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中国:希望的田野因何陷入绝望?

2,082 浏览
字体 -

朋友从国内寄过来一个 ppt 文件,题目叫“无奈的小山村”,迟迟不敢打开,内容我大概能猜出来,只是怕自己触景生情,受不了。

终于打开看了,眼泪依然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情景太熟悉了。那不是一片“希望的田野”,那是一片绝望的土地。今年夏天,我曾游览了上海、苏州、杭州、无锡、南京,城市的繁华令人印象深刻,令人感到欢欣鼓舞,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使生活更美好”言犹在耳。可是,当我回到故乡,我却看到了农村的衰败、凋敝。走遍全村,几乎看不到几个青壮年,留在村里的大都是老弱病残。如此悬殊的城乡差别,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

六十年了,几代人过去了,农民的生存状况几乎没有丝毫改善。多少年来,他们一直都是被残酷掠夺的对象,他们辛辛苦苦生产出的粮食和农副产品无偿或以极低的价格上交国家。三年大饥荒中国饿死的几千万人绝大多数都是种粮食的农民。他们把自己的口粮都上交国家了,自己却吃糠咽菜、麦秸粉、观音土,全身浮肿,饿殍遍野。

农民无私的奉献、默默的牺牲得到了什么回报没有?没有!他们只有尽义务的权利,没有享受任何社会福利的权利。他们没有任何医疗保险,他们不敢生病,他们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除非他们命大,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他们要负担村、乡、县政权运作,各级干部、教师、教育费用的巨大开支。为了钱他们不惜去卖血,许多人因此染上了致命的艾滋病,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亡。

土地上无法生存,于是他们来到城市,可是,城市接纳他们吗?不!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让他们成为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在城里他们更是被剥削、被欺压、被鄙视的一群人。城市里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由农民工承担,他们没有任何人身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城市里色情场所的风尘女子也多是农村少女。土地养活不了他们,城市也不接纳他们,谁能理解他们作为社会弃儿和边缘人群的悲伤、痛苦、屈辱和愤懑?一个社会长期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实行歧视政策,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公平和正义可言?

什么叫做贫困?没有饭吃,无处栖身,无钱就医,没法上学,没有工作,没有前途,当然是贫困。但是,现代学者研究,贫困的定义应该是机会的缺失,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则宣布:贫困实质上是人类发展所必需的最基本的机会和选择权的被剥夺,恰恰是这些机会和选择权利才能把人们引向一种长期、健康和创造性的生活,使人们享受体面生活、自由、自尊和他人的尊重。

以此观照中国农村,问题就很清楚了。农民的贫困,农民不能享受体面生活、自由、自尊和他人的尊重,不是农民自身的原因,而在于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政策机制。不合理的户籍制度使得同为共和国公民的农民成为被剥夺、被歧视的贱民,几十年来政府实行的剪刀差政策,使农民陷入了绝对的贫困。他们拿什么和城里人竞争?他们竞争的机会被剥夺了,他们竞争的资格被剥夺了,他们的活路被断绝了!

几年前,陈桂棣和吴春桃发表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曾引起轰动。该书用白描手法全面记录了那些“想象不到的贫穷,想象不到的罪恶,想象不到的苦难,想象不到的无奈,想象不到的抗争,想象不到的沉默,想象不到的感动和想象不到的悲壮”。从而发出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警告。多年被忽视的三农问题终于被提到执政者的议事日程了。可是,欠债太多,积重难返,农村依然看不到希望。

中国的贫困人口到底有多少?中国政府每年都公布脱贫的人数。据说总体上处于下降趋势。但是,国务院扶贫办自己公布的数字和世界银行提供的数字竟然相差七 倍!据解释,世界银行的贫困标准是按“每人每天生活费不低于1美元”计算的。这一标准考虑的是“收入”问题,但是国务院扶贫办的贫困线标准则主要考虑“支出”问题,他们认为,因为中国的贫困人口一般都有自己的承包地和住房,这两者均不需支付租金,所以,能够活命,就不属于贫困人口。显然,中国的贫困标准是只能维持基本生存的最低费用标准,与国际标准相比差别很大。

