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食色性也”、婚姻、换偶及其他

3,050 浏览
字体 -

热衷于鼓吹婚外情、婚外性的人最爱引用所谓的“圣人”的话,“食色性也”,以支持自己的观点,其实这是张冠李戴。至圣、亚圣从来都没说过这样的话。要正本清源,这话其实是告子说的,而告子根本不能算是圣人,孟子只不过引用了他的话而已。告子何许人也?到现在也弄不清楚,我们只知道他是战 国时人,真名可能叫不害,也许是孟子或者墨子的学生。

孔子的确讨论过性这个话题。他在《礼记》里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是孔子对于人生的看法,而且这话一点错都没有,人活着就是离不开两件事:吃喝、男女关系。一个属于生活的问题,一个属于性的问题。满足食欲和满足性欲都没有什么错,但是都不是无条件的。人不仅有自然属性,还有社会属性。人是生 活在社会当中的,一个人的行为对他人是有影响的。他不能随便到一个人家厨房里拿东西吃,也不能随便到人家的卧房里睡上一觉。人类文明发展了几千年,人类的性道德也已经日臻完善了。

好色是男人的天性,自古皆然。连孔子都感叹,“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好色的人多,好德的人少,这是孔子时代的社会现实,其实现在也是如此。据司马迁记载,孔子的爸爸就很好色,连孔子自己就是他的父亲叔梁纥和母颜氏野合而生的。很多年前, 我在山东下放锻炼,就曾去曲阜参观了好几次,不仅看了著名的“三孔”:孔府、孔庙、孔林,还参观了不太著名的“夫子洞”。当地老百姓告诉我说,那就是孔子母亲颜氏野合生他的地 方。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第十七》中写道:“叔梁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于尼丘得孔子。”可见那时当地性观念相当开放。据史料记载,当时的风俗是每年春天特定时间男女可以随意野合生子。有人考证,当时男女的裤子有裤管而无裤裆,以方便野合。这一举措可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人口,提高国力,人多好办事嘛。既然在当时野合生子是正常的性行为,那么,孔子私生子的身份并不影响他作为圣人的荣耀光环。也许孔子从自身经历觉得那个时代性道德出了大问题,“ 礼崩乐坏”,人心不古,民风不纯,于是急于鼓吹恢复西周的礼乐制度。

《诗经》中不少诗篇都描绘了男欢女爱,特别是男女野合的“桑间濮上” 景象。“濮”指的是濮水,庄子曾在那里钓过鱼。现在这地方叫濮阳,古代属于卫国,是一个性开放的地方。后来用“桑间濮上”指淫靡风气盛行的地方,即男女幽会、野合。《礼记-乐记》曰:“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连音乐也透露出淫荡之气。不过,尽管这地方民风放荡,但却相当富庶,连孔子也从鲁国跑到这里住了十年。当然,也许孔夫子是在观察研究当地的淫逸之风,以寻求移风易俗之法,也未可知。不过最后卫国还是因此灭亡了。

《诗经》中所描述的婚姻制度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比如说后稷的诞生,说是因为他的母亲“履帝武敏歆”而怀孕生下后稷的。说白了,后稷是一个野合的产儿,因此,知其母而不知其父。《诗经》中更多的还是明媒正娶的婚姻,比如《召南-鹊巢》描写贵族女子出嫁时的盛况。《齐风》中不少诗篇则写的是新嫁娘 被迎至夫家后,新郎要从门屏边把新娘一步步迎到厅堂的。即使是上文提到的民风淫荡的卫国,男女最终也是要私成明娶的。《卫风-氓》描写的女主人与氓是从小 就在一起的玩伴(“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后来自由恋爱成婚的,没有媒人撮合,但结婚时女方却要求“以尔车来,以我贿迁”,要堂堂正正嫁过去。

