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中国:希望的田野因何陷入绝望?

2,082 浏览
字体 -

朋友从国内寄过来一个 ppt 文件,题目叫“无奈的小山村”,迟迟不敢打开,内容我大概能猜出来,只是怕自己触景生情,受不了。

终于打开看了,眼泪依然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情景太熟悉了。那不是一片“希望的田野”,那是一片绝望的土地。今年夏天,我曾游览了上海、苏州、杭州、无锡、南京,城市的繁华令人印象深刻,令人感到欢欣鼓舞,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使生活更美好”言犹在耳。可是,当我回到故乡,我却看到了农村的衰败、凋敝。走遍全村,几乎看不到几个青壮年,留在村里的大都是老弱病残。如此悬殊的城乡差别,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

六十年了,几代人过去了,农民的生存状况几乎没有丝毫改善。多少年来,他们一直都是被残酷掠夺的对象,他们辛辛苦苦生产出的粮食和农副产品无偿或以极低的价格上交国家。三年大饥荒中国饿死的几千万人绝大多数都是种粮食的农民。他们把自己的口粮都上交国家了,自己却吃糠咽菜、麦秸粉、观音土,全身浮肿,饿殍遍野。

农民无私的奉献、默默的牺牲得到了什么回报没有?没有!他们只有尽义务的权利,没有享受任何社会福利的权利。他们没有任何医疗保险,他们不敢生病,他们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除非他们命大,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他们要负担村、乡、县政权运作,各级干部、教师、教育费用的巨大开支。为了钱他们不惜去卖血,许多人因此染上了致命的艾滋病,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亡。

土地上无法生存,于是他们来到城市,可是,城市接纳他们吗?不!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让他们成为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在城里他们更是被剥削、被欺压、被鄙视的一群人。城市里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由农民工承担,他们没有任何人身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城市里色情场所的风尘女子也多是农村少女。土地养活不了他们,城市也不接纳他们,谁能理解他们作为社会弃儿和边缘人群的悲伤、痛苦、屈辱和愤懑?一个社会长期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实行歧视政策,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公平和正义可言?

什么叫做贫困?没有饭吃,无处栖身,无钱就医,没法上学,没有工作,没有前途,当然是贫困。但是,现代学者研究,贫困的定义应该是机会的缺失,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则宣布:贫困实质上是人类发展所必需的最基本的机会和选择权的被剥夺,恰恰是这些机会和选择权利才能把人们引向一种长期、健康和创造性的生活,使人们享受体面生活、自由、自尊和他人的尊重。

以此观照中国农村,问题就很清楚了。农民的贫困,农民不能享受体面生活、自由、自尊和他人的尊重,不是农民自身的原因,而在于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政策机制。不合理的户籍制度使得同为共和国公民的农民成为被剥夺、被歧视的贱民,几十年来政府实行的剪刀差政策,使农民陷入了绝对的贫困。他们拿什么和城里人竞争?他们竞争的机会被剥夺了,他们竞争的资格被剥夺了,他们的活路被断绝了!

几年前,陈桂棣和吴春桃发表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曾引起轰动。该书用白描手法全面记录了那些“想象不到的贫穷,想象不到的罪恶,想象不到的苦难,想象不到的无奈,想象不到的抗争,想象不到的沉默,想象不到的感动和想象不到的悲壮”。从而发出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警告。多年被忽视的三农问题终于被提到执政者的议事日程了。可是,欠债太多,积重难返,农村依然看不到希望。

中国的贫困人口到底有多少?中国政府每年都公布脱贫的人数。据说总体上处于下降趋势。但是,国务院扶贫办自己公布的数字和世界银行提供的数字竟然相差七 倍!据解释,世界银行的贫困标准是按“每人每天生活费不低于1美元”计算的。这一标准考虑的是“收入”问题,但是国务院扶贫办的贫困线标准则主要考虑“支出”问题,他们认为,因为中国的贫困人口一般都有自己的承包地和住房,这两者均不需支付租金,所以,能够活命,就不属于贫困人口。显然,中国的贫困标准是只能维持基本生存的最低费用标准,与国际标准相比差别很大。

