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俺老同学建设共居村的美梦能否成真?

711 浏览
字体 -

最近从国内老同学那里传来一条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老同学们打算集资在北京远郊置地造屋,建一个共居村。为此已经开会,大家为村子的建设和发展规划热烈讨论,献计献策,对美好未来无限憧憬。

此时缘起于一位老同学手中的一条重要信息,北京远郊有一块200亩半坡地出售,流转费100万元人民币。假如我们班同学们愿意参与,每人可购买10亩并在其上建造一套200平米住宅(按个人意愿设计,初装修),共需40万元人民币(已含5万元流转费),享有永久土地所有权。

据同学发来的会议简报,大家热议的问题如下: 第一,10亩地究竟有多大,相当于地主还是富农的问题。有人解释:不雇工的话也就是个富农(或中农?)。 第二,种植、养殖什么,建设啥公共设施等问题。同学A家要求养鸡养鸟;同学B家要求种植土豆和向日葵,另一家也有此意向;同学C家种养的品种多一些,有玉米、小麦、西瓜、猪、毛驴等。同学D家财万贯,需要养狗数只,并建议同学E家种植葡萄并酿酒。同学F家要建健身房,还要聘请一位太极拳高人教习村民拳法,以强身健体自卫;同学G家要建一游泳池,主要供老人水中行走,练腿脚。建一食堂,雇请厨师一两名。同学H家建一卫生所(家中有人可充当赤脚医生),扎针吃药量血压测身高体重啥的就不必出村了;另备大锅一口,因同学C家养了毛驴,必要时熬一些阿胶给大家补血。村中还需要设石磨两盘,因同学C家养着毛驴呢。 第三,种养不要重复,如同学A家养鸡收蛋,别家就不要再养了,种土豆养猪等同上。村中一般情况下不使用货币,而实行以物易物的交换形式。如一块猪肉换水中行走一小时;一筐鸡蛋换针灸一次;一堆农家肥换葡萄酒一杯等等。不定标准,全凭良心。 第四,其实很重要。村长问题。本来说同学D自然是村长,但他说还是同学G(未与会)比较合适,村长必须负责任,同学G责任心强。同学D可以当顾问。

另外,同学们经过讨论,还打算成立一个基金,专门用来进一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各家投资,由同学D担保,保证只赚不赔。

同学们踊跃报名,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购地建屋,明天就享受村民待遇,可是俺身悬海外,不知如何是好。和太座商议,她似乎兴趣缺缺。

紧接着,留京同学便驱车两个小时前往实地考察,不曾想,拟议中的村长同学G回来后严肃地向大家报告了他本人的观察结果:“各位,我觉得这事不太靠谱。”为啥?根据实地考察,他得出了如下几点结论: 1、这块地名义上是建“有机作物实验基地”,土地中现在已有不少桃树、枣树、柿子树,这些都不能随意破坏;而且由于不是建设用地,能否在上面盖房子是一个疑问。 2、目前这块地的承包人还有18年,现在转给我们,也只能维持18年,18年后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即使还可以续,但18年后谁有把握别人还愿意续给我们? 3、坡地太陡,建房不十分理想。 4、距离城区还是远了点,大约两个小时车程。 5、我感觉那个卖家有点像卖拐的赵本山。

真是兜头一瓢凉水,把俺的美好憧憬给浇没了。呵呵!

本人孤陋寡闻,对土地流转这个新名词不甚了然。据说是要专地专用,让你种地就不能建房,要是不种地是会犯欺诈罪的。不过,俺觉得这也存在模糊地带,既然要建一个共居村,当然得建房,每家十亩地,建房用地一亩足矣,还有九亩可以种植、养殖什么的。所以,可能也不算违反政策吧?

俺上网进一步考察了党和政府关于土地流转的定义和性质。胡锦涛几年前曾经发话,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经营权。后来有了比较清楚的定义,所谓“农村土地流转”就是在土地承包权不变的基础上,农户把土地以一定的条件流转给第三方经营。十七届三中全会专门出台了政策:加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和服务,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规模经营主体。据说,土地流转将催生现代农业,因为大量农民把地流转出手以后,便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了,转移到二、三产业,进而扩大农业生产经营规模。

看来,我们班同学把那200亩地流转下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不违反党和政府的新政策。只是,“享有永久土地所有权”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了。但愿俺老同学建设共居村的美梦能够成真,以后回去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了。呵呵!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09:11

    呵呵。

    在加拿大找块地建吧。

    应当比较靠谱。

  2.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0:48

    先不说地的事儿,类似的想法俺们同学里也有人提,在北京的那帮人觉得,孩子们相继远走高飞了之后,两口子大眼瞪小眼的,,如果几家人合起来,请个厨子来做饭,大家都去吃,一个月换一家,大家轮流当食堂。再请个保健医生,有病治病,没病养着他。每年结伴去旅游。。。嘿嘿,,只是说说的,大概也不太靠谱。

  3. AMI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0:58

    想着乐呵乐呵就好了,别当真。还是像阿妍说的,在加拿大找块地,建不建住房倒是无所谓,盖个大众食堂吧,大家一起去吃,凑份子。

  4.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1:10

    共居村可以别按银河博士方式就可:)

  5.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3:52

    阿妍、枫叶 、AMI、玩笑 ,谢谢来访、评论。

    刚开始我也是当玩笑看了,边看边笑,觉得老同学们很有幽默感,很好玩儿,可是后来看到真组织人去看地了,像煞有介事,于是才上网研究一下新的土地改革政策,觉得还是有点问题。好像经过了三十年的改革,农村又要开展一场新的土地改革了,不叫土地兼并,而叫“土地流转”,或者”留转”。同学们说不是要把那块地买下来,而是要把它给”留转”下来。据说这和现在有些单位的“小产权”房子类似,可以用,但是没有永久所有权。农民把土地“流转”给别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流民”,到哪儿去安家,靠什么生活。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新村主义。共居或者公社生活是人类的普遍理想。新村主义主张脱离旧社会的恶势力,另辟一块小天地,建立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脑力和体力劳动对立,人人平等,互助友爱的新村。新村主义肇始于法国和日本,但是在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实行,却对中国产生了很大影响,促使中国人最终选择了中国式的空想社会主义。新村主义理想要求人必须完全破除私心,公而忘私,实践证明,这在现实社会没有实现的可能。不过,俺的老同学设想的“新村”与此又有所不同,似乎是可以保留私有财产,但是又要以物易物,不知道属于什么主义。

    最近见到有人重提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似乎又打算改弦更张,把中断的社会主义试验再捡起来,继续下去了,不知道将如何操作。是继续“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呢?还是把别人的鞋还给别人,自己做一双鞋,走自己的路呢?将拭目以待。

     

  6.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6:46

    知秋老师是在写寓言呢吧。要是土地的问题靠谱了,乌托邦就靠谱了

  7.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18:12

    类似的土地在广州近郊也有, 有人拿来建了房子买或者出租, 回本倒是很快,因为出租率蛮高的。:)

  8. 评论 | 2011年3月23日 21:15

    百艺,这可不是寓言,是现实,新的土地改革。呵呵!

    sarah,俺同学的意思可并不是拿来建房出租,而是建房自己住。再说,离北京开车两小时的地方,租给谁啊?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