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多伦多华人子弑父伦常悲剧告诉了我们什么?

2,089 浏览
字体 -

今天加拿大许多新闻媒体都报道了一桩涉及华人的杀人案的审理情况。两年前,一个名叫方舟的青年用十字弩将亲生父亲残忍地杀死,因而被控一级谋杀罪。但是法庭鉴于死者生前有长期虐待妻子和儿子的前科,因此决定对被告从轻发落,改判二级谋杀罪。

据报道,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死者程思一直在精神和肉体上虐待自己的儿子及其母亲方承梅。程思对儿子的虐待包括:威胁、骚扰(molest)、朝他身上撒尿,以及在儿子试图阻止自己强奸妻子后,用力掐他的脖子。此外,程思还虐杀了儿子的宠物鸟,强迫儿子吃掉自己的呕吐物等等。

具体来说,方舟从出生后就一直备受父亲的虐待。按年月列表显示如下。

1996年:一家三口移居澳洲,程思曾遭遇车祸,凌虐行为变本加厉;程思曾将儿子锁在睡房,要他在一瓶内撒尿,再将尿倒回在儿子头上; 1997年:程思全家迁往温哥华,程思曾威胁要将儿子的双眼挖出,又因不满儿子捐款给学校,扭断被告饲养的雀鸟的头; 1999年:方舟曾进入精神病院,但程思仍不断虐待他。比如,为了自己看电视不受打扰,便把儿子关在房间里,只能吃冰块解渴; 2000年:方舟一度交由保护儿童会看护,但看护期结束后,程思又故技重施,继续施虐; 2002年:方承梅受虐后留下字条,令程思再度恼羞成怒,威胁要杀死他们,程思因家庭暴力罪被判入狱,程思携儿子逃往澳洲; 2005年:方承梅方舟母子在澳洲难民申请被拒,返回渥太华隐姓埋名; 2010年秋:程思财产被没收,并归其妻子及儿子所有,其后方舟在父亲电脑上发现一些文件,认为父亲正在追踪他们,并可能对他们的安全构成威胁,非常惊恐; 2010年10月初:方舟聘请至少两名私人侦探追查程思是否身在渥太华,被告几乎每隔两天便打电话查询,私人侦探证实,从被告的声音中可以感到她处于极度恐惧状态; 2010年10月下旬:私人侦探表示,程思在渥太华没有使用信用卡的纪录,说明他人并不在渥太华; 2010年10月底:方舟写信给加拿大总督及英女王求助,要求将死者驱逐出境,没有回音; 2010年11月:方舟的惶恐达到极点,认定死者就在渥太华,且身边有大量现金,可不必使用信用卡; 2010年11月中:方舟在网上订购防火服(Kevlar Swat fire hoods),以便当父亲放火烧房子时,保护自己和母亲; 2010年12月1日:方舟从渥太华往多伦多; 2010年12月2日:方舟杀死父亲。

媒体报道中的程思似乎是个十恶不赦的暴君,死有余辜。网友们看到一边倒的报道倒也纷纷发出谴责:“不是人!”“禽兽不如的父亲!”

可是,案情介绍似乎忽略了程思妻子方承梅的角色,她的形象似乎是一个备受凌虐的弱女子。事实如何呢?

仔细阅读案情,你就会发现蹊跷之处。首先,程思的儿子不姓程,反倒姓妻子方承梅的姓。这说明了程思这个男人在家中的地位。这个家里的老大显然是方承梅,程思在澳洲车祸后获得的30万元赔偿就是交给她支配的,他们用这笔钱于2000年到多伦多买了房屋。

在2010年8月12日签署的法院判决书上写道:“该父亲(程思)有着长期暴力虐待妻子和亲生儿子的历史。” 这一判决勒令程思向妻子支付50万元的赔偿。他被警察驱逐出家门,甚至连证件和生活必需品也不能回去拿。

