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让”与”争” 的对立统一

265 浏览
字体 -

汉语中的”让”的大致意思是”把方便或好处给别人”,或者”避开”。让首先是一种姿态,让步、让利、让位、让贤、让座、辞让、禅让等都能给人一种想象,一种退避的姿态。让就是自己退出,不再参与争夺,退让就是把空间让与他人,自己退让,使别人可以前行。

政治上的禅让就是政权的传递,如尧传位于舜,舜传位于禹。孟子认为,”让”是一切礼仪的前提,也是人之为人的前提。有人认为,中共目前领袖继承模式就是党内禅让制,江泽民把位子让给了胡锦涛,胡把位子让给了习近平,习将来也许会把位子让给某某人。

与”让”相对的是”争”。古希腊哲人赫拉克里特说:”争是万物之父”。人性本质也不是”让”,而是”争”,争夺万物的控制权,争夺对他人的控制权,甚至要争夺属于神的权柄。斗争是人与人之间关系中最基本的关系。毛泽东曾把这种关系推向极端,他说:”八亿人口,不斗行吗?”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争”的历史,如今的世界就是”争”的结果。人类生活的所有领域,政治、经济、军事、学术,无不充满着”争”。

人们”争”的目的是为了使自己有”余”。但”争”的结果必然是一方被迫”让”,而彼此之间再无余地。”余地”可以成为缓冲空间。当”争”的逻辑主宰了一切,”让”便不再可能,也不再有余地,剩下的只有直接的冲突。

面对人类”争”与”让”的困境,庄子提出了”无为”,”逍遥游”,什么也不做,不争也无所让。但是在一个已经被”争”所控制的败坏的世界上,做”无为”的”逍遥游”并非易事。

但人类世界原本并非”无余”。上帝完成创造之后,便选择了让与、退出,并规定第七日为安息日,英文的rest 既指”休息”,也指”剩余部分”。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更是谦卑虚己,把自己的生命让与世人。他在世上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他死后留下了空的坟墓。”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5-8)这是最高的”让”。

今天的世界为什么会陷入”无余”的困境?这恐怕要归因于启蒙运动以来的主体哲学的泛滥。迷信知识就是力量,强调人的主体意志对世界万物的主宰,不留余地,无所让与。在这种哲学思想指导下的技术与资本的征服与开发导致了自然资源的枯竭和人类的生存困境。

现代西方哲学家试图从中国古典哲学中寻找答案。于连的《淡之颂》可以作为代表。他认为,平淡就是一种掏空自己而正要隐退的符号。因为有了平淡,才有了审美意义上的”余韵”和”余响”;因为平淡,生命便可能达到一种平衡状态。但正如毕来德在《驳于连》一文中指出的那样,于连是站在西方立场上,把中国这个”他者”作为救治西方的手段,而对于中国思想来说,平淡已经成为问题了。中西方文化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对话,消除隔阂,而不是引入一些富有异国情调的陌生概念。再说,山水画创作中的平淡意境和生活中的平淡追求毕竟是大不一样的,想在当今浮躁的中国社会中找一丝平淡还真不容易。

最近”陨落万维”的网络名人芦笛近几年一直在宣传他的观点,”社会进步必须靠统治者的让步才能实现,中国式斗争只能造成社会倒退,一部近现代史就是证明”。他坚决反对革命,也反对不择手段在中国推进民主。学者冯胜平认为,芦笛思想的最深刻之处,在于他认识到中国式斗争哲学的弊病:斗争的双方都相信”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芦笛想告诉人们的是:政治是可以双赢的,关键是要留下调和的余地。

但芦笛这种 “民主恩赐论”遭到讽刺和批判,网友”大隐于朝”斥之为痴人说梦论,并指出,世界上的民主体制没有一个是统治者恩赐来的,都是博弈后无奈的选择结果。

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代价最小的当然是当权者主动作出让步,让权于民,让利于民,自上而下实行改革。但是,如果没有底层的抗争,施加足够压力,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的可能性不大。未来中国可能会在政改、革命、和政变中作艰难选择。当政改的路被全部堵死,革命也成为不可能,剩下的可能就只有政变一途了,而政变在中共政坛上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而且很可能正在酝酿之中。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4年4月24日 12:06

    我也支持“政变”的观点,因为这样对整个中国来说,改朝换代的代价最小,成本最低;可我也担心,此风一开,恐怕就永无止息,跟“暗杀”是一个道理。

  2. 评论 | 2014年4月24日 17:41

    写得好。喜欢博主的文章,观点尖锐清晰,从来不含糊。

    让,通常来说是有条件的,让的背后意味着得,人不是耶稣,所以耶稣才会带人受罪而死。 争,是人的本性,如果双方能够将眼光放远一些,也许会选择不争,而是让。 说到底,都是利益的调和,看远些,就叫心胸。 我也相信中国政治体制的变化之是迟早的事,何种形式,何时,拭目以待。

  3. 评论 | 2014年4月25日 23:11

    农家苦,谢谢评论!

    其实“政变”之风早就开了,而且已经多次发生,文革、粉碎四人帮、推翻华国锋、废掉胡耀邦、赵紫阳都是政变。周永康、薄熙来密谋政变未遂,正在被请算。至于“暗杀”在当今中共政坛上正在上演,据说老干部们很怕住北京301医院。江泽民生病肯定要在老巢上海就医。胡锦涛和他儿子被暗杀过几次,他秘书的儿子的车祸实际上也是暗杀。最近几年每年都有正在接受调查的贪官“自杀”,其中很多人可能是被暗杀灭口的。据报道,近几年反腐败官员有很多人遭到暗杀,最近王岐山也险遭暗杀。

    端端,

    中国人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统治者需要让步,留给人民一定的自由空间,社会才能真正稳定。而多年来的大维稳机制恰恰相反,极力挤占人民的生存空间,老百姓怨声载道,每年发生十几万起群体事件。这种状况必须改变,中国才有前途。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