农民的贫困问题必须引起重视。老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当农民的贫困程度达到一定限度,当财富分配不均达到一定程度,社会矛盾和冲突就难以避免。当人处于绝望时就会铤而走险。中国历史上历代农民起义都是打着“均贫富”的大旗,一呼百应,贫民、流氓无产者通过暴力夺取财富是常见的手段,平时老实巴交的农民转眼就会成为杀人魔王。

当代中国社会,这种潜在危险正在成为现实,这种危险可能首先来自大批所谓的农村留守儿童和新生代农民工。

据报道,11月16日,广东警方公开悬赏通缉50个命案逃犯,大多数人都来自农村,这一显著特征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并在网上引起热议,一篇文章之后就有四千多条跟帖。

据全国妇联统计,目前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已经达5800万。他们是农民工的后代,是在父母的爱和管教缺失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父母在城市打工,他们一般跟着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生活。资料显示,留守儿童普遍存在心理问题,这种心理问题有可能导致他们长大以后产生犯罪倾向。重庆双胞胎“黑老大”张波、张涛原来就是一对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管教和正确的引导,逐渐染上恶习,参与赌博,终于成为独霸一方、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头目。

5800万留守儿童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数字,处理不好,这将成为一个严重社会不安定因素。这些孩子亲眼目睹农村与城市的巨大差别,他们不甘心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心里向往城市生活;由于从小缺乏管教,很多人养成了放任不羁的性格,此外,他们也缺乏父辈那样的吃苦耐劳精神。当他们来到城市谋生,遇到的挫折、歧视、羞辱以及种种不公正对待会淤积在他们心中,逐渐对社会产生仇恨,形成反社会心态。这种可怕心态从网上的一些留言就能看出来,现选取几条,从中可以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无良的城市坦然面对善良的农村;强大的城市坦然地欺压弱小的农村;城市很暴力!”

腾讯北京市网友 过客 2009-11-23 20:09:44“哪天我不想活了就杀几个城里有钱人!”

腾讯广州市网友 咏吥唁弃 2009-11-25 23:27:08“农村人为什么要杀人?杀的就是你们这些看不起农村的人。该杀。”

腾讯天津市网友 小妖 2009-11-19 20:28:31农民的孩子进城了,没有上班,没有上学,而是杀了人。这样的人生悲剧如果被斥为“活该”,那就是对历史的严重无知。孩子长在乡下,是闰土;进了城,是阿飞——对此,城里人好意思说“活该”?

“非常怀念毛爷爷。城市青年下乡接授农民再教育,教教城里人怎样重新做人。”

“这么多年来,农民交公粮已经够多,可天下农民又能得到什么实惠?住不起楼,也不敢病。”

“可悲啊,现在是城市和农村分化太严重了,穷的越来越穷,富的越来越富,打个比喻:为什么城市修路修桥都是国家给钱,但为什么农村就要农民自己掏钱,那些农民自己赚钱容易吗?根本就是没有人管,官员只懂得无限际的收取农民的血汗钱!!!!!!!!!!!!!”

不难看出,城乡差别正在发展成为严重的城乡对立。更多人的不满和怨恨潜藏在内心,遇到合适的时机就会发作。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率越来越高。据广州大学一项基于广东三大监狱新生代农民工犯罪所作的调查研究显示: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被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这些孩子游离于城市和农村之间,不甘心回到农村,又不被城市接受,于是产生异常的“边缘人心理”和强烈的“城市失落感”。心理的不平衡和生存的压力促使他们走上犯罪道路。

据报道,目前中国新生代农民工的人数已超过1亿人。农民工罪犯中九成以上在26岁以下;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被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在“受调查人罪名分布”中,以侵犯财产为目的犯罪比例占到81.0%。由于工作不稳定,入不敷出导致他们犯罪以侵财为主。(2009年11月9日《广州日报》)

