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中国需要文化回归

1,291 浏览
字体 -

新年伊始,万维连续发表了几篇探讨中国文化与现代化的文章,分别是星辰的《台湾和大陆,中国文化阴阳两极》、冠云的《“庸俗”,是中华文化的主流本质》,以及五大自由的《也谈所谓中国文化的优劣》,角度不同,都很有见地,引起争论也是正常的。俺忍不住也来凑几句。

五大的文章特别谈到了一批海外“现代新儒家”对发扬光大中国传统文化所作的努力。这些人于1958年发表了《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分析了近代以来中国的民主进程屡屡受挫的社会历史原因,认为共产主义和中共的一党专政的建立只是利用中国人反帝反封建的愿望,而与中国传统文化并不相符,因而不可能长久。这种预测很有眼光,今天看来的确如此。

中华文明对人类历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一点不容否认。在古腾堡在欧洲使用活字印刷术之前,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图书都在中国。中国的GDP在清朝中叶差不多占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三十,中国GDP总量在人类过去两千年历史中的一千八百年里,都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宝座。图书是文明的活见证,GDP总量代表经济实力。我认为,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绵延不绝的根本原因在于这种文化是一种阴性文化,能以柔克刚。众所周知,女性生命一般都比男性长。中国文化敬畏天命,崇尚中庸,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和协调发展。冠云把这种特点归为“庸俗”,也不无道理。中国人的人生哲学就是中庸、平淡、世俗,不思进取,得过且过。有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解释了这种人生哲学。也许这可以解释中国人口一直居世界首位的事实。

中国传统思想中极少讲到如何改造大自然,更不提征服自然的狂妄口号,也找不到像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那样的大话。孟子说;“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林木不可胜用也。” 这种思想在提倡环境保护的今天,有着很宝贵的现实意义。面对强敌入侵,中国文化更表现出独特的韧性和耐性,无论时间长短,其目标都是要实现“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就是把野蛮人改造成为文明人,使之完全汉化。

中国在历史上多次被异族征服,中国文明也面临灭顶之灾。但是,中华文明毕竟保存下来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大批移民南渡,保留中华文明的种子,如五胡乱华时期和南宋时期的大批移民。同时,作为中国文化载体的中国传统士人对保存中国文明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异族征服时期,他们或退居山林,授徒讲学,著书立说,保存中华文化;或入朝做官,千方百计用中国文化改造“野蛮人”。比如,在蒙古征服中国北方之后,窝阔台等人一度打算将北方“汉地”全部改造成牧场,被谋士耶律楚材劝阻。耶律楚材出身于契丹贵族家庭,自幼学习汉籍,精通汉文,是一位汉化极深的士人。元朝建立初年,忽必烈的几个侍卫长建议,把首都周围的居民迁移,空出汉地用来牧马。忽必烈已经批准了奏疏。汉人谋士刘秉中闻讯,便竭力劝说皇后察必在忽必烈面前演双簧,终于促使忽必烈打消了这个念头。假如此风一开,整个北方的蒙古贵族就可能效仿,所有北方农业耕地就可能变为牧场。

征服中原的异族统治者在中华文化的压力下无不被迫自我收敛,在中华文明规定的语境中言语行动,甚至不得不自称“夷狄”,但千方百计为自己的“正统”身份辩解。从北魏的孝文帝改革,元朝采用中国朝廷礼仪制度,到满清汉化,如出一辙。

这的确很有意思。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这和中国人数千年形成的中国中心主义有关系。这种思想观念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形成,认为中国是天下的中心,中国四周是四夷,四夷之外是四海,四海之内就是天下。这种独特的“天下观”统治中国人的思维长达数千年,直到鸦片战争以后才渐渐消失。传统中国文化中没有什么民族主义,只有天下观念。士大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平天下是最高目标。当然,中国人心目中的天下是有一个中心的,这个中心就是“中国”。最早的中国就是黄河中下游一带,中华民族的摇篮。中国人的自我中心主义对延续华夏文明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主要论点用夏变夷是在春秋战国时代形成,孟子说,“臣闻用夏变夷,未闻变于夷者也”。后来发展为“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就是用中国文化同化夷狄。

