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有感于司马南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演讲

3,435 浏览
字体 -

目前国内政治形势风诡云谲。极左思潮沉渣泛起,一些人费尽心机,妄图博取上位,但遭到公众舆论的普遍抵制。2011年11月19日晚,国内活跃的极左派代表人物司马南在位于北京西三环北路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进行了一场题为《文化强则中国强》的演讲报告。名义上讲文化,实际上从头到尾都在讲政治。但他可能没想到,在这个培养未来中国政治精英的大学,他的观点竟遭到了学生们的质疑和否定。学生连珠炮似的发问,其他学生的热烈呼应都显示出,他们早已对这套陈腐空洞的说教深恶痛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司马南穷于应付,虽然巧言令色,但理屈词穷,显得很尴尬。虽然他没有像孔三妈那样大爆粗口,杀气腾腾,却也连声呵斥学生闭嘴。

这场冲突很具有代表性。老实说,看了视频,我也感到很震惊,不是震惊于司马南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无理狡辩,那一套在万维上见得多了,一点儿也不新鲜;而是震惊于国内年轻一代独立的思考和大胆的质疑。假如时光倒流四十年,回到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有人胆敢对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制度发出如此大胆的质疑,我敢保证,他的下场将极为悲惨,很可能被打成“反革命”,像林昭和张志新等人一样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假如孔庆东、司马南之流掌权,这些青年也决没有好果子吃。

但毕竟今非昔比了。看到这个场景我很感动,也感到宽慰。这群青年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他们敢于发出如此振聋发聩的质疑,正说明他们已经学会了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和分辨,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和分析,不愿意被强行灌输一些空洞的教条。他们真心关爱着自己的祖国,希望这个国家能健康发展,人民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与世界潮流同步。同时,他们显然并不担心自己因此而遭到整肃。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社会正在变得更加多元化,也更加文明、进步和宽容。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有人想开历史倒车恐怕是不容易的。

下面是学生的部分提问,有很多问题都是在万维网上曾经热烈讨论过的。

一位穿黑色夹克衫的男生问道:“毛泽东思想在建国前30年的实践之中,1958年反右扩大98%,1959年至1961年3000万人的白骨,1966年至1976年文革稀里糊涂。包括毛泽东思想的外输,在柬埔寨建立的波尔布特红色高棉政权,导致柬埔寨700万人口之中,死亡超过200万。通过这一系列的,包括在打天下、治天下的过程之中,毛泽东思想所产生的一些问题,还包括学术上、逻辑论述上的一些困难,你如何还能在今天来提升毛泽东思想?”

另一位穿羽绒服的男生质问司马南,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一光一诚,为什么被严密监禁,网友去看他却被殴打,为什么这些打人的人可以不遵守宪法?

一位身穿红色外套的男学生以台湾的民主化为例证,质问司马南:在大陆,连人大代表候选人是怎么产生的都不知道,独立参选人被当局打压,公民没有选举权的政治制度难道是合理的吗?

另一男生则明确表达了对“洗脑”的厌恶:“我们从小就在政治课上,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洗脑,但是我们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理应有权利接受不同的理念,并从中选择自己的政治理念。我们要自己选择某种政治理念,作为在这个世界对政治的看法。你是否认为,执政当局安排的政治洗脑课,是对我们个人政治认识的侵犯?”

这段视频很快走红网络,引发两极反应。有人为这些勇敢的年轻人叫好,认为他们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也有人对此捶胸顿足,痛心疾首,认为这是中国的教育失败,培养出一群认同普世价值的“带路党”。司马南在现场表示,很高兴和学生这样坦率地交流,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进行这样的交流,但是在四月网上,一个署名 “司马南”的网友则强烈质疑,“如果提问中那样的学生能够代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普遍状况,那么,我们就要质问,作为中国共青团组织的最高学府究竟是要培养共产党的后备军,还是要培养共产党的掘墓人呢?” 有人建议专门组成由张洪良、孔庆东、司马南,邋遢道人,雨夹雪等专家、学者宣讲团深入院校,讲党的光荣历史,毛泽东的丰功伟绩,讲社会主义原则,驳斥西方垃圾思想,还中华一个朗朗乾坤。

但是,令司马南们感到失望的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陆昊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对学生表示支持。不仅如此,他自己也发表了对一些敏感问题的看法。他的观点拿到万维来一定会遭到围攻的,因为他也认同民主和普世价值!