经学者研究,人类的婚姻关系经历了杂婚(群婚)、血缘婚、伙婚、对偶婚、专偶婚、自愿婚等不同形式。有人认为,在婚姻制度上,人类将“回到原点,走向现代”。他们倡导一种所谓的“现代对偶婚“。这种婚姻关系不像多偶婚那样没有固定的性伴侣,但又不像单偶婚那样有严格而固定的单一性伴侣。一个女人可以有多个稳定的性伴,但性伴只有在女方家过夜权而无约束权,女人的性伴侣可以更换。同样,男性也可以有几个性伴侣,也可更换性伴侣。对偶婚男、女的多个性伴侣中,还是有相对稳定的一个,双方可以形成相对独立的个体所有制的家庭经济。这种比较松散的经济条件决定了夫妻间无强烈的排他性和嫉妒心,夫或妻可以和其他的异性自由合法交往。一句话,就是任意胡乱搞男女关系,但是学者却认为这是一条难以避免的普遍规律。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被社会学家和民俗学家称为“活化石”的云南泸沽湖一带的摩梭人所实行的“走婚”制,据说那里的青年男女暮合晨离,男女各有几个婚姻伙伴,其中一个是比较固定的。摩梭人的“走婚”曾让不少男人心神向往。但是,在我看来,无论是摩梭人的“走婚”还是学者鼓吹的现代对偶婚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婚姻。

那么,什么叫婚姻?所谓婚姻,是指因结婚而产生的夫妻关系。结婚则是指男子和女子经过合法手续而成为夫妻,离开了夫妻双方的任何一方,婚姻就不能成立。如果婚姻中的一方背着配偶与别人发生性关系,这叫做“婚外性关系“,是一种背叛行为。这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所形成的固定的婚姻道德,无论社会制度如何,概莫能外。

婚姻的成立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男女双方都能够支配自己的身体。在群婚制时代,妇女的身体属于所有男子,妇女不可能支配自己的身体。因此,妇女要成为婚姻主体,就必须获得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而要获得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就需要作出一定的牺牲。根据巴霍芬对家庭史的研究,从群婚到对偶婚有一个过渡形式,就是寺庙献身。最初是一年一次,后来发展到一次性赎身。例如古代巴比伦的女子每年都要有义务到米莉塔神庙里献身给任何男子;古代亚细亚民族则是把姑娘们送到阿娜伊蒂斯神庙去住几年,让她们在那里同自己的意中人自由恋爱,然后才允许她们结婚。女子通过这种办法,把自己从当时的共夫制下赎出来,而获得只委身于一个男子的权利,从而完成了从群婚到对偶婚的过渡。

没有证据说明中国人的婚姻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如果有的话,最可能出现在商代,因为商代是奴隶制,而且祭祀礼仪制度比较昌盛,这得去考证甲骨文。

婚姻的动机,按社会学家的说法,最初是以经济居先,生殖次之,恋爱又次之;然后发展为以生殖居先,经济次之,恋爱仍次之;最后又发展为以恋爱居先,生殖次之,经济再次之。这说明表明人类最初缔结婚姻,主要是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对偶家庭产生后,私有财产开始出现。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庭作为社会制度的产物,将随着私有制、阶级、国家的消失而最终消失。而婚姻作为家庭的附属物,也必将随着家庭的消失而最终 走向消失。人类最终将回归到以完全的性爱为基础、无所谓家庭、也无所谓婚姻的状态。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所谓的“共产共妻”时代。

共产主义可能永远停留在理论上了。由于人的自私本性,连共产都成为不可能,但是却有人迫不及待地要尝试共夫共妻了,岂非咄咄怪事? 那么,目前中产阶级白领中盛行的“换偶”到底是属于性观念的进步还是倒退?

