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曼德拉

1,433 浏览
字体 -

462393346093.jpg

昨天,全球近百名政界、宗教界巨头齐集南非约翰内斯堡索韦托FNB体育场,参加前南非总统曼德拉的葬礼。美国前任及现任总统四人出席,加拿大前任现任四位总理出席,中国也派出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CNN盘点各国政要缺席原因,要么是因为身体抱恙,要么是因为财政紧张,否则参加人数将更多。

曼德拉的一生是一个传奇。他曾组织暴力活动,因此上了南非和美国政府恐怖份子黑名单。但二十七年的铁窗生涯彻底改变了他,使他认识到以暴易暴、冤冤相报没有出路,出狱后不遗余力宣扬宽容和解精神,他也因此获得了1992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南非主教图图称他为“上帝给南非的礼物”和“南非给世界的礼物”,赞扬曼德拉就像耶稣基督和那些把爱带给世人的基督的跟随者一样,在服事苦弱贫穷者中体现出伟大的精神力量。

可是,有人并不这样看。有人认为,曼德拉是南非黑人革命斗争的“叛徒”,他之所以受到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追捧,是因为“他们宽恕了西人或白人的恶行”。对于抱着顽固革命斗争思维的人们来说,这种观点并不令人惊讶。

我想,如果曼德拉在天之灵听到有人说他是“革命的叛徒”,他会很高兴的,因为这正是他经历痛苦历练之后悟出来的一个道理,必须告别革命才有出路。漫长的铁窗生涯改变了曼德拉,使他变得更加成熟。他说自己年轻时性子很急,脾气暴躁,正是在狱中学会了控制情绪才活了下来。牢狱岁月给他时间进行反思,使他学会了如何面对自己遭遇苦难的痛苦。

曼德拉最为人称道的有如下名言:“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当我从监狱走出去的时候, 是要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当我从监狱走出的时候,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成为我的使命。”

“我为反对白人专政而战,也为反对黑人专政而战。”

这就是曼德拉建立在基督信仰基础之上的新境界,他已成为一个真正的“新造的人”。只有站在这样高的境界才能真正理解曼德拉。

曼德拉从小在教会学校读书,是一个卫理公会信徒。在漫长的监狱生活中,曼德拉深刻反思自己的基督信仰,灵性得到了提升。苦难的磨砺并没有使他的心变得更加冷酷僵硬,反而变得更加柔软温和,他决心实践耶稣的教导“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的人祷告。” 他对敌人的满腔仇恨淡化了,消失了。虽然他肉身失去了自由,却获得了心灵真正的解放。他说,“在那漫长而孤独的(被囚)岁月中,我对自己的人民获得自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对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获得自由的渴望……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

反对暴力革命,推动民族和解,成为曼德拉毕生的事业。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宽恕和仁爱,而拒绝苦毒与仇恨。1993年,被视为曼德拉接班人的“民族之矛”前参谋长哈尼在约翰内斯堡郊区的寓所附近被白人枪手暗杀,举世震惊。南非二百万黑人走上街头,暴乱一触即发。在这紧急关头,曼德拉通过国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向全体公民讲话,要求黑人民众保持平静。他强调,杀死哈尼的是白人,然而,记下了凶手的车牌并及时报警的,也是白人。他说,“将悲痛、愤怒化为动力,向前迈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这才是拯救我们国家的唯一出路。”这是一个精神世界经历脱胎换骨深刻变化的曼德拉说出的话,也只有经历这样变化的曼德拉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南非人民正是在领袖精神感召下,学习放弃暴力,种族和解,共同建设新南非。

曼德拉当然不是完人。在《与自己交谈》一书中,他坦白承认自己和普通人一样是个罪人:“在狱中有件事深深困扰我,我不经意向世界展示了一个错误形象,被人当成是圣人,”曼德拉说,“我从不是圣人,而是一名不断努力的罪人。”

这才是真实的曼德拉,一个获得心灵自由的基督徒,一个赢得世人尊敬的基督徒。南非的社会经济发展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种族真正和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曼德拉在生前已经尽力了,人们不会苛求他,人们会永远纪念曼德拉为南非、为全人类和平所作出的贡献。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12月11日 21:09