对此,程思觉得判决不公正。官司输了,他觉得委屈极了。他妻子是英语专业出身,能言善辩,又有钱请好律师,而他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不佳。1997年在澳洲经历的那场车祸更损坏了他的脑神经和语言表达能力。据澳洲医生的评估,程思在车祸中大脑受伤,思维受损,语言和记忆方面出现障碍。这样一个残疾人不但没有得到家人和社会的任何关爱,反而受到妻子的欺骗和伤害,他的愤怒可想而知。他向自己的律师承认,平生只打过妻子一次,因为他发现妻子移情别恋,无法抑制愤怒。他说,“她一直欺骗我,对我不忠。我当时气坏了,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说,他的妻子给警察打电话,编造谎言说他打儿子。警察信以为真,而他没能力打官司清洗自己这项罪名,因为他陷于经济困境。

方承梅移情别恋,可以解释这一场父死子入狱的家庭悲剧。一个移情别恋的女人对自己的丈夫当然会形同陌路,丈夫要求同房当然会被视为强奸,丈夫打一拳便打911叫警察,直到把丈夫送进大牢,最后完全剥夺他赖以活命的财产。做了亏心事害怕报复,便隐姓埋名,躲藏在渥太华,一天到晚生活在恐惧之中。如果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会如此害怕?

程思当然咽不下这口气, 但他并没有寻求杀死她们母女俩。他只是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夺回自己应得的那份财产。为此,他找新闻媒体,倾诉冤情; 他找律师,但无钱支付律师费,当一位好心的律师愿意免费为他打官司时,他竟然跪倒在地上,痛哭不已。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诉诸法律讨回公道就惨死在自己儿子手下。

分享博文至:

2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12:28

    谢谢你,给了这个事件另一个角度。 使我能理解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实。 我猜想这个女人一定不断欺骗她儿子才造成儿子巨大的心理压力,以至于挺而走险。 这个女人应该受到惩罚。她应该为她的 自私付代价。

  2. mei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14:56

    一个家庭应该给每个成员一个安全,可以互相关照爱护,如果做不到,平和分手可以作为选择,但互相折磨以致人命案,实在是人生悲剧,每个人都有责任

  3.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15:26

    最毒女人心啊!

    这个女人肯定整天向儿子灌输仇恨,否则,怎么会出现儿子杀父的结果?!

  4.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17:47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狠。

  5.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21:22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6.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22:01

    人长着俩耳朵 请不要听一面之词

  7.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22:35

    Obviously, 方舟 was irreversibly alienated by 方承梅. She not only easily got rid of her hunsand but also completely destroied her son’s future. She should have been charged with the conspirator for the murder of 程思. She should have been punished by the Justice.

  8. 评论 | 2012年7月28日 22:35

    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在主流媒体的版面上都是把陈思形容成是一个暴力的虐待狂。。这都是西方三波女权的恶势力的结果。。在她们的女权大会上,台上的人狂喊:谁是我们的敌人。楼下的人齐声:男人。。这就是西方的极度扭曲变态的所谓的女权,和我们中国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大家要记得这个女人,最好把她人肉出来,让这个“911女狼”不能再害人。。。

    这是年前写的案例分析:

    2002年陈思被控“家暴” (打了女的一拳): 估计陈思被关了四个月的原因是他可以保释但她LP啥都不作,也没有人知道,所以陈思就在牢里等上法庭开庭了,当时他因该还没有被定罪的。

    陈思被说是有精神病,这是另一个很凶的手法,他去做评估,但是为何陈思没有将澳洲的医疗报告拿出来,可能是因为当时LP控制钱他没有钱请律师,就让法庭的免费律师代劳, 那些律师小官司还可以,但是是不会像私人律师一样服务的,在他当时的情况下,在法庭里就认了自己有精神病,是出来最快的方式,但是后续的后果很严重,这就是为何他失去房子,孩子。。。的原因。

