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苦难与信仰

1,148 浏览
字体 -

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汶川发生里氏8级大地震,成千上万的生命顷刻间灰飞烟灭,数百万人无家可归,举国悲悼,举世震惊。 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发生里氏9级强烈地震,地震引发强烈海啸,不仅造成了日本人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更造成了核电站爆炸和核泄漏,令全球陷入前所未有过的恐慌。

进入千禧念年以后,全球便陷入了频繁的灾难之中:飓风、海啸、地震、饥荒、瘟疫,等等,一波接一波,使人们在恐惧中苦苦挣扎。生命以及人的智慧所创造的一切在灾难面前显得异常脆弱,不堪一击,使“人定胜天”的狂妄口号显得更加荒谬。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面对灾难和死亡,人们都会不由得生出怜悯之心,也会不由得再一次思索生命的意义: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死亡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也被废墟掩埋,被海啸吞没,我这一生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为什么会有苦难?

世界上的各种宗教和哲学都试图对苦难的原因做出自己的解释。但是,苦难似乎仍然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在二元神和多神教中,存在良善的神和邪恶的神,而苦难往往是由邪恶的神造成的,因此,对苦难的解释不会遇到问题。例如,诺斯底教、摩尼教等都将苦难归结于宇宙原初就有的恶端。只有在基督教中,苦难的存在与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存在同时成立时,就出现了“矛盾”。

基督教所信的神具有全善全能的属性,但全善全能的神为何容许“恶”(evil)存在呢?休谟在《自然宗教对话》中指出∶ “如果他(神)想阻止恶,但不能,则他不是全能的,若他能够,但不要求如此做,则不是全善的。若他既要求阻止恶,且有能力去做,则何以世上仍有恶存在呢?” 这些问题可分述如下∶ 一、一位全善的神,一定除去恶, 二、一位全能的神一定能够除去恶, 三、但如今有恶的存在, 四、因此神或许全善,但无能力阻止恶;或许全能,但不去阻止恶。 五、故神同时是全善全能的命题与恶的存在矛盾,神不能同时全善全能。

不少人以此作为否定神存在的证据,其实大谬不然,因为苦难和罪恶的存在和神存在与否并无直接关系。当我们讨论神是否存在的时候,我们是在探讨世界是不是由神所造的,是否存在一位造物主,天地万物是怎样从无变为有的,天地万物内部存在的复杂规律是如何形成的,等等。而苦难和罪恶的存在并不能证明造物主不存在。休谟在《自然宗教对话》中解释说,“本问题不是关乎神之存在(being),而是关乎神之本性(nature)。”

事实上,休谟的观点是批评神人同型论,认为不能用人性去推论神性,当我们从人的善和能力去推论神的时候,就会陷入矛盾,而神则超过了人可以理性讨论的范围。但是这恰恰是人们常犯的一个错误,也是很多人拒绝接受神全善全能性的理由。

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必须了解人的自由意志。上帝造世界之初,一切都甚好,伊甸园里平安祥和,没有疾病、死亡,没有病毒,也没有飓风、地震、海啸和核幅射。人对自由意志的误用、滥用导致了恶。自从罪进入了世界,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美好了。人就开始了苦难的历程,因为地受了诅咒,人受了诅咒。人类的历史正是一部人的堕落史,也正是一部人的苦难史,当然也是一部神对人的审判史和救赎史。

苦难的原因

苦难的原因很难解释,下面几点可作参考。 1) 绝大部分的苦难是人的罪恶、失误、无知或无谓的冒险所导致的后果; 2) 很多灾祸直接来自上帝的惩罚或管教。 3) 有时苦难是来自魔鬼,但是都是在神的允许之下,在神的掌管范围内,也为了成就神更高更美的旨意。比如为了试炼人,或者让他人得祝福。 4) 有时神会为了试炼人,塑造祂的仆人而直接加患难于祂所爱的人,以使他们更认识神。但这样的苦难不会过于他所能承受的。 5) 有时候人的苦难没有明显理由,只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耶稣告诉我们,耶路撒冷生来瞎眼的乞丐,并不是因为罪,而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

