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我为什么要选保守党?

897 浏览
字体 -

再过一星期就是加拿大联邦大选了。最近民调显示,原来保守党、自由党、新民主党三分天下之势已经大变,选战成了保守党和自由党之争。

这次选举很富有戏剧性。竞选之初新民主党气势如虹,民调分数遥遥领先。我当时在讨论时就跟人说,新民主党若执政将是加拿大的灾难,这个党连一个省都治理不好,怎么能管理好一个国家?新民主党的长处是关注弱势群体,加拿大人享受的免费医疗也多亏了新民主党多年的努力争取才获得。实际上,全民医保曾是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的夙愿。新民主党成立于1932年,在加拿大政坛上属于左翼政党,其政治哲学基础是民主社会主义。我觉得新民主党可以在政府中充当反对党的角色,督促政府政策注意社会共平正义。但由它来管理一个国家无法让人放心。

自由党这次是后来居上。小特鲁多年轻气盛,虽然经验稍显不足,但几次辩论并没有太大失误。三大党中只有自由党坚持赤字财政,我觉得该党提出的经济刺激政策虽然有点冒险,但若注意控制规模,也不失一个办法。加拿大的基础建设实在是太落后了,很多道路都是年久失修,而且拥挤不堪,交通事故频繁发生。另外最近这些年在保守党执政时期贫富差距越来越大,2010年,加拿大60个最大公司的CEO每人平均收入为6,200万元,这导致了新的社会不公,需要纠正。

由于新民主党基本上无缘胜出,下面只比较两大党的经济政策。保守党坚持低税收,平衡预算, 预测2015/16财年可获得14亿盈余,之后承诺维持盈余预算。 自由党则声称若上台执政,头三年将会出现财政赤字,但保证每年赤字不会超过一百亿元;2019年可以平衡预算。其他方面:

税项增减
保守党
˙强调联邦税项是过去50年来最低
˙2019年前把小型商业税从11%减至9%
˙2017年就业保险金(EI)从每100元供款1.88元,减至1.49元
˙有未成年子女家庭入息摊分报税(income-splitting)已实施

自由党
˙推出个人所得税新税率,逾20万元收入的所得税率为33%
˙收入介于44,701元至89,401元所得税率,从22%减至20.5%
˙取消家庭入息摊分报税,但保留给长者
˙支持调低小型商业税,但不应沦为高收入人士节税工具
˙2017年把EI供款调低至每100元供款1.65元

社会福利支出
保守党
˙免税储蓄户口(TFSA)存款上限,已从每年5,500元增至1万
˙国民维修房屋最高可获5千元退税
˙全民幼儿服务福利(UCCB)新计划已实施
˙申领老年保障计划(OAS)年龄,从65岁推迟至67岁
˙为单身长者推新税惠,连同现行措施每人最多省税600元

自由党
˙取消TFSA每年1万元存款上限
˙对年薪低于15万元有子女家庭,推出新的免税加国儿童福利计划(Canada Child Benefit)
˙取消保守党推迟OAS申领年龄的做法

˙承诺拨7.5亿元支持技术行业培训

三个烂苹果,选哪一个好呢?比较来比较去,这次选举,本人和还是打算投保守党票。虽然觉得这次可能要变天,自由党可能重新执政,但觉得还是需要一个强大的反对党对它进行钳制。保守党的很多价值理念我比较认同。

保守党执政风格上比较稳健保守。这种执政风格使得加拿大安然度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加拿大经济在七大工业国中表现最好;保守党信守承诺,将销售税从15%减到13%,而且在油价大跌的今年居然消灭了赤字、达到了预算平衡。在移民、难民等问题上,保守党以加拿大国家利益为先,注重甄别,也受到拥护。