    一旦上了法庭,和检控官就是做生意一样的:“你认了,我就放你,不认继续关”,他的工作就是逼陈思“认罪”。

    这个女人,她说她很怕陈思, 陈思打过她一拳,在眼睛附近,居她说有疾患,而这件事很容易做的,只要和医生说自己看不清头晕呀啥的就可以了,不像有伤痕啥的比较容易判断出轻重的,而一般来讲家庭医生都是比较同情女人的都会尽力来帮她们的。为此她丢掉了教师的工作(没有说是啥工作), 这是911女郎的一惯做法,911离婚,精神受到伤害“被迫”没工作了,然后提出离婚,利用加拿大偏帮女人的法律,尽可能的将自己financial利益罪大化,到这里已经没有人情,只有钱。

    陈思也看到了这些,也发现了LP有婚外恋的,他受的是看不见的“软暴力”, 列入利用孩子为武器对爸爸不尊敬,风言风语等从而更进一步的刺激陈思。 15岁前的小孩对自己的母亲是非常依赖的,母亲团结孩子“和爸爸斗争”。这个武器是女人最常用的,也是最伤男人的。

    911报警后,她很怕他回来报复她的这种做法,她很怕自己的作为,自己也心虚。通常报911后女人都会有这种疑虑的,是很正常的。 她并且再次利用“女人是弱者”的社会心理,一不做二不休,要求离婚,孩子,房子。。。。 她没有想救陈思的想法,只是focus在离婚,抢财产上了。 在两年的时间里,这个女人清楚了解了加拿大的婚姻制度,并有效地利用了这个制度,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这一点上她是很成功的。

    陈思出来后,女人孩子都走了,他联系到了私人律师,私人律师找到了对他有利的证据:澳洲的医疗报告,并告诉了女人的律师,如果提交法院,那房子就可能改判了,这是女人无法接受的,女人把这件事和它的后果告诉了儿子,在这么多年来母亲“精心调教”下的儿子,那就是一部“hate machine”,见到爸爸“这样的无耻”,要出来替妈妈“主持公道”。来到多伦多杀了自己的亲身爸爸: 据报道儿子是先打他爸爸,再杀了爸爸。陈思四十几岁,如果真的要打得话,他不一定会输,但那是他的儿子啊(说到这里心理在流泪),他没有还手,他怕他的还手会让自己的孩子受伤,更加的误会更深,他说过他想他的孩子但是无法见面。 而他的儿子“为母报仇”,在打得爸爸无力还手时,拉动了弩弓。。。。“为了他的母亲报仇”!

    有理由相信这个母亲在孩子那里的巨大作用,因为陈思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他的孩子了,谈不上影响孩子了。 据陈思说他从没有打过他的孩子,除了那个女人的控诉他殴打孩子,也没有其他实质的证据来支持这个指控了。我猜想陈思,在女人成功“团结”孩子,而孩子不懂得尊重自己为爸爸的时候 是有骂过小孩的,但是说要以伤害小孩的身体的目的打孩子是不会的。

    这是个活生生的case: 加拿大的女人如何利用911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她们没有想帮她们的丈夫,只是想如何从这个已经很可怜的化学工程师身上榨取最后一滴血。

    case中最可怜的是陈思,孩子。 那个女人嘛,得利者也。 她会一辈子受到人们的唾弃,如果有机会认识这个女人的男朋友(很可能是鬼佬了,除非她回中国), 告诉他实情吧,让他也防着点儿,女人打911会上瘾的。

    特别是在当前的法律下,这对女人来讲是邪恶的诱惑: 利大(孩子,房子所有的东西),操作简单(搞点事打911),毫无风险(法律保护下)的生意。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57492/

  9. 评论 | 2012年7月29日 00:25

    就事论事。不要动不动就“告诉了我们什么?” 上纲上线的。

  10. 评论 | 2012年7月29日 09:52

    方承梅是主申请人,她没有必要让程思移居澳洲或加拿大,如果程思在中国时就是这样的家庭暴力者。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