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人算什么?

1,931 浏览
字体 -

没想到,当年踌躇满志,出国后听到的第一首歌歌名竟然是《人算什么?》,当时很不以为然。中国哲学从《周易》开始,就讲天、地、人三才,人是三才中的一才。人立于天地之间,顶天立地。在国内一直被教导“人定胜天”,人很了不起,人当然算什么了。

这首诗歌出自圣经诗篇第8篇。诗人大卫回忆少年时在旷野放牧时仰望星空,观看神所造的天,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于是发出赞美:

“耶和华我们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你将荣耀彰显于天。 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这首诗歌把上帝的创造,上帝和人的关系以及人在宇宙中的地位表达得一清二楚。圣经说,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当我真正学会谦卑自己,认真寻求真理的时候,我才认识到,面对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对无比复杂的已知和未知世界,人真的算不了什么,人是渺小的,也是有限的。

保罗蒂利希说,人的生存勇气首先是“接受自己的有限性的勇气”。认识到自己的有限,人就会学会谦卑而不是专断;人就会忏悔而不是塞责。当人认识到自己和他人的有限和无知,就会理解自由与宽容对社会的重要意义。沉溺于“人定胜天”迷梦中的中国人很难认识到自身的有限性,只能一次次从狂妄走向谬妄,从苦难走向苦难。

当然,我们中国人并不是个个都抱着“人定胜天”的狂妄想法的,甚至连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也有很谦卑的。2007年5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向师生们作了一个即席演讲,其中讲到: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温家宝总理还写了一首诗,题目就叫做《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温总理这首诗写的很美,很朴实、纯净。我想,这首诗是有感而发,因为他在诗中特别表达了对至高的“凛然的正义”的敬畏之情。当今中国社会存在很多问题,贫富悬殊问题,贪污腐败问题,都是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社会正义,最根本的问题是信仰缺失。

近日,中国首位太空人杨利伟出版了他的自传《天地九重》。在书中,杨利伟怀着敬畏的心情说,“在浩瀚的宇宙面前,我仅像一粒尘埃”。我觉得中国给自己的宇宙飞船起名叫做“神舟”很贴切, “神舟”就是探索神的创造的宇宙飞船。人要保持谦卑、敬畏,才能感受到神的创造的伟大。

面对茫茫的宇宙,人只能感到自己的渺小,除非自欺欺人,否则自大不起来。有时想起来,甚至会感到有点悲哀。宇宙这么大,我是这么渺小,我生活在这个小小星球上,算得了什么?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托尔斯泰曾提出了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每个人,从而每个哲学家都必须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基本问题:既然存在死亡,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海德格尔也曾经说过:“人是追求生活意义的生物。如果一个人在他的生活中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他宁愿去自杀,哪怕他的身边全是面包。”

那么,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在东西方文明的早期,人们几乎同时发现,人生是具有终极意义的。人生意义的源头就是绝对的上帝,他创造万物,也赋予人生命,人和上帝建立关系,人生就获得了意义。上帝掌管一切,他也赐给人道德律法来约束人的行为,使人性不至于陷入沉沦。人要仰望天空,与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建立联系,人生才能获得永恒的意义。否则,人生的一切努力、奋斗,无论寿数长短,都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东西方文明在追寻这种绝对意义的过程中,后来却走向了两个不同的道路。起源于东方、盛行于西方的基督教文明坚持认为,人应该信靠上帝,才能使人生获得真正的意义。而中国人,特别是儒家学派,虽然也强调天道,但却把人生的终极意义与天道分离,集中到了礼教,伦理这一层面。黑格尔在《哲学演讲录》中指出:“中国没有真正的哲学,有的只是伦理学。”

中国人并不是不思考生命意义的问题。但是因为路径不对,结果总是令人失望。人的悲剧在于一生苦苦寻求,皓首穷经而不知,弄不明白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很多都是在感叹人生如梦,但是却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曹操感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李白在一篇赋里问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即使像陶渊明这样的所谓旷达者,面对死亡,也是很不开心,“从古皆有没,念之心中焦。”除了感叹还是感叹。

诗人屈原在《天问》中说,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是,现在人们却常常是只向下求索,不再向上求索了。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一个人也是如此,唯有仰望星空,与神建立关系,生命才有真正意义。

