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中国需要安静

3,244 浏览
字体 -

朋友从国内探亲归来,谈到回国感受,他说,国内不仅仅上下弥漫着一股浮躁情绪,而且整个民族似乎失去了方向感。大家都觉得缺点什么东西,可是都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当今中国最缺乏的是什么?我之愚见,中国目前最缺乏的是能使心灵升华的纯正的信仰。中国人在唯物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科学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和自我中心主义的泥潭中已经浸淫得太久,直接的后果便是人文精神的急剧衰退、道德水准的滑坡、人心浮躁,狂傲不羁,心灵空虚无所安置。

社会矛盾越积越多,天灾人祸频频发生。物质上的确改善了,可人心却浮躁了、歹毒了,人的生命越来越被贱视,环境越来越恶化,生存越来越艰难。列车脱轨,桥梁坍塌,毒食品泛滥,假货横行。这一切不能不促人反思,高速发展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想起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支考察队到非洲森林进行科学考察,他们请当地部落的土著人做向导。一连走了三天,一切顺利,但是到了第四天早上,该出发的时候,土著向导们却都还在休息。考察队问为什么,土著向导解释道,如果连续三天都一直在赶路,第四天就要停下来休息一天,以免我们的灵魂赶不上我们的脚步。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一路高歌猛进,发展速度令世人震惊,可是,我们的领导人、我们的人民都没有时间安静下来思考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什么?我们的灵魂是否和我们发展的脚步同步?

人活着有五大需要, 即生存、安全、归宿、尊重、和精神。这五种需要由低级向高级,由物质到精神,互相依存,互相联系,缺一不可。而精神需求是人类最高级的需求。

中国的灵魂在高速行进过程中丢失了,中国存在着严重的信仰危机,这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危机不仅严重影响中国的国家形象,而且正在影响中国的内外环境。一个民族没有信仰,没有精神支柱,犹如一列失去控制的高速列车,没有人能预测它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它能否达到目的地,达到目的地又能怎样?一个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竟然敢而且能够贪污近100亿民脂民膏,他一手建造的中国高铁存在多少隐患,谁能说得清楚?这是人的问题,也是体制问题。

这些年来,无数人在呼吁着诚信的回归,因为人无信不立,一个组织、团体、公司、国家更是如此。盛行多年的“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等实用主义发展观已经走到了尽头,并严重制约着中国的持续发展。当整个世界把价格低廉得不可思议的“中国制造”和信用缺失、造假账、偷税漏税、侵犯知识产权、假冒伪劣产品、血汗工厂等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中国的形象怎么可能好起来?当世界发现,有着世界第一外汇储备的中国,官员们花钱如流水,贪官们动辄把亿万民脂民膏揣进腰包,转移到国外,而还有上亿老百姓生活在贫困之中的时候,那三万亿外汇储备只会给中国带来耻辱,而不是尊重。

中国已经被评为世界上拜金主义最盛行的国度,一切都是以钱为标准,金钱就是人们信仰、崇拜的偶象。人人都在不择手段,唯利是图,投机钻营,以争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最近温州事故发生,有关部门也是试图用金钱快速解决问题,不惹是生非,节外生枝,早一点接受赔款的还有奖励。人命在这些人眼中只是一叠冷冰冰的纸币!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孤立事件,它是给已经失控的“中国速度”敲响的一记警钟,这种速度如果没有道德和责任感的约束,它带来的只能是一个又一个灾难。

美国社会学家英格尔斯曾断言:“在任何一个国家,那些完善的现代制度以及伴随而来的指导大纲、管理守则,本身是一些空的躯壳。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缺乏一种能赋予这些制度以真实生命力的广泛的现代心理基础,如果执行和运用着这些现代制度的人,自身还没有从心理、思想、态度和行为方式上都经历一个向现代化的转变,失败和畸形发展的悲剧结局是不可避免的。再完美的现代制度和管理方式,再先进的技术工艺,也会在一群传统人的手中变成废纸一堆。”这难道不正是中国现状的真实写照吗?

