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从台湾大选看中国的民主化

1,564 浏览
字体 -

台湾大选正如火如荼,和中国大陆十八大前静水深流的复杂局面形成了鲜明对照。一边厢是民众积极参与大选,政客竭力发表演说,使尽浑身解数争取选民;一边厢是民众为局外人,少数精英政客们台下交易,努力平衡各方利益,民众意见完全被忽略。

大陆民众对此并非一点感觉也没有。同为中国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不少人甚至非常向往台湾的民主,有人发自内心地说:“风景那边独好!”

台湾民主化之路并不平坦,从初期的议员动粗、黑金政治,省籍情节、族群分裂,发展到今天,的确很不容易。民主政治从无序到有序,从非理性到理性,显示台湾民众的民主素质正在提高,台湾民主正在走向成熟。有人指出,民主政治要经过两轮稳定的政权更迭才能趋于成熟,台湾正是这种情况。

最近和一个朋友谈起中国的民主化问题。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俄罗斯和东欧国家走向民主化,宗教信仰起了很大作用。中国没有宗教传统,是不是没有民主化根基?这样的民主会不会造成混乱?

这也曾是我所担心的。但是,我在一些文章中曾指出过,中国人并非无神论者,中国人也有相当浓厚的宗教传统。所谓的唯物主义只是近几十年的官方意识形态,是强加给人民的东西,并未被民众充分接受。近些年基督教等宗教在国内迅速发展就是证明。

因此,只能说,中国人的素质并不差;或者说,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国民。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和革命学说入侵中国之前,中国几千年的官方意识形态一直是儒家学说,强调强调敬天、爱民、秩序、和谐,对维护中国社会的稳定起到了很大作用。新儒家的代表人物杜维明先生在《中庸》解说中曾试图证明儒学人文主义的“宗教性”。但是,儒家思想是不是中国的宗教呢?对此存在很多争论。有人认为,虽然两千年来儒家思想一致是官方意识形态,但是中国人真正信奉的是道家思想。也有人说,中国人在公开场合是儒家,在个人生活中是道家。

那么,在儒家思想基础上能否实现民主化?答案是不可能。因为儒家传统基本上是不民主的,甚至是反民主的。儒家思想为整个社会划分了严格的等级结构,制定了一系列道德规范。按照儒家思想,社会是由一系列二元关系构成的,即君臣、 父子、 夫妻、 兄弟、朋友等。每个人都要明白自己在这种关系网络中的角色地位,地位高的人要为地位低的人树立道德榜样,而地位低的人则要尊重地位高的人,效法他们的榜样。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社会等级分明,不得逾越。因此,儒家文化是通过榜样的示范作用来治理社会的,而不是通过法治来治理社会的。在儒家社会中,个人从属于集体,没有个人权利概念。这种社会秩序显然是不利于民主的。

自从十九世纪中叶中国与西方接触以后,中国文化在很多方面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直到如今,群体意识和等级观念仍很强大。1949 年以来的共产党统治并未降低中国人的群体意识。恰恰相反,共产党的统治实际上加强了集体主义意识。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中,个人应该从小集体中解放出来,融入更大的集体之中。比如,个人不应该只顾小家庭的利益,而应该为了集体利益牺牲小家庭和个体的利益,集体包括公社、单位、人民、群众、 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直至民族国家。即使在改革开放以后,这种集体主义意识仍很强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毛泽东等革命家也主张造反有理,破坏社会秩序,似乎赋予了主张民主的人们以各种手段实现民主的权利。但是,造反的对象往往是现存政治秩序,诱因往往是具体的社会问题,如腐败和社会不公。即使造反成功,其结果很可能不是民主的实现,而是一个专制政体被另一个专制政体所取代。

但是,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实践似乎做出了不同的回答。虽然儒家文化不利于民主化,但是可以改造。经济发展必然带来文化的转变,同时也会促使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的产生,这些都将为民主化的顺利进行起到一定作用。

台湾的民族构成相对比较简单。除了少量的原住民,岛上几乎所有人都是汉族人的后裔。汉人中又有本土台湾人和大陆人之分。本土台湾人又可进一步分为两个群体: 闽南人和客家人。闽南人约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三,其祖先来自福建。客家人的祖先主要来自广东,人口比例只是闽南人的六分之一。大陆人则是1949 年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人及其后裔。

儒家文化曾在台湾影响很大,儒家思想长期以来一直是学校教学的一部分。孩子们从小被教导要尊重并服从长者,公民被教导要信任政府。当某项政策出问题时,往往由基层官员承担责任,公众很少提出质疑。社会组织,包括家庭内部,都是等级分明。然而,就是在这一文化传统的基础之上,台湾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迅速走向了民主化。究其原因,有人认为,文化的变化可能是台湾实现民主化的一个重要因素。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台湾的经济发展很快,也很平稳,而台湾经济一直严重依赖与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贸易。西方民主思想因此不断渗透,潜移默化改变着人们的思想。此外,很多台湾人出国求学或者旅行,学会了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因此,民主价值观在台湾逐渐生根、发芽。

事实上,即使在国民党官方意识形态统治下,由于台湾一直宣传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原则,因此,台湾人普遍认同某些民主价值观。台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便开始在基层实行民主选举,尽管还不能算是很自由和公平,但是毕竟培养了民众的民主意识,使他们逐渐熟悉了民主的运作方式。

促进民主转型的关键是要培育一个具有足够竞争实力的反对派。民主文化、多元化的社会、甚至外部势力的干预,都可能起作用。外部势力介入在南韩和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对中国大陆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甚至会起到反作用。可能有鉴于此,美国已经放弃了民主化中国的努力。

这样,中国民主化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中国领导层自身的改变。也就是说,如果领导层内部有足够数目的自由主义者,甚至只是几个戈尔巴乔夫型的领袖人物,中国的民主化就有一线希望。但是,鉴于中国目前的政治形势,这种局面可能不会很快出现。当然,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随着意识形态的淡化,中国共产党内的政治派系很有可能会在未来中国的政治发展中发挥积极的作用。这种情况已经在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民主实践中得到了印证。

中国的改革开放曾造成了国际政治格局的巨大变化,一方面促成了苏联的崩溃、东欧国家的民主化,同时也给台湾当局带来了巨大压力,间接促进了台湾的民主化。时至今日,环顾四周,只有中国还在死抱过时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借口中国的“国情”特殊,顽固拒绝民主化,历史的发展实在是有趣啊!

