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说韩寒谈革命

1,602 浏览
字体 -

中国青年作家、众多青年心目中的偶像韩寒最近发表了三篇博文,分别为《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相当轰动,点击数几天内就高达230万,第一篇文章就有一百多万人阅读,两万多条评论,一万多次转载,抢占沙发的就有好几十位,说明这些读者几乎是同时发帖抢沙发。没有占到沙发的倒也能自我安慰,哈哈,前排头一次前三百。可见韩寒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读了韩寒的三篇文章,不能不说声赞!韩寒一向以敢说真话,并以辛辣揶揄笔调抨击中国社会和文化现象而知名,但都是针对具体问题发表评论,诙谐幽默的牢骚比较多,很少系统论述自己的政治理念。这次一口气抛出三篇文章,谈革命、民主、自由,都是正经的敏感话题,虽然仍带着作者一贯的诙谐和幽默,但是语气明显缓和多了,符合当局的维稳策略,难怪有人认为韩寒被收买了。不过我不这么看,我认为,虽然文章立论方面还欠严谨,但这应该是作者对中国社会现实问题长期观察思考的结果。

在回答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问题时,韩寒说: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我基本上认同韩寒的观点,这和我一直坚持的观点相一致。

革命在中国曾被美化、神化,成了正义的代名词。老革命革命先烈革命家都罩着荣耀的光环,而反革命则曾经是重罪,甚至可被判处死刑。为了巩固政权,中共建国后一直坚持继续革命。只允许一些人革命的权利,不允许另一些人反革命的权利,甚至发点牢骚都可能被定罪,打成反革命,这就形成了革命恐怖。对革命的神化不仅使全国上下形成了一种革命思维定式,而且深深影响了中国的文化和民族心理。在《现代汉语词典》里,革命就是一个褒义词:被压迫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摧毁旧的腐朽的社会制度,建立新的进步的社会制度。革命破坏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推动社会发展。它赋予了后来的革命者以暴力夺取政权的合法性。

我反对革命,我认为中国不需要革命,只需要作出努力进行改良。纵观中外历史,不难发现,革命除了造成社会撕裂和长期动荡,成就一小撮阴谋家、野心家的个人野心之外,从来没有给人民带来任何好处。鼓动暴力革命者都宣称是为了给人民争取自由,砸烂的只是人民身上的锁链,人民将得到整个世界。但一切暴力革命都毫无例外地表现出了反自由反民主的残忍和无道。革命者声称,为了实现民主自由的目的,必须首先牺牲民主和个人自由,因此便可以公然以革命的名义实行恐怖和个人独裁。而在革命胜利之后,仍然可以用继续革命的借口坚持个人独裁,拒绝把承诺给人民的权利还给人民。因此,人民种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只能含泪饮下自己酿制的苦酒。

仅以国人一向推崇的法国大革命为例。这场所谓的最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并没有像人们声称的那样推动历史进步,反而阻碍了历史的进步,尤其是对以后的俄国和中国的革命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影响。从物质文明发展来说,大革命前法国是欧洲大陆工商业最发达的国家,其经济发展水平和英国差不多。当时法国时尚引领欧洲潮流,法国时装、装饰品和家具都是其他国家模仿的对象,高雅细致的法国饮食文化更令人推崇。但是,大革命使法国元气大伤,在经济方面很快便远远落后于实行君主立宪制并保留许多旧体制因素的英国。因为就在工业革命在英国如火如荼之时,法国社会却陷入了长期的社会动荡之中,各阶级残酷厮杀,政治动乱、谋杀、政变以及对外战争,几乎没有停止过。法国大革命更催生了拿破仑这个军事狂人,把法国拖进了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去。法国革命对法国民族精神也产生了消极影响,使法国人形成了易怒、暴躁、不妥协甚至肤浅的民族性格。法国人用了近一个世纪才实现了民主化,由此可见一斑。在民主化过程中,由于各个政治集团在政治斗争中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不懂得妥协、退让,因此19 世纪中后期法国出现许多短命的内阁,政府很难推出长期的社会发展规划,只能追求短期社会效益。在大革命后的八十六年中,法兰西共和国曾制订了十四部宪法,平均每六年多就要修订宪法。政局不稳严重影响了法国社会的健康发展。

中国共产党一度曾是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翻身解放的救星,被寄予了厚望,但是,中共建国以后一直以革命党自居,大搞阶级斗争,不断撕裂中国社会,用荒谬绝伦的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学说处理复杂的社会问题,造成大量冤假错案。谁是敌人?谁是人民?从来没有一个清晰的界限。可以说,人民是由执政党来代表的,而敌人也是由执政党来指定的。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荒谬的治国策略,从来没有过这样一种庞大的有组织的政治势力给中国社会和人民带来如此巨大的伤害。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农民,政治运动、阶级斗争把人民折腾得死去活来。中国共产党长期奉行的支援世界革命的政策也对他国人民造成了严重伤害。中共在世界上支持了很多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如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从1975年春至1978年底,在他执政仅三年零八个月期间,柬埔寨人民非正常死亡竟然高达三分之一。阿尔巴尼亚的霍查也不是个暴君,残暴异常,几乎把自己的同志杀得一个不留。朝鲜的金家王朝更是草菅人命,只要能保住金家江山,饿死几百万老百姓都在所不惜。

因此,革命就是一棵毒苹果树,这棵树上结出的永远都是毒苹果。以暴易暴的革命,从来不会让人民过上什么好日子,相反,却会加重对人民的压迫和剥削。经历过革命苦难的中国人民对此有深刻体会,因此应该警惕,不应该给任何野心家、阴谋家、江湖骗子以可乘之机。中国要实现民主,执政党必须抛弃革命思维,反思并承认错误,并作出公开道歉和赔偿,在取得全国人民谅解的前提下实现全国和解,逐步培育遵纪守法的公民社会,如此民主化才可能成功,中国社会才可能长治久安。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09:00

    I like the point this article made, china needs 和解,not revolution.

