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恐同”权利需要争取吗?

612 浏览
字体 -

同性恋一直以弱者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在世界几大城市举行的声势浩大的“同性恋自豪日”游行,你绝对看不出任何弱者的形象,那纯粹是征服者力量的展示。试想,数十万人的大型游行、市政府楼前要悬挂同性恋彩虹旗帜,省长、市长亲自参加,发表讲话表示支持,哪一个弱小群体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同性恋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否则便给人扣上一顶“恐同”的大帽子,指责你政治不正确。我写了《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一文,谈了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看法,这本来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在欧美民主社会完全正常。可是,一位笔名“南山子”的网友发文“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扣帽子,打棍子,断章取义,无端指责,自我定义,唯我独尊,一派文革遗风,套用文革后一出相声的话,“胡批乱侃带吓唬”,看了让人忍俊不禁,也禁不住琢磨“恐同”这顶大帽子究竟戴着合不合适。

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恨、惊、疑、惧。恐惧是一种自然反应,再给人戴大帽子也没用,你越吓唬,他反而会越恐惧。有人天生就有恐高症,你总不能硬把他带到高处,然后对着他大喝一声,不许恐高!那没有用。难不成还要逼着人们发起一场运动,争取恐惧的权利?安省省长韦恩违逆家长意志,坚持实施渗透着同性恋价值观的性教育方案,就引起了无数家长深深的恐惧,怕他们的孩子被教唆,诱导,也变成同性恋。试问,这样的恐惧用“恐同”这顶大帽子能压下去吗?

进一步说,那些迷恋于异性情爱,享受家庭天伦之乐的男人女人们,看了下面的《同性恋宣言》 ,能不感到恐惧吗?这个宣言宣称,同性恋运动以异性恋者为敌,其最终目的是要建立一个由同性恋精英集团统治的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有异性恋欲望的男人将不得拥有任何权力和社会地位。那些无法摆脱异性恋癖好的男性将在同性恋法庭接受司法审判,并将被消失。如果这就是同性恋权益运动的真正目的,那么我要说,人们不仅有恐同的权利,而且有反击的权利。我相信不仅美国最高法院投反对票的大法官恐同,美国和加拿大绝大多数民众也会恐同。

同性恋要求平等的婚姻权利,但他们自视人类中高人一等的“贵族”,并不愿他人享有同等的权力。安省省长韦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在制定中小学性教育大纲过程中,家长的权力就被完全剥夺。多少家长求她“请放过我们的孩子!”可她就是铁石心肠,无动于衷。韦恩省长的傲慢是典型的同性恋傲慢,这种傲慢在权力不受约束的情况下将演化为同性恋专制和暴政。

我上网查阅,没发现中文翻译,于是草草翻译出来,供参考。

我真希望,这只是某个同性恋领袖的胡思乱想,胡言乱语,并不打算付诸行动的疯狂意淫。可是,现实是,同性恋运动似乎正一步步朝这着个方向迈进,同性恋政治家正在掌权,推动立法和教育改造,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最后由同性恋控制并排斥异性恋的社会不是不可能产生,同性恋和异性恋之间的“战争”不是不可能发生。


同性恋宣言

作者迈克尔-斯威夫特(Michael Swift),出自《同性恋革命》一文。转载自美国国会的国会记录。首次发表在1987 年 2 月 15-21日的《同性恋社区新闻》。

“我们要操你们的儿子,因为儿子是你们脆弱男子气概的象征,也是你们浅薄梦想和庸俗谎言的象征。我们要勾引他们,在你们的学校,你们的宿舍,在你们的体育馆、更衣室、操场,在你们的神学院,在你们的青年团体,在电影院的卫生间,在军人宿舍,在卡车休息站,在所有的男性俱乐部,在国会。总之,哪里有男人,我们就在哪里勾引他们。你们的儿子将成为我们的性奴,任我们所为。他们将按照我们的形象被重新塑造。他们将会渴望和我们在一起,并将崇拜我们。

“女人,你呼唤自由。 你说你对男人很不满意,因为他们让你不开心。那正好,我们是天生的男性面孔和阳刚之气的鉴赏家,将把你的男人从你身边带走。 我们会逗他们开心; 我们将指导他们; 当他们哭泣的时候,我们会拥抱他们。

