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谁能解决美国面临的难题?

3,883 浏览
字体 -

标准普尔调降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引发全球恐慌,星期一,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全线大幅下挫,欧洲、亚太股市全受拖累,“黑色星期一”噩梦重现。

在严重的危机面前,美国人在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经济危机还是政治危机?是信用危机还是信仰危机?还是兼而有之?最近,美国德克萨斯州州长佩里在一次集会上,带领3万民众祈求上帝帮助解决美国国内目前面临的诸多问题。佩里在他的祈祷词中说:“圣父,我们的心为美国而破裂。我们意见不统一。我们在市场上看到恐慌。我们在政府大厅内看到愤怒。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已经忘记谁创造了我们、保护我们、赐福我们。”他呼吁基督教徒们向上帝寻求解救美国国内问题的答案。

有些国人对此冷嘲热讽,幸灾乐祸,也有些“明白人”似乎看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把矛头对准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认为美国的经济困境是由于西方民主制度的政治功能失调造成的。有评论说,华盛顿并不是掉进了经济泥坑,而是摔进了政治陷阱。言下之意不外乎,民主制度弊病丛生,还是中国的专制体制管用,美国应该效法。最起码,不应该再对中国的社会制度说三道四了。

佩里在他的祈祷词中,尖锐地指出,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经走偏了方向,美国人已经忘记自己的创造者、保护者和赐福者。他们心中没有上帝,人人任意而为。其根源无疑是伴随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而兴起的世俗主义浪潮。

从19世纪末开始,在现代化潮流冲击下,欧洲出现了神学多元化、神权淡化、宗教生活民主化、宗教信仰道德和价值观念现代化等世俗化潮流。美国自然也受到了这股潮流的波及。约翰怀特黑德在《偷窃美国》一书中,就认为,属世人文主义者已经“偷窃”了美国。但也有人不认同“偷窃”说,比如加里诺斯就认为, 属世人文主义者并没有偷窃美国,实际上美国是被送到这些人手中的。谁送出去的?当然是美国不负责任的基督徒们。

一般认为,所谓世俗化就是宗教仪礼与伦理规范在社会和个人生活中的淡化和退隐。现代社会学理论认为,世俗化是现代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有人认为,在宗教与科学之间的斗争中,科学已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并自然地把持了世俗化世界的话语权。这种世俗化浪潮兴起于欧洲的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时期。在近代欧洲,反基督思想、唯物论和进化论,几乎成了民众意识和思想界的主流,成为一种时髦和进步的象征。这股世俗化浪潮在欧洲经过长期发展,终于在19世纪末登陆美国,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逐渐把以新教伦理为立国基础的美国社会改造为追求享乐主义的世俗世界。

世俗主义思想与基督教思想几乎是完全对立的。世俗主义者不信上帝,不信圣经是上帝的启示,他们鼓吹“自由、快乐、不受约束”。这股潮流很快为其发源地法国带来了严重伤害。

世俗人文主义的缺陷在于对人性的败坏缺乏深刻的认识。他们接受了卢梭对人性的乐观看法,以为只要通过适当教育,人便能为己为人做出最佳的抉择。启蒙运动的推手以为打倒宗教后,人民便可以安居乐业,从此天下太平;但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传统的权威一旦被推翻,随之而来的却是可怕的无政府状态,人性的黑暗面暴露无遗。法国大革命的残暴恐怖令世人震惊。在大革命后的恐怖统治期间,许多无辜者不经审讯便被送上断头台。革命者只是一味地宣泄仇恨,不择手段地血腥报复。 法国革命证明了启蒙运动思想家理论的荒谬。事实证明,人类离开上帝,一点儿也不理性,更不公平。受法国革命影响而产生的革命运动,包括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无不以血腥恐怖统治和残暴屠杀为其特征。

美国的立国先贤们基于圣经对人性的透彻洞察,认识到,人若不受约束,民主只能引起混乱。因此他们不希望建立一个“各人任意而行”的民主国,而是“一个上帝治理下的国家”(One nation under God)。

