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今年春节 “红二代”会再聚会挺习吗?

644 浏览
字体 -

春节快到了。近几年,每逢春节,中共 “红二代”都会举行隆重的春节团拜会,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表态支持习近平“反腐打老虎”。今年“红二代”还会聚会吗?也许会,但是恐怕有一些人再也不会参加这样的挺习聚会了,因为太子党内部发生了分裂。原来挺习的以刘源、张木生、张海阳为代表的一群实力派红二代已经和习近平分道扬镳。这些人本来对胡温等技术官僚不满,抱怨他们不作为,说他们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把希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希望他能有所作为,保住红色江山。但这些人逐渐对习感到不满,认为他背离了红二代的既定路线,正在把中国带向危险的境地。而习近平也觉得这些人靠不住,没有坚定的意志,最关键的是对自己不忠诚,因此打算换上一批更年轻的新人来执行自己的路线。

似乎一觉醒来,众多红二代们发现,在“习核心”主持的权力盛宴上,已经没有自己的席位了,于是,刘源退休了,他和张木生鼓捣的“新民主主义2.0版”也乏人问津,失落感可想而知。当然,并不是所有红二代都感到失落,比如另一名著名的太子党领袖孔丹就宣誓效忠习近平,于2015年初亲自出面组织了三百多名“少壮派”军官和警官保卫习近平。此人将来可能会在习的权力盛宴上分得一杯羹。

对习近平最失望的大概是习近平的“伯乐”曾庆红了。这位“造王者”一辈子算计人,几乎很少失手,没想到退休前下了一招臭棋,本想借着新造的“王”实现自己未竟的理想,没想到这人恩将仇报,要借口反腐败搞政治弑父,心中简直懊悔、憋屈死了。

2015年的春节,习近平春风得意,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一个接一个被清除,自己的权力基础进一步巩固,下一步可以对曾庆红势力发起总攻了,希望一战定乾坤,从此便可开创习近平时代了。

2015年春节,习近平派刘云山去为曾庆红拜年,竟然被曾庆红大大羞辱了一番。曾庆红不客气地对来客说:“以后不必搞这些虚头巴脑的形式了。前头拜了年,后头把人往秦城送,有意思吗?”一番话把刘云山噎得说不出话来,尴尬至极。打狗看主人,这话显然是说给习近平听的。

在春节后的一次常委会上,刘云山谈了自己在曾府的屈辱遭遇。习近平阴沉着脸扫了一眼在坐的常委,说: “云山同志刚才的话都听明白了吧。这就叫做倚老卖老,给脸不要脸!既然不要脸,那就索性撕破脸,别再让人说咱们虚情假意!”王岐山一听来劲了,说: 这位“铁帽子王”的材料中纪委至少装满了七个大柜子。现在他既然公开叫板,那我们纪委就立即查,这样就不用劳云山同志明年春节再去看人家脸色了。”

这事儿本来就不是政治局会议讨论的正式议题,其他常委便都装作不明白,不发表意见,自然也没有做出什么决议。可是,习王这两位“二杆子”说干就干,春节过后,中纪委网站上便出现了一篇批判“庆亲王”的文章。随后,人民日报等官方报刊纷纷发表文章,声称反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反腐败上不封顶”。海内外明眼人都知道矛头所指就是曾庆红。

这件事后果严重。习近平居然要借反腐之名清洗他的政坛恩师,国内外舆论哗然,红二代更感到震惊。即使最挺习的红二代代表人物刘源和张木生也感到心寒。据说张木生春节期间曾托人带话给习近平,要从党的长远利益考虑,不应该把反腐败当作政治清洗的手段。刘源也在一次家庭宴会上对习近平委婉劝解,认为曾庆红是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智囊,是红二代的精神导师,清算曾庆红,等于文革后清算毛泽东,会让我们失去执政合法性。可是习近平并不买账,不屑地说: 曾庆红能跟毛主席比?他有那两下子吗?“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这三块牌子我还给他挂着,置而不论。江、胡不动,党的合法性的大旗就不会动摇,他只是一个“狗头军师”,搞掉了有什么打紧的?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刘源说: “这种桌面上的话对老百姓讲讲能蒙过去,对中高级领导干部来说,那不是瞎掰吗?现在的副部级以上干部,谁不是曾的门生?” 但这话正戳到了习近平的痛处,他冷冷地说,“正因为如此,他才必须被清算!” 听到这话,刘源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大概也没想到习近平竟然如此冷酷,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不择手段。这也许正是他急流勇退,选择告别政坛的原因。

据分析家的分析,习近平之所以必须打倒曾庆红,有两个原因。首先是他们的思想路线存在严重分歧,习近平要走红色帝国之路,就必须清算曾庆红的相对开明开放的改革路线;其次,习近平要一统天下,掌握中共党政军最高权力,就必须清算曾庆红的干部路线,清洗曾庆红的干部队伍。习近平野心勃勃,既要保证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又要保证未来十年总体上的平稳,他选择的道路不是什么民主宪政之路,而是对内镇压、对外扩张的红色帝国之路。他反宪政、反普世价值、抓公知,抓律师,拆教堂,都是他的执政思想合乎逻辑的发展。

现在,举国上下正在搞一场新的效忠运动,各个省市的书记先后喊出“习核心”,理由是 “国家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治领袖”。缺什么要什么,这说明三年过去了,习近平的权力基础仍不稳固,仍未成为一言九鼎的强有力的政治领袖,他的“中国梦”能不能圆还是一个大问号。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6年2月3日 15:42

    共狗流氓头子习梦死现在是一门心思要当皇帝,为此挖空心思的营造针对他本人的个人崇拜。结果是整个中共狗国的“狗众(不是“民众”,因为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根本不具备人类所应有的最低限度的人格)”奴性爆发到极点,不昧着良心吹捧习梦死简直就不能活。这也很正常。一个极度专制的流氓政权总是越到最后就越疯狂。习梦死和中共流氓伪政权的这种最后的疯狂不会持续很久的。

  2. 评论 | 2016年2月3日 17:07

    阁下是政治局常委会上的速记呢,还是在写演义?活灵活现。

  3. 评论 | 2016年2月4日 11:57

    不敢妄言,多看了几本书而已。本文资料来自《十月巨变》一书,高达之编著。

    不少人对习抱有希望,希望他成为大陆的蒋经国,完成从专制向民主的转型,但看一下拥护他的人,比如文革中的造反派头头孔丹,又觉得不太靠谱。中共这个体制转型太困难了,新人上台要用许多年清洗政坛,替换成自己人,然后才能施展自己的蓝图,耗费太大了。毛泽东用“文革”方式搞政治清洗,习近平用反腐败搞政治清洗,目的都是一个,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毛泽东没有成功,习近平能吗?我高度怀疑。

  4. 评论 | 2016年2月4日 12:50

    中国是挺看不懂的,还能往回走,好像他们还生活在30年前。 谢谢你,分析的很及时,透彻。

  5. 评论 | 2016年2月5日 14:37

    睡熊猫, 谢谢评论。多年前罗马俱乐部研究了一个专题,叫做“增长的极限”,用来解释当下的中国模式还是挺合适的。物极必反,问题就出来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