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也说习总在G20峰会上的口误

181 浏览
字体 -

杭州G20峰会开幕仪式上,习总卖弄学问,引用古语,结果弄巧成拙,将出自《国语-晋语四》的“通商宽农”念成“通商宽衣”,笑翻了网络。“衣”和“农”简体字字形相似,习总可能有点老花眼了,没看出差别来。

中国文字非常复杂,即使知识最渊博的文字学家也不一定能把所有汉字认全了,并读出正确的读音,一般人犯错就更是难免的了。国内明星大碗们在这方面出的笑料特别多,比如刘诗诗把“沮丧”读成了“且丧”,被人笑得无地自容,作曲家吴克群把“尴尬”唱成“监介”, “才女”伊能静把苏轼《念奴娇》中的“羽扇纶(guan)巾”读成“羽扇纶(lun)巾”, 即使大牌明星陈道明,在央视接受采访时也会说出“大难兴邦,否(fou)极泰来” (“否”在这个成语中读Pi)

习总受教育的年代正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自己因家庭原因也受到很大冲击,因此他本人在小学和初中期间很可能无心向学,真的没学到什么东西。因此有人认为不能苛求一个初中毕业生,他就那个水平,还能怎么样?

但在这么重大的国际场合出丑还是让很多国人不爽,你习总身居要职,去年阅兵式用左手敬礼,前年接见台湾前总统马英九读发言稿,把军事对峙的“峙”(zhi),读成了(shi),现在又出这么大的笑话,你还有完没完?你在丢俺们的脸呢,知道吧?

心有不满,上网调侃,网上舆论汹汹,嘲讽阵阵。有人说,习总大概是《金瓶梅》看多了,一不小心就穿帮露馅,想起宽衣解带了。但也有人认为,没文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文化而冒充有文化,不但可怜,而且可恶,可恨。

一位名叫“秀才江湖”的网民用春秋笔法记事曰,“史记·帝王本纪:天朝庆丰三年,秋九月,上幸临安,美利坚、德意志等蛮夷酋长来朝。上大悦,改元宽衣,赦天下,以纪之。”

一位名叫胡杨的网友作诗曰:

千古盛世明主君,

列国峰会论玄机。

轻关易道通商路,

满屏草民笑宽衣。

我觉得这个事故责任在习近平的文胆, 当然习本人也有很大责任。秘书应该事先把文中的典故向习近平本人解释清楚,免得闹笑话。对习近平来说,即使工作再忙,也要闭门谢客花时间准备演讲。美国总统演讲几乎没有人念稿子,一定是和撰稿人反复推敲,自己又反复试讲才能达到如此熟练的水平。对习近平来说,即使文化水平不高,如果事先通读几遍稿子,让秘书当听众,这样的错误应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能把“宽农”读成“宽衣”,而且似乎还背下来了,说明他事先读过稿子,可惜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这其实是更严重的问题,领导人的讲话是一种政策宣示,意味着一种行政方向。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人们还能期待你做什么呢?

事已至此,指望习总短期内提高文化水准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年纪大了,学什么都不容易了。但我们还是希望习总能从这个教训中学到些什么,最起码要学会做回真实的自我。美国前总统布什讲话也常常出错,也有人嘲笑他的文化素养,但美国人民还是很尊重他的,因为他从不掩饰,不弄虚作假,倒让人觉得朴实可爱。你习总犯了口误,立即让人封网,删帖,把“宽衣”设为敏感词,还要抓人,关人,只能是欲盖弥彰,于事无补。

我建议习总把身边喜欢掉书袋的文胆开除,选几个能为您量身定做撰写演讲稿的学者。记住,就照着您自己的真实水平写。演说的重点在于直接明了,让人听懂,而不是卖弄学问,何况你的学问实在有限。不要直接引用古文,不要直接引用枯燥的数字,可以用通俗易懂的现代白话把古人的意思表达出来;数字不必求精确,可以用大约带过,只要有助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足矣。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