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开封犹太人为什么被同化?

5,665 浏览
字体 -

明朝末年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发现开封存在犹太人开始,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在研究这个问题。很多西方人专程到开封访问,调查研究,伦敦、上海,以及美国的犹太人都试图挽救开封犹太社团。研究成果出了不少,但是重振开封犹太社团的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开封犹太人终于被同化了。

犹 太人什么时候到中国的?说法有好几种,最早是周朝,其次是汉朝,再次是唐朝,最后是宋朝。周朝说纯属误解,毫无根据;汉朝说有道理,也有犹太人口头传说为 据,但无文字记录;唐朝中西交流频繁,生活在中国的犹太人肯定很多,但汉文资料缺乏记载;唯一记载的是《唐书》,说唐末黄巢起义,在广州屠杀“胡人”十几万人,其中应该就包括犹太人,也得到了外文资料的佐证;宋朝说有犹太人碑文为证,但汉文史料仍无准确记载。现在汉文史料中大量记载犹太人的是在元朝。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就认为,在元代犹太人才见诸汉文史料。

明朝时开封犹太人开始树碑立传,记载他们的信仰传统,据说也有犹太人出书阐明他们的信仰,但书已失传。弘治碑碑文中说,开封犹太人在宋孝隆兴元年就建立了犹太礼拜堂,这里有点儿曲笔,因为当时的宋朝朝廷已经南迁到杭州,开封处于女真金朝统治之下,因此准确记载应该是金世宗大定三年。金朝是异族统治,宋朝和明朝都是正宗汉人王朝,犹太人不敢得罪汉人,因此仍采用南宋纪年。

中国学者在谈到开封犹太人时,都爱强调他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宽松平等的环境中,没有受到歧视和压力,因此,他们渐渐被汉文化吸引,直至最后被同化。这种说法太简单化,缺乏说服力。事实上,开封犹太人一直处于同化的压力之下。

犹太人在他们的碑文中记载,他们的祖先是一个进贡使团,从印度(天竺)奉命来中国进贡的,他们的贡品是西洋布。可是,奇怪的是,这个使团却请求宋朝皇帝,让他们在宋朝首都开封定居下来。远人来归,宋朝皇帝当然高兴,于是发布一道圣旨,曰: “归我中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 据说有李、俺、艾、高、穆、赵、金、周、张、石、黄、李、聂、金、张、左、白,七十姓等。有人推算下来,这可能是一个上千人的庞大犹太人集团,在当时闹的动静应该不小,可是,宋史上居然没有明确记载。最近有人考证宋史,似乎隐约有记载,大约在宋朝初年,但还是不能确定。也有人认为,开封犹太人是陆陆续续进驻的,一开始人数可能不是太多,打下根据地后,后来渐渐增多。不管怎么说,这批犹太人算是获得了中国绿卡,可以在开封定居下来了。只是一开始似乎他们并没有打算建圣殿,也许经济实力还不够,但是更可能的是,他们想建圣殿,但是未获批准。因此直到开封落入了女真人之手的1163年,即金大定三年,可能限制解除,他们才得以建殿。

蒙古人建立元朝之后,“色目人”大批进入中国,来华的犹太人肯定不少。犹太人颇有实力,在中国各地都有犹太富商,比如他们就控制了杭州的蔗糖制造和销售。但是开封犹太人在元朝的身份不太清楚,是归入二等的“色目人”还是三等的“汉人”,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犹太人进入明朝似乎活跃起来了,他们不仅刻碑立传,而且拼命把犹太信仰和儒家思想挂上钩。这似乎有点很奇怪,但是如果联系到明初的同化政策,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事实上,犹太人进入中国后,一直承受着政府的同化压力,即使在蒙古元朝,政府也曾下令干涉犹太人的生活,比如不允许犹太人自相婚娶,要求他们和外族通婚。到了明朝就更不得了了。朱元璋建立汉人正统以后,立刻下令强行同化国内各少数民族,大明律颁布了非常严格的法律,胡服、胡语、胡饰一律被禁止。犹太人说的希伯来语自然也在禁止之列。