大量事实证明,上古华夏人是仰望星空、信仰上帝的。可是,中国真正的宗教信仰从周代就开始衰落了,中国人渐渐背离了上帝,上帝的形象逐渐淡化,变得越来越抽象,而周朝人似乎已经揣摸出了上帝的意志和原则,希望通过道德至上性获得神圣性。后来的儒家继承周朝的思想和信仰传统,进一步认为,人可以通过自身的修养努力而达到神圣,就是“内圣外王”。就是说,一个统治者应该做到内有圣人之德,外施王者之政,这是人格理想和政治理想二者的结合。当然,儒家仍然强调“ 天命”,要求统治者顺天道而行,但又认为,“天道远,人道迩”,因此注意力多放在“人道”上,而他们的 “人道”,则更多关注君臣之道,上下尊卑关系。其结果是中国人崇拜上帝的观念逐渐抽象、淡化,上帝变成了一个抽象的天命,到了宋明理学家那里,则变成更加抽象的“理”,或者 “良知”。当然,“理”和“良知”的道德基础仍然是“天”、“上帝”,所以也叫“天理”或者“天良”。人只要讲理,就还有人性。就怕连理也不讲了,胡作非为,就比较可怕了,有一个词叫做“丧尽天良”,比如往牛奶里掺毒,制造假疫苗,把屠刀对准儿童就是如此。

中国人一直到清末还保持着敬天传统,历朝都设有礼部,专门负责宗教祭祀活动。皇帝几乎每年都要到天坛斋戒、沐浴、祭天。皇帝斋戒的时候旁边有一个铜人来监视他是不是真正在斋戒,皇帝进了天坛连轿子也不敢坐了,要下来步行,表示对天的敬畏,在献祭时更是毕恭毕敬。祭祀用的公牛犊的饲养和挑选都非常严格,不能有一点残缺,甚至连参加斋戒、祭祀的官员也不能有身体残疾,身上长疮流脓有恶臭的也不能参加,必须非常洁净。中国官方最后一次祭天活动是在1914年,由袁世凯主祭。但天坛1918年就改成一个娱乐设施了,中国人不再敬天了。最近,听说天坛又恢复祭天仪式了,不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敬拜,而是在演戏,是为了宣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遗迹。

中国人完全的信仰失落应该是过去几十年的事。一个有着敬天传统的民族不仅不再敬天,而且居然喊出了“人定胜天”的狂妄口号,后果非常严重。失去了对至高者的畏惧感,人便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了,于是贪污腐败、假冒伪劣、黄、赌、毒泛滥。

古代哲人中,能够参透上天之道者并系统阐发者,当首推老子,他在《老子》一书中明确指出了“天道”与“人道”的对立,揭示了“大道”,即天之道的公平合理,“人道 ”的邪恶不公。老子分析了社会混乱的原因,他说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天道要求富人要乐善好施,捐助贫穷者,而目前的中国社会正是反其道而行之,人道颠覆了天道。贫穷者给富贵者送礼,否则就办不成事。社会不公导致民怨沸腾,甚至公然抗争,某些当政者不思反省,反而诉诸武力镇压。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在天道面前,人道实在算不了什么。“人定胜天”是最荒诞无稽的谎言。无论人道多么昌盛,天道最后必定统管万有。中国人需要回归天道,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分享博文至:

2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14:17

    我曾清高又孤独地在世上流浪,自以为纯洁又善良,直到遇见十字架上的光芒, 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我对你柔声的呼唤不能抵挡, 任你抚平我满身的创伤. 你让生命河水不断流淌, 不再有眼泪和哀伤, 我虽是只不听话的小羊,你也愿为我把风雨遮挡.让我一生都为你歌唱, 因你把我的黑暗照亮. 谢谢一叶知秋的文章, 我相信所有寻求他的人都会寻见,叩门的他都给开门.

  2.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15:32

    中国人需要回归天道,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3.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18:13

    紫雨风弦,在我看来,宗教争执实质上是人基于种族、宗教、政治、和物质利益的争执。教派产生的根本原因应该说和宗教本身无关,而是植根于人的本性之中的原罪,宗教战争本质上是为着十分明确的物质和阶级利益而进行的。

  4.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18:14

    欣赏!“人定胜天”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豪情罢了。正所谓“人类一说话,上帝就发笑”!