但是,中国人这种独特的天下观和中国中心主义在地理大发现和现代民族国家观念深入人心之后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在17世纪中叶以后,随着威斯特伐利亚体系(Westphalian System)的确立,完整的近代意义上的国家主权概念形成了。强大的中华文明在东方无人匹敌,所有东亚国家必须服膺,因此在东亚形成了一个儒教文化圈。但在近代,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处理来自异类文明的西方主权国家关系时就显得愚蠢可笑。欧洲特使来到中国被当成进贡的特使,逼人三跪九叩,就被视为侮辱人格国格。文明冲突上升为武力冲突,中华文明暴露出其弱点,几乎不堪一击,从此一蹶不振。中国士大夫讲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近代以来中国内外交困,越来越“穷”,中国文化越来越内倾,中国士人越来越没有自信。中国历史上没有主权国家观念,因此也就没有民族主义,国家主权意识。从孙中山开始强调民族主义,到共产党强调爱国主义,走到了极端,结果使得中国人心胸越来越狭窄,处处显示出一种弱者的防御心理,无法大度起来。我们的领导人与外国政要特别是西方政要交往时往往显得拘谨,不放松,不自信。

虽然中国文化在港澳台、南韩、甚至海外华人中都还部分保留着,延续着,但过去六十年在中国大陆应该说已经中断了。中国传统文化经历一个世纪的摧残后,已经被彻底边缘化,在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已经没有了话语权。这是很不幸的。

马列主义和中国传统思想是直接对立的,不能相容的。借用现代新儒家们的话说,“马列主义之专政思想所以不能长久成为中国文化政治之最高指导原则,其根本理由:一、在马列主义想否认普遍的人性,而只承认阶级的人性,因而想打倒一切建基于普遍的人性基础上之宗教、哲学、文学、艺术、道德、而彻底以阶级的观点,加以划分,此处是违悖了世界一切高级文化之共同原则。尤与中国数千年之文化思想中之植根于对此心此性以建立道德的主体者相违,而想截断中国历史文化之统绪。二、在由其阶级的人性观所产生的无产阶级的组织,想否认每一人的个性与自由人权,这是与一切人之各为一个人,因而必有其个性,亦当有其自由人权相违的。” 古人云,亡羊补牢,犹有未晚。既然认识到了问题所在,就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拯救中华文化于危亡之中。

如今,东方儒教文化圈纷纷民主化,只剩下儒教发源地的中国仍在固守。可是,中国在固守什么呢?中国执政者在固守的是一种完全和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背道而驰的社会主义文化,准确地说,是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文化,或者说一种“党文化”。这造成了中国人价值观的混乱和错位。中国自先秦以后逐渐形成的传统文化是以儒家思想为主、释道为辅的文化,讲究仁义礼智信。中国共产党领袖中有哪位能算得上是儒家?

我们注意到了,官方最近有意恢复儒家思想的应有地位,花费巨资在世界各地大建孔子学院,在天安门广场也把孔子塑像摆放了一阵子。用心良苦,让人深表同情。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再进一步,抛弃已经被世界各国抛弃了的过时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高调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应有的尊严和地位,以取信于世人,并赢得尊重呢?

