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当“草泥马”飞过自由女神像

2,513 浏览
字体 -

据报道,2010年6月4日下午,一架飞机拖着写有28个汉字的巨型横幅在纽约哈德逊河上空低空飞行,横幅写道:“昭雪六四,结束专制,人民必胜,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马喊你从中国滚蛋!”据说,这是一群中国留学生为纪念六四事件21周年策划的行动。三个架次的飞机低空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和自由女神像之间蔚蓝的 天空上盘旋。民运领袖王军涛对80、90后这个创意非常赞赏,对海外民运薪火相传、后继有人感到欣慰。

可是,我却发现这条标语措辞矛盾、相当混乱。前面几句提出了自己的诉求,“昭雪六四”似乎是希望在体制内解决六四问题,“结束专制”则要推翻现行制度了,“人民必胜”是一种希望,怎么说都没错,问题是谁能真正代表人民?“良知永存”也没有错,问题是谁的良知?人民的良知?当局的良知? 还是民运分子的良知?前几句意思模糊不清,诉求对象矛盾,也就罢了,后几句不仅矛盾,而且低俗,甚至下流。“河蟹”、“草泥马”是谐音词,中国人懂普通话的大概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把“和谐”和国骂“操你妈”放在一起更是驴头不对马嘴。是要“和谐”从中国滚蛋?还是“草泥马” 从中国滚蛋?

这些同情民运的80、90后也许不会想到,这叫做花钱帮倒忙,对促进中国民主毫无助益。人们不禁怀疑,如果真像王军涛所说的那样,民运“薪火相传”到这帮人手中,民运的前途将会是什么样子的。用气急败坏、泼妇骂大街的方式能搞得好民主运动吗?我很怀疑。由此可以看出,当年的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领袖们至今还没有摆脱中共长期灌输的革命思维。即使是他们的继承人,也缺乏基本的民主素养。

当年老毛在《鸟儿问答》中,颠覆中国千年诗家高雅传统,写出了“不须放屁,请君充我荒腹”的经典名句,还被谱了曲,四重唱, 让“不须放屁”的豪迈声音在文明古国华夏大地上空回荡。没想到,半个世纪过去了,余韵犹在,而国骂“草泥马”竟然跨越国界,飞扬在美利坚的自由女神像之上,令世人瞩目。可悲也夫!

民运分子要想成气候,首先要从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做起。有人认为,只要目的正当,手段可以在所不计,实则大谬不然。当年“民运分子”王炳章曾寄希望于用城市 暴动、农村起义来搞民主,居然设计了抢银行、绑架官员、暗杀、炸毛泽东塑像,毛泽东祖坟,李鹏祖坟等激烈手段,把民主运动搞成了恐怖活动。当时就有人指出, 恐怖的手段与民主的目的完全无关,“民运分子”采取恐怖手段是政治上、道德上的堕落。新一代民运分子采取飞机拉横幅这种别出心裁的方法宣扬自己的诉求,可以理解,也很有创意,只是内容太粗糙,用词太低俗,只能起到反效果。

六四是一个悲剧,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心灵上的又一道伤口。六四这个结迟早要解开。当今中国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只有政治改革才有出路,而目前六四伤疤还在隐隐作痛,统治者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以为大力发展经济就能维持政权的合法性,结果造成了更多社会灾难,民怨沸腾。如果不能实现和解,盲目的暴力流血革命就可能再次发生,其后果只能是中国社会的严重倒退。可悲的是,海外民运中有不少曾在国内受过迫害的人,至今仍怀有强烈的复仇情绪,他们念念不忘实现民主之后,要对加害者实行革命。虽然他们高唱民主,在思维方法上却与加害者有许多共同之处,就是以暴易暴。这帮反对专制,高喊民主的人上台以后,可能比他所反对的对象更不民主。

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制度的改革和建设,也不仅仅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是人性、人心、文化、道德观念的更新,建造一个理性成熟的国民性格,而不是肤浅的、易怒的、非理性的、动辄歇斯底里的国民性格。在这种国民性基础上建立民主政体,只会导致另一种形式的暴政。海外民运需要改弦更张,不仅要从制度入手,更要从人心入手改变中国。

分享博文至:

3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01:11

    一向欣赏知秋老兄的理性,但今天读了以后感觉很别扭。“这帮反对专制,高喊民主的人上台以后,可能比他所反对的对象更不民主。”这句话感觉很耳熟,哦,我想起来了,是五毛们的口头禅。我不想给你扣上一顶五毛的帽子,但你显然有媚俗之嫌。“一向倡导民主的GCD走向专制一方面和中国的专制传统分不开,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建国后所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这一论断非常荒谬,事实是共产党自在大陆取得政权后没有实行过一天的民主。由于建国后所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这一论断更加滑稽,如同金正日反复念叨的一样:国际形势很险恶,敌人随时会进攻我们。目的很清楚:籍此为借口,对内实行高压统治。 “假如不出现六四,中国今天可能正处于这种民主化过程当中,甚至有可能已经完成了民主化。”–You left me speechless. 李鹏,邓小平、江泽民之流肯定会无条件同意你的英明论断。建议让人民日报全文刊登。 历史已经反复证明,而且会继续证明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罪人,败家子,而你却呼吁人们再给他一次机会?凭什么呢?Enough is enough! “民运分子要想成气候,首先要从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做起”??? Bush, Clinton, Blair, Obama etc. 这些人的民主素质在你开来如何,西方同中国的人权对话(官方的,民间的)进行了几十年了,成效如何?我劝你还是别替共产党套上“海外民运人士(注意:对民运人士应有起码的尊重,只有共产党及其追随者才会这么粗俗的称呼他们为民运分子)素质差,没法对话”的遮羞布。这叫做献殷勤,是为正直的知识分子所不齿的。 我曾看过你的关于影片“2012”的观后感,想来你对美国电影并不排斥,并不陌生。很多好莱坞大片,包括一些获奥斯卡奖的优秀影片,其中的对白,特别是一些英雄人物的话语中常常夹杂着很多“脏话”,但这丝毫没让这些角色减色,有时还使其形象更丰满,彰显英雄气概。影片更没因为有脏话影响其获奖。所以说,the end will justify the means 并无不妥。 诚然,通过暴力革命在中国实行民主代价是很大,但长期看,维持目前的专制制度国民付出的代价更大。 如果你既不让反对派进行暴力革命,又禁止他们通过语言暴力发泄不满,那你认为像你这样写些不痛不痒四平八稳的符合孔孟之道的小文章,就能说服狼不再吃人,改吃草吗?

  2.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10:27

    老迅说的非常好!本人语拙,说不出有逻辑的大道理。虽然本人不喜欢脏话(“草泥马”一词让我感到很不舒服),但知秋实在是用了“移花接木”的一招,有混淆是非之嫌。关于GCD统治已不必多讨论,现在作者需要表态的是,自己到底站在哪一边。用GCD自己的话来说,你是“站在反动统治者一边,还是站在人民一边”?(言重了,知秋兄请见谅。)

  3.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11:06

    老迅,普通读者,谢谢高论。

    本文只是基于我自己的信仰就事论事,个人对中国民主化持不同观点很正常。

    中国人思考喜欢两极化,非黑即白,不允许灰色地带,这是多年革命思维教育实践的结果。动不动就要求人站队,文革中不正是这样做的吗?那叫做“大民主”。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正是当今某些民运人士的思维定式,而这些恰恰是违背民主宽容妥协原则的。

    本人坚决赞成中国的民主化,但是我希望中国的民主化代价越小越好。而通过暴力革命在中国实行民主不仅代价太大,而且得不偿失,最后导致的不是无政府的暴民统治就是又一次的专制。中国首先要培育一个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否则公民的政治参与和民主政治将成为一个空洞的、抽象的政治口号,换谁上台都一样坏。

    中国近百年来民主进程之艰难曲折,绝无仅有。民主是几乎所有政治人物对中国人民的许诺,从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到邓小平,无一不声称在追求民主。可是,民主对中国人民来说至今仍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梦想。民主的承诺最终无不以专制所取代。1946年初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及其通过的各项决议为中国打开了民主化进程的门户,中共曾经希望经此走上“和平民主新阶段”,但国民党坚持所谓的“训政” 一党主导的“宪政”,不愿放弃自己执政的既得利益,动摇反复,使国共两党间的疑虑一度消解后重又加深,终至政协为中国打开的民主之门重又闭上。国共两党,由于长期对立,缺少互信,又各有武装,终于酿成内战。共产党以民主为号召夺取全国政权后却一步步走向了专制。也许这就是中国国情使然。从梁启超开始,就有不少中国精英认为,按中国的国情,不宜立即实行像西方那样的民主宪政,而必须有一个过渡阶段,这就是所谓的“开明专制”阶段。梁启超认为实行议会政治必须具备几个条件:首先,人民必须具备议政与参政的能力,而目前中国民众,“非顽固之老辈,则一知半解之新进了”。而且,“吾中国向来议事之场,动则挥拳拔刀,数见不鲜矣”,所以,如果不经过训练,“以现在中国人民程度组织议院,吾不敢保此种恶剧之必无也”。另外,由于中国民众“程度幼稚”,“义务思想未发达”,“动则偏于一端”,“有权滥用”,大选之际,就容易出现很多国家有过的“受贿赂,被胁迫,不得本意之投票也”。因此,像中国国民,“苟非养之有素”,则实施议院政治,“利恒不足以偿其害”。但是,近代中国政治发展史证明,“开明专制”往往走向绝对专制。这是近代中国民主进程的一个怪圈。如何解决,我没有好办法。但是,我认为预备人心和推行民主制度可以并行不悖。一个遵纪守法、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是实行民主的必要条件,但我也相信,好的制度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适应它的国民性格。

