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薄熙来的悲剧与重庆模式

2,380 浏览
字体 -

薄熙来是个怪才,可惜生不逢时。假如在民主体制下,凭借他英俊硬朗的形象和出众的口才,一定会在大选中脱颖而出,轻松击败对手。

那么,他到底是体制内的异数,还是体制制造出来的怪胎?还是体制的牺牲品?我想,三者兼而有之。

可以肯定地说,薄熙来不是反体制的英雄,而是一个政治嗅觉灵敏,有着强烈赌徒心理,敢于在体制内冒险的机会主义者。从他的政绩来看,薄熙来绝非顽固守旧之人,他不但头脑灵活,很能适应新形势,而且勇于探索新路径,似乎总是比别人早走半步。当年在改革开放大潮汹涌澎湃之时,薄也曾是自由主义经济的大胆探索者,曾在大连率先提出“经营城市”的新理念。做商务部长的时候也以一副坦诚开明的新型官僚形象为人所称道,加上还会说比较流利的英语,儿子也在西方留学,以至于西方媒体至今还认为他才是中国最西化的政治家。

这样一个西化的政治家怎么会在山城重庆另搞一套,用唱红打黑呼唤毛泽东时代,甚至重回文革,以人治代替法治呢?

这正是由于薄熙来的个人局限性所致。薄熙来可以成为一个精明的政客,但不可能成为一个一流政治家。因为他心胸不够开阔,过于实用主义,缺乏真正政治家的远大眼光。

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使人们对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了根本怀疑。中国以行政控制为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引人注目,似乎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几年来中国的国进民退虽然招致了很多批评,但是对稳定经济毕竟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中国企业以国家为后盾参与全球竞争,虽为西方所诟病,但竞争优势明显,特别在第三世界国家,更是如此。这种趋势可能使得薄熙来误以为可以走得更远,借唱红打黑剥夺民企资产,用土地财政制造出一个虚浮的 “重庆模式”,希望成为未来中国的发展模式。

可惜薄熙来走得太远了。他在重庆一手遮天,推行独裁统治,以人治代替法治,践踏法律,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使打黑变成了黑打。不仅强行没收大批民企,甚至强令沃尔马等外企停业整顿,引起普遍关注。外国政要纷纷前往重庆参观,实地了解情况,观察未来中国走向,看看重庆模式会否蔓延到全国。

当薄熙来在山城重庆呼云唤雨,大搞“唱红黑打”时,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走向一条危险的道路。经历过社会主义穷过渡和文革黑暗岁月的中国人民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性,决不愿意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经济已经深深融入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走回头路是行不通的。重庆搞的“地方公有制”除非用强权来维持,否则是持续不下去的。未来中国可能将继续实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会实行完全的自由资本主义,但也不可能重新回到社会主义。

近些年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底层仇富心理滋长,直接影响社会稳定。与其以强制手段实现社会公平,不如把人民的权力还给人民,使人民通过合法手段维护和争取自己利益,才是解决民生问题最根本的手段,这比靠唱红打黑,均贫富的手段更有长期效果。假如薄熙来能有足够魄力和眼光,他应该请示中央,在重庆率先实行民主试点,自己以候选人身份平等参加竞选,一定名声大噪。这样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任谁也不能射落。可惜薄熙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薄熙来是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制造出来的怪胎,更是体制的牺牲品。体制不改变,未来中国还会出更多薄熙来,政局动荡,乱象纷生。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04:00

    “薄熙来是个怪才,可惜生不逢时。假如在民主体制下,凭借他英俊硬朗的形象和出众的口才,一定会在大选中脱颖而出,轻松击败对手”。除了开始这一段,我同意博文其余内容.如果不是靠他那”倒胡反赵,六四屠夫”的老爸(此人就是贪生怕死的叛徒),他有多大的才学能力?一个文革红卫兵出生,他的一切都没有超越红卫兵的思想境界,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又狂妄自大的野心家.

  2. tax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09:05

    改名“一叶障目”吧! 帽子太多,事实太少。打个电话给你的大连和重庆的朋友谈一谈,比你在这里“咏经,背文”好。 用政治阴谋打击对手,用路线斗争杀人,用军队抓人封口,用谣言罗织罪名,把重庆的干部拉到北京,在枪口之下表态“拥护”,这是“温氏文革”的开始,而且,一开始就进入了“法西斯化”,连“毛氏”舆论前奏都省了。 “打民意牌”都成了“反动”和“对抗中央”,共产党的“合法”的执政基础就被彻底破坏了。这让“习,李”如何接班? 薄的倒台和共党的倒台会接踵而来,这个“功臣”就是“瘟家饱”。

  3.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09:13

    博主这篇东西读来甚为熟悉。说熟悉,是因为从语言到内容都从别处读过。显然,博主写这篇东西时很容易,不需要比读者知道的更多,或有一点自己的思考。完全是抓住热点的哗众取宠。

  4.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11:53

    “他应该请示中央,在重庆率先实行民主试点,自己以候选人身份平等参加竞选,一定名声大噪” 你敢这样做吗?有谁造反前会事先发个声明?找死啊?