女人,你说你想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生活,不愿和男人一起生活。那就去吧,找个女人一起生活。我们会让你的男人享受从未有过的快乐,欲醉欲仙,因为我们是男人中的极品,只有男人才知道如何去真正取悦另一个男人;只有男人才能理解另一个男人的内心感受,他的灵与肉的需求。

“所有禁止同性恋活动的法律将被废除。 相反,应通过立法,承认男人之间的爱情。所有同性恋者必须成为兄弟,坚定地站在一起。我们必须在艺术领域、哲学领域、在社会、政治和经济上团结一致。面对邪恶的异性恋敌人,我们必须团结得像一个人,唯其如此,才能取得胜利。

“如果你敢对我们同志之爱说三道四,我们将在你怯懦的心脏上狠狠捅上一刀,我们将羞辱你麻木弱小的身体。

我们将写诗讴歌男同之爱;我们将创作舞台剧,在剧中男人要公开爱抚男人; 我们要拍摄电影,描写男同英雄之爱,用它取代目前充斥电影屏幕的描写廉价、肤浅、多愁善感、庸俗、幼稚的异性之恋的爱情电影。我们将塑造帅气的年轻男子和孔武有力的运动员雕像,安置在你们的公园、 广场、 大厦。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只悬挂优雅的男子画像。

“我们的作家和艺术家将会使男同之爱成为时髦,并将取得成功,因为我们善于设计时尚。我们将用我们擅长的讥讽和嘲笑的手段,铲除异性恋关系。

“有些有影响力的同性恋者伪装成异性恋者,我们将揭穿他们的本来面目。当你发现你的总统及其儿子、你的企业家、参议员,你的市长、将军、运动员、电影明星、电视明星、民选领袖、你的牧师根本不是你所认为的诚实可靠、熟悉的,传统的异性恋人物时,你的震惊和恐惧将难以名状。我们无处不在;我们已经渗透进了各行各业。当你谈论同性恋者时要小心,因为我们就在你身边;我们可能就坐在桌子对面;我们也可能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

“我们决不妥协。我们不是软弱无能的中产阶级。我们智力超群,我们是人类中的天然贵族,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那些反对我们的人将被放逐。我们将像三岛一样训练一支庞大的私家军,打败你们。我们将征服世界,因为为了同志之爱和荣誉而战的战士将像古希腊士兵那样不可战胜。

“家庭将被取消,因为它是谎言、背叛、庸俗、 虚伪和暴力的温床。家庭必须被淘汰,因为它只能抑制想象力,并限制自由意志。

完美的男孩将在遗传实验室中受孕、培养。他们将在公社共同生活,接受同性恋学者的控制和指导。

“所有谴责我们的教会将会被关闭。我们唯一的神是一群英俊的年轻人。我们崇拜美、道德和审美。所有丑陋、粗俗和平庸的事物将被消灭。由于我们抛弃了中产阶级异性恋传统,我们可以自由地根据纯粹的想象来过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追求永无止境。

“一个精美的社会即将诞生,这个社会将由同性恋诗人组成的精英集团来统治。在这个新社会里,当官的一项要求将是沉溺于希腊式激情。被异性恋欲望污染的任何男人将被自动禁止拥有任何权位。所有坚持愚蠢的异性恋的男性将在同性恋法庭接受司法审判,并将被消失。

“我们将改写历史,因为历史中充斥着低劣的异性恋者的谎言和胡说八道。我们将为那些重塑这个世界的伟大的同性恋领袖和思想家树碑立传。我们将向世人展示,同性恋和智力、想象力密不可分,同性恋是真正的高贵和美的一项要求。

“我们将取得胜利,因为我们是心中充满苦毒的被压迫者,这种苦毒是我们的动力。在无数的世纪里,我们被迫在你们异性恋的哑剧里扮演着角色。在最后的革命中,我们也能开枪设防。”

“异性恋猪猡们,当我们拉下面具出现在你的面前时,颤抖吧!

