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 研究什么?

253 浏览
字体 -

习近平总书记上台伊始,便提出了“中国梦”,一大批“学者”闻风而动, 争相解梦、圆梦,努力把它上升到理论高度。12月9日,复旦大学成立了全球第一个“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要任务大概就是为习主席圆梦的。习总提出的“中国梦”的概念,内涵似乎还不够确定,比如他曾说过,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好理解。中国梦和美国梦怎么能相通呢?通在何处呢?

一年来,一帮御用文人已经为此作了不少辛苦工作,其中衣俊卿局长贡献很大,据说他和常艳博士在京东大宾馆开房云雨之时,突来灵感,发明出了“三个自信”这一新概念,就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结果一炮打响,被上头采纳。这个发明实在高超。将道路争论、理论体系争论、制度争论全部搁置起来了。都已经自信了,还争论什么呢?

“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的主要工作当然是设法证明中国发展模式存在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所谓中国发展模式的特点当然就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本来是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来的模式,现在实践成熟了,要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这还不够,还要再拔高,上升到“文明”的高度,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发展道路的开辟,更“意味着一种新的人类文明形式的诞生”。正因为有了这么一种神奇的模式,西方文明模式从此走下神坛。因此,中国人不仅应该骄傲,而且有资格傲慢。

“中国发展模式”当然和西方发展模式截然对立,水火不相容,因此必须对普世价值加以批判。普世价值算个什么东西?那只不过是西方主导世界以来形成的“西方中心论”的幻觉罢了,简直一钱不值。随着西方的没落,西方的话语霸权也将终结了,普世价值也就没有市场了,当然也就没有价值了。

不仅普世价值应该被拒绝,西式民主更应该被拒绝。宋鲁郑在《西方民主制度的困境》一文中尖锐地指出了西方民主制度的两个难以解决的困境。第一,西方的政策受制于普通的选民。选民只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对于事关长远、全局甚至全球的事务并不关心,也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西方现在的债务危机就是它们的模式下普选的后果。第二,西方的政治受制于财团。西方的选举民主,决定了必须有巨额的选举资金,而唯一有能力提供的只有财团。民主制度问题多多,老百姓太愚昧,而且自私,如此这般,中国还搞什么民主?精英统治、权贵统治是最理想的制度;中国人民被代表大会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民主制度。

可是,我总觉得,这些竭力抨击西方式民主和普世价值,尽情讴歌“中国模式”的文人可能沉浸在习总的“中国梦”中睡得太沉,以至于看不清中国面临的严峻现实。我想对他们当头棒喝:喂!醒醒!睁开眼看看中国的现实!

中国和朝鲜政坛最近上演的大戏令人眼花缭乱。朝鲜的独裁二愣子“金三胖”用残忍手段羞辱并处决辅佐他上位的第二号人物张成泽,公然宣称世袭王朝的“白头山血统”,引起举世震惊;在中国官场,贪污腐化、罪恶累累的周永康党羽正被一一剪除,公开审理康师傅那一天也许不远了。

中国和朝鲜曾结成抗美联合战线,可是这种“用鲜血结成的友谊”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怀疑,甚至耻笑。人们看到的是两个拒绝现代文明的专制政体的荒唐、残忍、无道。在那里,政客们没有安全感,为了自保必须搞阴谋诡计、甚至政变、谋杀、公开处决。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可如今仍有人羡慕、赞颂朝鲜政体,试图复辟文革。朝鲜最近上演的闹剧正好是一面镜子,照出三十年前中国的丑陋面目,虽已遥远,仍旧清晰。这出悲剧也是一幅上好的清醒剂,促使人们梦醒。原定在人民大会堂上演的纪念毛泽东大型文艺演出无疾而终可能就是后果之一。

中国人民比较幸运,没有遭受毛家世袭王朝“韶山血统”的统治,但是,中国人民并没有摆脱专制统治,这不是一家一姓的专制统治,而是多家寡头统治,这种体制甚至不如一家一姓世袭王朝统治。有人说,没有世袭制的专制是最残酷的专制,权力与资本合流的政府是最坏的政府。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民不幸地恰好遇到了二者,并深受其害。由于选择了一条错误的发展路线,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相割裂,权力、资本不受约束,导致了社会贫富悬殊日益加剧,官员贪腐枉法,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人民怨声载道,一百多个太子党家族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命脉,他们无厌的贪欲正在毁灭中国,而新权贵比元老家族更贪婪。这些强大的金权阶层形成的利益集团顽固抗拒任何改革,他们对付民众不满的手段只有镇压。可是,高压维稳已经难以为继,改革与革命正在赛跑。

近些年,大批体制内官员将家属和财产转移到国外,成为裸官,随时准备跑路。有人调侃说,如果美国名校在九月份开家长会,要求学生家长务必参加,中共十八大就可能开不成,因为大多数“党代表”们都得打点行装赴美国开会。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官员的“三个自信”在哪里呢?