除了经济政策,我也支持保守党对社会价值观的坚守。自由党承诺上台执政后会推动大麻合法化,在全国各个社区建立毒品注射屋,推动男女共浴共厕法案。我认为这些举措只会使得社会越来越乱,而且增加管理成本,最后还要由全体纳税人买单。今天新闻报道,多伦多大学一些学生宿舍已经取消男女共用厕所。这种厕所原意是方便跨性别人士 (transgender),例如一名男子拥有男性生理特征,却认为自己是女性,便可以进入这种男女共用厕所。但从上月开始连续发生女性如厕时被人偷窥偷拍的事件。若全国都建这种厕所,可以想象情况会多么乱,那些有偷窥癖好的人便可堂而皇之进行偷窥和性骚扰了;毒品合法化后吸食者肯定大量增加,毒品对人的伤害是很严重的,到时候全国到处都是瘾君子,会造就一大批“残废品”,街头横七竖八到处都是“瘾君子”,社会服务和医疗卫生负担将会更加沉重。还有,今天挑战联邦规定公民宣誓必须取下脸罩的那位穆斯林妇女举行了入籍宣誓,因为法庭判决他有权带面罩,但很多加拿大人认为,这不仅仅是入乡随俗的问题,在公民宣誓法庭蒙脸是不尊重这个公民身份,藐视法庭。把脸蒙得那么严实,法官如何核实宣誓者的身份呢?谁知道是不是冒名顶替的呢?总理哈勃表示若保守党继续执政,不禁要立法禁止公民选宣誓时蒙脸;而且将效仿魁北克政府,通过一份禁止公务员上班蒙脸的法律。我本人也表示赞同。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5年10月10日 11:50

    大家往往比较了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但是注意加拿大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于对自由人权宣章的保护,对和平友爱的维护,以及全民医保等社会福利建立的人与人之间平等尊严。我认为保守党的许多做法与此相悖,最终受到最大打击的,将是我们承受风险能力较低缺乏政治保护的新移民群体。

    就一些细枝末节来说: 穆斯林妇女戴面纱,只是极少数个别人,联邦法庭和上诉庭已经宣判没有违反《公民入籍法》,政府和民众应该尊重法律,尊重加拿大的司法体系,尊重法官的判决。

    我不一定是支持自由党,但自由党的男女同厕、大麻合法、注射毒品屋等,不过也是出于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弱势群体,只占一个社会的少数,加拿大之所以和平友爱,其中一个做法,就是拔高弱势群体,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强势群体,从而达到相对平等的尊严,达到社会的和谐。同性恋、吸毒者、吸食大麻者,都是少数群体,进行一定的规管、保护,往往可以将危害程度减到更低。

    保守党将人分类,打压弱势群体,排斥一些特定族群,参与战争,推出涉嫌侵犯自由人权宪章的法律,才是加剧社会矛盾的做法。

    所以,今年我不支持保守党。

  2. 评论 | 2015年10月10日 12:24

    兄弟好文。 咱们通过分散选票来把权力关到笼子里也不失为好办法,

  3. 评论 | 2015年10月11日 11:35

    加拿大的两大执政党自由党和保守党,由于执政时间太长,政治思维已经严重落入套路化,政绩彼此彼此。给新民主党一个机会,让他们改变一下,未必不是好事。所以,我不会再投票支持保守党和自由党。

  4. 评论 | 2015年10月12日 19:34

    长周末出去度假刚回来,谢谢大家的精彩评论,特别感谢牧人兄参与讨论,这次大选虽然咱们中意的党派不同,有一点是相同的,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不管是在联邦,还是一个省,一党独大都不是什么好事。安大略省自由党以多数党执政,独裁本性显露,利益输送,已经把安省经济搞糟了,如果联邦自由党再以多数党执政,日子恐怕就更难过了。有人对自由党内部了解比较多,认为该党简直是藏污纳垢之党,难怪要推出那么多惊世骇俗的政策。刚才开车在区里转了一圈,发现好几家华人家草坪上都插上了保守党候选人的牌子,看来华人还是比较认同保守党的执政理念,经济政策和价值观。大家都不想自己的后代吸毒,成为瘾君子,大家也不想让卖淫合法化冲击家庭。