THE HOMOSEXUAL MANIFESTO

By Michael Swift, “Gay Revolutionary.” Reprinted from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First printed in Gay Community News, February 15-21 1987

“We  shall  sodomize  your  sons,  emblems  of  your  feeble  masculinity,  of  your  shallow  dreams  and vulgar lies. We shall seduce them in your schools, in your dormitories, in your gymnasiums, in your locker rooms, in your sports arenas, in your seminaries, in your youth groups, in your movie theater bathrooms, in your army bunkhouses, in your truck stops, in your all male clubs, in your houses of Congress, wherever men are with men together. Your sons shall become our minions and do our bidding. They will be recast in our image. They will come to crave and adore us.
“Women,  you  cry  for  freedom.  You  say  you  are  no  longer  satisfied  with  men;  they  make  you unhappy. We, connoisseurs of the masculine face, the masculine physique, shall take your men from you  then.  We  will  amuse  them;  we  will  instruct  them;  we  will  embrace  them  when  they  weep.
Women, you say you wish to live with each other instead of with men. Then go and be with each other. We shall give your men pleasures they have never known because we are foremost men too, and only one man knows how to truly please another man; only one man can understand the depth and feeling, the mind and body of another man.
“All  laws banning homosexual  activity  will  be  revoked.  Instead,  legislation  shall  be  passed  which engenders love between men. All homosexuals must stand together as brothers; we must be united artistically,  philosophically,  socially,  politically  and  financially.  We will  triumph  only  when  we present a common face to the vicious heterosexual enemy.
“If you dare to cry faggot, fairy, queer, at us, we will stab you in your cowardly hearts and defile your dead, puny bodies.
“We shall write poems of the love between men; we shall stage plays in which man openly caresses man;  we  shall  make  films  about  the  love  between  heroic  men  which  will  replace  the  cheap, superficial, sentimental, insipid, juvenile, heterosexual infatuations presently dominating your cinema screens. We shall sculpt statues of beautiful young men, of bold athletes which will be placed in your parks, your squares, your plazas. The museums of the world will be filled only with paintings of graceful, naked lads.
“Our writers and artists will make love between men fashionable and de rigueur, and we will succeed because we are adept at setting styles. We will eliminate heterosexual liaisons through usage of the devices of wit and ridicule, devices which we are skilled in employing.
“We will unmask the powerful homosexuals who masquerade as heterosexuals. You will be shocked and frightened when you find that your presidents and their sons, your industrialists, your senators, your mayors, your generals, your athletes, your film stars, your television personalities, your civic leaders, your priests are not the safe, familiar, bourgeois, heterosexual figures you assumed them to be. We are everywhere; we have infiltrated your ranks. Be careful when you speak of homosexuals because we are always among you; we may be sitting across the desk from you; we may be sleeping in the same bed with you.
“There will be no compromises. We are not middle-class weaklings. Highly intelligent,  we  are  the  natural  aristocrats  of  the  human  race,  and  steely-minded  aristocrats  never settle for less. Those who oppose us will be exiled. We shall raise vast private armies, as Mishima did, to defeat you.  We  shall  conquer  the  world  because  warriors  inspired  by  and  banded  together  by homosexual love and honor are invincible as were the ancient Greek soldiers.
“The  family  unit-spawning  ground  of  lies,  betrayals,  mediocrity,  hypocrisy  and  violence–will  be abolished. The family unit, which only dampens imagination and curbs free will, must be eliminated.
Perfect boys will be conceived and grown in the genetic laboratory. They will be bonded together in communal setting, under the control and instruction of homosexual savants.
“All churches who condemn us will be closed. Our only gods are handsome young men. We adhere to a cult of beauty, moral and esthetic. All that is ugly and vulgar and banal will be annihilated. Since we are alienated from middle-class heterosexual conventions, we are free to live our lives according to the dictates of the pure imagination. For us too much is not enough.
“The exquisite society to emerge will be governed by an elite comprised of gay poets. One of the major requirements for a position of power in the new society of homoeroticism will be indulgence in the  Greek  passion.  Any man contaminated with  heterosexual  lust  will  be  automatically  barred from a position of influence. All males who insist on remaining stupidly heterosexual will be tried in homosexual courts of justice and will become invisible men.
“We shall rewrite history, history filled and debased with your heterosexual lies and distortions. We shall portray the homosexuality of the great leaders and thinkers who have shaped the world. We will demonstrate  that  homosexuality  and  intelligence  and  imagination  are  inextricably  linked,  and  that homosexuality is a requirement for true nobility, true beauty in a man.
“We shall be victorious because we are fueled with the ferocious bitterness of the oppressed who have been forced to play seemingly bit parts in your dumb, heterosexual shows throughout the ages. We too are capable of firing guns and manning the barricades of the ultimate revolution.
“Tremble, hetero swine, when we appear before you without our masks.”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10:09