这不是简单的农民工犯罪问题,这是严重社会不公所造成的恶果,根本原因在于城乡二元制度的存在及其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面对农民的歧视。农民和城市居民在社会福利、教育、就业等方面待遇相差过于悬殊,必须抓紧解决,对此漠然处之将可能导致社会的动荡,代价将是非常沉重的。

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四化”只有排在第二位的“农业现代化”至今没有实现,城市化浪潮导致了农村实际上被完全忽略,因此,中国的现代化是一种瘸了腿的畸形的现代化。几十年来,农民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支撑起中国经济发展的“廉价劳动力”都是农民!他们是沿海血汗工厂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的季节工;他们用双手为城市建起了一幢幢现代化大楼,可是他们在城市却无立锥之地,他们一年的“工资”买不到城市里一平方米的住房。

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战略,要实现五个具体目标:“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听起来很好,关键是如何落实、实施。我的建议是,尽快解决城乡二元制度问题,消除对农民工的种种歧视,使他们在社会福利、子女就学、就业方面享受和城市居民相同的待遇;反哺农村,扶助农村发展,尽快把计划经济时代从农村无偿榨取的财富返还给农民。这样,已进入城市的农民和留在农村的农民都能够安心工作和生活,社会安全和安定才会有保障。

分享博文至:

27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12月11日 09:25

    唉。。。

  2. 评论 | 2009年12月11日 10:50

    城市繁华的背后是农村的艰苦和被剥削。要加快城市化进程,就要相应提高农村待遇。农村是城市的母亲,是到了城市反哺农村的时候了,乌鸦都知道这个道理呢!

  3. 评论 | 2009年12月11日 11:25

    2008国际奥运,2009六十大庆,2010赶快逃命!?

  4. 评论 | 2009年12月12日 00:43

    olive tree,快乐就好,我在, 谢谢来访。这个题目很沉重,也很难引起共鸣,但是,农村的绝对贫困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农民的贫困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农村问题的解决关乎中国的发展前途,再不正视,问题将越来越严重。我要说,农民的贫困问题拷问中国的良心。

  5. 评论 | 2009年12月12日 13:04

    是啊,这就是中国的现状。这么多的农村人口,加上城市里的贫民在好多人的眼里就不算“人”,他们大喊着中国现在有多么的好,国内的生活多么让人向往。身在海外的人,有的羡慕国内的朋友们,有的后悔自己失去的好日子,他们适应了中国的那种不平等,到了一个公平的社会,经历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从头做起的艰辛他们就感到委屈甚至悲愤。如果有人说加拿大比中国好,他们准会说:“你在中国一定混的不好!来自农村,至少来自小地方,总而言之,你就是一个没本事的人”。真想问问这些混得好的中国人:“干吗要移民?”自己这山望着那山高、心里不平衡、言行影响了下一代,还预见孩子的将来会更加困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6. 评论 | 2009年12月12日 18:04

    一个声音时常在耳边响起:“中国的问题是中国农民的问题。中国人的血脉是和土壤紧密相连的,千百年来,我们以勤劳和汗水,使贫瘠的大地变成了纵横千里良田和果园。… …”

    我们以及我们的祖先都是来自于农民,不认同和体恤农民就是一种悲哀。

    赞成你的判断,贫困的定义应该是机会的缺失,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和不平等确实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加拿大所谓的公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不可以诟病的地方,隐性的或公开的不平等令多少移民也缺失机会且象“中国农民”一般生存?