    写的真好,一直想写写有关曼德拉的,但静不下来。谢谢你介绍这位活出基督信仰的伟人。

  2. 评论 | 2013年12月11日 21:34

    东方更需要曼德拉。

  3. 评论 | 2013年12月11日 22:16

    你见过曼德拉吗?你跟他一起供过事一起生活过吗?靠我党一些宣传材料整理出一份东西,何谈真实?笑话。

  4. 评论 | 2013年12月11日 22:39

    被拣选的族类,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

  5. 评论 | 2013年12月11日 23:17

    睡熊猫、农家苦, 远方无声鸽, 

    谢谢! 加拿大在促成南非种族和解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的幕僚中就有加拿大人。曼德拉来多伦多访问过三次。 是的,中国也需要曼德拉式的人物,推动民族和解,否则冤冤相报何时了?

    笑话, 你见过我党如此宣传曼德拉?

  6. 评论 | 2013年12月12日 11:22

    唉!图样,图森破!政客说的,做的永远是两回事。愿天下女人永远年轻,纯洁,善良。把肮脏,血腥,丑陋留给男人。

  7. JK
    评论 | 2014年3月21日 06:49

    转帖一篇文章,平衡一下观点:

    [这个真震惊]曹长青:曼德拉凭什么登上神坛?(图) 成文日期:2013-12-15 21:31:15 更新日期:2013-12-15 21:31:15 点击:2451

    如果曼德拉不是真英雄,怎么会被全球媒体热捧?还有上百名世界领袖出席他的追悼会?那种景观,就是耶稣回来了,再被钉十字架,也绝不会有。在人类历史上,在意识形态领域,大多数人都错的事情/时间远多过大多数人都对的。目前这种状态不是奇怪,而是常态。难道他们全都错了?所谓“主流”美国媒体(mainstream media),就是左派美国媒体。因为自罗斯福时代,尤其是二战结束后的过去六十多年来,美国媒体一直被信仰社会主义的左派文人绝对主导,所以他们成为“主流”。