    这个宣言太可怕了。

  2.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13:31

    真的是属灵征仗战,和空中掌权的争斗,,怜悯他们,他们所做的,自己也不明白。

  3.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14:08

    这个就是基督教散发的恐同宣传。看看真相吧:

    Miami Herald, April 25, 1999

    ‘Gay manifesto’ a concocted lie

    For some months now, the Miami-Dade County Christian Coalition has been distributing to local church leaders a deceptive and mean-spirited document on its letterhead entitled the “Gay Manifesto'’ to drum up support for a signature campaign to repeal an amendment to the county’s human-rights ordinance. The ordinance extends basic protections against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gender, color, religion, ancestry, age, national origin, disability, pregnancy, marital status, familial status in employment, housing, public accommodations and financing. The Miami-Dade County Commission amended the ordinance last December to include sexual orientation, which the Christian Coalition opposes. The coalition’s manifesto is filled with inflammatory false rhetoric such as “Homosexuality must be spoken in your churches and synagogues as an honorable estate,'’ and “We will subject orthodox Jews and Christians to the most sustained hatred and vilification in recent memory.'’ The so-called manifesto is written in the first person. No authorship is credited. In the March 10 Herald, columnist Liz Balmaseda exposed this dirty tactic with a warning about “turning paranoia into propaganda.'’ Anthony Verdugo, chairman of the coalition’s Miami-Dade chapter, in a letter to the editor, chastised Balmaseda’s article as “a shameful attack against people of faith.'’ But look at the facts. Verdugo alleges that this manifesto first appeared in 1987 in the Gay Community News as an editorial by Michael Swift. He says that “The Gay Manifesto is reprinted from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Really? The real source for the manifesto is a little-known book, published in November 1989, called “Shadow in the Land: Homosexuality in America”, authored by a divisive, reactionary California congressman, William Dannemeyer. The manifesto is a verbatim quote from pages 105 to 107 of this book. Dannemeyer clearly states in the book that he is “paraphras[ing] the argument the homosexual community is making.'’ Verdugo further claims that “gay activists acknowledge'’ that the manifesto is reprinted from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That’s just not true. Michael Swift did write a satirical essay titled “Gay Revolutionary,'’ which was subsequently entered (in 1989) into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The entry that Verdugo references in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in no way resembles the manifesto being distributed. So: In 1987, Michael Swift wrote a short essay venting his personal frustrations. It was then misrepresented as fact and entered into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without the opening paragraph explaining its basis. Then Congressman Dannemeyer penned a book telling the world the evils of gay activists and created his version of a “gay manifesto,'’ which was then copied word for word by the Miami-Dade Christian Coalition and distributed (without attribution) as the future plans of the local gay and lesbian community. That’s questionable, deceptive behavior, at best. Verdugo states that “gay activists shouldn’t kill the messenger, but confront those who are writing and publishing hateful and inflammatory material.'’ We couldn’t agree more. Now that the record has been set straight, we hope that he will do the honest thing and condemn the hateful rantings of his organization. To review the full text of referenced articles and other relevant information, go online at www.savedade.org and www.pfaw.org

  4.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15:29

    推荐:爱神,也当愛同性恋者

    陆尊恩

    基督也为同性恋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为非同性恋的基督徒而写的。我想从福音的角度出发,请基督教会的弟兄姊妹重新考虑,对待同性恋者应持何种态度。

    同性恋者就像社会中的任何族群一样,都是神呼召教会去见证福音的对象。基督徒见证福音有两种主要的方式,一是用爱心去关怀,一是用真理去传讲。两种方式应当平衡应用。我相信神深爱他的百姓。他从这个堕落世界的每一处,都召了人来归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恋者。基督也为他们死,基督也将新生命赐给他们,圣灵也在他们的内心工作,并且神赐他们最大的盼望,就是将来身体复活,与基督一同活在荣耀里。

    故此,我相信教会有责任传福音给同性恋者,接纳他们在神的家中成长,理解他们属灵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导他们,并且用基督无条件的爱来爱他们。

    圣经特别地谴责同性恋吗?