    前两天,与一位朋友聊天。这位朋友现任某国际机构的执行主席,正在哥本哈根开会讨论全球的污染和贫困问题。我对他说,你们就别在那儿装模作样了,全球的污染和贫困不都是富人造成的吗,最好是取消这组织那机构,穷人不需要政府。

  7. 评论 | 2009年12月12日 20:08

    zpearl ,ZHWH , 谢谢来访。绝对的公平很难做到,但是政府有责任通过政策导向,比如税收调节社会财富的分配。加拿大在这方面就做的比较好。虽然有钱人不喜欢,但是,做到了相对公平,所以社会矛盾较少,比较安定。

  8. 评论 | 2009年12月12日 23:34

    LZ和我今年回国时看到的一般农村情况差别较大(不是指富裕的江浙农村). 城乡差别依然很大,但过去三五年农民生活改善很快.主要是免农业税费(每户年均2000多), 种田按亩补贴, 免学生的费用, 医疗保险覆盖等均已到位, 养老金制度也已开始,虽然微薄. 村子里三分之一人家盖了二层楼(虽然大多没有装修和象样的家具), 用手机的也不少. 这也是中国一些地区开始出现农民工短缺现象的原因. 比较担心的倒是环境问题.

  9. 评论 | 2009年12月13日 18:15

    谢谢山外山。我也知道最近几年政府最新政策已经注意到了农民利益,比如取消农业税,农民种田政府每年每亩补助100元等等,但是,除了江浙一带,大多数地方的农民仍然非常贫穷。此外,已经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的权利也得不到保护,我收到的 ppt 文件说,那个小山村中的许多孩子失去了父亲,他们是在城里打工事故中死亡的。老人孩子留在村里陷入更大的苦难之中。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的生存境况很尴尬,他们、甚至他们的后代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即使政府给了农民一定的优惠政策,也未必能吸引他们回到农村,但是城市也不接纳他们,处处歧视他们。一旦疯狂的城市化运动减速,这批人将被抛弃,加入失业大军。那时的问题将会很严重。处理不好,这些人可能成为未来中国社会的动乱之源。

    我想说的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是中国社会是一个少见的不平等社会。政府用一种政策来长期剥夺一大批人的平等权利,由此形成了城里人歧视农民,农民自甘屈辱、自卑的怪现象。美国、加拿大没有这样的事,传统中国社会就是一个农业社会,农村人、城市人分不太清楚,不存在什么城市户口、农村户口问题。现在,一些大城市因为国家政策的长期扶持俨然发展成了国中之国,排外情绪异常严重。而农民则是到处排斥的对象,这是不合理的。农民是中国真正的弱势群体,他们的生存状况应该引起更多关注。

  10. 评论 | 2009年12月13日 18:42

    现在的中国就像是一个上半身穿西装打领带的人,口袋里塞满了钞票,下半身却是光着屁股,踏着草鞋。

  11. 评论 | 2009年12月14日 00:02

    Did you guys find the root cause?

  12. 评论 | 2009年12月14日 17:24

    !! !! !!

  13. 评论 | 2009年12月14日 17:38

    问题是复杂, 但要一步一步来。 如果情况逐渐变好还可以接受可以理解, 但如果越变越坏就值得担忧了 ! ! ! 现在是在渐渐变好了些呢? 还是更糟呢 ? 这个老百姓最有发言权 ! 我等各位远在千里之外的, 不好妄测 ! 但愿不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吧 ! 谁说的清呢 ! 不过,退一万步来讲,作为一个血液里都有“中国”二字的炎黄子孙,这种事确实令人担忧啊。

  14. 评论 | 2009年12月14日 18:03

    Blinder,asfjdkh,谢谢来访。本来想再写篇文章谈谈这个问题,但是太费时费力,这里简单说几句。

    贫富差距一般用基尼指数来表示,它的值在0 到 1 之间,越接近零,表明这个社会的贫富分化越小;基尼系数太小不好,太大也不好。建国初期,中国的基尼指数是0.224,但在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后达到那个时期的最高值(1960年为0.332);此后指数一度下降(到文革初期的1967年下降到0.25),但在文革后期却又一直呈现上升状态,直到1976年重新达到0.31。此后指数又呈下降趋势,到1985年达到了0.25,之后则直线上升,达到了2000年的0.372, 而2004年更是达到了0.47的最高水平。

