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人算什么?

1,931 浏览
字体 -

没想到,当年踌躇满志,出国后听到的第一首歌歌名竟然是《人算什么?》,当时很不以为然。中国哲学从《周易》开始,就讲天、地、人三才,人是三才中的一才。人立于天地之间,顶天立地。在国内一直被教导“人定胜天”,人很了不起,人当然算什么了。

这首诗歌出自圣经诗篇第8篇。诗人大卫回忆少年时在旷野放牧时仰望星空,观看神所造的天,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于是发出赞美:

“耶和华我们的主阿,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你将荣耀彰显于天。 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这首诗歌把上帝的创造,上帝和人的关系以及人在宇宙中的地位表达得一清二楚。圣经说,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当我真正学会谦卑自己,认真寻求真理的时候,我才认识到,面对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对无比复杂的已知和未知世界,人真的算不了什么,人是渺小的,也是有限的。

保罗蒂利希说,人的生存勇气首先是“接受自己的有限性的勇气”。认识到自己的有限,人就会学会谦卑而不是专断;人就会忏悔而不是塞责。当人认识到自己和他人的有限和无知,就会理解自由与宽容对社会的重要意义。沉溺于“人定胜天”迷梦中的中国人很难认识到自身的有限性,只能一次次从狂妄走向谬妄,从苦难走向苦难。

当然,我们中国人并不是个个都抱着“人定胜天”的狂妄想法的,甚至连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也有很谦卑的。2007年5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向师生们作了一个即席演讲,其中讲到: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温家宝总理还写了一首诗,题目就叫做《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温总理这首诗写的很美,很朴实、纯净。我想,这首诗是有感而发,因为他在诗中特别表达了对至高的“凛然的正义”的敬畏之情。当今中国社会存在很多问题,贫富悬殊问题,贪污腐败问题,都是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社会正义,最根本的问题是信仰缺失。

近日,中国首位太空人杨利伟出版了他的自传《天地九重》。在书中,杨利伟怀着敬畏的心情说,“在浩瀚的宇宙面前,我仅像一粒尘埃”。我觉得中国给自己的宇宙飞船起名叫做“神舟”很贴切, “神舟”就是探索神的创造的宇宙飞船。人要保持谦卑、敬畏,才能感受到神的创造的伟大。

面对茫茫的宇宙,人只能感到自己的渺小,除非自欺欺人,否则自大不起来。有时想起来,甚至会感到有点悲哀。宇宙这么大,我是这么渺小,我生活在这个小小星球上,算得了什么?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托尔斯泰曾提出了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每个人,从而每个哲学家都必须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基本问题:既然存在死亡,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海德格尔也曾经说过:“人是追求生活意义的生物。如果一个人在他的生活中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他宁愿去自杀,哪怕他的身边全是面包。”

那么,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在东西方文明的早期,人们几乎同时发现,人生是具有终极意义的。人生意义的源头就是绝对的上帝,他创造万物,也赋予人生命,人和上帝建立关系,人生就获得了意义。上帝掌管一切,他也赐给人道德律法来约束人的行为,使人性不至于陷入沉沦。人要仰望天空,与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建立联系,人生才能获得永恒的意义。否则,人生的一切努力、奋斗,无论寿数长短,都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东西方文明在追寻这种绝对意义的过程中,后来却走向了两个不同的道路。起源于东方、盛行于西方的基督教文明坚持认为,人应该信靠上帝,才能使人生获得真正的意义。而中国人,特别是儒家学派,虽然也强调天道,但却把人生的终极意义与天道分离,集中到了礼教,伦理这一层面。黑格尔在《哲学演讲录》中指出:“中国没有真正的哲学,有的只是伦理学。”

中国人并不是不思考生命意义的问题。但是因为路径不对,结果总是令人失望。人的悲剧在于一生苦苦寻求,皓首穷经而不知,弄不明白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很多都是在感叹人生如梦,但是却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曹操感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李白在一篇赋里问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即使像陶渊明这样的所谓旷达者,面对死亡,也是很不开心,“从古皆有没,念之心中焦。”除了感叹还是感叹。

诗人屈原在《天问》中说,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是,现在人们却常常是只向下求索,不再向上求索了。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一个人也是如此,唯有仰望星空,与神建立关系,生命才有真正意义。