在我看来,这是长期以来道德相对主义盛行的必然结果,不是进步,而是倒退。不过,我们也无法把夫妻换偶和人类历史上的“群婚制”相提并论,因为人类“进化”到现在,从智慧到道德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了。如果智慧正常的人还这样干,那么原因无他,只能是道德观念出了问题。假如不考虑道德因素,其实换偶也不过就是和以物易物差不多的一种交换行为,夫妻双方都拿对方的身体给自己换来一个异性身体,和一个和自己没有婚姻关系的异性发生性行为,且乐在其中。我不知道有多少对夫妻同时同意进入这样的性游戏,但是我敢肯定,起码有一方是道德沦丧、毫无廉耻之人。人们常说,“男人总希望成为女人的第一个男人,女人总希望成为 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这是对人类性心理的概括总结,说明了男人和女人在性爱问题上都有强烈的排他性。但是,性爱所具有的专一性和排他性在“换偶 ”这种性游戏中被彻底颠覆了,只能说是一种性观念错乱,是一种病态。我敢断言,沉溺于其中的人们最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上沉重的代价。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1:45

    婚姻的成立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男女双方都能够支配自己的身体。

    “换偶”的成立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男女双方都因为婚姻而失去了支配自己身体的自由。

    “换偶”是一种病态,婚姻是病态的根源。

  2.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2:06

    决对赞成一叶之秋!婚姻是一种相互的责任,是一种相互的承诺,没有这个胆量肩负起责任和承诺,那就不要步入婚姻。爱情和性爱是一体的,没有爱情的性交是一种自我侮辱的行为。

  3.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2:20

    在生殖(抚养)、经济因素不能彻底被忽略之前,婚姻制度仍将延续。 换言之:如果有朝一日,男女经济彻底独立,有统筹的社会化儿童抚养制度,婚姻制度也许真的会逐渐消亡。

  4.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2:37

    没有爱情的性交,普遍存在于婚姻之中。

  5.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4:18

    我一边读,一边就在想: 我在应该来好好受受教育. :) 看来作用还是不大. :)

  6.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5:06

    丁香试试反驳我的观点,真理愈辩愈明。 :D

  7.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5:37

    很深刻。

  8.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5:38

    我在、高山、zhangblue、五瓣丁香、 德州扑克牌手,欢迎光临发表高见。当我在敲着篇文章的时候就在想,第一个发表评论的肯定是“我在”先生,果不其然,嘿嘿!早就知道您是赞成走婚制的,按照您的观点,“换偶”是一种病态,婚姻是病态的根源,是不是您认为婚姻制度应该被彻底废除?依我看来,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阶段,婚姻都将仍然是构成家庭的必要条件,而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离开了稳定的婚姻,家庭不稳定,社会也就不会稳定。

  9.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6:34

    我主张废除婚姻登记制度,政府不必管理人民支配自己身体的自由。

    一夫一妻是在爱情的理想状态下自然产生的,不能也不必依靠法律来合成。

    zhangblue说得好,政府该做的事是统筹社会化的儿童抚养制度,养育未来的纳税人是社会全体共同的责任,当务之急是对越来越多的单亲妈妈的支持和帮助。

  10.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7:41

    婚姻不是儿戏,而是一种带有责任和义务的契约,因此婚姻登记制度是必需的。举办婚礼、发喜帖、甚至登广告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某男某女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结为夫妻,要求公众见证和监督。基督徒举办婚礼是要有证婚人并要当众宣誓的:“我,XX,愿意娶/嫁给你XX为妻/夫,自今日起与你恒久相守。同甘共苦、贫富不移,无论疾病缠身,还是身体康健,都按着神的圣命与你相亲相爱,直至死亡将你我分离;特此誓言。”

    现代人中的婚恋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草率结婚、草率离婚的比比皆是。有人认为婚姻是一种交易,从找对象到结婚的过程不过就是一个寻找目标市场、考察双方需求、认同商品交换条件直到签订交换契约的过程。有人为了一时的物质诱惑而放弃了爱情,甚至伦理道德。这是无数婚姻悲剧的原因,单亲妈妈也是由此产生的。我很不赞成所谓的社会化的儿童抚养制度,孩子的成长需要父母的爱和看顾,父母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就扔下不管了,交给社会去管,这是不负责任的,也是行不通的。

