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习近平反腐会不会步普京后尘?

1,721 浏览
字体 -

习近平上台伊始,便对民众承诺要铁腕反腐败,他所倚重的反腐工具便是王岐山控制的中纪委。习王联手反腐败,老虎苍蝇一起打,声势浩大,雷厉风行。中央、地方、军队都挖出了一批腐败分子,一时间人心振奋,全世界都在翘首期待下一个大“老虎”是谁。

最近研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顺便了解了一下普京在俄罗斯的反腐败运动。我发现习王掀起的这场反腐败运动和普京在俄罗斯搞的那一套有某种相似之处,最后的结果大概也差不多。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腐败便如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拾。腐败官员大肆洗劫国家财富,俄罗斯突然出现大批亿万富翁。暴发户们纷纷把存款转移到英国和瑞士,许多新贵和富豪,以及他们子女家属, 都忙着移民英国和欧洲各国。英国的一半豪宅被俄国富翁买走。据俄罗斯内务部经济安全和反腐败总局公布的资料,2011 年平均每个官员受贿30万卢布(1 卢布约合0.2元人民币),远高于2010 年的6.1万卢布。俄侦查委员会莫斯科侦查总局局长雅科文科也透露,2012年,仅莫斯科一地就因腐败损失11.5亿卢布,追回的还不到1/4。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也曾致力于反腐,但成效不佳。在卸任总统时,他承认,“要说一事无成太夸张,但就结果而言,只有少许成效。”

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资源, 经济增长也很快,但由于严重的腐败,并没有完全发挥其潜力,也难以吸引外资。俄罗斯在透明国际的排名从1996年第46位降到2011年的第143位,沦为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

普京应该对俄罗斯猖獗的腐败负有一定责任。在他执政的12年中,虽然也搞反腐败,但从未把它作为执政重点,相反,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他甚至有意无意纵容腐败。众所周知,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家族也很腐败,普京被叶利钦推上台就是因为内幕交易,他承诺上台后不追究叶利钦家族的腐败。而普京果然兑现承诺,上台后便签署了对叶利钦家族的特赦令,放弃追查叶利钦家族的腐败行为。有了这个先例,普京反腐自然底气不足,不可能动真格的,官员贪腐起来便无所顾忌。这个时期的普京很像当年中国的”江核心”,只要听话,尽管腐败去,大家一起闷声发大财好了。老江借反腐败之名把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整倒了。但圈内人明白,这是借反腐败清除政敌,实际上北京市长张百发比陈希同还要腐败。

俄罗斯民众对国内猖獗的腐败感到绝望。俄“新闻大陆”网站曾进行一项名为“谁能帮助俄罗斯打击腐败”的网络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 的民众选择“谁也不能”,5% 的民众选择“国际法庭”,3% 的民众选择“总统”,3% 选择“司法机构”,还有1% 选择“总理”和“国家杜马(俄议会下院)”。

2012年大选之前,为了争取选票,普京开始着手高调反腐败。这时的普京已经在俄罗斯政坛上纵横驰骋了十几年,政治技巧比较老练了,在反腐败问题上,也有了强硬的资本。他变得六亲不认,不惜拿身边的人开刀。

电力系统是腐败大户,被普京选为首个重点清理对象。普京把调查腐败的工作交给了自己头号心腹谢钦。结果发现,在352名电力产业高管中,有162名与总数达385 家的商业组织有联系。而这385家商业组织要么是这些高管亲属或心腹经营的电力服务企业,要么就是在海外离岸地区注册的公司,用来将高管及其亲属、心腹们赚来的钱转移到国外。

和李鹏家族控制中国电力一样,俄罗斯的电力也控制在几个腐败家族手中。比如北高加索电力系统几乎全部控制在卡伊托夫家族手中。卡伊托夫本人是“北高加索配电公司”负责人,他利用手中职权将公司电网运营及服务业务包给自己亲属开办的公司,然后又将赚来的钱通过皮包公司洗干净,或分发到亲属账户上。

担任”秋明能源公司”负责人的克留奇科夫,手下还经营着好几个电力服务公司,专门承揽”秋明”的维修业务,但实际上什么也不做,实际维修工作完全是”秋明” 公司自己承担。克留奇科夫坐收渔利,把贪污得来的巨资投入他的家族企业,或在其他地区购置房产。

“统一能源集团- 联邦电网公司”乌拉尔分公司的一把手尼基金自己开了五家商业公司,其亲属则开办了十六家小公司来与这五 家公司对接业务。每年这些公司的资金流动量超过二十亿卢布。

普京在选民面显示了自己的“铁腕”,亲自在会上详细公布上述案情,并把电力系统贪腐官员共十三人全部解职。

但是,在电力系统打响反腐”第一炮”之后,普京便及时住手了。他并没有在同样腐败丛生的能源部、经济发展部、俄罗斯铁路集团、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储备银行、原子能集团等系统清除腐败分子,只是要求这些系统用两个月时间,对所有国有或国家拥有股份的公司进行检查,杜绝类似电力系统内存在的这种腐败现象,尤其是海外离岸公司帮助官员转移财富的现象。但是事实证明,让这些国有大企业”自己查自己”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这些系统的腐败自然依然故我。