中国经济借助全球化东风,实现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令世人惊叹。但与中国经济的影响相比,中国文化的影响还很弱,与中国的大国地位很不相称,这也是胡锦涛在新年讲话中承认的。如何取舍,非常关键。继续固步自封,闭关自守,是没有出路的。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文化要在世界上发挥影响,我认为首先需要树立普遍意义上的非中国中心的“天下观”,即一种全球意识。唯其如此,中国才能取得世界的信任,才可能担当起领导世界的角色。鉴于中国传统文化近几十年破坏严重,首先需要正本清源,清理“党文化”。所谓党文化,就是“一花独放” “为政治服务”的厚黑文化,其特点是反对讲真话,鼓励讲假话,对中国社会道德损害极大,也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声誉。在此前提下,有选择性地继承、发扬光大传统文化,同时尽力吸收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从而形成一种全新的文化。只有这样,中华文明才能重振声威,对人类文明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我对此审慎乐观。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2年1月30日 16:26

    “清理党文化。。。。此外,要有选择性地继承、发扬光大传统文化,同时尽力吸收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从而形成一种全新的文化。只有这样,中华文明才能重振声威,对人类文明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秋兄高见,震聋发聩!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中国更救不了社会主义(有中国特色的那一种)。依小弟愚见,中国如不肯重新审视“源远流长、地大物博”的自我感觉,重新评价“大国崛起”的谎言(中国既非大国,也远未崛起),很难吸收人家的长处。

  2. 评论 | 2012年1月30日 18:35

    囸奀兄,谢谢你的补充。“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中国更救不了社会主义”,说得对。苏联东欧剧变以后,中国有些人野心膨胀,试图挑起社会主义大旗和西方对立,有些不自量力。中国经济是借助和西方的贸易才实现长期增长,离开了全球化,WTO,中国发展不起来,也崛起不了。当务之急是中国文化病了,需要救治。

  3. 评论 | 2012年1月30日 20:00

    How much do you know about Marxist Philosophical Epistemology?

  4. 评论 | 2012年1月30日 20:35

    中国大陆这么辽阔仅仅被共产暴政蹂躏了几十年,文化即已被摧残;而弹丸之地香港被大英统治了数以百年计,却能很好的保留中国文化。可见,共产真毒。

  5. ian
    评论 | 2012年1月31日 10:06

    财富可以积聚,文化一定要循循渐近,丢了文化要花很长时间找回来,或者不可能。没文化的经济腾飞是建在沙滩的房子。。。

  6. 评论 | 2012年1月31日 13:23

    洋洋洒洒头头是道一大篇,结论却是错的。

    既然知道“中国人这种独特的天下观和中国中心主义在地理大发现和现代民族国家观念深入人心之后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已经“不合时宜”的“中国传统文化”还要“高调恢复”?至于“应有的尊严和地位”、“取信于世人,并赢得尊重”就更是笑谈了。

    既然知道“如今,东方儒教文化圈纷纷民主化,只剩下儒教发源地的中国仍在固守”,那为什么“中国需要文化回归”?回归了岂不更“固守”了?

    如果真的“文化回归”了,无非就是回归到中国数千年历史治乱兴衰的周期率。。。。

    “中国的GDP在清朝中叶差不多占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三十”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被“蛮夷小国”的西方列强任意羞辱?“中国GDP总量在人类过去两千年历史中的一千八百年里,都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宝座”又如何?还不是一直在重复上演通过暴力革命血流成河实现改朝换代的历史戏?

  7. 评论 | 2012年2月1日 00:25

    Boomerang,富士,ian, wu虑,谢谢来访、评论。

    请注意,我说的是“树立普遍意义上的非中国中心的“天下观”,即一种全球意识。”没有说恢复中国中心主义。在全球化的今天,民族国家、甚至国家主权都在动摇,很难坚持国家中心主义了。很多问题,比如全球性气候、国际犯罪等都不是一个国家自己能够解决的。