面对苦难

面对苦难,人的“本能反应”当然是设法逃避。有些灾难,如飓风,可以逃避;但有些灾难,如地震,则总是突然发生,没有预兆,无法逃避。

有人试图从理性角度来解释苦难的合理性。于是,苦难不再成其为苦难,而是人自我实现其“更高存在”的一种必要手段。最著名的是《孟子》所说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样,苦难的性质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它不再是坏的、可怕的,而是有意义的、有益处的。

对苦难的另一 种态度是淡化或虚化苦难,使苦难成为“虚无”,并因之而摆脱或者超脱苦难。所采用的手段往往是通过刻苦的自我“净化”和“修炼”,使苦难对“我”不再发生作用。我对苦难没有感觉了,麻木了,“我”也因此而超越了苦难。由此,“我”获得了彻底的“解脱”或“解放”,升入一个更高的物我两忘、无喜无悲的境界。

还有一种态度是试图战胜苦难。贝多芬的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他决不能使我屈服。”向来为人称道。人们称赞这种在逆境中奋起并试图战胜苦难的英雄主义,就是通过人的自我解放,使人成为自己的主人,把握自己的命运。为了彰显这种威武不屈的英雄主义,人们往往竭力将苦难归于某种抽象的“敌人”,然后起来战而胜之,从而满足自己的英雄主义心理。

然而,苦难,说到底,是一种心灵的感受,天灾人祸只有作用于某个人并使之感到痛苦,才能叫做苦难。战胜苦难并不意味着苦难就彻底被消灭了,新生活中仍然可能有新的苦难。旧社会有苦难,新社会照样有苦难,甚至苦难更多,只不过苦难的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苦难的意义

整本《圣经》所记录的正是人类的一部苦难史。《新约》更是记录了耶稣基督一生的受难历程。耶稣基督的受难是整个新约的核心,这也注定了苦难的话题必然是基督教的一个中心话题。

约伯记15:7 “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14:1“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苦难”。于是人要终身劳苦,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不单如此,大地也因人的罪 受连累,遭咒诅,以至不再给人效力,更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创3:16-19 ;4:12)。传道者感叹说:“在日光之下,世人所经炼的是极重的劳苦”(传1:23)。而耶稣在世的时候也清楚地宣告:“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约 16:33)。

对一个基督徒来说,苦难往往是化了装的祝福。因此,当苦难临到的时候,他们不会选择逃避,而是主动地承受。雅各说∶“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这是主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雅各书1∶12、2)耶稣对他的门徒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 16:33)如今,同样的话语仍旧安慰着无数处于苦难中的灵魂。我们知道,我们在世上受患难原是命定的,疾病和死亡谁都避免不了。这世上有苦难,因着这世界满了罪恶。我们在这里是客旅、寄居的。既然我们明白,在世上患难是不可免的,就当坦然、平静地面对诸般的患难。因为我们明白“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 4:17)

人的力量在于即使处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仍然拥有一种不可剥夺的精神自由,以尊严的方式承受苦难,因为这种尊严是上帝赋予人的,比任何苦难更强大,更是世间任何力量都无法剥夺的。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3月16日 15:05

    顺利的时候,人认为命运在自己手中。面对苦难时,有的认识到人类的渺小,从而认识了上帝。有的埋怨上帝,进而否定上帝的存在。非常好的文章,谢谢!

  2. 评论 | 2011年3月16日 16:04

    “绝大部分的苦难是人的罪恶、失误、无知或无谓的冒险所导致的后果;” 觉得很有道理。 “耶路撒冷生来瞎眼的乞丐,并不是因为罪,而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 觉得很残酷。

  3. 评论 | 2011年3月16日 19:15

    写很不错!

  4. 评论 | 2011年3月16日 22:47

    睡熊猫、啟曉、赵州茶: 谢谢光临。苦难这个题目太沉重,但是人又不得不面对。本文只是一个粗浅的探讨,但我觉得假如不从信仰入手,所有的解释都很牵强。

  5. 评论 | 2011年3月17日 12:31

    让我们共同祈祷日本沉没吧,阿门

  6. 评论 | 2011年5月8日 23:45

    good point; 祝福博主!!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