    2013年12月5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逝世,世界各地哀悼 曼德拉是如何登上神坛的? 我的“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发表后,原以为口水谩骂反驳一定会多过共识,因为谁都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对曼德拉的歌颂,但从反馈来看,却得到绝大多数读者共鸣。这说明什么?说明真实和常识完全有力量战胜虚假,无论那个假是被多么庞大的势力推崇、被多么高位的权威者承认。 当然,有些读者的反对和质疑有其相当的合理性∶如果曼德拉不是真英雄,怎么会被全球媒体热捧?还有上百名世界领袖出席他的追悼会?那种景观,就是耶稣回来了,再被钉十字架,也绝不会有。难道他们全都错了? 事实上,在人类历史上,在意识形态领域,大多数人都错的事情/时间远多过大多数人都对的。目前这种状态不是奇怪,而是常态。导致历史常态的原因不是一篇短文的话题,这里仅谈眼前曼德拉这一“假”形成的原因。 这主要跟英文媒体有关。英美是世界强国,冷战后美国又成唯一超强,网络时代更迅速使英文成为世界语言。在这样的局面下,英文媒体对世界舆论的形成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甚至所有和语言有关的,电影、歌、戏剧、小说等等,只要是英文的,只要被美国主流媒体热捧,就立刻具有了全球性,“红”遍世界。 所谓“主流”美国媒体(mainstream media),就是左派美国媒体。因为自罗斯福时代,尤其是二战结束后的过去六十多年来,美国媒体一直被信仰社会主义的左派文人绝对主导,所以他们成为“主流”。 中国有“出口转内销”之说,什么事情在西方弄出名堂,国内就能走红。而美国是“内销转出口”,英文主流媒体炒热,“余温”就散到世界,所有其他语种媒体随之“起舞”。 留心西方媒体的人可以看出,无论他们用多少顶破天的形容词赞美曼德拉,他的遗产都不得不回避–经济不能说∶从曼德拉等黑人掌权至今19年,南非经济平均增长率只有3%,失业率高居24%以上;治安不能说∶南非的艾滋、强奸、凶杀率全球数一数二,人均寿命比白人统治时降了近20岁;外交更不能提,因曼德拉跟卡扎菲、卡斯特罗、阿拉法特等独裁者是“同志战友”。 他的“伟大”仅仅限于两个内容∶一是坐了27年牢(在坐牢之前他没有名气)。但据《曼德拉自传》披露,第一次坐牢,他每周可到律师事务所处理一次商务,途中还可到商店买巧克力、水果等。第二次关在海岛,二十多年间从没被打过,狱卒还成为他的朋友。当然,什么牢坐27年都绝不容易,但我想说的是,数不清的独裁国家的异议分子们的遭遇远比曼德拉糟糕。萨达姆时的伊拉克,被怀疑有二心的将军,居然被扔给老虎吃了! 曼德拉从一开始就有全世界的声援,他的妻子仅仅从台湾就每月有1000美元的关照,就别提来自西方,更有来自卡扎菲之类独裁者的金援了。这种待遇,专制国家的政治犯们连做梦都不会有。别说政治异议人士,中国当年那多少万右派在劳改营的遭遇,都远比曼德拉坐牢的状况糟糕。曼德拉挨过饿吗?他知道吞死耗子、吃蚯蚓、咽泥土的滋味吗?他感觉过政治前景彻底黑暗的恐怖吗? 但专制国家的政治犯不可能成为“伟大”,第一因为他们不是黑人,第二他们坐的是独裁国家的牢。西方的“政治正确们”对独裁国家的政治犯远不如对曼德拉那么用心。美国对萨达姆的独裁政权“用心”了一把,却被曼德拉如此指控∶“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犯下了无法形容的暴行,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命。”没错,把大活人扔给老虎吃了的萨达姆才在乎人命!! 曼德拉的第二个“伟大”是促成“黑白和解”、南非转型没有大流血。事实上,在白人政权妥协让步,放曼德拉出狱后,他要报复白人(大流血)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南非是民主体制(多党、选举的),有独立司法,自由的媒体,军队是国家化的。曼德拉当年领导暴力革命失败,他出狱后再做,照样没有成的可能。他采取“和解转型”政策,是唯一的选择。仅仅是因为他没有直接做卡扎菲、卡斯特罗(那样专制杀人)就成了“伟人”,这个标标准不实在是太低了吗? 