    度假回来发现自由党和保守党差距拉大,看来NDP的部分拥护者策略性投票,转投自由党。这次看来自由党很可能上台执政,但我还是希望自由党以少数党执政,不至于任意妄为。

  5. 评论 | 2015年10月12日 21:55

    NDP 的产生源于当年的社会福音运动,Tommy Douglas 原是Baptist 的牧师,犹如加拿大的马丁路德金。 看当年Tommy Douglas 的异像完全是世俗版的登山宝训。虽然今天的NDP 有些方向不明,失去起初的宗旨, 为推翻而推翻,为反对而反对。未来还需一个有理想,有魅力的领袖人物继续不懈的努力。 按俺的估计,保守党会继续执政,沦为少数政府。不过加拿大需要的政治家,而非政客,今天 俺还是去投了NDP!

  6. 评论 | 2015年10月12日 23:00

    远方无声鸽, NDP 的产生源于当年的社会福音运动是有可能的,事实上空想社会主义都和基督教有联系,圣西门还写了一部书《新基督教》,详细描述了他的空想社会主义理想世界。但如今的BDP和基督教的价值观相去甚远。穆凯儿也绝对不是一个政治家,据说他自己的房产抵押了十一次,这样的人,你指望他管理一个国家的经济能靠谱吗?

    自由党的赤字财政政策比较冒险,中国和美国都吃过这种所谓“量化宽松”政策之苦,大量经济泡沫可能出现,这是寅吃卯粮的政策,弄好了能够刺激经济增长,弄不好只会加税减福利,遗祸后代。加拿大人把宝押在自由党身上是在冒险,必须承担后果,但目前似乎人们求变心切,已经不顾后果了。当初安省省民选举自由党成为多数党执政就是如此,等他一朝权在手,便把选民诉求抛在一边,我行我素,选民叫苦不迭已经晚了。

  7. 评论 | 2015年10月13日 07:47

    我们华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只顾眼前利益,忽视长远利益;只顾经济利益,忽视政治利益;只顾小团体利益,忽视华人族群甚至整个移民族群的利益。只算小账,不算大帐。要知道,有人今天能找MUSLIM 的茬,明天就能找CHINESE 的茬。华人在加拿大历史上被人找茬受的苦和罪还少吗?都忘啦?今天的华人被人找茬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中国现在的执政党是共产党。

    下面转载我看到的一篇文章。大家看到后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

    前段时间有两个很有意思的民调。 一个是加拿大人的身份认同, 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加拿大宪法《人权宪章》是加拿大引以自豪的标志。 另一个是保守党关于穆斯林妇女遮脸巾(niqab)民调, 绝大部人认为穆斯林妇女应该在公共场所褪掉遮脸布。

    这两个观点却是自相矛盾的,因为加拿大宪法是保护少数族裔的, 一个人穿什么完全是个人自由。 最高法院的两次判决充分确认了这项权利。 虽然大多人(包括我本人)对身边站一个穿niqab的人可能会感觉不自在, 但这是她们的权利, 并且这项权利并不影响别人的利益。

    非常不幸的是我们现在执政的保守党对国家的宪法没有很多的尊重,哈珀似乎也无意去理解遵守宪法和其他法律。 他的言行多次证明了这一点。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上一次, 他自己刚制定了四年一次固定周期选举, 一看时机对自己有利,马上就违法律提前举行大选。 这次的在Duffy的审判听证上, 哈珀的前任律师又再次确认了这一点(在参议院议员提名的代表省份问题上)。 当律师的观点跟他不一致时, 他按自己的解释去运用法律。

    当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为了权利,不尊重自己自己国家的宪法, 甚者公然违反自己刚刚制定的法律, 在法理上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这个国家领导人的的资格。

