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小土豆会不会步奥朗德后尘?

1,250 浏览
字体 -

一个月前的加拿大联邦大选,选民分歧严重,华人一向参政热情不高,但这次也积极参与助选和投票。虽然还没有见到具体投票比例,但我想和穆斯林选民相比只能逊色。

最近一项调查显示,接近80%合乎资格的穆斯林选民在联邦大选中投了票,较上届联邦大选投票率46.5%大幅度增加,其中男性的投票率为89%,而女性也有75%。投票率在所有族裔中居首位。这些选票毫无疑问都投给了自由党。

在选战前,穆斯林社区已经对保守党政府的几项政策深恶痛绝,心里早憋着一股气。这几项政策分别是: C-51 (“反恐法案”)C-24 (所谓的“二等公民法案”),以及哈珀政府禁止在入籍宣誓时佩戴头巾的做法。不识时务的哈珀在竞选过程中竟然宣称,若再次胜选,将仿照魁北克,禁止穆斯林妇女在执行公务时戴头巾。

自由党为了拉拢穆斯林选民,竭力攻击保守党的这几项政策,起到了明显效果。小土豆几乎拜访了所有加拿大最著名的清真寺,并像模像样地参加礼拜。其中一间清真寺是魁省的Al Sunnah Al Nabawiah。据来自“美国政府情报来源”称,该清真寺是阿尔盖达组织的招募中心。因此以哈珀为首的多名联邦阁员公开抨击特鲁多为了选票与宗教极端分子相勾结,危害加拿大利益。总理办公室斥责他“向我们社区中的宗教极端分子捞选票”,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兰尼(Steven Blaney)在Twitter上发文,指杜鲁多与被指煽动国民加入阿尔盖达组织,并参加暴力极端活动的人有联系,令人无法接受。” 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范天奴(Julian Fantino)则直言“无法把我们的安全交托给小杜鲁多。他对罪行的立场软弱、支持大麻合法化、如今更结交宗教极端分子。

1_20140807230811_n9ugh.jpg

但选民们对此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保守党在电视上做广告说小土豆“还没有准备好”,即使说的是事实,也被选民当成竞选策略而忽略,甚至受到非议。一位白人妇女说:将来选总理我就是要投小特鲁多一票,我才不管他有没有能力当总理呢,我只知道他帅!

troudou.jpg

保守党并非没有意识到穆斯林选民的作用,也想竭力拉拢。哈珀亲自邀请穆斯林阿訇到总理办公室吃“开斋饭”,纪念穆斯林斋月,释放善意,但似乎作用不大。

自由党以多数党当选后,穆斯林社区沸腾了,大肆庆祝胜利。这让许多人颇感惊讶,有大陆移民感叹道,“哈珀在位已经10 年了,没感觉他干了什么事,加拿大的经济靠资源出口,主要是美国,但几年前的美元贬值,现在又是油价狂跌,总感觉加拿大被美国操纵,占便宜,哈珀一点办法都没有。对多伦多,温哥华房价狂涨,加拿大经济过度依赖石油出口,也没见有经济结构调整的措施。总之,该换个人试试。但今天一看,在保守党的老家卡尔加里,一大帮包着头巾的印度人和穆斯林庆祝自由党当选,真是崩溃呀。” 另一位则感叹,“昨天看选举时就很纳闷,为什么自由党当选最兴奋的是一堆包头巾和戴面纱的。现在就怕自由党当选后会将大麻合法化,不担心我的孩子会对这个上瘾,担心的是会出来一堆吸食大麻后的马路杀手。”

选民觉得哈珀在位期间没干什么事显然不符合事实。哈珀是学经济学的,管理经济是有一套的。在他执政期间,任用杰出的财政部长费拉逖,大胆采取赤字财政措施,成功带领加拿大渡过经融危机。他的一系列减税、免税帐户政策使中产和企业受益,联邦税从7%降到5%,企业税从23%逐年下调到现在的16%,这些当初自由党声称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都做到了。但这样的成绩显然还不能让选民满意。自由党打出的旗号是“真正的改变”吸引了众多选民,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是自由党的天下,“改变”是肯定,只是可能变好,也可能变糟。人们希望的是不要大幅加税,慎重引进难民,严把边界,不要放进恐怖分子,要求已经大大降低了。