犹太人为求得自己宗教信仰的生存,不得不采取折衷的办法,将犹太教义中国化,用中国老百姓熟悉的“天”代替他们的独一真神雅赫维,把犹太教仪与中国的礼仪融为一体, 并在教堂正殿的贡桌上摆上皇帝万万岁牌。犹太人鼓励本族精英研究儒家经典,参加科举考试,走上层路线,以维护自己社团的生存。他们派人打入朝廷,参加军 队,请来圣旨,邀请当地权贵名流为教堂题词,无非是为了得到有力保护。值得注意的是,犹太教堂内外的匾额和对联漾溢着儒家圣道的气氛,比如匾额上书有《诗 经》 的“ 昭事上帝”,“钦若昊天”。对联则有“ 识得天、地、君、亲、师, 不远道德正路;修在仁、义、礼、智、信, 便是圣贤源头 。”在他们立的石碑上,更是把犹太教说得和儒教没有什么两样,“儒教与本教, 曾大同小异, 然其主心制行, 亦不过敬大道、尊祖师、重君臣、孝父母、和妻子、序尊卑、交朋友, 而不外于五伦矣……”

但是,越往教堂内部,犹太教气氛越浓。大殿后的两侧分别为教祖殿和圣祖殿。教祖殿为尊崇亚伯拉罕的场所,圣祖殿为尊崇摩西的场所。里面设有“尊经龛”,龛前有匾书曰“教法天真”,为河南分守大梁道左参政王原朊题;尊经龛右有一匾 “奉天宣化” ,落款为当时河南的最高行政长官贾汉复所题。尊经龛后的大殿西墙上刻有希伯莱文字的十戒 。尊经龛的顶部也悬有两段希伯莱文的犹太教经文,经文说道: “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的神, 他是唯一的主。 神! 他是万神之神, 万主之主, 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 。” 在尊经龛的前面还摆设着一把摩西椅。

从宋元到明末,即使面对着同化的压力,开封犹太人基本上保持着自己的信仰,延续了传统的犹太礼仪,比如守安息日、割礼,过逾越节、住棚节、转经节、普珥节等。1613- 1770年来访河南的耶稣会士, 不少人注意到开封犹太人严守安息日。比如骆保禄 ( Paul Gozani) 在1772年8月25日的书简中提到, 开封犹太人非常谨慎地保持着安息日仪礼, 以至于在这一天不生火煮饭,而应在前一天煮煎和烹调好。

开封犹太社团没落是天灾人祸的结果。开封地处黄河岸边,历史上黄河多次决口,淹没开封。 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率农民军攻打开封,因为久攻不下,遂决黄河水倒灌开封城。城中居民饿死、淹死不计其数,犹太人死的死,逃的逃,礼拜堂被毁,犹太社团急剧衰落。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排外情绪高涨,开封犹太人也遭冲击。一些中国文人误认为开封犹太人就是天主教徒或者景教徒,横加攻击。其中比较典型的是一个自称“天下第一伤心人”的说法,“犹太国乌合利之党,于宋隆兴元年贡五色棉、五色布,借此勾结匪徒,插足中国。佯以劝善为名,袭后稷诞生事。谓伊教祖耶稣为其国童女玛利亚所生,教人崇奉天主为事。且能赎罪致福,有求必应,以此惑人。始得私建清真妖神等寺于河南开封府,名其教曰天竺。因乌合利初从北天竺来后改名挑筋。”纯粹是张冠李戴,但是可以想象当时犹太人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1850年邱天生和蒋荣基代表伦敦犹太人布道会来开封访问时,发现开封犹太人之中已无人认识希伯来文,已经快50年没有自己的掌教了,已出现严重的信仰危机,完全丧失了对救世主弥赛亚的盼望。1866年,美国传教士丁韪良来到开封时,看到的开封犹太清真寺已成为一片废墟,唯有一块6英尺高的石碑(弘治 碑)立在污水池旁边。几乎所有的犹太家庭都与当地居民通婚,已无人认识希伯来文,他们正处在被回教或其他异教快速同化,其中一个犹太人甚至当了和尚,并取名本道。义和团运动时对外国人的肆意屠杀肯定使得开封犹太人更加恐惧。因此,在多重压力下,犹太人为求自保,不得不主动融入汉人或穆斯林社区。此后又经过战乱、革命,多数开封犹太人完全丧失了自己的宗教, 融入了当地汉人和穆斯林中。

