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叙利亚难民问题对多元文化提出的挑战

542 浏览
字体 -

自上周五开始,大批叙利亚难民开始进入加拿大。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安大略省长韦恩以及多伦多市长装德利亲自到机场迎接,场面隆重。总理亲自为难民挑选衣服和玩具,机场设立一条龙服务,难民落地后一切手续很快办妥,成为“新加拿大人”。

加拿大人一向热情好客,富有同情心,每年都接受大批难民进入加拿大。最典型的是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接受越南难民潮。越南战争结束之后,大约有超过一百万越南人逃离家乡,滞留在东南亚国家的难民营。1975年到1976年仅仅一年时间里,加拿大就接收了5,608名越南船民。但加拿大民众认为还不够,呼吁政府加快接收越南船民,于是,1979年,加拿大出台了政府与个人“匹配方式”,规定加拿大个人(也包括教会、企业以及公民组织)每资助一名越南难民,加拿大政府也相应资助一名难民。到了1985年,总共有110,000越南船民抵达加拿大。虽然当时加拿大经济正处于低迷期,但加拿大人并没有丝毫犹豫,仍然张开双臂迎接这些经历苦难的人们。“2015年加拿大阅读奖”获奖华裔女作家金翠就是当年的越南难民,她10岁时与家人被逐出家园,漂洋过海,九死一生,最后来到了加拿大,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地。她的代表作《漂》是自传体小说,讲述了当年只有10岁的她与家人乘船逃离越南,抵达马来西亚难民营,后来作为“船民”移居加拿大,在“新世界”艰苦奋斗,开始新的人生,最后获得成功的故事。难民是加拿大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对加拿大做出过重要贡献。前加拿大总督武冰枝和米凯伊.让当年都是以难民身份来到加拿大的。

但是,当自由党政府宣布年底前接受25,000名叙利亚难民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反对声不绝于耳,最后迫使自由党政府把接收难民的期限推迟到明年二月。加拿大民众的反对主要出于自身安全的忧虑,因为今天的情况和当年的越南难民潮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当年的越南难民虽然因为语言、文化等原因在融入加拿大社会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但他们并没有对加拿大社会构成任何潜在安全威胁。而如今的叙利亚难民来自一个复杂的宗教冲突地区,他们当中很可能潜藏着恐怖分子。

美国国土安全部最近发表报告,透露ISIS早在一年多前便已控制叙利亚当地的护照部门,取得护照印刷机及大量空白护照,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任意批量生产叙利亚护照。黎巴嫩政府曾提醒过英国首相卡梅伦,每一百个叙利亚难民就混进两个伊斯兰国分子。一个月前袭击巴黎的八名恐怖分子中就有一人是以难民身份通过希腊进入法国的。这些事实无疑加重了加拿大人的忧虑。如果统计一下网上的评论,可以看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反对声音。加拿大人在电视上看到那些衣着光鲜、拎着名牌箱包、拿着Iphone手机的“难民”,心里很不是滋味。政府要花十几亿元安置这些难民,而加拿大街头有那么多无家可归者、食物银行有那么多人排队领取食物,政府为什么不能过问一下呢?有愤怒的网民对自由党政府发出了警告,他们必须对将来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负全责。还有人声称要发其情愿,弹劾自由党政府。一个网名叫Swthiel 的提出了六点建议:

1. 开始发起请愿,要求自由党政府停止对所有穆斯林难民进入加拿大,防止发生欧洲各地出现的恐怖主义活动。

2. 发起全国性抗议。鼓动加拿大人和企业拒绝向政府交税,或拒绝替政府收税。企业可以只卖商品,免收税。不出一个月政府就会撑不住了。

3. 咨询宪法律师,了解如何发起对特鲁多的不信任投票。特鲁多上台获得穆斯林的强烈支持,这使得越来越多加拿大人感到害怕。

4. 特鲁多2013年在英属哥伦比亚省正式皈依成为穆斯林,但他并未让加拿大公众了解这个事实。这是违宪的。他可能为维护伊斯兰教的利益而违反加拿大宪法。

5. 特鲁多拒绝剥夺与极端宗教团体联系密切并被定罪的穆斯林的公民权利,对加拿大构成了威胁。例如,奥马尔-卡尔(Omar Khadr)曾参与恐怖主义活动的家人正在依靠加拿大的福利而生活。他们是加拿大的直接威胁,不应该留在加拿大。加拿大人不希望加拿大成为恐怖分子藏身之地。