  8. 评论 | 2012年2月1日 21:23

    文化回归与复兴,应当是不同本质的含义,从英语表达可见一斑.欧洲15~17世纪的”文艺复兴”Renaissance,即恢复并弘扬古希腊的学术人文传统,以此打击封建王室和宗教神权的专制,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自然科学文学艺术乃至民主自由的遗产,至今仍在享用.如果用return表达,字面意思大概是”复古”,难以见到”发展创造”的特征. 中国领导人江 胡多次阐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肯定包括”文化方面的复兴”.指的是立足历史的现实的文化,扬”精华”弃”糟粕”,作者敌视社会主义制度(其实无所谓,对于政治信仰,个人有个人的自由选择),用”回归”正好暴露其小肚鸡肠狭隘自私:作者的敌人用的词语,作者就拒绝使用. 纠正几点错误(不知道作者是真的无知还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反对共产党的各路好汉都好”装疯卖傻”这一口,大约是想学鲁迅的.但”狂人”是在说真话骂现实,而作者之流则用假话撒慌造谣面对历史和现实) “好死不如赖活”这不是什么正面的积极的思想,是向敌人压迫的屈服投降.作者提倡这句话,太符合美帝等势力的胃口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认同的是孟子的名言”威武不能屈”"舍生取义”,坚守理想和道德.中国人口多,和这话有么关系?作者是在嘲骂中国人民吧?作者反对共产党,没必要反对中国人民吧?如果没有中国人民,作者咋活呢?怎么看都觉得作者学习小布什,美军2003年打伊拉克搜索的口号”人权高于主权”,缘于萨大亩家庭发生了惨无人道的暴行,美军惩恶扬善难道非得冲伊拉克民众下毒手吗? “从孙中山开始强调民族主义,到共产党强调爱国主义,走到了极端,结果使得中国人心胸越来越狭窄”,不敢认可这句话.或许作者生活在真空里,不知道中国近代的血泪历史.作者有意努力替西方帝国主义排除压迫剥削中国的罪行,认为西方国家是”善良无辜”的”局外人”,中国近代到现代的革命,从孙中山到共产党,是”无事生非”. 近代中国决不是单纯的”文明冲突导致武力冲突”(马嘎尔尼的遭遇,暴露的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愚蠢,与”中华文明”无关,否则同时期的法国伏尔泰等欧洲民主启蒙人士就不必赞美推崇中国了),而是欧洲兴起的资本主义国家势力闹红眼病,觊觎中国(大清)的财富,用战争暴力加欺哄讹诈,把大清朝廷变成其工具. 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绝不是什么社会达尔文主义.真正坚持达尔文主义的恰是西方帝国主义,从早期的殖民强盗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沙俄,到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军国主义武士道的日本,还有今天的美国,”丛林法则 弱肉强食”是其信条(前者凭借的是暴力屠杀,后者依赖的是经济霸权规则美元的垄断地位)而且总是千方百计阻挠”弱肉”变强.社会主义制度,也可以看作是对达尔文主义的抵抗.中共认可”达尔文主义”,是在加入GATT及WTO的谈判中.2001年中国进入WTO,当时的口号有”机遇与挑战并存”"与狼共舞 发展自己”,说得轻松,但在国际经贸规则的作用下,中国始终被卡脖子,实际遍体鳞伤,如果中国不能反制住美国,领导人怎么能”自信 大度”? 西方主导的国际经贸秩序,是他们活俺们死的残酷的不见硝烟的战争,经济学不讲良心. “中国文化..