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2012年6月 的存档信息

“俄罗斯的良心”索尔仁尼琴

不知为什么,突然有股冲动,想写一下号称“俄罗斯的良心”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 索尔仁尼琴桀骜不驯,也因此命途多桀。在斯大林红色恐怖时期,他遭受八年牢狱之灾,再加上流放三年,吃尽了苦头。斯大林死后却时来运转,受到赫鲁晓夫赏识,一是风头无两,据说赫鲁晓夫每年都给他寄贺年卡。 可惜,好景不长。勃列日涅夫通过政变上台,赫鲁晓夫失势,索尔仁尼琴也跟着… (阅读全文)

这年头我们怎样做父亲?

这年头做父亲不容易,孩子面对的诱惑很多,压力很大,做父亲的左右为难,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挑战很多,很大。有人曾写了一本书《叫父亲太沉重》,要我说,这年月做父亲太沉重。 上大学时读过《傅雷家书》,对书中父子深情印象深刻。傅雷在给傅聪的信中写道:“聪儿,你长大了,我很高兴,这个世界我又多了一个朋友……”,父子之间居然可以做朋友?传统的中国人难以理解。我们… (阅读全文)

“知青”: 毛泽东乌托邦理想的牺牲品

这几天看柏拉图的《理想国》,顺便写了点感想,放在博客里。我指出,“柏拉图心目中的乌托邦是一个具有正义、智慧、勇敢、节制品质的理想之邦。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第一个完整系统的理想国家方案,它对此后形形色色乌托邦方案,包括空想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产生过重要影响。”有网友看了,提出了疑问:“那么,是什么原因使网上的人对柏拉图推祟备至,却喜欢妖魔化马克思呢?” 我的… (阅读全文)

读柏拉图的《理想国》有感

《理想国》是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不朽的名著,对西方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影响之大仅次于《圣经》。 柏拉图(公元前427-347年)出自名门,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老师。在他生活的时代,雅典城邦国家已经衰落。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败于斯巴达,这场战争终结了雅典的经典时代,贵族政治被寡头政治所取代。此后,希腊民主政体短暂回光返照,但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 (阅读全文)

中国的“贵族精神”何以消亡?

高伐林转贴了长平的一篇文章《中国:呼唤贵族精神,扫荡流氓意识》,文章揭示了中国社会存在的种种弊端,引人深思。 但是,我认为现在提倡所谓的贵族精神是不合时宜的。我同意阿妞的观点,“在中国,呼吁扫荡流氓意识,非常必要。但是提倡‘贵族意识’,不但欧美西方的是个过去式甚至幻觉,在中国民众中残留的也就是昔日皇宫贵族声色犬马遛鸟斗蟋蟀吟雪葬花之类,这还是好的。更… (阅读全文)

柴玲有没有资格谈宽恕?

为纪念六四23周年,当年的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柴玲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出,“在这天安门23周年的纪念日,我还是要选择宽恕。因为我知道,当我们的心里充满了和平与宽恕时,我们是在一个很小的程度上反应出耶稣对整个人类的伟大宽恕。” “我也知道,当我们在天安门前面对坦克机枪而决定不放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时候,我们早已经选择了宽恕!我更知道,只有当我们真正宽恕时,… (阅读全文)

二十三年前那个春夏之交

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场学生运动最后以悲剧结束,在我们民族的心灵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伤口仍没有愈合。 1989年我在一家青年研究刊物做编辑、记者。受单位指派,在56天时间里,全程追踪这场学生运动,拍摄了几十卷胶片,录制了几十盘录音带,搜集了大量传单、资料,六四之后都被单位收缴,本人留下的只有一个小小的记录本。今天,再次翻看笔记本记录的… (阅读全文)

人生多选择,如何避免“布里丹选择”误区?

人生面临着数不清的选择,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不得不做出的两难选择,有时是两相权衡取其轻,有时则是两种选择差不多,只能二者取一舍一。孟子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如果只能二者取一的时候,如何取舍呢? 人常犯的错误是,当面临取舍时左右摇摆、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既想抓住鱼,又不想放过熊掌。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机会稍纵即逝,无法追回,留下遗憾。这种错误可以用法… (阅读全文)

  • 博客主人

    本人拥有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未经本人书面许可不可转载。谢谢合作! 本博客欢迎理智探讨和争论,然与主题无关或恶意留帖将被删除。
  • RSS

  • 其他

  • Blog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