    圣经的确清楚地谴责同性恋是罪,但圣经更多地责备了不信、伪善、论断与自以为义。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须知自己也是全然败坏,唯独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们应当与一切的罪恶为敌,但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对同性恋抱持特别的敌意。

    回想《约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被带到耶稣的面前。耶稣对众人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我们必须先承认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够客观地评估同性恋的罪。

    保罗曾经用同性恋作为例子,证明抵挡神的人会堕入不自然的恶行之中(参《罗》1:27)。但保罗同时也列举了许多其他的罪,例如贪婪、争竞、自夸、违背父母等等(《罗》1:29-31),而这些罪是所有人经常会犯的。可见,保罗的总意是警诫所有的人:我们都落在神公义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励教会特别去攻击同性恋者。

    同性恋者人数众多吗?

    其实同性恋者存在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远比我们想象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恋者,基于种种理由,不愿意将自己的情形告诉别人,特别是不愿意告诉家人。他们善于在社会中隐藏自己:有些人选择孤立、退缩,有些人用婚姻作为伪装,还有些人放纵自己。事实上,愿意“出柜”向公众表明自己同性恋身分的,是同性恋族群中的少数。

    虽然探讨同性恋的电影逐渐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人还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恋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公开自己的身分,我们才会讶异,身边竟有这么多的朋友、同事、教会的会友,甚至是我们尊敬的人,是同性恋者。

    因为大部分同性恋者认定,社会不可能接纳他们,所以他们从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进入教会。教会如果真的关心同性恋群体,就必须采取主动。

    同性恋者信主后,可以变成异性恋吗?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毕竟从同性恋成功地转变成异性恋的人,不是很多。目前还没有人宣称,已经成功地找到让所有同性恋者改变的方法。许多对同性恋的研究仍在进行当中。

    同性恋有多种类型。许多成功转变的人,其实不是真的同性恋,只是过着同性恋生活的异性恋者;也有一些人是双性恋者。

    虽然同性恋团体企图用有限的科学研究,证明同性恋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但其实没有足够的证据。反同性恋的团体,试图用科学研究证明同性恋不是天然的或遗传的,也一样证据不足。

    对于同性恋的成因,无法用单一的生物、心理或社会的理由来解释。一个已经成为同性恋的人,也很难透过治疗或辅导改变。但无论同性恋是否是生物遗传,神的律法并不改变,我们也必须顺服(就像说谎与奸淫的倾向也可以说是人类的天性,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可以违背神吩咐的不可说谎与不可奸淫的命令)。

    所以,如果有一个同性恋者信主了,与其勉强他变成异性恋者,不如先勉励他过圣洁的单身生活。如果主在他身上做特别的工作,使他变成异性恋者,这是主的美意与恩典,人不能勉强。

    会不会对我们的儿女产生负面影响?

    当基督接纳痲疯病人、娼妓、税吏、病人、鬼附的人与贫穷的人,呼召他们来到他面前时,他丝毫不担心这会给他的门徒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其实不光是同性恋者,整个世界都会带给基督徒负面的影响,例如商业的文化、电视与电影、世俗化的管理模式、政治的立场等等,但基督徒无需因此与世隔绝。我们反倒可以藉此,让我们的儿女看见:当我们说“爱人如己”的时候,我们不是假冒为善的。我们的儿女可以从我们与同性恋者相处的过程中,深刻地学习到福音的真谛,就是“耶稣能洗净一切的罪污”,没有任何例外。

    真正的危险,是我们对同性恋者抱持冷漠的态度,然后告诉我们的儿女不要与他们交往。若是如此,我们的儿女将会怎样理解耶稣的福音呢?

    如果我们能够按照基督的教训,向同性恋者持续见证神的爱与真理,那么,我们和同性恋的相处,不但不会给我们的儿女带来负面的影响,反而使他们看见福音的能力与可贵。

    为什么会出现同志运动?

    其实绝大部分的同性恋者,是恐惧、小心、自我压抑的,尽量过着低调的生活。在同志运动开始之前,他们在社会中是弱势的、不堪一击的,是社会咒诅与排挤的对象。也正因为此,才会出现同志运动,鼓励同性恋者团结起来,争取主流社会的认同。

    从同性恋者的角度看,同性恋者争取平权,并不是为了破坏主流社会的价值,而是为了逃出自我压抑的牢笼,为了不再孤独。他们觉得,自己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出柜是为了向这个社会争取公众的接纳。

    基督徒在面对同志团体的挑战时,如果能温柔地倾听,对同志运动者的情绪能多一点理解,也许就不会太快落入属血气的政治斗争,而能把福音的盼望带给他们。

    当同志运动威胁家庭制度时,怎么办?

