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有感于司马南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演讲

3,434 浏览
字体 -

目前国内政治形势风诡云谲。极左思潮沉渣泛起,一些人费尽心机,妄图博取上位,但遭到公众舆论的普遍抵制。2011年11月19日晚,国内活跃的极左派代表人物司马南在位于北京西三环北路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进行了一场题为《文化强则中国强》的演讲报告。名义上讲文化,实际上从头到尾都在讲政治。但他可能没想到,在这个培养未来中国政治精英的大学,他的观点竟遭到了学生们的质疑和否定。学生连珠炮似的发问,其他学生的热烈呼应都显示出,他们早已对这套陈腐空洞的说教深恶痛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司马南穷于应付,虽然巧言令色,但理屈词穷,显得很尴尬。虽然他没有像孔三妈那样大爆粗口,杀气腾腾,却也连声呵斥学生闭嘴。

这场冲突很具有代表性。老实说,看了视频,我也感到很震惊,不是震惊于司马南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无理狡辩,那一套在万维上见得多了,一点儿也不新鲜;而是震惊于国内年轻一代独立的思考和大胆的质疑。假如时光倒流四十年,回到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有人胆敢对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制度发出如此大胆的质疑,我敢保证,他的下场将极为悲惨,很可能被打成“反革命”,像林昭和张志新等人一样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假如孔庆东、司马南之流掌权,这些青年也决没有好果子吃。

但毕竟今非昔比了。看到这个场景我很感动,也感到宽慰。这群青年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他们敢于发出如此振聋发聩的质疑,正说明他们已经学会了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和分辨,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和分析,不愿意被强行灌输一些空洞的教条。他们真心关爱着自己的祖国,希望这个国家能健康发展,人民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与世界潮流同步。同时,他们显然并不担心自己因此而遭到整肃。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社会正在变得更加多元化,也更加文明、进步和宽容。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有人想开历史倒车恐怕是不容易的。

下面是学生的部分提问,有很多问题都是在万维网上曾经热烈讨论过的。

一位穿黑色夹克衫的男生问道:“毛泽东思想在建国前30年的实践之中,1958年反右扩大98%,1959年至1961年3000万人的白骨,1966年至1976年文革稀里糊涂。包括毛泽东思想的外输,在柬埔寨建立的波尔布特红色高棉政权,导致柬埔寨700万人口之中,死亡超过200万。通过这一系列的,包括在打天下、治天下的过程之中,毛泽东思想所产生的一些问题,还包括学术上、逻辑论述上的一些困难,你如何还能在今天来提升毛泽东思想?”

另一位穿羽绒服的男生质问司马南,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一光一诚,为什么被严密监禁,网友去看他却被殴打,为什么这些打人的人可以不遵守宪法?

一位身穿红色外套的男学生以台湾的民主化为例证,质问司马南:在大陆,连人大代表候选人是怎么产生的都不知道,独立参选人被当局打压,公民没有选举权的政治制度难道是合理的吗?

另一男生则明确表达了对“洗脑”的厌恶:“我们从小就在政治课上,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洗脑,但是我们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理应有权利接受不同的理念,并从中选择自己的政治理念。我们要自己选择某种政治理念,作为在这个世界对政治的看法。你是否认为,执政当局安排的政治洗脑课,是对我们个人政治认识的侵犯?”

这段视频很快走红网络,引发两极反应。有人为这些勇敢的年轻人叫好,认为他们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也有人对此捶胸顿足,痛心疾首,认为这是中国的教育失败,培养出一群认同普世价值的“带路党”。司马南在现场表示,很高兴和学生这样坦率地交流,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进行这样的交流,但是在四月网上,一个署名 “司马南”的网友则强烈质疑,“如果提问中那样的学生能够代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普遍状况,那么,我们就要质问,作为中国共青团组织的最高学府究竟是要培养共产党的后备军,还是要培养共产党的掘墓人呢?” 有人建议专门组成由张洪良、孔庆东、司马南,邋遢道人,雨夹雪等专家、学者宣讲团深入院校,讲党的光荣历史,毛泽东的丰功伟绩,讲社会主义原则,驳斥西方垃圾思想,还中华一个朗朗乾坤。

但是,令司马南们感到失望的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陆昊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对学生表示支持。不仅如此,他自己也发表了对一些敏感问题的看法。他的观点拿到万维来一定会遭到围攻的,因为他也认同民主和普世价值!