大量事实证明,上古华夏人是仰望星空、信仰上帝的。可是,中国真正的宗教信仰从周代就开始衰落了,中国人渐渐背离了上帝,上帝的形象逐渐淡化,变得越来越抽象,而周朝人似乎已经揣摸出了上帝的意志和原则,希望通过道德至上性获得神圣性。后来的儒家继承周朝的思想和信仰传统,进一步认为,人可以通过自身的修养努力而达到神圣,就是“内圣外王”。就是说,一个统治者应该做到内有圣人之德,外施王者之政,这是人格理想和政治理想二者的结合。当然,儒家仍然强调“ 天命”,要求统治者顺天道而行,但又认为,“天道远,人道迩”,因此注意力多放在“人道”上,而他们的 “人道”,则更多关注君臣之道,上下尊卑关系。其结果是中国人崇拜上帝的观念逐渐抽象、淡化,上帝变成了一个抽象的天命,到了宋明理学家那里,则变成更加抽象的“理”,或者 “良知”。当然,“理”和“良知”的道德基础仍然是“天”、“上帝”,所以也叫“天理”或者“天良”。人只要讲理,就还有人性。就怕连理也不讲了,胡作非为,就比较可怕了,有一个词叫做“丧尽天良”,比如往牛奶里掺毒,制造假疫苗,把屠刀对准儿童就是如此。

中国人一直到清末还保持着敬天传统,历朝都设有礼部,专门负责宗教祭祀活动。皇帝几乎每年都要到天坛斋戒、沐浴、祭天。皇帝斋戒的时候旁边有一个铜人来监视他是不是真正在斋戒,皇帝进了天坛连轿子也不敢坐了,要下来步行,表示对天的敬畏,在献祭时更是毕恭毕敬。祭祀用的公牛犊的饲养和挑选都非常严格,不能有一点残缺,甚至连参加斋戒、祭祀的官员也不能有身体残疾,身上长疮流脓有恶臭的也不能参加,必须非常洁净。中国官方最后一次祭天活动是在1914年,由袁世凯主祭。但天坛1918年就改成一个娱乐设施了,中国人不再敬天了。最近,听说天坛又恢复祭天仪式了,不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敬拜,而是在演戏,是为了宣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遗迹。

中国人完全的信仰失落应该是过去几十年的事。一个有着敬天传统的民族不仅不再敬天,而且居然喊出了“人定胜天”的狂妄口号,后果非常严重。失去了对至高者的畏惧感,人便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了,于是贪污腐败、假冒伪劣、黄、赌、毒泛滥。

古代哲人中,能够参透上天之道者并系统阐发者,当首推老子,他在《老子》一书中明确指出了“天道”与“人道”的对立,揭示了“大道”,即天之道的公平合理,“人道 ”的邪恶不公。老子分析了社会混乱的原因,他说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天道要求富人要乐善好施,捐助贫穷者,而目前的中国社会正是反其道而行之,人道颠覆了天道。贫穷者给富贵者送礼,否则就办不成事。社会不公导致民怨沸腾,甚至公然抗争,某些当政者不思反省,反而诉诸武力镇压。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在天道面前,人道实在算不了什么。“人定胜天”是最荒诞无稽的谎言。无论人道多么昌盛,天道最后必定统管万有。中国人需要回归天道,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分享博文至:

2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6月16日 06:33

    上网就能增加收入~创业加薪不求人~九十天免费体验http://lizhi168.blogspot.com/

  2. 评论 | 2010年6月16日 13:25

    Human being is something! You are something! All of us are something!

  3. 评论 | 2010年6月20日 15:59

    人道之于天道,是以为相之于法 人道以天道为由,以天道为本,只不过走入了歧途,那也是因为人类的本性使然 人定胜天,还是要看吧,人怀着不良之念,怎能胜天? 只有拥有智慧,明白自我,敬畏上天之人,通过才能趋于改命,这是上天对于人类的眷顾和赐福,所谓的人定胜天,或许指的是这种上天怜悯善良之人而给予的福泽吧 不过,伦理道德之说,其实就是人在说,圣人说之能使之教化众人,凡夫说之则是警示自我,庸者说之会将其黑白颠倒,贻害众生,所以说,所谓人道和伦理,终究是人心所化,就是要看个人心性了 个人认为,有一个非邪教的,教人一心向善的宗教信仰,还是很有帮助的,强化和净化我们的心灵,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对人生和自然拥有足够的尊敬和信心,使我们心中充满光明,就是世界末日,我们也不许害怕,因为上天会眷顾我们,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