小特鲁多当选的经历颇似法国总统奥朗德。2012年法国大选,角逐总统宝座的奥朗德因为对穆斯林的态度更为开放和温和,获得了绝大多数穆斯林选民的支持。调查数据显示,在大约200万穆斯林选民中有170万人支持奥朗德,只有30万张选票投向了萨科奇。奥朗德最终以110万票的优势领先于萨科奇。因此毫无疑问,是穆斯林将奥朗德推向了总统宝座。

但奥朗德竭力讨好穆斯林并没有使法国免于恐怖袭击,恰恰相反,今年一年内就发生了两起严重恐怖袭击事件。今年初,《查理周刊》发生遇袭,12人死亡,迫使奥朗德对IS采取强硬政策。而1113日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更加惨重,130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法国宣布了二战后的第一次紧急状态,全国默哀天。总统奥朗德极为震怒,立即决定派出“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开赴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在国内,法国内政部长表示将解散宣传仇恨的清真寺。

我们不能预测小土豆领导的自由党政府和穆斯林社区的蜜月期能持续多久。我只能祈祷他能够采取妥当措施保证加拿大人的安全。法国已有前车之鉴,希望自由党政府能吸取教训,不要犯愚蠢的错误。自由党当局必须认识到,对恐怖主义的纵容就是对人民的犯罪。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是现代文明世界的毒瘤,他们和整个世界的冲突并非宗教的冲突,或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文明和野蛮的冲突,先进和落后的冲突,民主和专制的冲突,这种冲突是难以调和的,无法兼容的联合国已于1120号全票通过决议,动用一切手段消灭反人类的伊斯兰国,我们且看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如何反应。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5年11月22日 00:56

    有理有节,写的非常好。

  2. 评论 | 2015年11月22日 16:31

    谢谢! 我对难民的立场和前保守党政府一致,对真正的难民一定要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实行人道救济,加拿大政府可以向联合国难民署捐款,发动民众捐款,可以拨出专款在叙利亚周边国家安置难民,也可以接纳部分难民来加拿大定居,但审查工作一定要严之又严,不能放进任何恐怖分子和潜在的恐怖分子。难民中有加拿大亲属的可优先安排,主要考虑他们来到之后的生活安置不至于太困难,也不至于给纳税人造成太大负担,引起不满。老实说,即使加拿大接受两万多难民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因为叙利亚难民有一千多万,加上非洲难民有六千万,加拿大爱莫能助。哈柏说的不错,解决难民问题的关键是根除产生难民问题的根源–伊斯兰国。

  3. 评论 | 2015年11月22日 16:35

    本人没有说要完全拒绝难民,而是说要对难民进行要严格审查,而自由党竞选时信口开河保证年底前引进两万五千难民风险太大,对加拿大安全构成潜在威胁,这正是许多加拿大人的共同担心。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加拿大街头发生了许多骚扰穆斯林的事件,趋势很令人担忧。如果难民来到加拿大不能入乡随俗,到处不受欢迎,甚至受到歧视,心理上恐怕难以承受,可能产生更大问题,甚至撕裂加拿大社会。

    多元文化有其局限性,在欧洲已经被放弃,加拿大也出现了问题。一个封闭排外的人群只要求别人承认他们的价值理念,而拒绝承认他人的价值理念存在的合理性,在多元社会中会起到什么作用呢?一个社会没有核心价值观是很脆弱的,这成了一个悖论,因此现在有人提出了一元价值,多元文化的理念。 这个问题需要政治家的智慧制定合宜的政策,也需要全民参与。

  4. may
    评论 | 2015年11月22日 18:46

    非常好的文章,实话实说。当下没有多少人敢说实话了,一顶顶大书歧视的大帽子到处乱扣,辛亏您不是politician.看看务实的保守党的下台。怎么就有人放着想对稳定的生活方式不要而非得要tmd的“change”。好了,换上一帮正事不会不想干的人,一上台就先想着如何花钱(败家仔儿),如何大麻合法化(拜托这是作死的节奏,看看过去的罗马帝国是如何败落)。难民问题,不管是否消化吸收的了就先招呼上,好大喜功这党的一贯作风.多元文化应该建立在接纳+融入,而不是单方面的妥协忍让,真是很担心多元文化会被某些人利用,在欧洲已有先例了。

  5. 评论 | 2015年11月23日 01:56

    好,写得好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