  11.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8:21

    现代人的婚恋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商业化的婚姻成了变相卖淫的市场,如果不打破神圣婚姻的迷思,只怕会制造出更多的单亲妈妈来。

    罔顾人性而鼓吹神性是行不通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12.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18:51

    我在同学: 婚姻制度的存在有它的现实意义,大部分社会成员习惯、依赖、需要婚姻。 随着经济发展,社会结构变化,也许会有新的两性关系模式逐渐取代婚姻。 但我不认为自己有生之年能见到 — 一如科学的发展动摇了宗教的根基,但人们世世代代沿袭信仰至今,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我在同学敢为先锋,热心理论研究、为全人类寻找出路的求知精神值得表扬^__^

  13.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21:02

    如果没有了婚姻制度就等于退回到了原始社会的人际关系形态!

  14. 评论 | 2009年12月7日 23:08

    我在,

    我不知道您的观念是落后还是超前,但是你的思维逻辑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如果夫妻双方都尊重婚姻的神圣性,竭力维持婚姻,怎么可能制造出更多的单亲妈妈来?

    换偶、换妻、或者您所鼓吹的走婚究竟是出于人性还是动物性?您是否认为提倡并鼓励所有人都参与换偶和走婚的性游戏就是负责任的?

  15.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03:49

    神圣婚姻是一种迷思,让许多女孩子误以为那是追求爱情和幸福的必经之路。所以女人恋爱之后通常就想结婚,相信婚姻可以确保爱情的天长地久。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爱情通常都不是天长地久的,一旦爱情消逝之后,各种摩擦就出来了,化解不了了,这样的婚姻就开始让人苦不堪言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我们为什么还要去竭力维持呢?是婚姻的神圣性重要,还是个人的幸福感重要?不愿把下半辈子也赔进去的女人很多就成了单亲妈妈。单亲妈妈多半是自立自强的女人,是值得尊敬的女人。最可悲的是那些在婚姻中痛苦挣扎的女人。

    换偶、换妻是一夫一妻制底下才有的病态。走婚制是非常尊重女人的。

  16.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2:40

    看来我在先生之所以赞成走婚制,并不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而是出于对女子的同情和怜悯。很好,佩服一下。也许您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民意调查,看有多少女同胞赞成您所说的走婚制。

    纳西族的摩梭人至今还停留在母系氏族社会,这在当今世界上极为少见。摩梭人没有固定的婚姻关系,男女双方都不娶不嫁,不建立家庭,全靠感情维系关系。走婚制的确很尊重女人,因为它本来就是以女人为中心的。本人也无意贬损这种似是而非的婚姻制度,我相信它之所以能够存在到今天,一定有其历史原因。但是,我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让人类重回母系氏族社会恐怕都是不可能的。再说,艾滋病和性病的猖獗也让您所倡导的走婚制成为不可能,敢如此冒险的得有一定胆量。

  17.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3:07

    说白了婚姻形势必须适应社会经济结构。 走婚盛行在母系氏族,女性垄断社会财富。看起来很美,但在当今男权社会推广没有土壤。

    当你向现行的制度发难,你很容易找它到诸多的缺陷去渲染。 但破后再立又谈何容易呢?更多问题会涌现出来。 来自经历过理想主义崩盘的国度,华人圈短期内恐怕很难有人文环境支持我在同学的先锋探索。

  18.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3:38

    我根据自己的理解来注解一下大家的某些言论,如谁觉有悟,请不吝指正:

    ——如果有朝一日,男女经济彻底独立,有统筹的社会化儿童抚养制度,婚姻制度也许真的会逐渐消亡。——zhangblue - 2009年12月7日 12:20 这个见解独到且意义重大。这里的“儿童抚养制度”并非指把孩子交给社会抚养,而应指社会在经济及协助抚养教育孩子方面对儿童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义务,以解放其对婚姻的捆绑。对孩子的抚养与教育的责任在目前是很多婚姻家庭勉强维持的主要原因。比较一下加拿大和中国大陆现时给儿童的福利就可见一斑,因此而产生的单身母亲的压力的不同而使加拿大妇女更容易追随自由意志而离婚。