农民的贫困问题必须引起重视。老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当农民的贫困程度达到一定限度,当财富分配不均达到一定程度,社会矛盾和冲突就难以避免。当人处于绝望时就会铤而走险。中国历史上历代农民起义都是打着“均贫富”的大旗,一呼百应,贫民、流氓无产者通过暴力夺取财富是常见的手段,平时老实巴交的农民转眼就会成为杀人魔王。

当代中国社会,这种潜在危险正在成为现实,这种危险可能首先来自大批所谓的农村留守儿童和新生代农民工。

据报道,11月16日,广东警方公开悬赏通缉50个命案逃犯,大多数人都来自农村,这一显著特征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并在网上引起热议,一篇文章之后就有四千多条跟帖。

据全国妇联统计,目前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已经达5800万。他们是农民工的后代,是在父母的爱和管教缺失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父母在城市打工,他们一般跟着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生活。资料显示,留守儿童普遍存在心理问题,这种心理问题有可能导致他们长大以后产生犯罪倾向。重庆双胞胎“黑老大”张波、张涛原来就是一对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管教和正确的引导,逐渐染上恶习,参与赌博,终于成为独霸一方、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头目。

5800万留守儿童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数字,处理不好,这将成为一个严重社会不安定因素。这些孩子亲眼目睹农村与城市的巨大差别,他们不甘心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心里向往城市生活;由于从小缺乏管教,很多人养成了放任不羁的性格,此外,他们也缺乏父辈那样的吃苦耐劳精神。当他们来到城市谋生,遇到的挫折、歧视、羞辱以及种种不公正对待会淤积在他们心中,逐渐对社会产生仇恨,形成反社会心态。这种可怕心态从网上的一些留言就能看出来,现选取几条,从中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无良的城市坦然面对善良的农村;强大的城市坦然地欺压弱小的农村;城市很暴力!”

腾讯北京市网友 过客 2009-11-23 20:09:44“哪天我不想活了就杀几个城里有钱人!”

腾讯广州市网友 咏吥唁弃 2009-11-25 23:27:08“农村人为什么要杀人?杀的就是你们这些看不起农村的人。该杀。”

腾讯天津市网友 小妖 2009-11-19 20:28:31农民的孩子进城了,没有上班,没有上学,而是杀了人。这样的人生悲剧如果被斥为“活该”,那就是对历史的严重无知。孩子长在乡下,是闰土;进了城,是阿飞——对此,城里人好意思说“活该”?

“非常怀念毛爷爷。城市青年下乡接授农民再教育,教教城里人怎样重新做人。”

“这么多年来,农民交公粮已经够多,可天下农民又能得到什么实惠?住不起楼,也不敢病。”

“可悲啊,现在是城市和农村分化太严重了,穷的越来越穷,富的越来越富,打个比喻:为什么城市修路修桥都是国家给钱,但为什么农村就要农民自己掏钱,那些农民自己赚钱容易吗?根本就是没有人管,官员只懂得无限际的收取农民的血汗钱!!!!!!!!!!!!!”

不难看出,城乡差别正在发展成为严重的城乡对立。更多人的不满和怨恨潜藏在内心,遇到合适的时机就会发作。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率越来越高。据广州大学一项基于广东三大监狱新生代农民工犯罪所作的调查研究显示: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被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这些孩子游离于城市和农村之间,不甘心回到农村,又不被城市接受,于是产生异常的“边缘人心理”和强烈的“城市失落感”。心理的不平衡和生存的压力促使他们走上犯罪道路。