陆昊认为,“学生与司马南发生了思想上激烈的碰撞也是很正常的。我们的学生都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自已对国家、民族、社会以及各个层面的观点和看法。他们热爱民主、向往自由,追求崇高的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是一群有朝气,有活力的青年。由于个人的理念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不一样,难免和司马南发生激烈的思想交锋。我认为这是时代的进步,也为我的学生们感到骄傲。我骄傲的是,他们能用自已的大脑去思考问题,不人云亦云,不受各方面的干扰,这符合我们的教育理念。我们学校就是要培养这样的顶尖级人才。”

在评论司马南等受到网民热捧的一些极左分子时,陆昊指出,“现在的某些知识分子往往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也因此迷惑了一些群众。人们只从他们的表象上来观察,所观察到的无非就是如何亲民,如何同情弱势群体。而没有深究他们内心深处是何种思维方式。我认为,真正的亲民就是为他们争取民主,争取人权,引导他们迈向文明和普世价值。这才是真正的关怀。而那种表面上的悲天悯人不过是虚伪的面具,不会给人类带来光明前途的。”

赞!说得好!中国真有头脑清醒的人!中国的问题大家都看到了,但有人开出的药方是良药,有人开出的却是毒药。回到文革,继续革命,重操阶级斗争大棒,鼓动一部分人造反,打打杀杀,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国人民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不愿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中国只能继续进行改革,才有光明的前途。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一代更不是愚不可及。这是一群没有包袱、勤于思索、勇于进取、热爱民主、向往自由,追求崇高的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一群富有朝气和活力的青年,中国的未来寄托在他们身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1Uzcywdqj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drsoJZEW10

分享博文至:

2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08:38

    显然司马南不是好东西, 说1958年到1961年中国死3000万的人更加不是好东西,当时中国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也没有3000万,最没吃的是地富反坏右,地富反坏右都没有死多少,中国怎么会死3000万?说这话的人的目的显然是要以殖民中国300年为目的的汉奸!!!

  2.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09:44

    陆昊指出,“现在的某些知识分子往往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也因此迷惑了一些群众。人们只从他们的表象上来观察,所观察到的无非就是如何亲民,如何同情弱势群体。而没有深究他们内心深处是何种思维方式。我认为,真正的亲民就是为他们争取民主,争取人权,引导他们迈向文明和普世价值。这才是真正的关怀。而那种表面上的悲天悯人不过是虚伪的面具,不会给人类带来光明前途的。”

    说得好啊。顶一句。

  3.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1:39

    实事求是, 还是要实事求是。1958年到1961年中国因政策失误导致大饥荒是事实,国内外学者从人口统计角度进行的研究分析很多,数字有出入,但是饿死人是不能否认的事实,老一辈人都有记忆,刘少奇、彭德怀、毛泽东对此都是承认的。对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分歧导致了两条路线之争,最后导致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教训是深刻的。

  4.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1:40

    wuyg719, 由此可以看出来国内左右之争相当激烈,但是明白人大有人在,再走回头路是不容易的。

  5.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2:50

    饿死人首先是天灾,其次是人祸造成的。但毛泽东是结束中国军阀割据、四分五裂,让中国人挺起脊梁的一代枭雄,功不可没。中国不可能再回到文革时代,不要杞人忧天。看看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变化,就没有理由唱衰中国。中国确实属于下一代,但绝不属于卖国贼。

  6.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3:13

    司马南本人政治观点用一个词概括表述的话:拥毛反邓。这是中国新左派的其中一个派别。 但是就事论事,那段视频是经过剪裁的,只有学生慷慨激昂,和司马南的“闭嘴”回应,没有司马南的具体回答每一个问题。但是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一些视频剪裁者不想让你看到的端倪:

    (1)司马南“闭嘴”命令是对一个没有轮到拿话筒但是却“插队”用高声盖过拿到话筒的同学讲话的一个学生的。司马南让他先让拿到话筒的同学讲话,他回应说这样就剥夺了他的话语权,司马南只好讲“闭嘴”。

    (2)如果说这些青年就是中国的希望,恐怕就让人失望了,因为他们今天质问的问题和我们15年前问的也没有什么区别,慷慨激昂和不顾他人的方式确是一样的,走入社会以后就会慢慢被磨圆,被同化,甚至被异化,都是青年人走过来可以理解。

    但是我从中看到的希望是,20年前我们的慷慨激昂,是小范围的,今天有了互联网,有了大众传播,使得这种“质疑”“质问”的精神广泛传播,这是拜时代,技术所赐,从另一方面说明历史潮流。

  7.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4:10

    高山,

    “饿死人首先是天灾,其次是人祸造成的。”是常见的说法,也是修正后的说法,原来的叫法是“三年自然灾害”,就排除了人祸的因素。但是当年的刘少奇等人的结论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显然认识到了人祸的因素更重要一些。假如没有冒进、浮夸风和大食堂,老百姓不会饿死那么多人。

    对毛泽东的评价似乎成了一个难题,几代领导人都承认自己没有智慧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还牵连到文革的定性和清算问题。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对他加以否定除了引起中共的愤怒外,在苏共内部和苏联全国似乎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混乱,而斯大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苏联卫国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应该说是毛泽东难以比肩的。对毛泽东应该实事求是地评价,有功也有过。结束中国军阀割据、四分五裂当然可以算作他的一大功劳,但是这何尝不是当时的国民政府的一个目标呢?否则怎么会有北伐战争呢?“让中国人挺起脊梁”,看怎么说了,也许可以这么说,一部分中国人挺起脊梁,许多中国人跪下了,或者趴在地上了。另外,建国后毛泽东主导的“打扫好房子再请客”的幼稚的“一边倒”外交政策让中国吃尽了苦头,房子打扫好了,请进来的都是什么样的客人呢?中国在国际上当了多少冤大头?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省下粮食、肉类、机械支援亚非拉世界革命,结果如何呢?新中国前三十年中国是被世界孤立的,是被围堵的,否则不会有后来的改革开放。对谁开放?当然是对世界开放,主要是对西方世界开放。如今再走回头路,行吗?

  8.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4:11

    simonAtToronto,

    我也看了几个视频,没有完整的,前天看了部分司马南的演讲录相,但昨天就找不到了,很奇怪。

    “司马南本人政治观点用一个词概括表述的话:拥毛反邓。”没错,这是新左派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否定改革开放的成就,主张重新回到改革开放前,那就是中国关上大门,重新走向孤立,要么被世界孤立。这条路万万走不通,因为它应经被证明不是一条通途。

    司马南对民主的认识很肤浅,他举加油站女工并不懂民主,中国人口众多等来证明民主在中国不可行,就显得无知可笑,近乎狡辩,不值一驳。另外,他一方面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造反有理”,但却否定年轻人对一些空洞教条的质疑,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这种矛盾显示了中国现行体制及其指导思想的矛盾。至于年轻人的质疑还是应该肯定,无论如何,中国的未来都在他们手中,他们的知识、视野、胸襟和道德情操将影响未来中国的走向。

  9.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4:19

    争取民主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多数中国的民运分子和中国分裂势力勾结在一起,成为西方遏制中国的工具。争取民主是为了正义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10.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5:08

    可惜我现在的电脑看不了视频,但看了你的文章,很受鼓舞,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带来文化、思想的更新,因为经济独立可以带来人格的独立;假以时日,慢慢的政治体制会松动的。中国会越来越好。谢谢你的分享,很爱读你的文章。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