    0.47已经远远超出了0.4的国际警戒水平,短短四年基尼系数直线上升更是不正常,值得关注。世界上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挪威、意大利、丹麦、英国、加拿大、希腊、日本、德国目前收入差距水平相对比较合理,都在0.35 左右,加拿大基于家庭人均可支配货币收入计算的基尼系数为0.324,因此,加拿大社会总体上比较稳定。中国的贫富差别是由不合理的政策造成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使得沿海地区得到了较快发展,有些人用不合理(比如官商勾结掠夺国有资产)甚至不人道的手段也致富了。但是,相应的政策,比如监管和税收调节以及社会救济体制没有跟上,这就造成了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的现象。有人研究的结果表明,“政府的政策取向和干预力度对居民收入差距的变化方向和大小有着重要的影响。横向比较来看,政府政策的社会公平取向越强,对收入分配和再分配干预强度越高的国家,一般而言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幅度越小,居民收入差距越小,北欧国家就相当典型;而政府政策的社会公平取向越弱,对收入分配和再分配干预强度越低的国家,一般而言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幅度越大,居民收入差距越大,美国就相当典型。”(见《二战后经济发达国家居民收入差距的演变趋势及现状评价》

  15.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01:00

    转帖

    5. 知道我是谁 - 2009年12月14日 16:06

    拜读了先生近两篇对中国问题的探源索道之作,忧国忧民之诚颇令我动容。遂回溯先生文章,见篇篇融研讨之精力与心血,肃然起敬之余,亦破我游散之则,予先生佐证。

    我来自先生所言的那片希望(绝望)的田野,最深处。身世要比紫雨笔下的刘志刚还卑微千万倍。40年的爬行,记不得多少坎坷,多少白眼,多少汗泪,多少次千钧一发孤注一掷未放弃,我才摆脱了自生自灭的境地,立身于这块平和民主的土地上。

    我爱中国,虽然曾被忽视与歧视的冷漠灼伤孤傲的心,也无论别处的沃土怎样给我舒适容我自爱,我却偏偏牵挂着那片养活了我的贫瘠的土地:为她的偏执而黯然神伤,为她忽视平民的疾苦炫富而羞赧,为她给她的子民不同的身份和权力而悲哀。

    我的祖国,她就是时刻牵着我的神经,左右着我的喜怒哀乐。我明白,我的抑郁的根源还是来自我的出身,我对那片深远的土地的感知与热爱。我想为她60 年大庆的华丽而欢呼,但我的欢呼戛然而止于我对一辆彩车成本的计算——那够多少失学的乡村孩子读多少年书的哟!。。。就先生博文,我知道先生懂我,所以敞开心扉。

    我敬重先生的这种研讨:揭开浮华的局部表象,不离不弃治疗百孔千疮。我们努力,我们呼吁,为我们挚爱的那片养育过我们且我们的父老乡亲正勤苦耕作的土地上真正的繁荣富强!

    6. 一叶知秋 - 2009年12月14日 17:52

    知道我是谁,

    谢谢你的肺腑之言,很令人感动。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更难能可贵的是仍保有一颗热爱中国的赤子之心。为中国做点事吧,为那些被藐视、被欺压的弱者呼吁几声吧。即使作用有限,也要有人去做。

    在中国不存在真正反对党的情况下,知识分子应该承担起异议者的社会责任,充当时代的“牛虻”。自由思想、独立人格是知识分子理想的化身,但的确不容易,有风险,甚至要做出牺牲。有人说,在反右和文革的急风暴雨之后,中国的“真正的知识阶级”已经不复存在了,这的确有利于管理和统治,但却是中国的悲哀。

    读了金南川先生的《知识分子的责任》一文,很有感触,尤其欣赏下面这两段话: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社会的知识与良心的守护者,你肩负着更大的历史责任。你应该是社会的良心,是社会的最敏感神经。面对着黑暗与不义,你不应该选择沉默,你的选择应该是批判、抗议和愤怒。独立是你发言的姿态,而异议和批判则是你体现独立的方式。坚持自由、权利和人道主义的终极关怀,永远是你的价值核心。你应该是那些弱势群体的天然的代言人,遇到侵害到弱者权利的事情你应该义无反顾地进行严厉的批判。面对那些“被侮辱者和损害者”你应该抱以同情和泪水,同时要站出来大声控诉这个社会的不公与不义,不能视而不见和保持沉默,更不能发出“谁让你是在中国”这样无耻的讽刺!”