  2.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09:58

    关键问题是,共产党根本不给你改良的空间,谁敢多说几句立马就关你进去。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而且没有例外。韩寒也只能打打擦边球,多说几句的结果谁都明白。

    愿望是好的,谁也不想流血,历史上的革命,都是和解不成走投无路的结果。以人类的智慧也只能走这一条道到黑,否则继续忍受被压迫吧。

  3.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10:47

    新年快乐!

  4.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14:45

    占位慢慢读!

  5.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20:01

    james,Sammy,olive tree,老七,

    谢谢来访和评论。新年快乐!

    Sammy的观点有代表性。我赞成通过改良实现政治变革,并不是说要一味地等待统治者恩赐,公民组成各种压力团体对统治阶层施加必要压力,促其认清利害关系,主动改革,把权利还给人民,是完全必要的。但暴力斗争、武装起义、流血冲突应尽力避免。如果可能,通过改造共产党的途径实现中国的民主化,其代价将是最小的。在我看来,改造共产党是完全可能的,共产党内部并非铁板一块,有很多有识之士其见识并不在你我之下。借用老毛一句话,外因和内因都重要,外因要通过内因而起作用。

  6. 评论 | 2011年12月28日 22:26

    说实话,革命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在今年我在新浪微博上就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发表感想:“洋务派试图通过经济改革来维持清朝统治,甲午战争失败,标志洋务运动的失败。改良派试图通过游说当权派进行政治改革,由于清朝统治者不愿放弃既得利益,戊戌变法失败。最后革命派通过暴力手段进行革命,成功推翻清朝统治。其代价是中国经历了近40年的内战,元气大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否能改良,就看既得利益者愿不愿意放弃或部分放弃已到手的既得利益,进行政治改革。如果此路不通,那就只有革命了,其结果是很难想象的。

  7. 评论 | 2011年12月29日 02:38

    天下桃李,

    说得很对。暴力革命摧毁一切,很痛快,很解气,但是恢复和建设将经年累月,代价沉重。

    台湾和俄罗斯民主化模式是我一向推崇的,所以我一直希望中共内部出现像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样的领袖人物,带领中国人民走上民主之路。公民的权利需要大家共同来争取,用韩寒提具体要求的方法就很好,不一定要搞对立、对抗。只要当局能听得进去,并能付诸实施,集腋成裘,一点一点地改,中国社会就能不断进步。乌坎村的村民用相似办法获得他们的权利,其他领域的公民当然也可以采取同样手段来争取自己的权利。政治体制改革当然也是一项具体的诉求,大家一起来争取,制造压力,保持压力,做到有理、有利、有节,推动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尽量避免暴力革命。

  8. jyw
    评论 | 2011年12月29日 02:43

    韩的言论是典型的维稳言论,做的是“伍毛党” 的差事—维稳说客。他运用的逻辑是因殪废食。 没有革命中东的独裁者会自动下台吗? 没有革命满清朝廷可能要延续至今。俄国的革命确实曾经被斯大林绑架了,但最终还是通过叶利欣等领导的再次革命使俄国走上了民主之路。 俄罗斯的民主不是苏共拱手让出来的。 难道法国,英国, 美国的革命都被心狠手辣的人绑架了吗?

  9. 评论 | 2011年12月29日 15:05

    jyw,

    还是把我在万维的回答搬过来吧。

    我认为维持社会稳定安全是任何一个政府的份内之事,社会乱象纷呈或动荡不宁,是政府失职。只要建立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之上,维稳就无可厚非。但维稳在目前的中国成了不择手段维持统治者既得利益的代名词,性质就大不一样了。

    台湾和俄罗斯民主化模式是我一向推崇的,所以我一直希望中共内部出现像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样的领袖人物,带领中国人民走上民主之路。小规模的暴力活动也许难以避免,但应该竭力避免大规模长时间的社会动乱。我文中所说的“革命”主要指摧毁一切的暴力革命。

    我对革命的反思有一段时间了,主要是觉得中共夺取政权以后还要坚持不断革命,很荒唐,作为一个执政党,继续用革命作为维持专制独裁和政治压迫的幌子不仅不合时宜,而且很不道德。同时我认为用暴力革命手段作为社会变革手段代价太大,应尽力避免。暴力革命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真正的民主自由,只能带来新一轮的压迫和剥削,这已经为中国革命实践所证实。如果中国不幸重复这条老路,用暴力手段争取民主,结果可以预见,不是民主自由,而是新的独裁,或者无政府混乱。中国将如何变,谁也说不准,但我希望的最好结果是统治者和既得利益集团能够让权让利,实现社会公平,最终实现民主化转型。台湾、南韩、俄罗斯等国已有成功先例,可以仿效。

  10. 评论 | 2011年12月30日 00:19

    如果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或部分放弃已到手的既得利益,进行政治改革,那革命将不可避免。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