    作为国家领导人还有一项基本的任务, 就是尽量团结这个国家的人民。 作为多族群移民占多数的加拿大, 这一点尤其重要。 但是哈珀的作为却与这项要求完全背道而驰。 为了选票, 他不惜挑拨族群和社会群体的对立情绪。 上一次选举, 他的目标是中国人, 一个内阁部长公开说华人移民中藏有一千个中国间谍(消息来源是一个在为了能出国什么都可以说的中国驻澳洲叛逃外交人员), 过了这么多年, 保守党在国家安全上花的资源不可谓不多, 连一个货真价实的中共间谍也没有抓着。但这种言论如果得到社会认可,无疑会让几十万华人的职业生前景受到威胁。 这次的niqab ban 则是利用把选民对恐怖分子的仇恨, 转移到对身边穆斯林妇女身上。

    在大选期间, 各个政党互相争论攻击是民主过程的体现。 但这种攻击是由公认的标准的, 有正常的攻击,不怀好意的攻击,有下流的攻击。 正常的攻击是攻击对方的执政记录、政策、说过的话。 不怀好意的攻击有很多种, 一个例子是自由党攻击NDP 在魁省的50%+1政策是支持分离主义, 另一个例子是保守的攻击其他党说他们一上台经济就会完蛋。 这些攻击都是可以接受的。 下三滥的攻击是故意误导欺骗选民、捏造事实进行攻击, 或者攻击对手的长相、性别、年龄等。 下流攻击遭人唾弃。 我个人也不理解为什么总理哈珀会花那么多资源用在下三滥手段上。前天, 加拿大五百多位学者发表公开信, 谴责保守党的这些行为, 认为他们已经crossed the line.

    很多人觉得由于niqab 在头上, 恐怖分子会蒙混过关骗取公民卡, 这是他们支持niqab ban 的潜意识原因。 其实在领取公民卡时, niqab 是必须拿掉的。 保守党说的是在举行宣誓时, 要禁止niqab。 保守党故意很少去澄清自己的这项政策的细节, 目的就在误导。

    保守党的另一条经典台词是: 自由党想让通过大麻合法化让你的孩子吸毒。 这是另一个恶意误导。 在现有体制下, 高中学生想要得到大麻都可以买到,比香烟还容易买多了,这是现实。 合法化之后,至少会比香烟更难买。 因为特许经销商贩一定比毒贩更守法, 不会卖给未成年人。 合法化的另一个好处是犯罪集团失去了一大笔收入来源, 对社会治安是有好处的。 多年来的社会学调查研究大都是支持大麻合法化的。

    保守党上台时, 一项最得民心的承诺就是清理“自由党的腐败”。 九年过去了, 保守党的腐败跟自由党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几乎是scandal after scandal. 它每年的巨无霸式的预算案在预算方面含混不清(却故意夹杂巨多移民、犯罪等跟预算不相关的内容), 无论是国会议员, 还是他自己任命的 parliament budget officer 都不知道钱究竟花在什么地方、砍在什么地方了。 可以说揭露出来的那些腐败都只是冰山一角。

    民主体制最根本基石有两个。 一个是选举, 由选民决定政府, 得到最多选票的人当选。这一条所有的人都知道。 但很多人都忽略了另一条, 那就是政府必须保障每个人的个人财产、人身安全和其他基本权利不受侵犯,否则90%的人就可以投票处决另外的10%。 这条原则谁都会说, 但一旦与自己的喜好或信仰发生矛盾, 很多人就忘了。 悲哀的是, 我们的哈珀总理也会忘记这一条。

    政府的职责不是运用公共资源去整天强调多数人的权利, 因为在民主制度下他们的权利是肯定得到保证的。 恰恰相反, 保护少数群体的合法权利是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能。 这一条听起来不是那么合理, 但你要拿着放大镜去看, 每个人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方面, 利用这些不同制造怨恨,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当年的排华法案就是得到了多数选民的支持的。