据《经济学人》发布的消息,中国大陆目前已有一百多万千万富翁,人均资产超过160万美元。其中很大一批人正设法移居国外。据胡润最近报告,超过16%的中国富人已移居国外,或者正在办理移民手续,44%的人打算离开中国。超过85%的人计划将子女送到海外留学,三分之一的人在海外拥有资产。此外,中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共拥有2万亿至5万亿美元的不动产及流动资产。其中有人已经因恐慌而转移资产。实际上,中国2012年第二季度国际收支平衡已经出现自1998年以来首次赤字,表明随着恐慌情绪的蔓延,资金出逃速度在加快。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富豪为什么对中国的制度没有“自信”呢?

孔子说,“危邦不居,乱邦不入。”中国既非危邦,亦非乱邦,领导人“自信”满满,社会制度如此优越,为什么人们争相逃离呢?我认为,这应该成为“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优先研究的课题。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11:07

    在中国,文人从政是种悲哀,当年那个29岁当副教授的王沪宁,不知有否被“御用化”。再好一套的政治理论, 不可能在现行体制下推行。中国政治的明天,需要的是昂山素季,马丁路德金这样的行动者!

  2.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11:56

    中国人一向爱做梦,也确曾做过很多精彩的梦:周蝶梦,黄粱梦,红楼梦,如今又加上一个中国梦,可谓四大奇梦。不过,凡是梦都有梦的怪诞,梦的沉迷,梦的虚幻和梦的荒唐,也总有鸡鸣梦醒的时候。但愿中国御用文人们梦醒的时候,还能身在杨柳岸,见晓风残月,而不是绕树三匝,无枝可栖。

  3.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15:15

    最近和几个国内的朋友联系,居然一个年薪上百万的朋友也在等加拿大的移民纸,她说她对加拿大的期待就是没有雾霾,带孩子出门不会遭人抢,真是悲哀。

  4.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16:15

    远方无声鸽、农家苦、端端,谢谢来访、评论!

    中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养活的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不为老百姓说话,专为权势集团说话。我看了出席会议的名单就知道这个研究中心要干什么。

    中国模式有什么特别之处?没有!日本、南韩、台湾在经济起飞阶段都是采用这种模式,政治专制,经济自由,国家调控,二十多年经济增长率都在10%左右。这不是一种固定模式,而是一种发展模式,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改革,就是政治民主化。

    习总说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可能是诚心诚意的,可以有人就是要曲解习总的中国梦,非要把它和美国梦乃至全人类共同的梦截然对立起来,理由是中国人民太愚昧,不配享有民主、人权、自由、选举权。这些人不顾国家民族未来和人民利益,专为权贵阶级大唱赞歌,所做的就是要把中国和整个世界大势对立起来。他们对西方的司法独立、“权力制衡”不以为然,认为西方的东西只适用于西方,不适用于东方。这是罔顾事实。东亚的多数国家和地区包括南韩、日本、台湾以及港、澳都在实行权力制衡。中国为什么例外?中国目前盛行的 “金钱政治”、“集团政治”、“政治腐败”正是缺乏权力制衡造成的。曲解习总中国梦的后台老板就是新闻自由杀手刘云山。

    中国权贵集团重金聘请国内外所谓的“专家学者”为所谓的“中国模式”大造声势,无非是为了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薄熙来差一点搞出个“重庆模式”推向全国,还邀请了基辛格来站台助威。

    这些人也邀请了不少美国著名学者来助威。比如未来学家、作家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将中国政治体制称为“纵向民主”。他指出,中国的政治模式在解决诸多重大难题上,都表现出惊人的高效和务实。纳斯比特认为,“中国形成了一种目前正与西方民主制度竞争的发展模式”。西方政客无不羡慕中国官僚大权独揽,“高效”。可是,他们不知道这种“高效”的可怕后果,大跃进饿死三千万农民就是这种“高效”决策的后果,中国各地的挥之不去的雾霾就是这种高效决策的后果,三峡大坝诱发地震就是这种高效决策的后果。

  5.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17:25

    说到刘云山,和他有某些联系,原以为他当年当过几年新华社记者,思想应该开放一些,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中国典型的“党棍”。好像李竹去年有一文专门分析过常委几位,现在看来都应验了。

  6. 评论 | 2013年12月18日 21:14

    好文,民间还是用脚投票,虽然有说起来很自信。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