据报道,目前中国新生代农民工的人数已超过1亿人。农民工罪犯中九成以上在26岁以下;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被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在“受调查人罪名分布”中,以侵犯财产为目的犯罪比例占到81.0%。由于工作不稳定,入不敷出导致他们犯罪以侵财为主。(2009年11月9日《广州日报》)

这不是简单的农民工犯罪问题,这是严重社会不公所造成的恶果,根本原因在于城乡二元制度的存在及其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面对农民的歧视。农民和城市居民在社会福利、教育、就业等方面待遇相差过于悬殊,必须抓紧解决,对此漠然处之将可能导致社会的动荡,代价将是非常沉重的。

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四化”只有排在第二位的“农业现代化”至今没有实现,城市化浪潮导致了农村实际上被完全忽略,因此,中国的现代化是一种瘸了腿的畸形的现代化。几十年来,农民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支撑起中国经济发展的“廉价劳动力”都是农民!他们是沿海血汗工厂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的季节工;他们用双手为城市建起了一幢幢现代化大楼,可是他们在城市却无立锥之地,他们一年的“工资”买不到城市里一平方米的住房。

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战略,要实现五个具体目标:“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听起来很好,关键是如何落实、实施。我的建议是,尽快解决城乡二元制度问题,消除对农民工的种种歧视,使他们在社会福利、子女就学、就业方面享受和城市居民相同的待遇;反哺农村,扶助农村发展,尽快把计划经济时代从农村无偿榨取的财富返还给农民。这样,已进入城市的农民和留在农村的农民都能够安心工作和生活,社会安全和安定才会有保障。

分享博文至:

27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23:21

    先生说到农村人没有医疗保险的问题,这可能是很多年来农村人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社会该给的福利。因为担负不起医药费用,农村人活的是天寿:小病硬挺,大病等死。

    我曾在美国仙游一段时间,期间有问题需要就医。医生问我有医疗保险吗?答没。有收入吗?答没。那你可以去申请MEDI-CAL免费医疗卡再来就医。答我不是美国居民。这种情况不需要是居民,因为你在美国境内。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谢。

    惊喜之余是恼怒。我要呐喊。 我们讲美国的财政赤字有多少多少,几个几个州政府要破产。但美国政府还主动给与他不相干的人付医药费,并补贴用医期间的必需品,让我不得不问,是资本主义更靠近共产主义呢还是社会主义。中国政府掐着数不清的外汇与人争锋,却无视自己子民的生计与死活,怎还敢大言不惭地声称是”人民利益的代表“?!

    最后再次用我的成功法宝控制了我自己-缄默。我不是知识分子!

  2.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00:59

    曰:衣食足而知礼仪。

    农村人被鄙夷的理由是他们贫穷、无知、肮脏、陋习诸多。究其根源,不只是收入低下,而是机会的缺失。我想还要加上教育的贫乏。其实三源因循果报,收入低下——教育贫乏——机会缺失——收入低下——。。。,致痼疾已深,除弊绝非一日功可。喜在已看到本届政府有所行动,期待之余,还要继续呼吁,继续探求解决之道。

    忽然跳出的一个念头:我们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被如此忽视,根源是否因为我们手里没有选票呢?!!!

  3.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02:37

    知道我是谁, 难得你执著地探讨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农村问题的严重性,正在采取措施。但是,几十年积压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也不现实,毕竟,农村人口太多了。

    你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被如此忽视,根源是否因为我们手里没有选票呢?!!!”这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也听说,今后全国人大代表选举要按人口多少确定,对农村多少会有些好处,比如可以增加一些提案,但是,能解决多少问题就难说了。和西方民主社会不同的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一个等级分明、向上层层负责的官僚体制,因为每个官员都是由上级任命的,所以他们只向上级负责,民众很难去管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地方政府实际上是自治的,由选民直接选出来的,比如多伦多市长就不是安省省长任命的。所以,他敢不对选民负责,选民就会用选票说话,让他走人。中国的官员根本不用向老百姓负责,为什么那么多官员热衷于搞所谓的政绩工程?那不是为了老百姓受益,而是为了给上级看的。还有什么带病提拔,易地为官等等都是和政治体制有关系的。