    ——我在,我不知道您的观念是落后还是超前 --一叶知秋 - 2009年12月7日 23:08 事物发展的否定之否定,相信我们受唯物主义教育的更应能理解与运用。”落后还是超前”,貌似神离而已。

    ——尊重婚姻的神圣性,竭力维持婚姻 --一叶知秋 - 2009年12月7日 23:08 从原则与目的看,换妻实际上是竭力维持婚姻的一种努力与手段:不因为婚外性而产生婚外情而致离婚。

    ——现代人中的婚恋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草率结婚、草率离婚的比比皆是。--一叶知秋 - 2009年12月7日 17:41 这就是说现代社会的发展中,现代(或过去产生的)婚姻模式已经不适合现代人的需要。还用这个模式来衡量和约束现代人的男女关系,势必得出结论:人心不古亦。那用一下自己的思维:到底是脚丫子不该长大,还是要换双鞋子啦?!

    最后一点,不想引博主原文了:大概是谈孔子本是野合而生,但最终为他找到了牵强附会的理由,遂认可这“私生子”尚可登大雅之堂、踞礼仪之位。是否太迂腐了呢?记得批林批孔盛行时,把孔老二的家私翻得底朝天,最终还没追究其“野合得”身世呢。就算提倡一夫一妻,嫡庶有别,我们还能歧视庶出与私生的孩子吗?在我们崇拜孔子做为教育的老祖宗的时候,心里还会嘀咕“如果他不是野合生,那我们中国的教育还不知要完美到哪里去呢!”吗?

  19.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3:55

    对于“我在”同学,zhangblue 一语中的:先锋探索者。

    看起来很完美的东西,推广后也很容易找到它诸多的缺陷。

    破后再立谈何容易?!

    拿来主义,不好吗?

  20.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4:09

    人类并不一定要重回母系氏族社会,未来的两性关系模式也不是非走婚制不可。我之所以宣传走婚制,主要是希望能制造一个对比,让大家重新检视神圣婚姻的合理性,并且正视男女不平等的问题。女人长期被物化,被视为弱势性别,是娼妓卖淫和部分女人利用婚姻卖淫的主要原因。

  21.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4:51

    知道我是谁,

    谢谢对拙文逐条批驳。我在终于找到知音了!本文仓促写就,肯定存在论证方面的漏洞,举的例子也可能不太恰当。这里只想就其中的几条简单回答如下:

    –”关于事物发展的否定之否定,相信我们受唯物主义教育的更应能理解与运用。”落后还是超前”,貌似神离而已。”

    真是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是的,有人早说过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没有什么不可以干。问题在于人活在世间,不仅要与物打交道,还有与心打交道。唯物主义者也强调道德、精神、良心、廉耻心,这些都不是物质。我在文中指出了,现代人性道德观念的变化是长期以来道德相对主义盛行的必然结果。相对主义可以用罗素的话做代表:“世上远没有什么绝对的道德标准,一切是非善恶都是相对的。”以这种理论为指导思想的现代人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在性的问题上,奥铎士赫胥黎(Aldous Husley) 的话也有代表性。他说,“旧的道德律,特别是圣经的,一直干涉我们性的自由,因着进化论,我们这一代得以从旧范畴中解放出来。”这成为了美国乃至西方上世纪60年代性解放的指导思想。

    我在文中试图说明人类婚姻和性道德观念产生的原因和历史发展,许多看似奇怪的事物都有其产生的背景,我们只能尽量去理解它们,但这并不意味着“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里引用我在另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

