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全球化与西方文明的终结

136 浏览
字体 -

公元 5 世纪,西罗马帝国轰然崩塌。长期以来,史学界将这一现象视为“古典文明终结”的标志。

罗马帝国是怎么灭亡的?西方学者列出了总共两百多条诱因,包括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生态等等。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文明的冲突。历史学家奎格利对当时地中海地区历史运动与变革有过如下极为生动的描述和比喻。 “古典文明的衰亡以及随之接踵而来的蛮族大迁徙将地中海沿岸各个地区和它们身后的一片广大 的内陆区域都置于一种文化上的紊乱无序的状态之中。这一地区到处都是各种不同社会集团和各种不 同文化的残骸碎片,在巨大漩涡中,这些残骸碎片上下沉浮,随波逐流,恰似一艘巨船在大海沉没之后所 出现的那种惨不忍睹的景象一般。

西方文明在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中诞生于七八世纪之间。历史学家皮朗说,“没有穆罕默德,就没有查理曼”,他认为应该从地中海整个空间结构着眼来考察拜占庭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对于西方文明形成产生的巨大影响,很有见地。七世纪上半叶,从阿拉伯半岛卷起的狂飙 席卷古典文明的大本营。阿拉伯人一手拿宝剑,一手拿可兰经,在不到百年时 间内,便先后征服了地中海东南沿岸的部分地区、南部沿岸的整个北非地区和西部沿岸的比利牛斯半岛地区。西方文明的形成,既是古典地中海文明崩溃的产物,也是与同时代的拜占庭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相互冲击作用的产物。

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中心。基督教相信有上帝的世界必有“普世正义”的存在,相信历史的发展必然以“普世正义”为道德方向。现代西方文明的两大元素,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似乎已共同形成了一种相当于良性循环的机制 二者似乎互为表里,不可或缺。市场经济需要私有财产 工商企业家和创新,而这些必须以思想、 言论和行动的自由为先决条件,否则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发展,繁荣。可以说,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共同促进了人类的进步。

但是,这种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必须以基督教文明的契约精神为内核,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因此建立和完善这种机制绝非易事,在条件不成熟的国家强行推行这种体制,只能导致失败的结局。因为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本身都存在明显的缺陷,单独依靠它们不但无法维持一种文明,反而会解构,摧毁一种文明。目前后现代的西方文明正面临这种挑战。

事实上,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并不是互补的,而是互相拆台的,彼此损害的。民主政体强调人人平等,特征之一就是人人一票。但市场经济要制造差别,通过剥夺一些人满足其基本经济需求的能力,使他们无法实现其政治权利诉求 。市场经济再很多地方制造了庞大的失业人群,虽然这些失业人群能够投票,但在其他方面,他们的权利却被剥夺。

在全球化的今天,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的矛盾冲突日益尖锐。市场经济创造了 一个 流浪者的世 界,而民主政体只能适用于定居者。 即使商品 、资本 、思想和人员的自由流动需要打破国界,民主政体仍需要维持边界,以便区分外国人与具有选举权的本国公民

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不仅存在内在矛盾,而且二者不是平等的关系,而是互相凌驾的关系,最常见的情况是,市场经济凌驾于民主政体之上。一些强大的经济势力用金钱左右选举,导致腐败蔓延,民主政体被腐蚀,失效。随着立法机构和法院的权力落入中央银行和公司之手,市场精英将 变得比民主精英更强大。传媒受到市场和金钱的支配,失去客观公正性,从而加深人们对政治和民主价值观念的怀疑 。最终民主政体将消失,被市场机制和腐败所 取代 。由于有组织的宗教受到商业价值观念的腐蚀 ,公民美德为普遍的犬儒主义和绝望所取代,以至于宗教信仰和社会价值观念也将消失 。最终,西方文明将崩溃

历史反复证明:一种曾经成功的制度安排并不能永恒地保持着制度生命力,任何政治 制度都存在制度生命周期:福山断言,“任何类型的政 治体 制—专制或民主—都无法免疫于这种政治衰败。虽然民主政治体制具有一定的自我纠正机制,但它也让强大的利益集团能够钻空子,以合法方式阻挡变革,终导致整个体制的衰朽”。在美国国家机器中,美国民意评价较低的机构恰恰是表面上最民主的美国国会与白宫行政系统, 而美国民意评价最高的机构是军队、航空航天局 这些具有独立性但缺乏民主监督的系统。政府绩 效、公民满意度与民主性强弱并不是必然统一体。

2016年的美国大选见证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衰败。希拉里克林顿上台将加速美国文明的衰败,这是毫无疑问的。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3月25日 01:35

    Great delivery. Great arguments. Keep up the good effort.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