更何况,曼德拉的所谓“黑白和解”成就也满是水份,我在“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中已介绍评述,不再重复。只提一个数字∶曼德拉掌权前,南非白人占人口近20%,黑人执政后,反过来实行对白人的“黑人种族主义”政策,导致大量白人逃离南非,现白人已降至9%。如果真是“黑白和解”了,为什么大量白人要背井离乡、放弃自己家园?历史上白人进入南非比黑人要早,黑人并不是南非的土著。 南非白人今天的遭遇,别说根本不见黑人为他们呼吁,西方白人管吗?曼德拉过问过吗?在西方得到“和解、宽容”美誉、被捧上天的曼德拉,却跟一群黑人一起合唱“杀死白人”。 但就这样一个曼德拉却一路被西方左派“捧红”。这个“造神”运动由来已久,在他去世之际达到高潮。但为什么西方左派那么热衷吹捧曼德拉呢?这里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这个词的实意是,要符合潮流,要说显摆自己高尚、占据道德高地的话。其本质是∶矫枉过正,走向歧途。 南非白人政权制定的对黑人严重不公平的种族隔离制度当然是错误、甚至是罪恶的。相当一大批(全世界的)白人不站在自己的血缘、肤色一边,为黑人呼吁,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它代表着白人的文明、理性程度。那些白人的呼吁,以及西方白人主导的政府的压力,促使了南非白人政权的妥协,促成了白人政党主导的国会(当时曼德拉的黑人国大党被禁)通过一项项的法律,包括取消种族隔离政策等,为后来曼德拉的释放和掌权提供了条件。这些正确的做法,在世界各个种族中都是赢得共鸣的。 但是,如果因为“正确”就矫枉过正,那就迈向“政治正确”的歧途–黑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你心里认为错的也不可以吱声;白人所为的一切都是错的,你心里认为对的也必须沉默。尤其是由于美国曾经有过白人把黑人变成奴隶的历史,历史包袱使得白人对黑人的任何错更不敢吱声了。更严重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大批自我表现欲高于一切的西方左派们,以歌颂黑人、痛斥白人来“秀”自己政治上的“正确”、道德上的“高级”。他们不仅自己绝口不提黑人的任何错误,而且任何其他人一提就遭主流媒体枪林弹雨批判。 一个眼前的例子,前天(12月9日)美国福克斯电视主持人欧莱利(Bill O’Reilly)仅说了一句“曼德拉曾是共产主义者”(随后是夸赞他做27年牢的伟大),就被左派媒体一顿谴责。曼德拉当然是共产主义分子,到死都是。但这种事实,左派媒体就是不让提。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除了很少数的保守派报纸,美国舆论就被左派媒体横扫了。 谁面对镜头表演“捧曼德拉秀”,谁就成半个英雄了;把曼德拉捧成“太阳”,他们就是星星,也跟着闪闪发光了。从对“曼德拉绝不是英雄”一文的反馈中,可看到相当多华文读者已很明白西方左派的把戏,他们说的很准确∶曼德拉是“西方左派竖立的政治偶像”。“把曼德拉捧上圣坛,自己也就站在道德圣殿上。”为什么要捧曼德拉?“第一因为他是个黑人,第二他吃过牢饭,所以赞扬他就是政治正确。” 正确的言论是为了帮助实现一个好的目的(改变每一个具体黑人的生存状态,让他们更有自由和尊严地生活),而不是利用美丽动听的词汇增加自己身上的光环。西方左派无视现实、只要作政治正确秀(不许批评黑人,甚至夸奖错误)的结果,是加大、加重了黑人的灾难,把那个“让黑人生活得更好”的初衷给改变了。 真实是∶从西方那些政治正确的大肆宣传中得到好处的,一是曼德拉本人(自己成神了,家族得巨额遗产);二是作秀的西方左派们,身上又贴一层站道德高地之金。而真正倒霉的,是那千百万普通的南非黑人。 二是社会主义理想。除了政治正确,更重要的原因,是西方左派跟曼德拉的社会主义理念心有灵犀,他们心照不宣是“思想上的战友”。所谓“西方左派”,主要特征是向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美国的左派们,原来向往红色苏联。苏联阵营崩溃了,西方左疯们也不好意思再公开歌颂共产主义了,但他们敏感地在曼德拉身上嗅到“共产气息”–曼德拉在狱中就向往共产主义,熟读《毛泽东选集》(英文版),家里挂着列宁、斯大林画像。