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当“草泥马”飞过自由女神像

2,513 浏览
字体 -

据报道,2010年6月4日下午,一架飞机拖着写有28个汉字的巨型横幅在纽约哈德逊河上空低空飞行,横幅写道:“昭雪六四,结束专制,人民必胜,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马喊你从中国滚蛋!”据说,这是一群中国留学生为纪念六四事件21周年策划的行动。三个架次的飞机低空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和自由女神像之间蔚蓝的 天空上盘旋。民运领袖王军涛对80、90后这个创意非常赞赏,对海外民运薪火相传、后继有人感到欣慰。

可是,我却发现这条标语措辞矛盾、相当混乱。前面几句提出了自己的诉求,“昭雪六四”似乎是希望在体制内解决六四问题,“结束专制”则要推翻现行制度了,“人民必胜”是一种希望,怎么说都没错,问题是谁能真正代表人民?“良知永存”也没有错,问题是谁的良知?人民的良知?当局的良知? 还是民运分子的良知?前几句意思模糊不清,诉求对象矛盾,也就罢了,后几句不仅矛盾,而且低俗,甚至下流。“河蟹”、“草泥马”是谐音词,中国人懂普通话的大概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把“和谐”和国骂“操你妈”放在一起更是驴头不对马嘴。是要“和谐”从中国滚蛋?还是“草泥马” 从中国滚蛋?

这些同情民运的80、90后也许不会想到,这叫做花钱帮倒忙,对促进中国民主毫无助益。人们不禁怀疑,如果真像王军涛所说的那样,民运“薪火相传”到这帮人手中,民运的前途将会是什么样子的。用气急败坏、泼妇骂大街的方式能搞得好民主运动吗?我很怀疑。由此可以看出,当年的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领袖们至今还没有摆脱中共长期灌输的革命思维。即使是他们的继承人,也缺乏基本的民主素养。

当年老毛在《鸟儿问答》中,颠覆中国千年诗家高雅传统,写出了“不须放屁,请君充我荒腹”的经典名句,还被谱了曲,四重唱, 让“不须放屁”的豪迈声音在文明古国华夏大地上空回荡。没想到,半个世纪过去了,余韵犹在,而国骂“草泥马”竟然跨越国界,飞扬在美利坚的自由女神像之上,令世人瞩目。可悲也夫!

民运分子要想成气候,首先要从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做起。有人认为,只要目的正当,手段可以在所不计,实则大谬不然。当年“民运分子”王炳章曾寄希望于用城市 暴动、农村起义来搞民主,居然设计了抢银行、绑架官员、暗杀、炸毛泽东塑像,毛泽东祖坟,李鹏祖坟等激烈手段,把民主运动搞成了恐怖活动。当时就有人指出, 恐怖的手段与民主的目的完全无关,“民运分子”采取恐怖手段是政治上、道德上的堕落。新一代民运分子采取飞机拉横幅这种别出心裁的方法宣扬自己的诉求,可以理解,也很有创意,只是内容太粗糙,用词太低俗,只能起到反效果。

六四是一个悲剧,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心灵上的又一道伤口。六四这个结迟早要解开。当今中国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只有政治改革才有出路,而目前六四伤疤还在隐隐作痛,统治者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以为大力发展经济就能维持政权的合法性,结果造成了更多社会灾难,民怨沸腾。如果不能实现和解,盲目的暴力流血革命就可能再次发生,其后果只能是中国社会的严重倒退。可悲的是,海外民运中有不少曾在国内受过迫害的人,至今仍怀有强烈的复仇情绪,他们念念不忘实现民主之后,要对加害者实行革命。虽然他们高唱民主,在思维方法上却与加害者有许多共同之处,就是以暴易暴。这帮反对专制,高喊民主的人上台以后,可能比他所反对的对象更不民主。

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制度的改革和建设,也不仅仅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是人性、人心、文化、道德观念的更新,建造一个理性成熟的国民性格,而不是肤浅的、易怒的、非理性的、动辄歇斯底里的国民性格。在这种国民性基础上建立民主政体,只会导致另一种形式的暴政。海外民运需要改弦更张,不仅要从制度入手,更要从人心入手改变中国。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15:33