  5.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18:22

    人本来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因为人长了惧怕死亡的神经,才使世界显出被人留恋,死亡对于人来说是太大的一件事了。

  6.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20:21

    如果宗教本身也是人创造出来的,那么所有的讨论得从头开始。人是非常渺小,却也非常伟大,假如为渺小而哀叹终身,那就真的是渺小了。

  7. 评论 | 2010年6月14日 22:31

    溪边百合、永新、Simon ZZ,谢谢评论。

    人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狂妄自大,因为人在大自然中有自己独特的地位。正如上面那首诗歌中所说的,人也是被造物,但人的地位仅仅比天使微小一点,而且人有上帝所赐的荣耀尊贵的冠冕。人的权能是管理上帝所造的万物。

    我想,假如人能认识到自己在自然界中的地位和自身的有限性,心存敬畏,在自然面前就不会如此贪婪、放肆,为所欲为了,对人就不会如此自私、刻薄、恶毒了,环境问题就不会如此严峻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这么紧张了。人的问题往往是将无限的价值强加到自己人生的有限性中,于是就陷入到骄傲的罪中。圣经里说的罪,是指人违抗上帝的意志,妄想僭越上帝的地位并行不义之事。人的悖逆来自于人的骄傲和不承认自身的有限。人骄傲的罪有三种:权力的骄傲,知识的骄傲和德性的骄傲。所谓权力的骄傲,表现为人不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有限,想通过攫取权力操控他人来克服、掩饰自己的软弱,突破自己的有限。其次,知识的骄傲,表现为人把自己有限的知识当成绝对真理,抓住芝麻就说是西瓜,有句话说,相对真理的总和等于绝对真理,这叫胡扯!相对真理的总和还是相对真理。再次,德性的骄傲,就是把有限的人的有限的德性当成终极的义,以人自己有限的道德标准作为绝对的标准。德性的骄傲会直接产生灵性的骄傲,表现为人将自己视为神明,将自己的偏狭的道德标准和有限善行当作无上的善。这些骄傲,从中国大陆来的,特别是经过文革的都应该有深刻体会,甚至我们自身就有。

  8. 评论 | 2010年6月15日 09:49

    知秋说的很对,当自我膨胀、骄奢淫欲代替了谦卑、敬畏之心,我们的路就快走到头了。 这个趋势又是那么的不可逆转,我真心觉得人类没几年好日子过了,末日的惩罚就在前头。 我等待着那一天。

  9. 评论 | 2010年6月15日 13:30

    Zhangblue,

    人类是有救的,因此不必过于悲观。 关于世界末日,许多预言家都做过预言,最近的《2012》火爆,也反映出了人们的忧虑。从去年到现在,一向严肃的历史频道(43台)一直在播出各种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包括法国中世纪的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诗集《诸世纪》,“玛雅预言”,以及圣经预言。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相信超自然的预言的存在,这一点从国内的求卦算命,到西方的占星家灵媒的盛行,就是明证。古今中外有许多著名预言家的预言,虽然不是100%准确,但准确率也相当高。比如诺查丹玛斯在他的预言诗中曾经准确地预测了他所处的16世纪以后人类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从英国强盛300年,到拿破仑,再到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无一落空,其中对二战时法西斯德国最后战败的预言更是一度让希特勒也感到震惊。巴西的朱色里诺在他的预言中准确地预言了戴安娜王妃被刺,911事件,2004年东南亚大海啸等重大事件,甚至包括时间地点。但他们的预言也有不准的时候,尤其以涉及到对世界末日的日期的预言,就无一例外地统统落空。人类历史上曾经有千百次末日预言,最后无不以失败告终。

    圣经也有大量的篇幅是预言(至少1/3的篇幅),但和其他所有的预言不同的是,圣经的预言至今无一落空。人类历史上所有对末世日期的预言之所以无一例外地落空,是因为圣经明确指出,末日的具体日期是上帝所隐藏起来,人是无法预测的,一切预测末日具体日期的尝试都是在和上帝对抗,是出自人的骄傲,最终必定以失败告终。

    那么圣经是怎样预言人类的末日的?在但以理书12:4提到末日之前人类的交通将空前发达,将出现一个知识大爆炸的信息时代。在圣经马太福音24章和路加福音21章中耶稣在描述末日来临之前的世界时明确地提到末日的景象—战争,饥荒,瘟疫,地震的增加。由此,我们隐隐感觉到,圣经预言的那一天也许已经不远了。我可不想吓唬谁,只是自己的一种感觉而已。“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马可福音13:32)

  10. 评论 | 2010年6月15日 14:21

    我也没具体相信哪种版本的末日论。但跟知秋一样,心里隐隐觉得终点就在不远的前头。 一直想去教会,但我老公很强烈的反对,一直没机会。 最近我妈妈精神状态不太好,我想带她一起去。下周就去联系教会的朋友。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