6. 20161月份之前根本无法验证25,000 名穆斯林的难民身份。移民局往往要花 2-3 年以上验证一个申请人的身份。这是对国家安全的严重威胁。ISIS 恐怖分子已经以难民身份进入欧洲。而进入欧洲的绝大多数难民根本没有身份证。都说在逃亡途中“丢失了

 这些建议有多大的可行性,不得而知,但所表达的忧虑是非常清楚的。加拿大已经发生数起“独狼式”恐怖袭击事件,虽然目标不是公众,但造成的心理冲击是一样的。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不久,美国加州最近也发生类似恐怖袭击,虽然规模较小,但产生的震撼效果相同,以至于共和党总统竞选者川普声称要完全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得到了众多呼应。应该说,这次的恐怖危机比9·11更加深重,因为这是直接从一个文明社会内部发出的致命一击,恐怖分子都是本国公民。

最新的恐怖袭击更是对加拿大和欧洲盛行多年的多元文化提出了严峻挑战。近几十年来,西方提倡多元文化或者文化多元主义,希望多元宗教信仰可以和平共存。但这仅仅是理想,要真正实现非常困难。

多元文化论假设每一种文化都是平等的,只要加以理解和尊重,便可以和谐共处,互相宽容,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然而,在同一个国家里,要真正实现文化的并存和互不干涉几乎不可能。比如穆斯林要求在公共泳池和医院实行性别隔离肯定会影响到其他民众。部分穆斯林移民坚持遵循一些部族习俗,如一夫多妻、包办婚姻和荣誉处决等,这些必然和自由社会的价值理念产生冲突。

多元文化并非完全无限度的、无条件的宽容,而是有价值底线的,在西方就是人权、自由、平等等主流价值观。多元文化强调的博爱、宽容和接纳并不意味着要容忍任何理念与行为,并不会容忍有人假借文化和宗教的名义来作恶,不会容忍“荣誉处决”和恐怖袭击。因此,多元文化本身存在悖论,潜藏着冲突和危机,在欧洲已经遇到极大困难,但已经积重难返。加拿大人对此也需要反思。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5年12月14日 13:56

    如果让恐怖分子钻了空子,就是对国民的犯罪。透支国家的安全,就是渎职。一意孤行,就是任性。各处付出亲情,就是表演。大笔花钱,就是无能。乱定法律,就是无知。无合理规划,就是年轻。希望小特鲁多能成熟起来。 顺问候一叶知秋圣诞快乐! 大卫谈

  2. 评论 | 2015年12月14日 14:12

    zzqzhou, 说得好! 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小土豆能尽快成熟起来,避免欧洲式的左派幼稚病进一步恶化。 祝圣诞快乐!

  3. 评论 | 2015年12月14日 16:33

    如果只是不成熟,还好办,事实会让他立即成熟起来,但如果他真成了穆斯林,他所做的,就是是他计划做的。

  4. 评论 | 2015年12月14日 17:58

    睡熊猫,关于上面的第四条,没有充分证据显示事实如此,我宁愿相信他只是为了竞选逢场作戏,毕竟他是学戏剧出身。

  5. 评论 | 2015年12月14日 23:23

    他应该是有计划做的,很可能皈依了回教。因为天主教和回教向来不往来,他这么多次去回教教堂祈祷肯定有原因。看上去他的基本做法是出卖国家,保住自身利益,对外还得到帮助难民好名声。让2万5千人转成PR,三年后成公民,下次大选他至少可以得到额外的3-5万的选票(考虑相关的额外影响力)。估计他还会更多引入叙利亚难民,难民越多,选票越多。

  6. 评论 | 2015年12月19日 16:49

    真是該死啊,好多人都在罵!以後進入公共

  7. 评论 | 2015年12月19日 17:06

    場所而,得先知道逃生門在哪裡?從今起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平日恐怕還得帶點小刀,pepper spray 防身武器,雖然面對槍械沒啥用,但總比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好。要是像在美國某些城市可以帶槍,我就帶槍在身上。寧可戰鬥而死,不能束手就斃啊!還有老婆,孩子呢!

    還要把手機換成金屬殼的,不要放口袋,要放左邊口袋最好,胸前掛金牌沒用啦,要掛就要掛不鏽鋼的,誰曉得什麼時候可以防彈,變成真的免死金牌!不然怎麼辦?日子當然不一樣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