陆昊认为,“学生与司马南发生了思想上激烈的碰撞也是很正常的。我们的学生都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自已对国家、民族、社会以及各个层面的观点和看法。他们热爱民主、向往自由,追求崇高的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是一群有朝气,有活力的青年。由于个人的理念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不一样,难免和司马南发生激烈的思想交锋。我认为这是时代的进步,也为我的学生们感到骄傲。我骄傲的是,他们能用自已的大脑去思考问题,不人云亦云,不受各方面的干扰,这符合我们的教育理念。我们学校就是要培养这样的顶尖级人才。”

在评论司马南等受到网民热捧的一些极左分子时,陆昊指出,“现在的某些知识分子往往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也因此迷惑了一些群众。人们只从他们的表象上来观察,所观察到的无非就是如何亲民,如何同情弱势群体。而没有深究他们内心深处是何种思维方式。我认为,真正的亲民就是为他们争取民主,争取人权,引导他们迈向文明和普世价值。这才是真正的关怀。而那种表面上的悲天悯人不过是虚伪的面具,不会给人类带来光明前途的。”

赞!说得好!中国真有头脑清醒的人!中国的问题大家都看到了,但有人开出的药方是良药,有人开出的却是毒药。回到文革,继续革命,重操阶级斗争大棒,鼓动一部分人造反,打打杀杀,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国人民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不愿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中国只能继续进行改革,才有光明的前途。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一代更不是愚不可及。这是一群没有包袱、勤于思索、勇于进取、热爱民主、向往自由,追求崇高的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一群富有朝气和活力的青年,中国的未来寄托在他们身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1Uzcywdqj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drsoJZEW10

分享博文至:

2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19:09

    看了视屏,感觉他就是个棋子而已。拿出来亮个相,看看大家的反应而已。

  2.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20:09

    Richard, 中国实现宪政民主化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早晚要走这条路,无论为官还是为民,推行或者争取民主,如果只是为了正义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那就再好不过了。实际上,之所以要实现民主,并不是因为人们的道德情操有多高尚,恰恰相反,民主政治的基本出发点是人性恶,而不是人性善。中国文化认为人性善,中国老百姓寄希望于好皇帝、清官大老爷,而实际上,正如基督教圣经对人性的揭示那样,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好人,人心也没有什么良善。人性恶,人性贪婪,如果没有治心治身的措施,人很快就会走向堕落,有了权力必然滥用权力。西方民主几百年的发展成果之一就是给统治者套上紧箍咒,把他们关进笼子里,置于严密的监督之下。中国今年揭露出来的贪污腐败案件触目惊心,一个铁道部长贪污上百亿,昨天又报道,山东副省长贪污数十亿,不知还有多少这样的贪腐大案没有揭露出来,这都是权力过分集中,缺乏监督的恶果。解决这个问题只靠执政党自己内部的监督机制是远远不够的,这是整个政治体制的问题,不改是不行的。

  3.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20:10

    睡熊猫,谢谢!人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目前看来二者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了。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4.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20:10

    赵州茶 YesMan, 你有经验,你也许看得准确。这可能也反映出了十八大前暗潮涌动,思想的激烈交锋。

  5. 评论 | 2011年12月2日 20:20

    谁不知道现在的媒体,就是一帮流氓.它说什么对的,什么就是对的,做假,指LU为马,完全是小菜.

    今天,所谓的自由派,纯粹一帮造假派.