    “知识分子的工作永远是异议和批判,充当时代的“牛虻”,刺激其不停的进行自我反省与改进。知识分子相信,真诚的批判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永远是缺乏的。社会缺乏的不是颂歌,而是批判。任何一个社会衰败的原因不是夜莺太多,而是有太多的喜鹊的聒噪。”

    # 7. 知道我是谁 - 2009年12月14日 22:32

    读了先生引用的金南川先生的话,还是有些震惊。

    已经看着屏幕坐了良久,也没法理顺我思绪的千丝万缕。慢慢吧。。。 # 8. 知道我是谁 - 2009年12月14日 23:02

    我还是回到《中国:希望的田野因何陷入绝望?》与先生慢慢讲吧。是那篇触动了我,而且那里已安静,不妨碍这里的气氛。不知是否可行(我不懂博客运作),建议先生把我这里的留言搬到那篇里去?

  16.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14:55

    哇~,真的做到整体搬家了!网络率先实现共产主义啦 :D

    这儿的气氛,有利于TAKE IT EASY,我就不理顺序,想到哪儿说哪儿,因为这几日的工作较繁乱,没有大块儿时间。

    提到农村留守儿童,自小缺失管教,自力后发现与城里人的无可相比,若恰逢一个这样的青年被无端地挤兑超出了TA的忍耐极限,就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在我眼里,虽然这是现今的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也已是一种进步,因为他们有机会见识又有自己的思考了。在我的少年时代,那种愚民教育使农村人没有机会意识到城乡差别是一种不公正,自己还有权反抗。他们默认,就像现在有人认命,有人崇拜其他,认定这样才是正道。偶然有些农村孩子在适当的年龄意识到他们不想跟牛马一样在农田里滚爬一辈子还吃不饱穿不暖,他们要逃离农村。那么机会、才智与坚忍的关关坎坎又过滤掉绝大多数的觉悟者。别以为那寥寥无几成功逃脱的农村孩子是幸运儿,其实他们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记得老舍的《骆驼祥子》里的一段情景:(不想引原文)热到极致时的一丝凉风,让拉车的祥子倍感受用,“老天爷多来点凉风!” 着!风大~,落雨~,暴风雨,祥子落汤鸡似地逃。。。

    一个跻身城市的农村人在别人眼里和他自己心里的卑微感真是与生俱来的,是多年的打拼甚至超人的成功都矫正不了的,我想这在加拿大已经算心理疾病范畴。但这样的“精神病人”没人会求医,因为自知没有一个心理医生比他自己更知道这病根,更懂如何控制。这样的人于这世界是透明的,无法捕捉,可有可无;这样的人可以与世隔绝而其乐融融,因为他走穿了人生。

    不是悲哀?

  17.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16:15

    知道我是谁,是的,把你的帖子搬到这儿好一些。

    你的看法很有道理。每个从农村挣扎出来的恐怕都有同样的感受,我们没有什么选项,要么认命,要么拼命找机会跳出农门,成功了侥幸,失败了活该。人生来是平等的,本来不应该分什么农村户口,城市户口,可是多少年来这种政策把中国一分为二。农村人只有羡慕城里人的份,要想改变自己的身份比登天还难,即使农村人通过考大学或其他途径进入城市,也是带着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最近网上热评的杨元元自杀一案就是一例。她可以算作“成功逃脱的农村孩子”,但她并不幸运。即使她考上了研究生,在人们眼中,她仍然是一个跻身城市的农村人,经济困窘,难以克服,居然不得不和母亲合睡在一张床上,受尽了同学的白眼,可以想象她心里的自卑感该有多么强烈。她的情况其实算好的,那些进入城市的农民工及其后代在城市遭受的歧视更严重。这些都是城乡二元户口政策造成的后果。这种政策限制使得城市人生下来就有了某些特权,而农村人和城市人在竞争中就一直处于劣势,试想,有几个农村人能够参加公务员考试?他们恐怕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这种现实为什么就应该是正常的,合理的,不需要改变的?