    当同性恋团体组织起来,企图修改法律、改变家庭制度时,基督徒都应当坚定地参与社会舆论的辩论,以维护真理。

    教会在采取公共的行动之前,则必须谨慎又谨慎地查验自己的良心:我们反对同志运动,是因为我们忠于神的真理,还是本于自己的好恶、借用圣经的权威排斥同性恋者?我们会不会表面上说“爱同性恋者,所以要谴责他们的罪”,实际上,只是想要一个没有同性恋的社区环境,好让自己过得更自在?

    30年前,北美保守派提出“六号提案”,企图用法律的手段剥夺同性恋的工作权。对此,我很不赞成。因为剥夺同性恋的工作权,等同于剥夺了他们在社会中生存的权利。况且,当我们向这个社会极力证明同性恋是错误的同时,我们是否也用了同等的力量,动员教会关爱同性恋者?

    有一些教会领袖试图透过政治的影响力,剥夺同性恋者的权利,或是对他们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自愿转换成为异性恋,否则不给他们公正的待遇——对此,我诚恳地认为,这是一种罪恶。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放宽圣经的标准,而是想要凸显目前教会的光景:教会对于同性恋的议题,绝大多数是采取被动的姿态;教会对于同性恋者的接纳与陪伴,实在太少,以致于挣扎中的同性恋者无法投向教会的怀抱。

    有些教会对于同性恋者其实漠不关心,只有在道德议题浮出水面时,才对同性恋的不道德大加挞伐。用政治的力量去逼迫与我们不同的人,强迫他们改变成为我们能接受的样式,并不是基督拯救罪人的方式,也不应该是教会的手段。将同志“妖魔化”的举动,不但无法吸引同志进到教会、听见福音,反而将他们推到离上帝更远的孤立与反抗里。

    为什么教会必须主动表达关爱?

    主耶稣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约》7:37)耶稣是所有人的救主,任何罪人,只要愿意到耶稣这里来支取生命的活水,主不会以任何理由拒绝他们。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主呼唤的,并非只有异性恋者,他不也呼唤同性恋者吗?

    除非教会学会主动伸出热情的手,邀请同性恋者进入教会,否则,同性恋者很难在教会里感觉到被接纳。教会是圣洁的,但教会的圣洁不是依赖会员在表面上合乎道德的要求,而是单单依赖基督的宝血。主耶稣的身边总是被一群又一群的罪人围绕——因为主的心里柔和谦卑,罪人一看见他就被他吸引。

    接纳同性恋者进入教会,并不会玷污教会,反而能够帮助教会的会友,深刻体会基督爱罪人的福音真里,并且在服事同性恋者的过程中,经历属灵的成长。

    教会可以为同性恋者做些什么?

    主将拯救罪人的使命赐给教会,因此教会不应该用“要相信耶稣,先处理你的同性恋”这道墙,隔绝同性恋的慕道友。面对沸沸扬扬的同性恋议题,我相信,当前教会优先该做的,不是批判同性恋的错误,而是发展同性恋的福音事工,并预备教会的环境更适合同性恋者加入。

    然而,今天教会的普遍情形并非如此。藏在人心里的围墙,阻断了同性恋者进入教会接受福音。异性恋的基督徒,不论是觉得恶心、奇怪、冷漠或好奇,在遇到同性恋者时,全都手足无措,因为教会很少装备基督徒,如何用爱心与真理与同性恋者相处。

    有时候,教会领袖还极力攻击同性恋者,以彰显教会的道德立场。但是,其结果是不断地累积对同性恋者的敌意,对于我们传福音给同性恋者是没有帮助的。

    当然,我也非常谅解教会的软弱,因为教会的确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学习,才能够形成健康的文化,预备好随时服事同性恋者。许多基督徒为了福音,能够长期深入贫穷之地、监狱、吸毒者等社会边缘群体,渐渐摸索出服事的正确方法。教会也应当用同样的态度,投入同性恋者的福音与关怀事工。一方面,教会可以充满爱心地对同性恋者伸出邀请的手,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地预备,建立一个适合同性恋者认识耶稣的环境。我深信,经过学习,所有教会都可以成为善于服事同性恋者的教会。

    如何帮助他们认识基督?