过去六十年在中国大陆应该说已经中断 在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已经没有了话语权”,有撒慌的成分吧?作者故意隐瞒近代以来,中国文化遭受欧美日本等帝国主义的破坏 图书文物被抢劫 资本主义的压迫剥削导致近代教育发展迟缓 的事实,却把共产党在文革初期的极左打砸抢放大为近代历史的全部,恶毒卑鄙.中国共产党极左的”破四旧”"批林批孔批宋江”目的是打碎封建统治阶级的干扰,实际却殃及无辜,是中共的错误,是中国人民的悲剧,但这很快就被纠正了.除去文革短期,中共难道没有弘扬中华文化吗?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交响乐春节序曲等问世于大跃进时期,还有广泛普及明清四大名著,挖掘整理各地戏曲曲艺 等数不胜数.作者为什么看不见? 作者怎么看”中国文化”?难道因为中共否定剥削阶级的思想文化,在作者眼里就成了中共否认”中华文化”? 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拜金主义思想泛滥,剥削阶级思想死灰复燃,腐败横行,特权势力膨胀,贫富差距惊人,比老蒋时期更可怕,作者应该高兴了吧. 马列主义是否救中国,这得具体分析.假如从打跑反动的蒋系国民政府以及美帝国主义使之不能直接操纵中国主权,从土地改革消灭转化农村地主阶级而解放贫下中农,从赎买转化蒋四大家族官僚资本主义资产的角度看,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但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又是一些条文纲领,其代表者是共产党,共产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仅是建立政治上人与人相对平等的社会环境,其它的解决不了.共产党无力解决每个中国人的衣食住行问题,而是需要全体中国人民努力工作奋斗来完成,世界上没有救世主. 社会主义是否适合中国国情?马列主义源自近代欧洲,直接套在民国时期中国身上确实”不适应”,典型表现是与苏联相关的左倾错误路线差一点儿就灭亡中共.但中共却”起死回生”,缘于在老毛的领导下,完成”中国化”.相比之下,老蒋的做法就符合”中国国情”:建立特务机构,以金钱美女瓦解敌对势力军阀,投靠帝国主义,甚至幻想”以敌制敌”而保护自己(导致淞沪会战的惨痛损失的结局,老蒋费力与德国合作建立的精锐德械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对于帝国主义经济挤垮中国民族资本伤害中国人民利益无动于衷(见茅盾的叶圣陶的等),难道作者希望中国符合老蒋的特色吗?另外社会主义思想有历史发展,绝不是什么突然地”横空出世”.在欧洲,源自宗教改革,与民主思想几乎同步产生,见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19世纪初欧洲进步人士反对残酷的剥削而提出了”空想社会主义”;在中国,则可追溯到诗经硕鼠 礼记大同 孔子言论 桃花源记 以及农民起义的口号等,怎么能说”不适合中国”"不适合世界”? 最后作者提出”文化回归”,提出的方法正确,但目标可怕:不要中国特色,摆脱共产党,迎合西方利益.那么中国还会存在吗?作者咋不劝说美国政府”放弃美国中心”呢?解决世界人民共同面对的难题,依靠的是各国相互的合作.至于”党文化”,作者把封建专制条件下的现象,老蒋在1943年及更早时期提出”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主张,硬栽脏给共产党,可见作者卑鄙凶恶的心境.现在国际主流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是基督教文明,是欧洲势力以枪炮开路殖民全世界的结果, 即使能”回归”,西方国家即使认可中国的”发言权”,能容忍中国的”领导”吗?