  4.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12:24

    再补充几句话。 经过多年的革命、斗争,中国语言已经泛政治化了,充满了人为赋予的感情色彩,以至于人们说话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不知道用了哪一派的语言。 “分子”本来是中性词,比如“知识分子”,“积极分子”。可是经您一说,“民运分子”似乎带着贬义色彩。想想真无奈,世界上可能没有哪种语言像中文这样善变而且色彩丰富了,“草泥马”等词语,还有众多网络火星文很快将使人成为文盲了。“草泥马”现象反映出的是一种无奈和压抑的愤怒在寻求发泄,更是中国社会文化粗鄙化的反映。这样的文化之上实现民主,真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很可能是,议会中“国骂”盈耳,“全武行”盛行,各方为了一己私利,一定要打倒对方,互相僵持不下,这种民主必然代价昂贵,却收效甚微。所以,我认为,中国民主建设需要解决一些基础问题,而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理性成熟的国民性格的建造尤为重要。说不服就骂,骂不过就打不是民主,而是蛮不讲理的暴政。

  5.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22:03

    一叶知秋的文笔太好了,太有才了。我非常喜欢你的文章。任何反驳你的文章评论在你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我支持你。你中文运用的炉火纯青。

  6.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23:14

    ‘“分子”本来是中性词,比如“知识分子”,“积极分子”。可是经您一说,“民运分子”似乎带着贬义色彩。’, 果真如此?不以为然! 当“分子”指代某一类人中的一员时,它可褒可贬,但这并不说明它是中性的,因为它一旦与前面的限定词结合,就非褒即贬。如你前面举出的“知识分子”,“积极分子”就都是褒义词。而“死硬分子、恐怖分子、破坏分子、敌对分子”等等就全都是贬义词。如果我称呼你为拥护共产党的人,这是中性说法,但如果换个表达方式,称你为“挺共分子”,你意下如何呢?

  7. 评论 | 2010年6月9日 23:43

    千山,谢谢支持。

    老迅, 我查了一下《现代汉语词典》,其中对“分子”的解释如下:“属于一定阶级、阶层、集团或具有某种特征的人。”在我看来,你举的例子“死硬分子、恐怖分子、破坏分子、敌对分子”的贬义色彩并非由“分子”传达出来的,而是由前面的修饰成分“死硬、恐怖、破坏、敌对”带来的。这就如“人”是中性的,但是加上形容词“好、坏”以后变成“好人、坏人”就有基于价值判断的感情色彩了。恕我迟钝,我觉得“民运”、“挺共”只是表明了某种政治立场,并没有什么消极色彩,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8. TOM
    评论 | 2010年6月10日 13:19

    挺共无宜,挺民运一样无宜。在没有立场的前提下,才能追求真理, 找到公义。

  9. 评论 | 2010年6月10日 15:11

    呵呵, 买了个无籽的西瓜, 切开一看, 有几个白皮小籽. 你说这算无籽的还是算有籽的?

    一个整日盯着鸡毛蒜皮的人, 一个非黑既白的人, 哪来的眼界和胸襟承载大志? 估计连做一个普通平常的快乐人, 都很辛苦.

  10. 评论 | 2010年6月20日 16:31

    以80后看90后的角度,我觉得,中国现代的90后,接受的是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已经不符合当下中国社会发展情况的教育——形式化的人文教育,任务化的素质教育,压迫式的知识教育,而与之对抗的让90后主动接受的是——现实化的家庭教育,拜金化的社会教育,自私化的个性教育,再加上信息时代各种不经筛选的文化刺激,和忽视心理问题的各种压力重叠,使得90后在一个良好时代却没有良好的心态,思想和成熟度。 至于民运,一些活动是积极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如果做一些有意义的实质性举动,或许更加有效,民主不是喊出来的,也不是坐着等出来的,要正确方向,告诉大家你们在干什么,让大家一起拥抱民主,然后去改善,去和当权的人商谈,争取到适当的正确的民主,这点我跟楼主持相同意见,泼妇骂街似的行为,只会给民主运动抹黑,真正的民主人士,是必须而且一定有涵养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