  5.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12:01

    tax,

    说的太好了!

  6.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14:02

    这也叫政局动荡?一个市委书记,部级干部而已!能搅多大浪?胡总不早说过和谐,不折腾吗?不听话的拉下去打板子就是了!

  7. mei
    评论 | 2012年4月14日 16:22

    无论薄是悲剧,还是喜剧,如果中国的政治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向公平,民主上前进一步都是中国人民的福音, 政治人物的评价需要时间。这个人物历史会给客观评价。 是和平改革前进,还是内外动荡中国到了关键时期。

  8. 评论 | 2012年4月15日 00:23

    谢谢诸位来访和高论。

    最近中国高层权斗恐怕和文化大革命扯不上联系,中央采取断然措施恐怕正是为了阻止再一次发生文化大革命。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他在两会发言甚至直接引用文革口号,它所雇用的文痞孔庆东、司马南之流都竭力赞成文革的做法。中国要成为一个正常的法治国家,就不能再搞什么群众运动,把邪劲煽惑起来,什么悲剧都可能发生,中国人民吃亏太多了。

    薄熙来在重庆搞山头主义,另立中央,甚至上下串联,笼络军方,明显是要搞分裂,花费几千亿民脂民膏在全国甚至香港高唱红运动,这和民主挨得上边吗?胡温十年宗旨是不折腾,而薄熙来才叫胡折腾,瞎折腾,不!应该说是别有用心地折腾。听任薄熙来得势那才叫不中国的前途不负责任。

    我稍微研究了一下所谓的重庆模式,觉得这种模式有一定的特殊性,很难说具有普遍意义。据专家分析,重庆的投资来自央企、本地国企和被引诱来的民间资本。首先是薄熙来的关系多,动员能力强,因此央企大举进入。其次是国开行等单位支持,大量贷款。当然,更重要的是薄熙来为资本创造了良好的投资环境。所以国资、民资、外资大量流入。

    重庆的发展还得益于城乡统筹和城镇化。用行政手段消灭农民,使得政府有的充足的土地和廉价劳动力。 这种模式可能介于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只能借助于政治强人的强硬意志才能保证继续投资。一旦薄熙来倒了,或者调动工作了,关系网络消失了,或者政治强人意志衰退了,或是遇到一点技术障碍,就会产生大麻烦,结局就是高铁那样的烂摊子。资本追逐利润,薄熙来在重庆强力推行的体制不符合经济规律,中国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已经有了前车之鉴。西方一些国家实行的福利社会主义是在资本充分发育基础上实现的。

  9. 评论 | 2012年4月15日 00:23

    台湾专制制度的终结者蒋经国先生有句名言,“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这句话可能同样甚至更适合中国大陆。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暂时采取某些强硬手段和断然措施可能是必要的。民主绝非无法无天。

    我认为中国需要首先从文化入手,做足预备人心的工作。蒋经国先生1970年4月24日曾在纽约广场大酒店遇刺。一个名叫黄文雄的台湾男子一枪擦过了来美访问的蒋经国的头顶。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蒋经国说:“这些怀有异见的人,他们如果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向我陈述,我一定接见。至于这两个被逮捕的无知青年,我希望美国把他们释放。”两个被捕者不久就分别以10万美元和9万美元被保释。南韩也有一位基督徒母亲向杀害自己亲生儿子的罪犯传基督福音,并且亲自向法官求情,要求赦免此人的死罪,此事对南韩社会冲击很大,基督教迅速发展,奠定了南韩民主化的根基。

    我认为中国政府应该明确放弃阶级斗争理论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鼓励基督教的发展,在人民中培养宽容忍让精神,奠定未来民主化的基础。

  10. tax
    评论 | 2012年4月15日 10:02

    你小瞧了这个三朝元老! 瘟氏儿子的私募基金,实际就是用外国资本,利用瘟的权利,贱卖国企(合法卖国),又在平安保险拥有大量股份,掠夺民生。现有转“卫通”董事长,瘟空喊“改革”的背后,就是大型国企私有化(他一直不能明说),实现对国有资产的最后掠夺,从而,把所有的非法收入和既得利益合法化。最后,再搞民主,国家已成资本大鳄的乐园了,中国也只能成为垃圾民主国家(如南美和印度。。。。)。人民更加悲惨,国家永远不能强盛。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