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叙利亚难民问题:困境与出路(三)

575 浏览
字体 -

反思与展望:加拿大何去何从?

世界范围内“穆斯林问题”之产生,是全球化的产物。上世纪后期,移民的主要特点是人口由南向北迁移。历史上,西欧一直是向外移民的主要迁出地,但二战后却转而成为外来移民的迁入地。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西欧的穆斯林人口急剧增加。对此,西欧各国在心理和政策上普遍估计不足、缺乏准备。等问题呈现后,又显得手忙脚乱,穷于应付。穆斯林移民的涌入,改变了人口结构,加剧了社会异质性,引发了不同价值观及生活方式的冲突,诱发了社会排外情绪与伊斯兰恐惧症的蔓延,导致极右翼政党的崛起和穆斯林事务的政治化。

穆斯林问题给西欧各国的主权、国家认同、政治文化、公民权、以及福利制度带来了挑战。一向倡导多元文化主义的欧洲诸国对此显得手足无措,滋生了日益严重的集体焦虑和恐惧感。社会舆论普遍对穆斯林移民出排斥态度,认为穆斯林非但不能促进社会发展,反而诋毁国家认同、削弱社会凝聚力、加重社会福利负担、制造安全威胁。

在欧洲诸国中,德国在整合穆斯林方面似乎比较成功。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德国的宪法明确规定德国是一个社会国,十分重视所谓的社会福利和分配正义,不仅仅赋予公民自由和形式上的平等权,而且使公民在社会生活当中得到一定的实质正义,这种制度显然比一个古典自由主义的、仅保障形式平等的制度更为优越。这种社会国模式更有利于少数族群融入主流社会。在这波难民潮中,德国成了叙利亚难民的首选目的地,而德国也是接受叙利亚难民最多的国家。不过,德国的难民政策正在经受考验。因为过去接受的移民主体是比较世俗化的土耳其突厥族穆斯林,但如今大量的叙利亚难民涌入德国,是否能像土耳其人那样融入德国社会,还是未知数。

应该说,绝大多数穆斯林之所以选择移民,目的无外乎追求更安全美好的生活,和极端原教旨主义者或圣战分子是截然不同的。因此绝对不应该把穆斯林和恐怖主义划等号。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穆斯林能否接受西方价值观并融入西方社会?其融合过程是否与其他移民曾历经的大不相同?穆斯林的身份认同是否构成了某种障碍?穆斯林的伊斯兰“想象的共同体”是否会影响他们对国家的忠诚?

这些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充满争议。我们认为,解决穆斯林社会融入的关键,既不能实行放任自流的多元文化主义,也不能实行强制同化政策,而应是一个承认多元文化,尊重一元价值基础之上相互尊重、彼此调适、共同努力的双向过程。穆斯林移民应学会入乡随俗的道理,放弃阻碍现代生活方式的陈规陋俗,尊重所在国的风俗习惯和法律法规,效忠国家基本制度,恪守自由民主理念,增强民族归属感和认同感。任何社会的健康发展都必须以规范共识为基础,如果社会没有共同遵守的价值体系,社会成员间无法形成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这个社会将难以为继。穆斯林应该以所在国的“想象的共同体”取代伊斯兰“想象的共同体”,肩负起融入的利益攸关者责任,才能成功地融入西方社会。美国宗教社会学者何塞·卡萨诺瓦指出,19世纪美国天主教徒也曾被视为“无法接纳”民主规范的“另类”,但此后历史发展的事实证明,天主教徒悄然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类似的犹太人、黑人问题的缓解也是如此。

对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来说,难民问题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去年年底大选中曾经助了该党一臂之力,但未来也可能成为拉低特鲁多总理民望,削弱自由党政府威信的重要因素。加拿大民众的忧虑、邻国美国的安全担心必须给与充分考虑。接纳难民应该审时度势,量力而行,不应该为了完成政治任务而置国家安全和人民福利于不顾。理想与现实之间毕竟是有距离的,自由主义的平等、自由和人权价值原则,也需要有一个现实主义的政治考量,否则在实践中会导致自我挫败。

我们希望小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能够理性决策,而不是信口开河,脑子发热做出难以完成的承诺。但是,大多数叙利亚难民都是为了逃离战火才选择来到异乡他国的我们要抱着充分的同情心来接纳他们,使他们尽快在加拿大安顿下来,开始新的生活。既来之,则安之。加拿大地大物博,发展空间无限,只要解决好难民融入问题,他们未来是能够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的。加拿大历史上曾接收过大量难民,并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说明加拿大模式有其优越性,也许比德国模式更有助于移民和难民融入社会。坚持多元文化,一元价值观,人人平等的社会福利制度,这样的社会一定能够保持稳定和繁荣。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6年2月7日 16:15

    謝謝您的分析,分享,思想,歷史脈絡很清楚,很得幫助!

  2. 评论 | 2016年2月8日 12:43

    谢谢!新年快乐!

  3. 评论 | 2016年2月10日 11:06

    关于移民融入问题,荷兰等国公民反对穆斯林建立”飞地“, ”国中之国“, 其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这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美国和加拿大的孟诺派教徒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聚居并保留着18世纪的生活方式,拒绝使用现代化的发明创造,如今倒成了一大景观了。

  4. 评论 | 2016年2月11日 17:35

    共匪主义和穆斯林是人类的癌症。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