  9. 评论 | 2012年2月1日 22:57

    过来玩,谢谢长篇评论。本文批评党文化让你感到不舒服了吧?很正常嘛。

    据有人研究,“党文化”发源于延安整风,建国后得到进一步发展,在文化大革命中达到极致。作家沙叶新把它总结为‘表态’文化、‘检讨’文化、‘宣传’文化、‘腐败’文化、‘崇拜’文化、‘告密’文化、‘批斗’文化,等等。很熟悉,是不是?

    也有人认为,中共党文化源头在偶像崇拜、权力崇拜、武力崇拜,经西马、本土土匪造反传统合流形成中共党文化基因,在北伐时的打土豪分田地已露迹象,在清除陈独秀时为大发作扫清了障碍,在根据地时期已经明显发作,延安时期开始形成系统化的东西,49后到文革是高潮,现在仍然僵化地靠在高潮不远的地方。这种党文化有一个特点,似乎就是借用了许多现代西方政治的词语进行装饰点缀。

    党文化中的成分有些可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有些肯定是外来的。比如世界社会主义国家都出现个人或家族专制,政治清洗、个人崇拜等,是共同的问题。

    怎么看作者都是在“党文化”熏陶之下成长起来的专业打手。大帽子一个接一个,让人目不暇接,道理却说得语无伦次,强词夺理,一脑子糨糊,对世界大势要么一无所知,要么视而不见,处处暴露出作者自己的浅薄无知。已经被世界各国实践证明为失败的错误的东西,同时给中国人民带来沉重灾难的东西,作者却引经据典,说得天花乱坠,视为宝贵,为了什么?居心何在?给你说明白一点好理解,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在产生它的祖国没人理睬,在十月革命的故乡以及东欧诸国早已经被抛弃,世界上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样板,朝鲜、古巴,无不盛行个人或家族独裁专制,穷困潦倒,民不聊生。你还好意思“坚持”社会主义?再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吗?你给自己起名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你自己相信吗?连中国驻英大使又不愿承认!西方国家给所谓的中国模式的定义是,“没有民主的市场经济”(‘markets without democracy’)。中国是挂羊头卖狗肉,是一党独裁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靠的是什么?靠的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否!靠的是西方的技术和市场,靠的是中国丰富的廉价劳动力,亿万农民工的血汗!究竟谁在廉价出卖中国人民的血汗、中国的环境和资源而自肥?你自己拍拍心口问问自己。中国每年消耗世界原材料的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四十,可是中国的GDP还不到世界的百分之十。而中共官员的腐败每年造成的损失是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三至十七!日本、南韩、台湾当初的发展模式和中国相似,人家经过三十年发展,国民收入跃居世界前列,民主也实现了,成熟了,可是中国呢?如今处于贫困线以下的还有多少人?每年因社会不公产生的法律诉讼造成的损失占GDP的7.2% 。每年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开支。如此这般,中国人民的生活怎么能够改善?

    中国政府加入GATT及WTO的真实目的是”与狼共舞 发展自己”,这正是西方逐渐认识到的一个问题,中国是打入资本主义阵营,又不按规则行事,成了西方经济衰退的替罪羔羊,因此从2010年开始采取了行动。最近WTO裁决中国禁止出口原材料违法,以后这种挫折还会越来越多。中国要以一己之利抗衡西方大国的围堵,后果可想而知。中国可以到非洲、中东争夺能源,但是中国商品销往何处?离开了欧美市场,中国如何发展?

    中国加入WTO的门槛为什么如此高,中国的经济发展为什么付出如此巨大的社会和环境代价?现在西方为什么再一次围堵中国?不就是因为中国的一党专制吗?因为一党专制,全国人民都要付出代价,这合理吗?合算吗?结束一党专制,实行民主,理顺国际关系,让中国人民能活得像个人,有人权,有尊严,更顺畅发展经济,难道有什么不好吗?