美国的精英教育家是美国世俗化的始作俑者。十九世纪末,为了培养下一代的教育家,美国人纷纷把青年才俊送往欧洲留学。正是这些学子把欧洲盛行的世俗人文主义、怀疑主义等带回美国。这些人回美国后,被授予大学校长、教育学院院长,以及联邦和州政府教育部门的重要职位,因此引导美国走上世俗化的道路。到二十世纪,世俗主义者甚至充斥了神学院和基督教大学的教学职位。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基督徒一步步从公众生活中撤退。曾在早期反对蓄奴制度斗争中义无反顾的美国基督徒逐渐放弃了要做“这个世界的光和盐”(马太福音 5:13)的责任,逐渐产生只专注自己小圈子的“抱团心态”。他们一般相互之间联系密切,一起读经、祷告,欣赏他们自己圈内人创作的作品和音乐;他们远离政治,教会甚至明确规定,不涉及世俗政治,也不在教会中谈论政治议题。他们严格划分“属灵”和“属世”界限,抱着“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心态,一任世界潮流泥沙俱下。由于基督教大学教职已被人文主义者占据,因此笃信圣经的基要派便在二十世纪初纷纷建立自己的神学院、圣经学院和基督教大学,可是这些学院和大学都不屑于设立教育学院、法学院和政治系以及大众传播系等科系,因为当时的基督徒认为这些是世俗行业,因此不愿涉足。结果,一个世纪后,这些行业全数落在无神论者手中。时至今日,“属世”的人在学术、政府、传媒和科学研究领域占据了全面统治地位,人文主义取得了绝对话语权,而基督徒和其他有信仰的人则被贬为“二等公民”。

基督徒面对越来越“堕落”的世界,并没有主动采取行动,而是选择了逃避。他们更加封闭自己, “抱团心态”愈加强化。而那些反对基督教信仰的人得势不让人,坚决把基督徒堵在教堂里,他们说:“基督徒们可以呆在教会中祷告和唱诗,把现实中的问题留给我们。”于是,基督教的影响在美国社会逐渐被全面清除,宗教活动不仅受到限制,甚至被禁止。当初由教会创办的学校,收归国有后,被禁止悬挂十诫。在美国的许多学校,学生们可以自由地组成兴趣小组,研究文学、哲学、政治,提倡各种权利,包括同性恋权利,但却不能随便聚在一起祷告、崇拜或查经。在许多学校的毕业典礼上,发言者可以自由阐述各种各样古怪的想法,但往往被禁止谈论有关信仰的话题。在有些学校,老师可以在万圣节使用令人恐怖的妖魔鬼怪等超自然符号, 但却不能在圣诞节使用基督教的符号。圣诞节被改称为“冬假”,复活节是“春假”。学生们学的是进化论,而神创论的证据却被禁止讨论。美国人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同居、未婚生子、堕胎、离婚,同性恋被普遍认同、接受,并获得合法化。

纽约大学心理学教授保罗威兹在一项 “公立学校教科书中的宗教和传统价值” 研究中发现,教科书的作者们“对任何活跃的当代基督教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尤其是对严肃、坚定的新教主义。结果就是“明显的宗教审查”,很像维多利亚时代对性的审查。甚至反映美国建国真实历史的影片也受到审查。比如,美国公立学校被禁止放映一部关于詹姆士城移民的电影,因为电影描写了新移民竖立的十字 架。可是确凿的历史事实是,在詹姆士城,早期移民确实竖起了十字架;普利茅斯的移民的确为他们得到的祝福向上帝献上了感恩,因此成为感恩节的起源;托马斯 杰弗逊确实在《独立宣言》中清楚地提到了上帝;早期国会确实要求过总统宣布祷告日和感恩日;在早期美国移民的生活中和美国的建立过程中,宗教确实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基督徒远离政治并非美国传统,否则美国这个国家就难以建立。据考证,《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之一威瑟斯庞本身就是牧师、总统的老师、以及大陆会议成 员。制宪会议的大部分代表都自称是基督徒,许多还受过神学训练,其中至少有一位是持有许可证的传道人。各州批准宪法大会的代表中至少有44位是被按立的牧师。

基督徒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在圣经中,上帝的子民从来没有从“现实”世界中退缩,而选择在高墙之内独善其身。他们当中,或为君王、王后、宰相、大臣,直接从政,或为先知、祭司,批评、干预时政。耶稣基督更是如此,否则他也不会被自己同胞出卖,被罗马人钉上十字架。