普京以70%选票赢得大选后, 在继续调查贪腐案件的同时,也抓紧以法制手段反腐。2012 年9个月内,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为2.07万起腐败性质的案件立案,这比2011年全年还多7000起。同时,调查机构也收到3.36万起腐败行为的举报。大批政府高级官员落马,如国防部部长谢尔久科夫因为牵涉腐败被免职查办;前农业部长、后曾担任总统顾问的斯克雷尼克因为农业部下属公司巨额资金流失被调查;普京的同班同学、联邦资产管理机构负责人安纳托利-斯捷尔秋克被逮捕,等等。为了从根子上防止腐败,普京在2012 年底的国情咨文中提出,在监督政府官员收入和财产的同时,开始监督这些官员、国有公司领导以及其家属的收入及开支。普京的心腹、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高调宣示,反腐败斗争“必须果断行动,不要顾及等级和头衔”,“我们没有不可以触及的人”。

2012 年,普京制定了《审查公务员消费占收入比例法》。按照这项法律,政府官员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的支出如果超过此前三年内收入总额,将面临司法调查,相关财务信息将在政府网站公布并交给媒体,他们非法购置的财产将被法院冻结。在申报财产中弄虚作假的官员将被免职,甚至面临刑事指控。根据这项法律,21万人接受了检查,发现了1.6万起违规事件,总共有322人被解职。

普京率先公布个人财产。2013年4月12日,俄罗斯政府网站公布了总统普京、总理梅德韦杰夫2012年的收入和家庭财产情况。根据公开的官员家庭财产情况,总统普京2012 年收入579万卢布,名下有一处公寓、一块地、一个车库和三辆俄罗斯产汽车,妻子柳德米拉-普京娜2012 年收入为12.14 万卢布,名下无其他财产。总理梅德韦杰夫2012年收入580 万卢布,名下有一块地,一处公寓和三辆苏联产高尔基汽车,其妻子斯维特兰娜梅德韦杰娃2012 年没有收入,名下有一辆大众高尔夫汽车和两个停车位。此外,总统办公厅成员、政府官员和联邦委员会成员等都公布了财产。全俄罗斯总计有超过500万的公务员,有130万人需按规定申报财产。

普京还制定了《禁止国家官员及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拥有海外资产法》,该法案2012年12月在俄杜马通过了第一次审议。法案禁止政府官员拥有国外银行账户和有价证券。除政府官员外,该禁令适用人群还包括担任现职的法官、议员、军人、检察人员、内务部工作人员、市级行政长官,以及参与竞选总统、州长、联邦和地区杜马议员、联邦委员会议员候选人等。这些人除了不能在国外银行开设账户储存现金和贵重金属,还不能拥有一切形式的外国金融产品,包括有价证券和金融衍生品。以上人群的配偶及未成年子女也适用该法案。该法案虽然不禁止官员在国外拥有不动产,但要求他们必须进行申报并公开购买不动产的资金来源。

2013 年2 月12 日,普京将这一法律草案递交国家杜马进行第二次审议。5月7 日,法案正式签署。按规定,从法案生效之日起3个月内,适用人群中拥有国外账户者必须关闭账户,拥有外国发行的有价证券者必须割让,否则将被停职、免职或辞退。相关机构在总统授权下,可对适用人群中的任何人是否违法进行调查。

普京的反腐运动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并不能算成功,俄罗斯的腐败然很严重,在2013年透明国际的排行榜上,俄罗斯在177个国家中仅排127位。有人认为, 普京发起的这场反腐斗争不过是一次政治运动, 这种运动式反腐纯粹是领导意志的体现,借反腐败清除政敌,赢取民心,并不能促进制度进步。及时如此,普京的反腐运动也遇到很大阻力,禁止官员在国外拥有账户和不动产的法律草案在下议院就遇到阻击。普京的反腐同样遭到庞大的官员群体的集体抵抗。

反观习王反腐,其声势、规模、和透明度恐怕都难以与普京相比,其效果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中国贪腐最严重的当属太子党权贵家族。彭博社追查了中共八大元老103名家庭成员的经济状况,指出这些人通过控制国有企业,经营私人企业聚敛了巨额财富。这和俄罗斯贪官的手法如出一辙。在这103人中,有26人控制着大型国有企业,其中包括王震之子王军,邓小平的女婿贺平,以及陈云之子陈元,三人控制的国有企业在2011年资产规模达到1.6万亿美元,超过中国年度经济产出的五分之一。

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当代中国社会流动》研究报告指出,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翁中,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两千九百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两万亿。 《新太子商〉一书的作者于石坪说,“从财富规模和积累速度看,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共新权贵家族要比八大元老家族的后代们,更贪婪,更肆无忌惮。”“无论是新权贵家族还是老权贵家族,都已成为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的一块心病,也是中共全面腐败的一个主要根源。从这个层面看,我对习近平反腐并不抱多少期待。” 中国和俄罗斯的腐败性质相同,都是制度性腐败,只能从制度入手解决腐败问题。选择性反腐败自然效果不彰。中国腐败最严重的电力、石油、电信和金融系统的大老虎并没有打,太子党家族的腐败问题更是连盖子都没有揭开。所以,习王反腐,可以围观,可以叫好,但不要太当回事,否则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