 2010年12月28日 23:15

    只有信上帝,才能救中国。

  4.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01:13

    Skin deep

  5.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01:35

    五瓣丁香,杰弗逊是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 也是美国总统,他当时所言应该比较具体,就是指美国,而美国立国的基础就是基督信仰。当然,也许应该就此考证一下,杰弗逊所说的信仰是in general还是specific。

  6.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01:37

    Good Article、徐茂公、airhead,谢谢来访,

    民主的精髓是妥协和契约精神,而信仰是其基础。有人认为只要采用一种制度,甚至用暴力强制手段实现并推行这一制度,这一制度就必然能够发挥效力,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缺乏契约精神,人人视法律为儿戏,这样的民主只会产生混乱,倒不如专制更好一些。

  7.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11:44

    写得真好。信主以后,过去的价值观会发生很大的转变,从前认为理所当然的,现看得谬误,从前看为重要的,现变得微不足道,人生从此改变,这种改变不是从外在的,是从心灵的。

  8.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14:34

    jeanette, 谢谢!愿神祝福你,赐给你平安。

  9.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17:30

    愿神祝福你!我是一个基督徒,谢谢你为主所做的见证。非常欣赏你的话题开端——柴玲信主(民运分子)。我赞同你对“民运”的观点,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评价“六四”的原因。 你说的对,信主对一个人的改变是从里向外的,也是主动的,而非被迫的。基督教最妙的道是:信,望,爱,其中最大的是爱。“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这个“忍”不是强迫自己,而是主动的,所以,这个“忍”里边没有“恨”,就是说不是忍着不爆发。世界上哪里还有这样的大爱? 我看到了评论中有人说:“你这个推论,我担心让人误会宗教极端?信仰是自由的,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信仰。是自己内心的东西,不喜欢看见用名人去宣传”。我不认为这篇文章会叫人“误会”。因为人人都有自己的鉴别能力,也都会甄别之后才会信那最好的。我也不认为这篇文章就是定论(我想博客主人也不这样认为),关键是这篇文章的“抛砖引玉”,引起人们对人生的深思。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更广阔一点,就是人从哪里来?为什么活着?死又到哪里去? 谢谢!

  10. 评论 | 2010年12月29日 23:28

    风,

    谢谢你的分享,说得很好,愿神祝福你!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