美国并不是以基督教治国,而是以法律治国,而法律和道德不能分离,几乎每一项法律都是以道德法则为基础的。比如,在何种情况下杀人是犯罪,堕胎、通奸是否犯罪,都必须首先做出道德上的判断。基督徒对维护和重建社会的道德基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华盛顿在他的告别演说中说,“理智和经验都告诉我们, 没有宗教的原则,国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美国国父们认识到,自由不能存在于不道德的社会中,否则这个国家要么从内部开始崩溃,要么被外部势力所征服。 如果美国还想继续保持自由的社会,基督徒就必须负起责任,树立榜样,把顺服上帝和上帝的自然法或启示法的道德元素注入这个社会。基督徒必须做世界的光和盐。因为“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美国这个国家立国的基本原则是以圣经为基础的,虽然经过世俗化浪潮侵袭,但美国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基督教信仰浓厚的国家,还有一批为美国守望的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应该能够成为美国道德重建和国家振兴的中坚力量。美国是否没落,难以救药?仍须拭目以待。引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一个习惯于以道德和伦理相对主义来思考的社会,需要有认同绝对原则的人发出声音。一个相信人类理智和经验是获得真理之唯一途径的国家, 需要听听那些读上帝特殊启示——即圣经的人的意见。一个建立在上升式的进化进程、 人类的良善和人类的无限潜能上的思想体系,需要接受那些对上帝、人类和人类的罪持圣经观点的人的挑战。” (《美国宪法的基督教背景——开国先父的信仰和选择》,约翰•艾兹莫尔著。)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09:17

    所有为在中国实行所谓“民主”而鼓噪的,可以把精力用在帮助美国解决问题了。 因为它们认为能够“帮助”中国“解决”问题,它们就一定有能力帮助美国解决问题了,至少帮美国解决一部分问题吧。 因为它们认为“民主”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包括中国的经济问题,中国搞了这么多年经济,在它们看来不是进步了而是“退步”了,而“关键”的“关键”,正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 因为它们认为只有它们自己最了解“民主”真谛,所以能够帮助美国解决问题的,当然非它们莫属。

  2.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0:27

    onceninerfan先生,

    在本人的博客,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美国债务问题,本文只是从一个角度对美国问题谈一点看法。不少美国人已经认识到了,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经走偏了方向。美国本来是以吃苦耐劳的清教徒伦理为立国基础的,可现在到了靠举债过日子的地步,这是错误的国家政策造成的。美国人本来是富有拓荒牛精神的,而现在随便走上美国大街就能看到许多臃肿不堪,蹒跚而行的人。为什么一个NBA球员年薪就可以达到数千万美元?普通美国人都习惯于举债过日子,住大房子,开大车子?这和世俗化浪潮影响下产生的过度的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和自由主义有莫大关系。美国人需要重拾信仰,对“自然”抱敬畏之心;稍微收敛一点,重新培养节俭的习惯,甚至学会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美国的问题当然和中国的问题不可同日而语,中国是宁愿老百姓破产,政府仍然可以富得流油;美国的问题不是老百姓可能破产,而是政府可能破产。这是由社会制度不同造成的。

  3. a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00

    可笑,你真认为只有上帝才能救美国? 这次危机,就是因为过去借了太多钱,提早享受了。现在还不起,却没人愿意负责,削减自己的福利

  4.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18

    好文. 谢谢分享.

  5. b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22

    如果你不认为只有上帝才能救美国,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认识上帝.

  6.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32

    a,

    “这次危机,就是因为过去借了太多钱,提早享受了。”谁说不是呢?美国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开支巨大,特别是军费开支,超出了自己的国力。美国不一定还不起国债,否则标准普尔不会给美国主权信用评级AA。美国需要负责任的政府和国民,开源节流,减少浪费,共度时艰,同意削减自己的工资和福利。如果奥巴马总统能像当年艾克卡整顿克莱斯勒那样,以身作则,主动降低自己的工资,国会议员等政府职员照此办理,政府开支将大大下降。当然,最大头应该是国防开支,意味着军工企业减少一些利润。美国藏富于民,有钱人太多了,不是没有钱,只是有钱人不肯出钱。需要政府制定政策把钱给他们挤出来。

    伊大加,谢谢!

  7.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40

    美国的问题不是在于你所说的人们远离了圣经与教会,而是圣经与教会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发展出相应的神学思想给人们的生活做出指导。

  8. a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55

    基督徒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40 美国的问题不是在于你所说的人们远离了圣经与教会,而是圣经与教会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发展出相应的神学思想给人们的生活做出指导。

    –圣经与教会不是土共,很难与时俱进。也许是时候创立一个新教了?

  9.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1:57

    美国的民主在起作用,否则民共两党不会僵持许久而提高负债上限。问题是人们非要等到标普给美国降级才有反应吗?美国是否真有问题?印钱还债说明什么?说明无赖也讲信用。

  10. 评论 | 2011年8月9日 12:08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美国,上帝同志得靠边站了,你们这些信徒吗?嘿嘿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