分享博文至:

2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7月21日 20:16

    这个怀特主教也从中国或偷或买了很多很多的中国古文物,我每一次去安省皇家博物馆都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虽然知道那是很无奈、很无济于事的感情。

  2. 评论 | 2011年7月21日 20:35

    Yexu,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曾写过一篇文章讨论。我认为中国文物在国外博物馆展览,是中华文明活的见证,这些文物不可能换上外国的标签。很多外国人可能一生都没机会去中国,而中国文物可以给他们一个近距离接触中华文明的机会,特别是很多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参观博物馆,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是用金钱买不到的。退一万步说,国外很多博物馆客观上为中国保存了大批精美的文物,有些文物如果留在国内,在文革破四旧时可能早被毁灭了也说不定。

  3. 评论 | 2011年7月22日 11:45

    我很久没回来博客,而今又见知秋先生很多新的研究之作,待慢慢细读。

    文物逃开文革劫难之说大概近两年前你就这么说,我认同。我无法理解我们曾经那么追求共产主义、国际主义、全人类大同,却每到自己的民族利益被别的民族分享或拿走的时候,又耿耿于怀到没完没了。难道我们赞美白求恩给了我们无私的国际援助的时候,心里还在愤愤他加拿大人从我们这得到点什么是万万不该的,是掠夺?这作风好像一个妇人,拿别人给的好处时千恩万谢,可转眼再让她分出一点儿给更需要的人时,就翻脸叫骂。

    我们的国人有时太精明啦,呵呵。

  4. 评论 | 2011年7月22日 12:01

    知道我是谁,谢谢评论,久违了,近来可好?我总是觉得我们泱泱大国国民应该有更加开放的心态,近百年的国耻造成的心态扭曲应该校正。

  5. 评论 | 2011年7月22日 17:13

    我很好,只是近来在论坛玩,刚刚告一段落,才回来。

    你说的这种扭曲,在日本这场地震中暴露得更明显,有些人似乎谈论的不是人类。很悲哀的说。

  6. 评论 | 2011年7月23日 13:14

    知道我是谁,很好就好。今夏专攻这个课题,略有收获。日本地震中某些国人的幸灾乐祸心态的确不正常。

  7. 评论 | 2011年8月4日 22:56

    实在不敢苟同楼上二位的一唱一和。阁下当知无论在这个地球的任何一个国度、无论这个国度的体制如何,文物都有其鲜明的民族性。如果文物是被一种偷或者野蛮的抢夺的方式运到其它的国度去,无论他们在那里被保存的多麽好,多麽有教育价值,对被掠夺的民族来讲,都是一种屈辱。这种民族性是任何一个民族都具有的、排他的而且是不应该抛弃的。我可以理解二位对共产党体制深恶痛绝,但似乎已经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窃以为如果近百年的国耻造成的心态扭曲被矫枉过正,当真正有民族冲突降临的时候,以各种美词、堂皇借口粉饰、掩盖的汉奸的出现将胜过雨后春笋,中华民族的灭亡也将是非常容易的事。日本地震期间,国内论坛上确实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论调存在,作为一个被屠杀了几百万,奴役的几十年而且近来频有领土争端的国度,如果出现的只是一种世界一统、人类一统的论调,那才是一个真正的不正常的民族。本人对大地震既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悲伤至极,只有对无端死去的无辜的人感到悲哀,在mall的大门口捐了20圆表示了一下。 鄙人实在不明白,我知道我是谁怎莫会将白求恩援华和安省皇家博物馆的中国文物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相提并论。阁下不会认为白求恩到中国去是因为对加拿大掠夺的中国古文物感到内疚或者受到的博物馆中陈列的中国文明的感染才去的吧? 读过“白求恩传”你就会明白,白求恩到中国和西班牙都是受了国际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阁下的这个比喻实在是不敢恭维。 顺便说一句,本人既非拥共派,也非五毛党,只是以在国内近三十年和海外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来讲这些。博主不喜欢的话,可以删除或者封ID, 只当私下探讨吧。