    只要我们能够用基督无条件的爱来爱同性恋者,我们就可以勇敢地向同性恋者传达神的真理,不用害怕冒犯他们。同性恋团体虽然想极力证明,同性恋的生活方式是天然的、健康的、正常的,但同性恋者确实有许多的困扰、挣扎、痛苦。我们可以同情同性恋者的痛苦和挣扎,但若为此扭曲圣经的真理,将同性恋解释为圣经所允许的行为,并不能真正地帮助他们。

    面对同性恋者,我们首先要采取无条件接纳的态度,以同理心聆听他们,了解他们的生活。然后,专注于将耶稣基督介绍给他们。至于他们为何有同性恋倾向,我们无法提供简单的解答,但我们可以不断地强调,“耶稣就是你们的答案”。

    我个人有一些向同性恋者传福音的经验。我观察到,同性恋者虽然有伴侣,却仍然可能非常孤独又缺乏安全感。基督徒可以从他们的挣扎中,获得深刻的信仰体悟:不论是怎样的人,内心都可能极其孤独,渴望认同。而神的爱,已经为人类的孤寂,提供了永恒的解答。我们要在爱中,不断向同性恋者传讲这个真理:人类所寻求的自由、依靠与亲密感,只有耶稣能够提供。

    同性恋者若重生得救,还会保有同性恋的性向吗?

    当我们将生命交托给主之后,圣灵就开始在我们身上做更新变化的工作。这个变化是渐进的,在某些人身上看起来比较快速,在某些人身上看起来很缓慢,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速成”,能在信主之后,生命立刻变得圣洁无瑕。我们总是在生命的破碎与失败中,逐渐体会救主的能力与恩典。

    对于重生得救的同性恋者来说,他们很可能会在感受到圣灵所赐的圣洁新生命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败坏本性的强烈抗拒。这样的经历,是所有重生的基督徒都会有的。只是他们的罪性比较多以同性恋的倾向来表达,我们的罪性比较多以其他的倾向来表达而已。

    所以我认为,重生得救的同性恋者,仍然可能保有同性恋的性向,但是他们会渐渐被神光照,明白同性恋的行为是神所不喜悦的,因此开始经历成圣的挣扎。他们可以开始靠着主的恩典,逐渐脱离同性恋的生活方式,追求过一个圣洁的单身生活。因此,若有一个同性恋者成为了基督徒,开始与自己的同性恋性情争战,我们就当乐意接纳他作弟兄姊妹。哪怕他有时跌倒、回到从前的罪里,我们也当乐意挽回他。但他若不承认自己的罪性,完全轻看主的命令,不愿意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也不觉得有错,那就会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重生。

    如果一个同性恋基督徒可以保持圣洁的单身生活,他应该也可以参与教会的服事。在这点上,和异性恋基督徒是一样的——异性恋基督徒也有情欲的试探,如果他们能够保持圣洁的生活,自然能够参与服事。

    如果有人在教会中继续过同性恋生活,怎么办?

    一个信主的同性恋者,继续与同性恋的伴侣同居,或是有同性恋的性行为,都是得罪神的。然而我们在处理这样的事情时,不需要将重点放在要求他们放弃同性恋的生活,而是带领他们认识基督、认识福音、明白圣经,和他们建立友谊,鼓励他们分享生活中的难处,然后一起祷告。等到主的爱在他们心中渐渐成形之后,他们才能够理解,如何靠着主的爱,过爱神与顺服神的生活。主也会亲自带领他们面对同性恋的问题。

    当然,如果他们在过教会生活的同时,仍然有同性间的性行为,或是挑逗别人,或是对人不恰当地依赖,这是教会需要处理的。教会的传道人或辅导员,可以用温柔与智慧,作细腻的沟通,将圣经真理的立场告诉他们。

    我个人认为,只要教会仍然接纳他们,不因为他们的行为驱逐他们,一切合理的限制、要求、劝勉或责备,都是可以的。试想如果是一个异性恋基督徒偶然犯罪,我们当中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6:1)。我相信这样的属灵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同性恋者。

    最重要的是,我们若愿意委身,与同性恋的弟兄姊妹一同挣扎,一同度过改变的痛苦,才能一起经历成长的喜乐。当同志与非同志在基督里合而为一,一起仰望圣洁的基督,一同倚靠圣灵的能力,一起与自己的罪争战时,我们将明白,真正的胜利不在于谁能主宰生活方式,而在于我们能一起面对那真正的敌人,就是罪,并且一起经历神的爱。