掌权后,曼德拉迅速在南非实行社会主义,追求的不是市场经济,不是个体权利保障(私有财产权),而是均贫富,高福利,大政府,典型的社会主义。 对曼德拉去世,赞美调子最高者之一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这不是因为肤色相同(奥巴马绝不会赞美最高法院唯一黑人大法官、持保守派观点的汤玛斯),而是因为理念相通,都向往社会主义,甚至反感美国。 直到奥巴马当选总统了,他的妻子米歇尔才说,“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美国感到自豪。”意思是之前他们不为美国感到自豪。奥巴马的自传取名《来自父亲的梦想》。他从出生就被父亲抛弃,白人母亲把他带大,他跟父亲根本就没见过几面,但就因为他父亲是个共产主义者,所以他要继承父亲的梦想。在美国左派媒体众志成城的哄抬下,奥巴马进入白宫。他使美国阔步迈向社会主义的速度超过之前任何一届总统。难怪在西方国家领袖中,理解、欣赏、共鸣曼德拉的人,没有超过奥巴马的;他们是灵魂伙伴(soul mate)。知道灵魂伙伴之间的相互推崇会是多么倾心吗? 三是痛恨资本主义美国。这是和上一个捧曼德拉的原因相辅相成的。追求社会主义,就是因为反对资本主义;而反资本主义,则必定得反作为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 曼德拉明显是反美反西方的,所以他才会跟同样的反美独裁者卡扎菲、卡斯特罗、阿拉法特们是朋友。曼德拉曾公开歌颂卡斯特罗的“古巴革命一直激励着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独裁者给了曼德拉帮助,他念念不忘,尽心回报,而美国给予帮助,他则可以随口刻毒地咒骂美国(如前面所引)“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犯下了无法形容的暴行,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命。” 说到此,一定会有读者会问,对一个曾如此这般侮辱美国、且从未道歉的人,美国总统、前总统们怎么一溜烟(除身体欠佳的老布什之外)全都去参加葬礼呢?而且那么西方其他国家元首,包括保守派领袖,怎么也都蜂拥到南非呢?这就是西方左派媒体力量。 首先,政治家们要选票,不敢得罪左派主导的主流媒体;其次,媒体已经把曼德拉塑成了甘地、马丁路德金式的英雄(两个同样被西方媒体造出的“神”–我另文再论),这种观念已经在相当一大部分民众中深入人心。所以,别说政客们,就连绝大多数文人墨客也绝不敢对抗这股排山倒海般的“政治正确”潮流。虽说美国是自由世界,但如果你在哪个媒体工作,批曼德拉就完全可能丢掉饭碗。有几个人敢呢?这就又刷掉了一大批人。谁说大富翁都是支持资本主义的右派?事实上,支持媒体的大亨,除了刚跟中国女人离婚的默多克等极少数之外,大部分都是赚够了资本主义的钱却高调反资本主义的伪君子们。 当然,美国/西方也一定有少数坚持真实的敢言者。前美国副总统切尼就一直不认同(更不推崇)曼德拉;在2008年美国国会投票把曼德拉从“恐怖分子名单”拿下来时,他就投了反对票。 除了切尼这种真正的政治家之外,学者中则有更多的人不买曼德拉的账。比如加拿大专栏作家朱迪.麦克劳德(Judi McLeod)近日就痛批曼德拉的黑人国大党及他前妻温妮领导的杀害其他黑人的暴行。双亲是共产党员、自己也曾是左派、后来觉醒成为知名保守派的美国学者霍罗威茨(David Horowitz)在曼德拉去世时则毫不客气地写到∶“曼德拉以恐怖分子起家,之后也从没弃绝阿拉法特和卡斯特罗之类的暴君,而是把他们当作兄弟;他留下的南非是他政治生涯的罪证,而不是值得赞美的成就。” 但最感人、最真实、最有力、对曼德拉/奥巴马等黑人领袖最到位的痛斥,来自一位黑人牧师。请看这个视频∶ 我并不完全认同他的话,尤其是他对黑人人种的质疑。但我认为,这位黑人牧师–James David Manning(纽约ATLAH教堂的首席牧师)才是真正爱黑人、发自内心要帮助黑人。他远比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奥巴马们勇敢–敢说那个种族不愿听的真实!他更使我坚信,黑人的问题,绝不是人种的问题。历史遗留的,是文化问题;当今面临的,是黑人领袖的问题。但是这位牧师让我看到黑人的希望!