  6. 评论 | 2011年12月3日 00:58

    挺喜欢看司马南主持的综艺节目,满有中年人的成熟睿智和冷静。也看了他的几场演讲,对中国社会现象的批判如剑般犀利。其实希望中华富强是大家的共同心愿,只可惜司马老师把当今发生在中国社会一切的腐朽败坏现象全都归咎为为西方的过错,确实有些闭门造车。电影上的西方,不代表西方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想法。演讲中他以中国6大门户网站之一的腾讯当场举例,打开情感页面,即刻链接到无数情色八卦文章,批评媒体无可厚非,但Toronto Star, CP24或CNN基本不靠这些吸引读者,如果他翻墙浏览多伦多中文主流网站51,今天也就一条“双性恋男友半夜爬上男房东的床”,比例还是相当低的。两派的唇枪舌战也正是中国改革到了一定阶段,心灵处于十字路口探寻出路的必然。既然司马老师这么委身于马列主义的宣传,与南方系势不两立,回北方党校做个教授物尽其用,挺好。但社会在前进,不论现在的西方资本主义,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都不是人类最美的归宿,都是在发展之中。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才是真正的自信,也才是于国于民有益的探寻。象司马老师的好友孔庆东教授希望新华社,其实全中国的媒体都在党的口径下统一宣传的呼吁,已是一去难复返的历史,就是再破口大骂也难挽狂澜了。祝愿一个真正强大,百姓安居,心灵和谐的东方继续在世界文明进步的进程中有更多的贡献。

  7. 评论 | 2011年12月3日 01:31

    William,说得不错。正如我文中说的,中国的问题大家都看到了,但有人开出的药方是良药,有人开出的却是毒药。司马南等人开出的就是毒药。面对全球化大潮,转型期的中国需要更加开放,融入世界,而不是走回头路,重回文革,赶走外资,收回外企,攻击民主和普世价值,都是祸国殃民的行为。仔细观察,司马南孔庆东可能有某些保守势力后台支持,但他们是相当孤立的,中央党校、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都不会容忍这些投机分子、江湖术士、极左狂人。他们用肤浅的理论试图蒙骗大众,讨好执政当局,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赝品,执政党的明智之士也明白他们指出的道路只能是死路一条。执政党没有退路,中国没有退路,只能继续改革,继续向前。司马南之流终会被遗忘。我们共祝一个真正强大,百姓安居,心灵和谐的东方继续在世界文明进步的进程中有更多的贡献。

  8. 评论 | 2011年12月3日 12:45

    那个叫高山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出逃加拿大的贪官),你学过中国历史吗?结束中国军阀割据的是蒋介石,不是毛泽东。毛泽东灭过哪个军阀?毛泽东灭的是当时国际承认的中国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政府。虽然国民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是要尊重历史事实。

  9. 评论 | 2011年12月3日 13:18

    谢谢博主的好博文,以及精彩透彻的评论。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经济改革了而政治不改革,结果造成今天的贪腐遍地。而政治不改革的目的就是要维护贪官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

    我个人认为,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迄今为止主要有三座大山压在人类背上: 1. 自然生存条件; 2. 过度的政府权力; 3. 大资本对劳动的剥削。

    第一座大山,指人类从自然界获得维持自身生存的物质资源,也是所有生物都要面临的首要问题。而人类随着技术的进步,已经将这个问题解决了。

    第二座大山,就是古人说的“苛政猛于虎”,也就是强权对人类的压迫。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政府利用强权犯罪,要比单个的人犯罪,对社会、对人类的危害大得多,所以要通过民主宪政对公权力进行遏制。

    第三座大山,就是大资本通过操纵市场,对普通劳动者进行剥削。这正是现代西方面临的问题,而且全球化令这个问题愈加严重。

    西方民主国家已经解决了前两座大山,但第三座大山还没有找到解决办法;而现代中国,实际上连第二座大山都没有解决,现代中国人实际上正受到强权与资本的双重压迫。

  10. 评论 | 2011年12月3日 14:37

    netwind007,谢谢评论!说得很有道理。三座大山及其解决方法很形象,正如你说的,“西方民主国家已经解决了前两座大山,但第三座大山还没有找到解决办法;而现代中国,实际上连第二座大山都没有解决,现代中国人实际上正受到强权与资本的双重压迫。 ”最近我在研究美国的问题,正好涉及第三座大山,这里有一个链接,用卡通解释金融机构对美国国家和国民的控制,可作参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Gk5ioEXlIM&feature=youtu.be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