    “上帝被迫逊位”后,人们在自由的生活中,道德状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人们的历史观和道德评判标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政治哲学家施特劳斯指出,人们已经习惯于用“进步还是倒退”的区别取代传统社会的“好与坏”的区别。这在我们中国的意识形态和话语系统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先进”和“落后”是一对反义词。前者是褒义词,后者是贬义词。由于这种观念深人人心,现代人常常忘记了“好与坏”的标准在逻辑上本应该先于“进步还是倒退”的标准,进步的不一定是好的,落后的也不一定就是坏的。只有先有“好与坏”的判断标准才有可能判断某一历史发展变革究竟是人类的进步还是败坏。可是,当这个“好与坏”的绝对标准被推翻后,人们已经找不到一种合适的判断标准了.”

    ——尊重婚姻的神圣性,竭力维持婚姻 --一叶知秋 - 2009年12月7日 23:08 从原则与目的看,换妻实际上是竭力维持婚姻的一种努力与手段:不因为婚外性而产生婚外情而致离婚。

    这种观点有一定的代表性。有研究者声称,参与换偶的群体的离婚率只有5%, 远远低于美国平均的40%。但这种调查方法和结果的可信度无法查证。我对这个群体的离婚率只有5%的调查结果持强烈怀疑态度。退一万步说,即便只有5%的离婚率又能说明什么呢?性爱是维系婚姻的基础,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如果夫妻双方都随便和别人淫乱,那么这样的婚姻再稳固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参与换偶的夫妻实际上已经把自己的婚姻给废掉了。

  22.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5:18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女性经济地位低决定了家庭地位/社会地位低 决定了在两性关系中处于弱势 这个问题不解决,婚姻的外在形式如何变化都无关痛痒 至于如何提高女性的经济地位属于另一个话题,任重道远,先不扯了

    来了知秋大哥的地盘不打招呼就参与抬杠很无礼 不容忽视,在现状短期内不能改善的前提下,道德对于维系传统婚姻尤为重要 — 太重要了。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是站在知秋大哥一边滴~

  23.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6:38

    就zhangblue的提示,我补一招呼给一叶知秋先生:先生好!我叨扰了。 :D 先生乃敞见纳谏之士,直谏者难免有抬杠挑衅之嫌,我先声:介意就踢我出去,我不介意,但必一吐为快。

    我因孤陋寡闻而做不到引经据典,所以借用一下“一叶知秋”先生的数据:有研究者声称,参与换偶的群体的离婚率只有5%, 远远低于美国平均的40%。这就是说换偶的竭力维持婚姻的目的确实达到了,但与付出的代价比,就我理解先生也是不屑的。

    旧的道德规范约束不了新新人类,我们就忧心忡忡,怨新人不道德;等到新新人类挣破旧道德的躯壳,给这世界添了翅膀与生机的时候,我们又慨叹自己老矣,不入潮流,哀哀自怜。何不换换脑筋,与时俱进,帮衬新新人类,别让自己做这世界发展的障碍呢?破壳而出一定会经历痛苦的过程,拉扯着那残败了的破壳也维护不了我们的自恋。顺应时代的发展吧,我们好歹还抓得到我们的孩子的影踪。有什么招儿呢! :D

    唠叨这多,只以惑解应先生之惑。

  24.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6:44

    zhangblue,

    你说得没错,破后再立将异常艰难,中国目前正处于打破一切传统道德的冲动之中,其发展趋势令人关注。李银河一类精英采取简单的“拿来主义”,东施效颦,实在是戕害中国。

    本人欢迎抬杠,不用打招呼。理不辩不明,但是在婚姻问题上,双方至少得有一个起码的道德基础,否则辩论无法进行下去。

  25.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8:32

    知道我是谁,

    怎么着?你不辩论了,改为说教了?真够循循善诱的,不过,很遗憾,对我没啥用。

    说实话,咱俩真不知道谁该解谁“之惑”。还是那句话,论辩双方应该有一个基本的道德基础,从小里说,为了孩子、家庭,从大里说,为了民族、国家甚至人类的前途。但是,我们之间的辩论似乎缺乏这样的基础。