  8. JK
    评论 | 2014年3月21日 06:56

    曼德拉的第四个遗产:南非成为支持独裁者的大本营。(有删节)    曼德拉崇拜的英雄以及朋友,多是世界上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包括:……卡扎菲、卡斯特罗、阿拉法特、……等。    ……    ……他出狱后,第一趟出国,是去利比亚,朝拜卡扎菲。那次旅行可谓艰难,因为当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禁运)决议,没有民航可在利比亚降落。有报道说,去利比亚要先乘飞机到突尼斯,换汽车五小时至边界,再沙漠公路三小时才抵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    利比亚所以遭联合国制裁,因为卡扎菲手下炸毁了美国民航“泛美飞机”,造成270人死亡的“洛克比空难”(卡扎菲被击毙后,利比亚前司法部长证实,炸毁美国民航是卡扎菲策划的。卡扎菲政府也曾向空难死者赔偿了27亿美元)。而曼德拉去朝拜这样的卡扎菲,等于是为邪恶背书,挑战国际社会。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批评曼德拉此举“不受欢迎”,曼德拉则理直气壮反驳:“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自称是世界警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决定另一个应该怎样做。” 但他蹲监狱时,却恨不得美国等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来做“国际警察”,并呼吁国际社会“干预”南非内政,制裁南非的白人政府。但他一走出监狱,原则和标准就变了。而且是黑白颠倒的大改变。 曼德拉访问利比亚之后不久,卡扎菲就给曼德拉颁发了一个“国际人权奖”,奖金25万美元(这大概是曼德拉的“第一桶金”)。从卡扎菲的“人权奖”名单可以看出,奖励的多是践踏人权的政治恶棍,获奖者包括: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卡扎菲把曼德拉划入这个“行列”,可想而知,在卡扎菲眼里,曼德拉就是他们的同伙,而曼德拉则非常乐意与他们为伍。    如果说曼德拉刚出狱,资讯不足,还有情可原。但后来他当了总统,有了充足信息,仍坚持把卡扎菲作为好友,并公开赞美说:“卡扎菲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偶像之一。”    对这个“偶像”,曼德拉甚至是顶礼膜拜。利比亚被联合国解除禁运后,卡扎菲第一次出国,就是去南非,跟曼德拉相聚。人们可以在youtube这个视频(http://youtu.be/wEoK4KGMO54)看到曼德拉如果热烈接待他的老友卡扎菲,在机场熊式拥抱,举行国宴。其实不说别的,只是卡扎菲带着“美女卫队”这一件事,任何脑袋还正常、还没疯的人,都会知道那个独裁者是个多么荒谬的小丑。而曼德拉却一板正经地接待;那个跟卡扎菲高举双手的镜头,定格了曼德拉的是非立场。    在上述视频中有个镜头,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座的一次宴会上,曼德拉讲话,竟理直气壮地为他支持卡扎菲做辩护,说这是他的道德要求,不能忘记过去支持他的老朋友。但问题是,且不说卡扎菲所谓支持曼德拉,只是曾取消利比亚到南非的民航等,难道曼德拉没有基本的智商?如果卡扎菲真的看重人权,支持被压迫者,那他统治的利比亚为什么会成为全世界人权最糟糕的国家之一?为什么从来没有民主选举?为什么利比亚的“曼德拉们”从没有投票和当选的机会?曼德拉怎么可能不懂得这些常识和逻辑?    而且通过媒体广泛报道,曼德拉更怎会不知道,卡扎菲的人炸毁了民航飞机,导致几百人遇难?南非的白人政权,只是种族隔离,曼德拉就强烈反对,但卡扎菲们是有意谋杀,而且是不问肤色的滥杀,曼德拉怎么却要跟这种屠夫做朋友、甚至把这个独裁者捧为“我们时代的革命偶像”呢?从这个“偶像”标准,人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出,曼德拉要的是一场什么样革命!    当曼德拉跟卡扎菲成为“战友”,他的所谓在南非推行与实现“黑白和解”怎么可能是真的?他跟愿意妥协、放弃白人种族主义的前白人总统克拉克等人都不能完全发自内心的和解,甚至反过来推行黑人种族主义统治。这一切,都可以从他跟卡扎菲们做朋友之中找到根本性原因。    