    不一定是留学生出钱做的

  2.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18:30

    对付流氓,就要用流氓手段

  3. TOM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19:51

    以暴易暴,是中国人很难走出的千年思维怪圈。如何才能让中国人尽快获得“理性,宽容”,发人深思。民主是模糊的理想,面对现实,路该怎么走却是关键。

  4. 评论 | 2010年6月7日 23:55

    Bjliu、griffiel、terrychen0123、haha、zhangblue、luguo、TOM,谢谢评论。

    本人支持中国的民主化,但认为应该讲究方式方法。本文只想说明搞民主运动的人需要注意自身素质的提高,才能有感召力,不至于贻笑大方,用谩骂的方法肯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复仇文化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大家都在比着谁比谁更残忍,更不宽容,更不妥协。因此中国历史上也一直在上演着怨怨相报的悲剧。民主政治的基础是宽容、妥协、和解,靠谩骂、仇恨、甚至暴力不可能建立成熟的民主制度。民主人士若真心推进中国民主,就应该从自身做起。

    无论如何,我坚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争取民主,六四是一个悲剧,我相信六四终究要平反昭雪,但是不能因为发生了六四悲剧,就赋予暴力手段推进民主以正当性,语言暴力也相仿。原因无他,民主自由是一个高尚的目的,绝不可以不择手段来争取。以无赖的手段对付无赖,以流氓的手段对付流氓,只能使整个民族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想起了一位叫卢云的神父的话:“人们经常看到一群充满恐惧和愤怒的人,他们试图说服别人相信他们的抗议行动是多么刻不容缓。可悲的是,这些争取和平者表现出来的往往不是他们希望带来的和平,而是他们对抗的邪恶”。窃以为这话也同样适用于争取民主自由者。由于自身受过迫害,或有亲人丧亡,他们的言行中表露出的只是愤怒和仇恨。卢云神父又说:“真正的争取和平的行动是基于爱而不是恐惧。当争取和平的行动是建基于恐惧时,它与制造战争其实没有多大的分别”。如果争取民主自由的行动是基于仇恨与恐惧,它与制造战争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分别,中国面临的不可能是民主自由与和平,而是战火纷飞,民不聊生,新一轮的复仇和屠杀。

  5.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00:07

    一叶知秋高见,谩骂没有任何正面作用;卢云神父的话很有道理,对于这种集团倡导的民主,我一直感到愁闷。 以暴易暴,是中国人很难走出的千年思维怪圈——非常认同,为反对不平等而奋斗,得到的却又是新的不平等,周而复始,我此刻想起了甘地和他的圣雄哲学,如果斗争是为了泄愤,那早晚会遭愤怒反噬的。

  6.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0:57

    好文!有同感。不忘64,但尚未到昭雪时。

  7.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1:30

    甘地和他的圣雄哲学————————–gita—–博伽梵歌 博主以前讨论过的印度文明

  8.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2:06

    再去读了那个新闻,重新又思考了一下。诚然,我理解作者“中国的民主化”的方式 - 要文明,不要暴力。但如果向GCD政府去讨民主,这岂不是“与虎谋皮”?期待GCD政府自己实行民主化进程这一幻想早就在64的枪响声中破灭了。64后20年中国的社会进程也证明了这点。阅历很深的作者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提呢?难道作者认为中国缺不了GCD的统治?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社会是在不断的“暴力革命”和“起义”中发展的,尽管我们都不希望看到暴力。(我反对骂脏话,但这似乎不是这里应该讨论的要点。)

  9.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14:06

    普通读者, 的确,中国历史充斥着不断的“暴力革命”和“起义”。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无数次的革命并没有给国家带来真正的进步和发展,而是带来毁灭,把人民推向了无尽的深渊。事实证明,推翻一个王朝容易,建立新制度却很难,仅仅社会经济的恢复就需要数十年的时间。英国人民从克伦威尔的暴力革命的后果中吸取教训,于1688年采取 “光荣革命”的方式结束了专制,逐步建立起君主立宪制。光荣革命之后,英国出现了一个相对宽松、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保证了英国几百年的和平发展。亚洲的日本、北美的美国、加拿大以及所有相对富裕的国家,无不通过妥协、退让保证政治的稳定以及政权的交接。一向倡导民主的GCD走向专制一方面和中国的专制传统分不开,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建国后所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假如不出现六四,中国今天可能正处于这种民主化过程当中,甚至有可能已经完成了民主化。直到今天,我仍寄希望与中共内部的民主力量,能够像台湾的蒋经国那样有眼光、有魄力、有担当,带领中国人民走出一条避免暴力,通过妥协、退让而实现民主的道路来。

  10. 评论 | 2010年6月8日 22:40

    难得看到这样的好文,再顶版主! 虽然太深的东西我不懂,但偶尔上来51网,看到那些民主人士无理的漫骂和那些偏激的言论,真的很反感,而六四真的是他们口中的追求民主?我怀疑!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