    还有些话想说。已经太长了,就此打住。

  10. 评论 | 2012年2月7日 16:38

    感谢” 叶 秋先生”回答. “过来玩”言,由于互联网技术目前这个样子,”叶”看不见,就判断”打手是错误的,但”叶”的论述还是发现了真实,即”过”顽固且浅薄无知,”过”行文逻辑混乱(这正常,”过”是在计算机前边写边想,信马由缰). 还想说”党文化”,边写边想.叶列举了若干现象,其中腐败 告密 批斗是必须严加批判、必须克服消除的罪孽,其它几项是”中性”的.关于党文化对中国的危害,”叶”拈轻避重,用这几项”中性”特征掩盖了真正的沉疴积弊.党文化真正的弊端在于”结党营私 关系网 潜规则”,嘴里唱的和肚子里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字面的华丽的原则(如魏徵提出的”十思”自勉自戒)不被尊重(是否”叶”欣赏这些积弊?)中国自古以来特权专制思想浓厚,几乎人人知道凭权力(军队)能取得利益.官僚队伍除个别”傻”的清官如海瑞外,都在反复强化这些弊端.共产党上台,同样无力消除这些弊端.中共腐败,贫富差距大,百姓生活困苦,是怎么造成的?改革开放特别是全面发展市场经济后,拜金主义思潮横行,官权与利益追求臭味相投,利用工程承包 国际贸易等机会大肆揩油,明目张胆挪用救民款,吃原告吃被告,同时国际帝国主义”配合”(美元霸王地位吃了多少?”叶”承认美国等利用WTO”打击中国”).要解决特权横行的问题,白花花的银子,”山珍海味生猛海鲜五星级宾馆天上人间”暴露的人性贪婪,很困难,各种猛药手段都得使用,包括民主和社会力量监督.但中国自古官民对立,遗风至今,百姓认为”肉食者”的事,与己无干,这就纵容了腐败分子的气焰.中国的记者,除了”南方报”,其他的有敢揭露的吗?地方记者报社也和特权部门一个鼻孔了,”关系网”.中国民间的监督力量需要培养,需要欧美的引导. 监督力量,主要靠西方国家.近代中国,官怕洋鬼的习惯持续着,资本主义讲人权,普世,正好敲打共产党,同时就在中国人民面前展示良好形象,能够吸引更多中国人的心.2006年左右中国浙江省向北欧出口冻虾仁,一个检测女工手上抹过含氯药水,尽管事后拼命洗手,但欧洲仍检测几亿分之几的残留,欧洲宣布退货,这对中方打击不轻,也许能促进生产及安全方面的改进.欧美也可以借口环境差重金属污染,拒绝中国自己的某些特色出口产品,等等.

    “过来玩”不知怎么打击特权势力,希望更多人士参与讨论.

    既然”叶”反对”大民主”,认为中国没有民主,为不惹火生气,就说西方民主.

    中世纪欧洲封建王室和宗教神权的专制远较中国弱,被发展的民主自由观念击碎.基督教圣经是个人生活的指导(至今美国总统就职宣誓演讲必须敬畏圣经),它约束人的力量在于原罪观念,也靠忏悔(和”党文化”的”检讨表态”差不多),能够限制一下个人的贪欲(现在面对天文数字般的金钱,原罪能约束多少人心?),在中国文化中是找不到”原罪”的.此外,欧洲国家及后起的美国加拿大,社会政治成分远比中国的单纯,人际关系简单,很容易建立民主.中国要建立欧美的民主制,首先要建立类似欧美的社会环境.台湾能实行民主,因为老蒋小蒋已经做了该工作,美国力量不失时机地介入. 而在中国大陆,直接套用”民主”,和20世纪早期”土匪”直接套用”西马”一样,肯定不适(假如”叶”和欧美真正关心中国人民的话),好比说”橘生南方甜,生在北方苦”.当然,如果”叶”和欧美视中国人民为草芥,那就先赶共产党下去,中国掌握大量金钱的特权者按民主原则行事.欧美政府对本国国民不敢过分剥削,发展经济更多地依赖国际市场,WTO规则,中国特权者有这个胆量和能力吗?

    “叶”哭诉列举的一些残酷现实,其中说”中国导致经济危机”,”叶”疯了吗?假如真是这样,那说明中国是”世界领导”了,中国也用不着”文化回归”.国际经贸 是美国欧洲日本等主导的,中国能有什么胆量”不遵守规则玩弄太岁”?建议”叶”把这个言论向其他人士美国朋友解释. 另外经济领域本身就是俺们死他们活的不见硝烟的战场,国际经贸是双方的战斗,哪一方都不想主动投降,中国用稀土为武器,违反的是规则还是欧美日本的”脸面”?

    “叶”说”中国捣乱破坏温室气体减排”,这符合欧美政府在2009Copenhagen会议上的言论.很正常,作者是站在欧美一边的,假如”叶”说相反的话,那就精神不正常了(新闻舆论也是不见硝烟的战场,”叶”会阵前倒戈吗).Copenhagen会议最后形成的各国减排义务,中国2020年比2005年减40~50%,美国由会议初的0增至17%.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