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1,454 浏览
字体 -

马可波罗被誉为“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中国早期的友好使者”。根据他的口述写成的《马可波罗行纪》曾为当时的欧洲人提供了了解亚洲的权威报道,书中对东方财富的描写吸引了哥伦布,刺激他冒险远航东方,最终却发现了美洲大陆。

可是,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这个问题从马可波罗还活着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表示怀疑。有教士在马可波罗去世前还劝他忏悔,承认说谎。后来不断有人对他书中记载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有人认为马可波罗实际上从未到过中国, 他书中记载的内容都是根据道听途说而编造出来的。

marcopolo.jpg

学者爱较真,20世纪60 年代德国蒙古史专家傅海波 (Herbert Franke)、70 年代美国的海格尔(John W.Haeger)、80 年代英国的克鲁纳斯(Craig Clunas)接连提出了同样的疑问: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英国图书馆中文部主任吴芳思(Frances Wood) 博士于1995 年出版了一本书,题目也是《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引起巨大轰动,连续再版。以杨志玖为代表的一批中国学者迅速行动起来,开展了一场捍卫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的运动,为此专门召开了国际学术研讨会。这场大辩论惊动了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媒体机构,纷纷著文予以报道。1998年11月30日至12月7日,由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副总编麦克爱得华兹、摄影记者麦克亚玛石塔组成的采访组甚至专程沿着马可波罗在云南的行踪作了专题采访。

很多学者怀疑马可在吹牛说大话,胡编乱造,有事实为证。比如他说他和父亲曾帮助蒙古军队制造了三台射弹机,能发射重达300 磅的石块,威力巨大,一举攻陷襄阳城。这与事实不符。首先,早在波罗父子来到之前,蒙古人就已经知道了如何制造射弹机了;其次,时间上不符,襄阳之战早在波罗父子来中国两年之前就已经发生了。马可-波罗说忽必烈曾委派他当过扬州主管三年,可是,翻遍扬州地方史料,根本没有记载过这样一位主管。马可波罗说上都四周的正方形城墙有16 英里长。可是据中国考古学家的测量,上都的城墙只有5.5 英里长。还有,欧洲人对他书中记载的长老约翰很感兴趣,据他说,这位基督徒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亚洲君主。但是,事实证明这位长老约翰根本就不存在。

除了这些硬伤外,学者还发现马可-波罗的书中“漏写”了不少东西。比如茶、长城和女子缠足,以及筷子等中国所特有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后来西方探险家都提到过的,假如马可波罗到过中国,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

针对对西方学者的怀疑,中国学者绞尽脑汁证明马可-波罗确实到过中国,并对其书中的“漏记”逐条作出辩解。南开大学历史系杨志玖教授是其中的代表。他在1941年就从《永乐大典》第19418卷所引元代《经世大典》《站赤》门中发现了一条似乎和马可波罗有关的汉文记载, “[ 至元二十七年(1290)八月]十七日,尚书阿难答、都事别不花等奏:‘平章沙不丁上言:今年三月,奉旨遣兀鲁囗、阿必失呵、火者,取道马八儿往阿鲁浑大王位下,同行者一百六十人,内九十人已支分例,余七十人,闻是诸官所赠遗买得者,乞不给分例口粮。’奉旨:勿与之。”

杨志玖认为,这段公文记载与《马可波罗游记》记载马可一家离开中国的情节相同。公文中提到的三位使者的名字和马可波罗书中所讲的阿鲁浑的三位使臣的名字完全一样,离开中国的时间和地点也相同,因此有力地证明马可波罗到过中国。这个发现曾得到顾颉刚先生和傅斯年先生的高度评价,并译成英文, 于1944 年刊登在英国皇家学会亚洲学报孟加拉版第四卷上,又在哈佛大学《亚洲学报》1945 年9 月九卷一期上发表了论文摘要。

这是迄今为止从汉文史料中发现的关于马可-波罗在中国的唯一文字证据。可惜的是,还不能算是直接证据,因为公文中根本没有提到马可波罗父子的名字,因此仍不为怀疑论者承认。他们会问,假如这本书是马可-波罗编造的,难道他不能同样根据道听途说记载这件事情吗?

中国学者普遍认为,用“漏写”来证明马可-波罗没有到过中国书不可取的。对于古代旅行家留下的游记,应该从总体上探讨它的真实性。虽然马可波罗“漏写”了一些中国的事物,但她的书中大量正确记载了很多有关中国的事物。比如马可在中国看到了煤炭,“黑色的石头⋯⋯可以像木材一样的燃烧”,而当时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对煤还一无所知。马可记载,由于煤炭丰富,大都居民每个人每星期都可以洗三次热水澡。而据他记载,大都城人口众多,仅妓女的人数就达到了两万人。作为商人,马可对元朝发行的纸币很感兴趣,因为那时候欧洲根本没有纸币流通的概念。而元朝的纸币竟然和金银等值,令他十分惊奇。他说,“所有的纸币都有伟大的君主的印鉴”。他还记载了人们用烧冥钱来祭奠死者,这种风俗如今在中国依然存在。大都的宫殿美轮美奂,屋顶上是光亮的瓦片,“红的、绿的、兰的、还有黄的⋯⋯像水晶一般美丽,闪闪发光能照得好远”。那不就是琉璃瓦吗?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副总编麦克爱得华兹的考察,马可波罗游记中对云南少数民族风俗的记载是准确的。比如,据他记载,在他们行程中路过一个地方,那里有一种奇特的风俗。如果一个陌生人去一个人家里借宿,主人会让他的妻子招待客人,满足客人的任何需要⋯⋯如果客人喜欢还可以和他的妻子上床。马可说:“那些女人美丽而又放荡。” 据民族史研究者证实,中国有的少数民族的确有这样的风俗。他们认为外来者是优秀的,能为自己的家庭带来新的血统和美好的前景。马可还记载云南一些民族喜欢吃新鲜的生肉,包括家禽、羊、公牛和野水牛。他说:“他们就像我们吃熟食那样吃生肉⋯⋯。” 云南的白族人至今还保留着吃生肉的传统。

有人说,“马可波罗用20 年的时间了解东方,而欧洲人用了200 年的时间了解马可波罗”。关于马可波罗是否到过中国的争论仍在继续。《马可波罗行纪》中有夸张不实之处,也有很多很有价值的记载。读这本书,不能把它当作严肃的历史著作,而应当做一本通俗的旅行记录。作为一个元史爱好者,我宁愿相信马可波罗到过中国。

MARCOPOLOTRAVELMAP.jpg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3月28日 08:50

    真正的历史学家都是怀疑论者。

  2. 评论 | 2013年3月28日 20:41

    如果马可波罗没有到过中国,那就证明西方人自古就会骗人。如果马可波罗到过中国,那就证明现在的西方学者总是在歪曲历史。是西方人先说的马可波罗来过中国,现在又否认。是先有古代骗子,还是后有无耻学者,反正根子都在洋人那里。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