  18.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17:35

    没救啦,腐败透顶了,就让中共这个邪恶的党等着自食恶果吧!

  19.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18:33

    我更感慨的是:

    能够与城里人同等成功的农村出身的人,该是多出多少奋斗,多少经历,多少智慧的啊。本应该是引以为自豪的,可依然逃脱不了被我们的城市同胞鄙视的命运。这种刺痛导致许多农村出身的人或多或少或攻击或致命的心理问题,但至今还没发现有这方面的心理学研究,何其忽视也?轰动的马加爵事件——孰之过?某某名人被大肆渲染的乖张行为——鲜知那是他膨胀后的宣泄。

    世上有不平等,就像有人生下来就是王子公主一样。但那是被公开承认的王权。 而我们的贱民却偏偏唱着平等感恩的颂歌,用自己超负荷没保障的劳作支撑着那架高速运转的国家机器。这如何不让人心痛?!

    我爱怜我的祖国,是因为她的那些任劳任怨的人民,和我一脉相承。

  20.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22:23

    曾兴盛一时的知青文学,痛诉上山下乡运动无端地让一代城市青年受尽磨难的同时,也展现了农村的落后与生活的疾苦。国人同情那被耽误的一代知青的同时,有谁关注到比知青更苦的农村人,为他们也著书立转?

  21. 评论 | 2009年12月15日 23:21

    先生说到农村人没有医疗保险的问题,这可能是很多年来农村人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社会该给的福利。因为担负不起医药费用,农村人活的是天寿:小病硬挺,大病等死。

    我曾在美国仙游一段时间,期间有问题需要就医。医生问我有医疗保险吗?答没。有收入吗?答没。那你可以去申请MEDI-CAL免费医疗卡再来就医。答我不是美国居民。这种情况不需要是居民,因为你在美国境内。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谢。

    惊喜之余是恼怒。我要呐喊。 我们讲美国的财政赤字有多少多少,几个几个州政府要破产。但美国政府还主动给与他不相干的人付医药费,并补贴用医期间的必需品,让我不得不问,是资本主义更靠近共产主义呢还是社会主义。中国政府掐着数不清的外汇与人争锋,却无视自己子民的生计与死活,怎还敢大言不惭地声称是”人民利益的代表“?!

    最后再次用我的成功法宝控制了我自己-缄默。我不是知识分子!

  22.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00:59

    曰:衣食足而知礼仪。

    农村人被鄙夷的理由是他们贫穷、无知、肮脏、陋习诸多。究其根源,不只是收入低下,而是机会的缺失。我想还要加上教育的贫乏。其实三源因循果报,收入低下——教育贫乏——机会缺失——收入低下——。。。,致痼疾已深,除弊绝非一日功可。喜在已看到本届政府有所行动,期待之余,还要继续呼吁,继续探求解决之道。

    忽然跳出的一个念头:我们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被如此忽视,根源是否因为我们手里没有选票呢?!!!

  23.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02:37

    知道我是谁, 难得你执著地探讨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农村问题的严重性,正在采取措施。但是,几十年积压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也不现实,毕竟,农村人口太多了。

    你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被如此忽视,根源是否因为我们手里没有选票呢?!!!”这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也听说,今后全国人大代表选举要按人口多少确定,对农村多少会有些好处,比如可以增加一些提案,但是,能解决多少问题就难说了。和西方民主社会不同的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一个等级分明、向上层层负责的官僚体制,因为每个官员都是由上级任命的,所以他们只向上级负责,民众很难去管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地方政府实际上是自治的,由选民直接选出来的,比如多伦多市长就不是安省省长任命的。所以,他敢不对选民负责,选民就会用选票说话,让他走人。中国的官员根本不用向老百姓负责,为什么那么多官员热衷于搞所谓的政绩工程?那不是为了老百姓受益,而是为了给上级看的。还有什么带病提拔,易地为官等等都是和政治体制有关系的。