著名经济学家赵晓博士在对比中美两国市场经济之后,也用形象易懂的语言揭示了这种差别: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和无教堂的市场经济。因此回国后,他不遗余力地宣传这种观点,不仅要让上帝的福音成为一个话题,更要成为主流。他组织基督徒企业家协会,呼吁工商界基督徒企业家,起来与上帝立约,他相信基督教文明可以支持新的大国崛起,因为上帝爱中国,将赋予中国新的历史使命。我也抱同样的愿望和希望。

中国,是需要安静一下了。不仅需要安静,更需要反思,不仅需要反思中国高铁,也要反思中国速度。因此,我不同意中宣部对全国媒体下的禁令:不要链接高铁发展相关信息,不做反思性报导。这叫做欲盖弥彰,这样做于事无补。

分享博文至:

2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0:00

    一句老话,欲速则不达!中国的现状验证了它。报道说,就在温州通车后的第一天,列车爆满,证实了另外一句话,已是欲罢不能了!人们需要速度,正是这种速度维持着国家的经济命脉。要求人们精神上安静,大概是安静不下来的。从来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需要强有力的措施/改革来保障经济基础的安全,有序。。。

  2.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0:10

    I cannot say it better.

  3.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1:10

    哲学理念是解决人类信仰危机的根本途径

  4. Ben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1:43

    One of the best blogs I’ve ever read.

  5. Ben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2:00

    But the question is, which branch of Christian dominations to spread in China? There are so many of them - Catholics, Presbyterians, Methodists, Jehovah’s Witnesses… you name it. Can you say any of them will be good for the future of China?

  6.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2:53

    当代的国人聪明的多,智慧的少。追逐物质,忽视精神,表面繁荣,内在空虚。虽然高速前进,前方却是一片灰濛。没有信仰的心灵,无法发出智慧的光。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不信上帝的人,可以把耶和华理解为大自然的规律、冥冥中的主宰。

  7.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5:59

    谢谢以上诸位高论,不能一一回复,抱歉。这篇文章去年受唐骏造假门事件刺激,就开始酝酿,写了半截,搁下了。我想反思的问题主要是国内盛行的不择手段达到目的以及以最快速度达到目的的问题和弊端。当时有不少人为唐骏辩护,说什么“英雄不问出处”、“唐骏已经证明自己的成功”。中国高铁的刘志军在职期间因发生大型铁路事故等,多次面临免职危机,但得益于把高铁速度提升到世界最高水平的功劳屡屡化险为夷。刘志军大肆贪污受贿,在建设铁路的过程中从承包企业收受巨额贿赂,而且还包养了16名情妇。这些事件联系在一起,反映的是一种价值观的错位。人命和速度究竟哪一个重要?如果高铁速度成了死亡速度,这种速度有什么意义?如果中国人民不能从发展中受益,反而受害,那么发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借助于国家巨额投资,中国铁路这些年的确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在成绩面前要冷静,不能忘乎所以,事事都想搞世界第一。像高铁、民航这种人命关天的项目,安全才应该第一。没有经过充分测试,为了迎合某种节日场合,便盲目投入运营,难免不出事故。当然,发展中的问题要逐步得到解决,有一个时间问题。火车脱轨很多国家都发生过,不稀奇,高铁出事,死了人,查出事故原因,给死伤者家属一个交代是必须作的,也是为了避免发生同样甚至更大恶性事故。铁道部存在问题是肯定的,简直是一个独立王国,拥有自己的公安、检察、法院系统,无人监管,腐败透顶,借机整顿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我回国时坐过动车组,感觉的确不错,所以对中国高铁的发展还是抱有期望的。相信人们会对这次事故有一个全面的正确的认识,没有必要追求世界第一,但也不必要因噎废食,希望铁路部门能认真找出事故原因,完善技术和管理,避免这种事故再次发生。

    这次事件温家宝重视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全国人大介入了,希望成为一个契机,推动中国司法独立的步伐,让人大发挥应有的监督功能,让官员为所欲为,一手遮天成为不可能。关键还要开放媒体,实现新闻自由,让媒体发挥真正的监督作用。

    对国人来说,信仰的重建和更新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也就不能奢望一下子就能解决国人的浮躁。但是,这样的事总是需要有人去奔走呼号,去亲身实践。

  8.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17:19

    再赞博主精彩的评论!

  9. 评论 | 2011年7月28日 20:09

    谢谢白色百合。

  10. 评论 | 2011年7月29日 00:19

    中国不可能安静,可能也不会安静,相信有太多的原因,觉得宗教信仰不大可能是主因,世上很多宗教国家都不太平,虔诚教徒也未必都喜欢安静,据说挪威灾难的凶手就是基督徒。周围的朋友大多是教友,可处处最安静的一个却是我——非教友。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