愿台湾作为亚洲民主的灯塔照亮中国大陆,愿两岸早日在民主架构下实现统一。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14:20

    不能只靠等待,还要不断促进。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和尽可能地发展自己。台湾的民主也不是一天就成这样的。

  2.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15:35

    中共一直没有拒绝”民主”吧?当然中共主张的民主和本帖作者认可的”民主”是两码事,中共实行的民主制倒是和美国”三权分立”形式上类似,都称作congress,当然修饰congress的词文,中美截然不同. 台湾的民主化,早期是老蒋小蒋严厉镇压各”反对派”,社会政治成分相对大陆简单,并得到美国政府的”扶持”(老美希望”台独”).由候选演讲及投票的混乱无序到目前表现的”理性”,可供大陆政权借鉴,也仅仅是借鉴.不仅是台湾地区,亚洲乃至世界各地的”民主化”经验教训都是中国大陆政治建设的重要参考. 台湾也罢,其它国家地区也罢,民主选举时,候选人背后是经济实力的支撑.候选人如果成功,就推行其政策主张,该政策主张是保护候选人及其小范围集团的利益,当然候选人为争得选民票数,也要作出保护全部选民利益的若干承诺.因为有”钱”在推磨.但能保证全体选民利益和候选人集团政策趋向的一致吗? 现在如国民党失势,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上台,那将是什么情形?只能有利美国,而中国只有痛苦,这是国家利益层次上的事,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问题. 中国历史上特权势力思想浓厚,即”官大一级压死人”,几乎人人都知道凭权力可取得利益.这不是单凭儒家思想西方宗教熏陶就能克服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放松了战争年代形成的优秀传统思想的传承教育,普遍的经贸活动 追求GDP,带来拜金主义思潮的泛滥,个人权欲膨胀,加上美帝”和平演变”腐蚀人心,导致地方土皇帝黑恶势力横行,欺压百姓.资本主义追求利益最大化和特权阶层势力真是臭味相投.已经有这样人士进入人大政协.而决定一个国家正确发展方向保护国家根本利益的,绝不是少数有钱人,最广大比例的”贫民”必须有说话的场所. 要抑制特权势力,西方民主制要发挥力量,如可改进候选人的产生办法,西方国家及南方报,全部传播媒体要继续勇于揭黑,暴露特权者的丑陋面目.但更关键的是坚持社会主义,改善民生,减小贫富差距.说的容易做得难,毕竟人的贪婪很难被打败,但即使小饿胜利也令人兴奋.

  3.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15:44

    高山,

    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和尽可能地发展自己,没错。但是还是要尽量兼顾各种因素,不能为了发展而发展。如果为了发展经济,为了国家强大,而置民生于不顾,在国际上四处树敌,这样的发展也难以持久。

    中国在国际政治中的角色相当矛盾,一方面GDP世界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参加G8, G20;另一方面却仍自认为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推卸相应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前年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是一个转折点,直接导致了去年第南非班德气候会议的失败。这种不择手段求发展的模式总有一天要出大问题。一是过度的贫富悬殊导致激烈社会动荡,一是西方国家的集体围剿,中国外部环境恶化,外向型经济乏力,加剧内部问题。民主化并不能解决中国面临的所有问题,但是应该能够缓解一些问题。

  4.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16:03

    过来玩,

    你对中国民主的解释有意思,就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据我理解,中国特色的民主还分为“大民主”和“小民主”,前者就是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民主”,无法无天;后一种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民主党派 受共产党供养,成了“政治花瓶”,一点监督作用都起不了,否则自己的饭碗不保,要不被打成右派,关进牛棚。

    你对中国目前的社会问题看得很清楚,有些建议也很实用,关键是执政党有没有这种壮士断腕的魄力。我不清楚你打算如何坚持社会主义,还回到计划经济时代?搞穷过渡?还是发展北欧、和加拿大这样的“福利社会主义”?

    目前中国的国际形势不太好,而且可能越来越恶化。我文中说了,美国已经放弃民主化中国的努力,改为围堵中国。一些美国战略分析家得出结论,中国是打便车揩油(bandwagoning),目的是在国际上搞“软平衡”(soft-balancing),逐渐削弱美国势力,以实现自己地区霸权目标。有人把中国的在国际上的作为归为sub-optimisation,就是牺牲他国利益来成全自己的利益。在他们眼中,中国国营公司以国家实力为后盾,以经济援助等国家贿赂手段帮助中国国营公司在世界市场上与西方私营公司竞争,是不公平竞争。我不知道这种状况还将持续多久,但是显然西方已经开始警惕了。西方经济不景气,中国成了替罪羊。俄罗斯半截子民主也被西方说成是被中国带坏的。反正,要找中国麻烦了。

  5.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21:57

    you have some knowledge, but when you can become a little bit wise using the knowledge you have.

  6. 评论 | 2012年1月12日 22:09

    your mind is in the terrible mess and in confusion

  7. 评论 | 2012年1月13日 08:01

    我赞同中国现时对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培训、考察和确定的方法。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