  8. 评论 | 2011年8月26日 16:55

    犹太人在世界各地都会被当地习俗不同程度地同化,这是正常的。令人敬佩的是几年前和真主党开打的时候,许多身上并没有几滴犹太血液的犹太后裔愿意抛弃安逸和荣华富贵的海外生活,毅然包机返回以色列居住。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后裔为了保存民族信仰和传承民族文化做了许多事情,例如加拿大的犹太社区居民孩子就读犹太私校是由犹太社区付费的,他们的孩子可以从小接受含希伯来语在内的传统教育。 至于民族凝聚力如此顽强的犹太民族居然会在民族凝聚力一盘散沙的中国全军覆没,这个问题比较难答。中原大地自古以来就擅长文化革命,不仅革自己文化的命,也革外来文化的命。所谓五千年源远流长的璀璨文明,只不过是味道并不协调的一锅杂烩。不过,既然上帝允许犹太后裔在古代中国被彻底同化,背后必然有其美意,是超乎我等凡胎肉眼所能测度的。

  9. 评论 | 2011年8月26日 21:04

    囸驲兄,谢谢高论。犹太人在中国被同化让我深感困惑,于是决定花些时间弄清一些问题,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有些困惑,毕竟资料太贫乏。在我看来,犹太人的同化即有外在原因,也有内在原因。在外在的同化压力下,犹太人难以抵御,不得不在文化认同方面让步、退却,甚至最终成为中国人。不过,假如我们看希伯来人在埃及四百年的历史,就可以理解,中国犹太人已经在保持本民族信仰和文化传统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了。在埃及仅仅过了几百年的时间,希伯来人便公开声称要“做埃及人”,而犹太人在中国可是经历了上千年漫长的岁月。当然,我同意你所说的,“既然上帝允许犹太后裔在古代中国被彻底同化,背后必然有其美意,是超乎我等凡胎肉眼所能测度的。”

  10. 评论 | 2011年9月8日 14:05

    秋兄明鉴,高论绝不敢当,权当小弟是胡言乱语吧。 弟以为希伯来人(技术上讲这一阶段称之为以色列人应该更恰当,因为当时在埃及人或者其他外邦人眼里,希伯来人一词含有蔑视之意,类似于上世纪帝国主义列强眼中的“支那人”)在埃及希望做“埃及人”的时候还是处于族长制度,没有所谓“亡国”的困扰,加上约瑟把他们养得白白胖胖,这群曾经的贵族自然乐不思蜀,吃腻了吗哪后就想吃肉了。可是流落散居在中国的犹太人(犹太这个名称源自于罗马的犹太省行辕,意味着以色列民已经当了亡国奴)在古代中国这个高度中央封建集权统治的国度中能够享受到什么样的政治和文化待遇呢?政治就不用提了,单说饮食文化,中国人传统是不愿意吃牛的。身处在一个爱吃猪、爱吃血、爱吃祭物、以猪为牲祭的社区里面,恐怕以忍辱偷生来形容并不为过。真难为他们了。所以即使被同化掉,我觉得也是“虽败犹荣”,他们已经尽力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