曼德拉跟卡扎菲的友情,一直维持到卡扎菲被击毙。在利比亚人民起来革命,要推法卡扎菲统治时,人们从没听到曼德拉支持利比亚人民的声音,反而是他的继承人(南非总统)祖马,公开抨击北约试图改变利比亚政权,说北约的轰炸是对卡扎菲实施“政治暗杀”。当时人们猜测的卡扎菲可能藏身的六个国家中就有南非。    卡扎菲把数百亿美元赃款藏到南非,可见他对曼德拉们有多么信任。卡扎菲的幕僚长巴希尔·萨利赫后来负责非洲投资基金高达400亿美元。卡扎菲被击毙后,这笔资金下落不明。虽然萨利赫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但他今年三月还公开出席在南非班德举行的金砖国家首脑会议。南非在野党质疑,为什么警方不逮捕这个通缉犯,还让他大摇大摆出席会议?他们要求祖马政府解释,但曼德拉们不予回答。在利比亚政府不断交涉下,最近南非政府准备把卡扎菲藏匿的10亿美元退还,而这只是个零头,更不要说那个通缉犯仍在南非逍遥法外。    我说曼德拉跟独裁者“卡扎菲们”是朋友,从另一个例子中也可以看得很清楚。曼德拉出狱后,又不远万里,跑去美洲的古巴,朝拜他崇拜的另一个英雄卡斯特罗。    从youtube上这个视频(http://youtu.be/w36mzjObod0)人们可以看到,面对卡斯特罗,曼德拉恭恭敬敬,像是见到“大家长”,卡斯特罗坐在沙发上,曼德拉站立着,对他一遍遍恳求,“什么时候你能够去南非?答应我。”    在哈瓦那的共产党群众大会上,曼德拉高喊“古巴革命万岁、卡斯特罗同志万岁!”跟卡斯特罗一起散步时,曼德拉甚至手挽着卡斯特罗的手臂,一副徒弟搀扶师父、恭维独裁者的卑贱。    卡斯特罗是全球最老资格的独裁者,从五十年代末掌权至今,已愈半个世纪(超过斯大林、毛等)。而且对内跟卡扎菲一样,实行严酷镇压,对外反美反西方,输出革命和动乱。但曼德拉却认同、喜欢、崇拜这样的大独裁者。如果说曼德拉崇拜卡扎菲是个偶然(当然根本不是),那么他同时还崇拜卡斯特罗,就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而是骨子里有相同的东西——从反白人,到反西方,反人类文明,等等,背后有共同的思想根源。    曼德拉当上总统后,卡斯特罗终于“赏脸”去了南非,受到曼德拉的熊式拥抱,还被安排到议会演讲。南非的民选议员,竟在国会的殿堂载歌载舞欢迎独裁者卡斯特罗。这一切,都是曼德拉安排的。民选议会欢迎独裁者演讲,这是南非议会最丑陋的一幕,更是曼德拉政治遗产中最令人恶心的篇章。    曼德拉跟卡斯特罗的“友情”至今,媒体报道说,曼德拉88岁生日时,卡斯特罗“信守诺言,专程送来了精美的朗姆酒和雪茄烟。”曼德拉90岁生日时,卡斯特罗在古巴《起义青年报》上撰文说,曼德拉“已成为人类最崇高品质的象征”。世界上专权时间最长的活着的独裁者歌颂曼德拉,更能说明他们为什么是“战友”。    曼德拉从不掩饰与这些独裁者们为友,甚至为有这些“朋友”而自豪。曼德拉第一次到美国(1990年)时,特意去拜访纽约曼哈顿125街的哈莱姆黑人区。媒体报道说,曼德拉向欢迎人群表示,“巴解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利比亚上校卡扎菲、古巴军事首脑卡斯特罗,都是我的战友(comrades in arms)。    在曼德拉的朋友名单上,不仅有上述的恶棍,还有伊朗的内贾德,等等.    (删节)    如果阿拉法特、本拉登还活着,没准也会得到曼德拉们“奖励”。因为“南非已成为当今自由世界中袒护独裁者的领袖”(美国《新共和》杂志语)。曼德拉们的南非,曾支持缅甸军政府,支持伊朗的内贾德,支持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支持利比亚的卡扎菲,支持古巴的卡斯特罗,支持反美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更是臭名昭著的独裁者、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后台……,他们内心深处有“相通”的东西。    南非《时代周刊》当时发社论说:“这是一场背叛,是一场对南非自身抗争历史的背叛。”    可从曼德拉的上述种种丑行来看,他其实骨子里没有“背叛”,他本来就欣赏斯大林、毛泽东的理念。曼德拉去世当天《华尔街日报》的悼念文章就提到,“曼德拉领导的黑人运动朝向马克思主义、跟苏联结盟。曼德拉的家中书桌上方,挂着列宁、斯大林的画像。”    曼德拉死在家中,大概最后的时刻仍望着书桌上方悬挂的“英雄”画像。这才是真正的曼德拉!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