  4.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13:13

    原说来佐证先生呢,实则解惑来着。 :D

    此前我还真的不明了体制问题。是人民层层向上委托自己利益的代言人,还是当权者层层向下委派自己意志的执行者,这是民主体制与官僚体制的截然相反的运作机制。就“爱国人士”们的诘问“中国(政府)哪儿不民主了?!”,我也曾语塞。

    我们爱中国,就为她却病强身做些行之有效的努力吧!把口头禅“I LOVE YOU!” 落实成“I DO IT FOR YOU!”。

    衷心感谢先生!

  5.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13:05

    下面的话是我参加完今年的64纪念集会后,答一个理性辩论的网友(还边开玩笑)的帖子。我在这里转一份COPY以应上面的讨论。先生若介意尽可删掉:

    TA问: 参加完集会,回来了? 准备立志民主,不做贪官了?

    我答: 知我者MM也。 回来啦,了了心愿,该心平气和过小日子啦。MM还要继续搜贪官?俺目送。

    (这中间关于64纪念集会的报道发出,跟贴有大量讥讽文字,还有一个骂将直接说参加集会者或为移民或为拿钱)

    TA问: 这么重要的集会,怎么到现在还,没图没真相?

    答: 那只是对无辜的死难者的悼念,你要什么真相? 去51主页上读新闻吧! 俺感觉悲哀:咱许多中国人连“死者为大”的德都丧失了,还敢指望啥?!

    又答: MM是不是以为我在训斥你? 你还不至于失去我的尊重,因为我们只是观念倾向不同而已。

    因我恶心的一个骂者在我为无辜死难者争尊严时说我(不为党说话)素养差,触到了我心底的痛处,故而愤怒。

    说我的心愿了了,是为二十年来我终于可以为不能表达自己冤屈又被诟病的死难者们奋不顾身地说了一次话,去他们灵位前虔诚地鞠了一次躬。二十年前,我送走得癌的母亲,就开始照顾TEENAGER的弟妹,最后带了孩子远走他乡来到这片富足祥和的土地上安居乐业。

    我爱中国,也爱那块土地上的人,但我更爱我的家人。只有我的家人都不再需要我照顾、我若有意外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负担的情况下,我才敢奋不顾身地去爱国爱民。我承认自己自私,我表白过我没有民众期待的知识份子为民请愿的素养,我心底有愧,我怕人骂,所以我恼。MM是通达事理之人,所以才对你讲这番话。

    每个人都应活得有尊严,那死的呢? 活着的还有机会为自己争取,死了的呢?!

  6.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00:36

    知道我是谁, 没想到你会在这儿留言。我理解你的感受。六四是一个悲剧,那些无辜惨死的学生是最不幸的,他们应该得到应得的尊重。我相信六四终究要平反昭雪,但是我认为六四值得反思之处也很多。我最近最如何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有一点思考,总之觉得很难,关键是公民的民主素养。在专制的土壤中要开出民主之花很难,一定要对那片土壤进行改造,这就是人心,我寄希望于基督教信仰的传播,这正是西方民主的根基。即时慢一些,基础也一定要打好。当然,我也相信好的制度对塑造好的国民性格也会起到正面作用,二者可以并行不悖。

  7.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7:02

    几个月来中国发生的一系列怪象,就是积压的民怨爆发的结果。应了我们先前在此的讨论。局面开始失控了。

    老百姓恨透了现行的社会制度,却又不知民主为何样——就算在民主国家生活了多年的大陆移民,仍然对民主的概念与机制不很清楚(包括我自己),或因果颠倒,最终又绕回专制的思路——呼唤一个天降伟人就是一例。

    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这个民族的路还怎么走?上帝来得及救赎吗?我头痛。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