    作为华人, 我们在财政问题上都是倾向于保守受党政策的。 但是当经济利益与国家前途有冲突的时候,国家前途的优先级更高。我们的子孙是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 我们要留给他们一个安详平和的未来, 还是一个为了钱和权利可以不择手段、尔虞我诈的社会? 对我来说, the choice is clear: ABC – Anyone But Conservative。 具体操作时是在一个选区, 第一选最有可能击败保守党候选人的人。 如果保守党在一个选区根本没有机会, 就选在总席位上最可能超过保守党的, 目前看那就是自由党。

    引用Niemoller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8. 评论 | 2015年10月13日 10:20

    这次联邦大选我一定要参加,并想在退休前说两句。我记得2000年我全家登陆加拿大时,是自由党的克里斯田当总理,那时工作机会比现在要多,对年轻人的发展也比较鼓励,政府也提倡往高科技领域投资。总之小民是活在希望中的。当时民众最关心的是“魁北克”会不会独立出去,加拿大会不会分裂?后来克里斯田因为笼络魁北克力量,使了一些不光彩的财务手段而下台,但是就在魁北克全民公投是否脱离加拿大的关键时刻,由于魁独内部的分裂倒戈,结果以51%:49%险胜使得魁独没能得逞。以后加上联邦政府又减少了对魁北克的投资,使得其经济实力逐渐与安省拉开了差距,使分裂加拿大再无可能。自由党在维护加拿大统一的历史上是有功劳的。不能以“大麻、毒品、男女混裕”这些肮脏话,以偏概全地否定自由党。 加拿大至今仍是一个严重依赖美国经济带动和出售本国自然资源支撑的国家。 加拿大国民已经给了保守党最近十年的机会,试图改变这种经济结构一点吗?没有。保守党是保持了加拿大在全球经济危机中的“稳定”,这只能说是哈柏的运气好一些,正好赶上了全球油价大涨的十余年光景,进帐尚能维持政府的各项腐败不至于败露太快。今年油价急剧下跌,加拿大政府失去“支柱产业”,收入锐减,却无以应对,导致加元急挫到从一元兑一美元到74分的惨状。而另方面,国内大的财团、“国企”却富得越富,小民穷得越穷,这只能说明保守党“搞经济”的本事只是在国内分蛋糕有术而已。但是却坐失参与国际经济新秩序重建的机会。 我觉得虽然不敢说自由党就会把握住上述机会,就会杜绝腐败,但是肯定地说哈柏做不到上述两点。如果再把机会给了哈柏,不是等于把我们全体加拿大公民“放在温水里当青蛙在煮吗”?试论,我一个将要退休的人,理应求稳不求变,但是我为加拿大担心,我为后代担心,我们不能被国际经济发展再次边缘化了。我们就给小特鲁多一个机会,相信他出自豪门政客名门之后,人生目标应该是一代中兴之主,而不是又一个挥霍国家命运与机遇的纨绔子弟。 加拿大不能再等了。加拿大需要变革。

  9. 评论 | 2015年10月13日 11:51

    谢谢评论!

    自由党是加拿大的天然执政党,这次卷土重来并不令人吃惊。民主政治的好处在于,无论哪个党上台都不敢胡来,因为有反对党存在,全国选民也在紧紧盯住他们。但作为华裔,特别是经受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熏陶的大陆移民,要认同新民主党或者自由党的左倾政策是有点难度的。这两个党比较倾向于理想主义,而保守党就是一个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党,其重视教育和家庭和华人的价值观不谋而合,而左派政党激进的政策将把传统家庭的定义完全搞乱,华人受不了。

  10. 评论 | 2015年10月17日 14:36

    When someone writes an piece of writing he/she keeps the idea of a user in his/her brain that how a user can understand it. Thus that’s why this post is outstdanding. Thanks!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