    索性再啰嗦两句。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没有人愿意受约束。但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约束,也没有不受约束的自由。卢梭有句名言,“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人生活在社会中,社会所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有法律、伦理道德,人的心中还有先天就有的叫做良知的那个东西。因此,人实际上并不是自由的。当人们追求自由时,必须考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违反法律,是否损害他人的利益,是否会良心不安。

    当代中国社会,离婚率高企、夫妻矛盾、家庭暴力、妇女自杀率上升、艾滋病、性病猖獗等等,都在昭示着一个事实,性解放正在走进死胡同,它伤害的不仅仅是个体的男女,而是一个民族。

    唠叨这么多,知道你也会嗤之以鼻。爱听不听,只想一吐为快。

  26.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8:35

    如果说没有爱情的性交是不道德的,那么维护传统神圣婚姻的努力也可能是不道德的。在世人都惶惶不知所措的今天,泸沽湖的走婚制,也许能引领世人找到未来两性关系的雏形。目前为止我所听到的反对声音,好像都有些食古不化啊! :D

  27.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8:45

    虽然先生在对zhangblue讲话,可我想还是针对的我的问题,我就再讲两句。

    先生说在婚姻问题上,双方辩论至少得有一个起码的道德基础,这可是不容易实现的事。以神本和人本出发定会导致两个标准;以不同的人不同的国度对国家命运与个人生命质量不同的重视程度出发,定会导致两种态度。

    我们不愿意做为一架庞大机器的一个零件尽心职守而被忽视了个人价值,甚至我们孩子的人生价值,我想这是我们跑来加拿大的原因之一,这就是我理解的人本。

    主张为了圣战而做人肉炸弹,为国家财产而贡献生命的,何其残忍,你我痛恨之;退而推之,要求人人委屈而求他全,你我就不该离之弃之了吗?那就是我的态度之于神本。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不会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之中。

    谢谢先生给我这个空间。

  28. 评论 | 2009年12月8日 19:07

    我在、知道我是谁, 加拿大是一个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度,网络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没有人有权剥夺你的个人空间,大家随意好了。

    突然想起不知什么地方的一句话:“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还有谁的一句名言,“笑看云卷云舒,静观花开花落。”就此打住,哈哈!

  29. 评论 | 2009年12月9日 03:39

    一夫一妻婚姻体系的其中一个最主要功能是确保性对象的唯一性,谁在结婚的那天都会希望对方将来只跟自己上床。如果到了某一天这婚姻需要引入别人来解决性需要,这项主要功能就已失效,那还保留这婚姻有什么意义呢?自欺欺人?做show给孩子们看?人生只有唯一的一次,婚与不婚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只要活着快乐就好。你爱玩,就不婚,玩他个天昏地暗谁都无权干涉;你要结婚,就好好呆在婚姻里,好好对他/她,好好爱他/她,尽自己所能,让他/她开心。只是,千万别打着为维护婚姻的幌子去损害婚姻。婚姻应该是很美好的,婚姻中的人应该好好相爱,如果他/她让你提不起性趣了,让你想想与他/她接吻都感到恶心了,如果她只是你孩子的保姆/他只是你挣钱的工具,那你就行行好,给他/她自由,也给自己自由吧。真可惜,多年后还爱着的婚姻难找啊。

  30. 评论 | 2009年12月9日 11:33

    在我看来,现在世界各地的人实际上都在广义地走婚,破旧立新的程序早就已经接近完成的阶段了,所以没有推广什么新制度的需要。

    女人受教育,进入职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走婚的经济基础早就具备了。因为这是一场由人性所发动的革命,几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它。

    我们现在还需要做的,只是用一个新的角度,重新去认识我们的美丽新世界而已。

    只要抛弃神圣婚姻的陈旧观念,换偶、换妻的病态现象就会自动消失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