  24. 评论 | 2009年12月16日 13:13

    原说来佐证先生呢,实则解惑来着。 :D

    此前我还真的不明了体制问题。是人民层层向上委托自己利益的代言人,还是当权者层层向下委派自己意志的执行者,这是民主体制与官僚体制的截然相反的运作机制。就“爱国人士”们的诘问“中国(政府)哪儿不民主了?!”,我也曾语塞。

    我们爱中国,就为她却病强身做些行之有效的努力吧!把口头禅“I LOVE YOU!” 落实成“I DO IT FOR YOU!”。

    衷心感谢先生!

  25.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13:05

    下面的话是我参加完今年的64纪念集会后,答一个理性辩论的网友(还边开玩笑)的帖子。我在这里转一份COPY以应上面的讨论。先生若介意尽可删掉:

    TA问: 参加完集会,回来了? 准备立志民主,不做贪官了?

    我答: 知我者MM也。 回来啦,了了心愿,该心平气和过小日子啦。MM还要继续搜贪官?俺目送。

    (这中间关于64纪念集会的报道发出,跟贴有大量讥讽文字,还有一个骂将直接说参加集会者或为移民或为拿钱)

    TA问: 这么重要的集会,怎么到现在还,没图没真相?

    答: 那只是对无辜的死难者的悼念,你要什么真相? 去51主页上读新闻吧! 俺感觉悲哀:咱许多中国人连“死者为大”的德都丧失了,还敢指望啥?!

    又答: MM是不是以为我在训斥你? 你还不至于失去我的尊重,因为我们只是观念倾向不同而已。

    因我恶心的一个骂者在我为无辜死难者争尊严时说我(不为党说话)素养差,触到了我心底的痛处,故而愤怒。

    说我的心愿了了,是为二十年来我终于可以为不能表达自己冤屈又被诟病的死难者们奋不顾身地说了一次话,去他们灵位前虔诚地鞠了一次躬。二十年前,我送走得癌的母亲,就开始照顾TEENAGER的弟妹,最后带了孩子远走他乡来到这片富足祥和的土地上安居乐业。

    我爱中国,也爱那块土地上的人,但我更爱我的家人。只有我的家人都不再需要我照顾、我若有意外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负担的情况下,我才敢奋不顾身地去爱国爱民。我承认自己自私,我表白过我没有民众期待的知识份子为民请愿的素养,我心底有愧,我怕人骂,所以我恼。MM是通达事理之人,所以才对你讲这番话。

    每个人都应活得有尊严,那死的呢? 活着的还有机会为自己争取,死了的呢?!

  26.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00:36

    知道我是谁, 没想到你会在这儿留言。我理解你的感受。六四是一个悲剧,那些无辜惨死的学生是最不幸的,他们应该得到应得的尊重。我相信六四终究要平反昭雪,但是我认为六四值得反思之处也很多。我最近最如何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有一点思考,总之觉得很难,关键是公民的民主素养。在专制的土壤中要开出民主之花很难,一定要对那片土壤进行改造,这就是人心,我寄希望于基督教信仰的传播,这正是西方民主的根基。即时慢一些,基础也一定要打好。当然,我也相信好的制度对塑造好的国民性格也会起到正面作用,二者可以并行不悖。

  27.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7:02

    几个月来中国发生的一系列怪象,就是积压的民怨爆发的结果。应了我们先前在此的讨论。局面开始失控了。

    老百姓恨透了现行的社会制度,却又不知民主为何样——就算在民主国家生活了多年的大陆移民,仍然对民主的概念与机制不很清楚(包括我自己),或因果颠倒,最终又绕回专制的思路——呼唤一个天降伟人就是一例。

    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这个民族的路还怎么走?上帝来得及救赎吗?我头痛。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