    转自OC举目微信平台,微信号FollowChrist,原刊于《举目》杂志第40期。

  5.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17:53

    一叶知秋。是你在段章取义,而非南山子。你所说的“ the homosexual manifesto”是嘲讽作家Michael Swift 1987年2月在gay community news所发表的一篇嘲讽文章。文章假设所谓的“同性恋革命”成功后同性恋者用当时所遭遇迫害的方式压制异性恋者。Congressional record 随后转载了此文。但congressional record转载的很下作,它完全将作者在文章的开场白This essay is an outré, madness, a tragic, cruel fantasy, an eruption of inner rage, on how the oppressed desperately dream of being the oppressor” 给删除。有意将一篇嘲讽文章误导为所谓的宣言。

    一叶能知秋,一叶也能障目!

  6. 评论 | 2015年7月6日 23:50

    接触一定数量同性恋,社会上各种角色和层次的人都有,还是印证着这么一个说法:除了性取向的不同,其它异性恋一样。只是说明我至今的经验,不作辩论之用。

  7. 评论 | 2015年7月7日 00:07

    谢谢诸位来访,评论!

    关于同性婚姻分歧仍然存在,但经过辩论,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会更客观全面一些。同性恋运动和女权运动一样都是争取权益的运动,这本无可厚非,但不可走向极端。本人在这个问题上属于守旧派,认为,所谓的“进步”不一定总是好的,人类总得生存繁衍下去,大家都成了同性恋,过不了多久人类毁灭了,也就没有了同性恋。所以这个同性恋宣言根本不可能彻底实行。即使同性恋者自己成立一个国家,一代人过去也就消亡了,你这个宣言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本人生活中接触过不少同性恋者,人都很好,容易相处,但作为一个有着明确政治目标的运动,其领袖的意志往往起着决定作用,领袖的邪恶会引导这个运动走向邪恶。这个宣言发表时,所谓的同性恋基因研究还没有开始,他们可能还没有想到用基因研究来支持自己的主张。现在看来,强调“勾引”实际上等于承认了一开始目的就不纯,否定了这场运动的正当性。现在在中学里建立的同性恋组织目的是什么?还不是招兵买马吗?

    世界上几大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儒教、道教的教导都不认可同性恋行为,以及男女结合的婚姻以外的任何性行为。这些教导跟歧视无关,而牵涉信仰和道德问题。同性恋运动的初衷可能是为了保护同性恋者,但在一些地方将同性恋行为非罪化之后,同性恋运动得寸进尺,争取凌驾一切的特殊权利将同性恋价值观强加给所有人。美国一个面包师因为拒绝为同志做蛋糕,汽车被破坏多次,又被政府罚款十几万元。还有牧师因为自己的言语“不敬”、不愿为同性恋主持婚礼而遭起诉。以反歧视为借口,要以法律压制任何对同性恋行为的不认可或负面的言论,扼杀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这就走向了极端,必然引起反弹。我希望多伦多每年一度的“同性恋自豪日”大游行被取缔,否则会有人号召举办“异性恋大游行”与之对抗。

    另外,在本人博客讨论问题请就事论事,平和理性,不要搞人身攻击。

  8. 评论 | 2015年7月7日 00:59

    我要看异性恋大游行

  9. 评论 | 2015年7月7日 14:21

    这篇同性恋宣言刚发表时,很多人认为它只是一篇讽刺性文章,将近三十年过去,看到同性恋运动的事实, 现在几乎都相信这不是讽刺。 因为这个宣言里的很多目标已经实现了。同志文学、电影流行,同志成为时尚,立法承认同性婚姻。据说最近几年运动才转向影响政客和改变公共政策,已经取得巨大成功。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可能就是消灭家庭。 我相信局外人很难模仿写出这样的文字。

    美国15位学者和公共政策领袖评选出的19到20世纪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第一名《共产党宣言》,第四名是《金赛性学报告》。将来评选21世纪“十本最有害的书”,没准儿这个同性恋宣言就会名列第一。当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谁把它当回事了?等到共产主义风起云涌,折腾整个世界,为时已晚。下一步同性恋运动将把目标对准教会,会积极资助向教会打官司,推动立法免除教会享受税务减免的资格,甚至会推动运动,把圣经列为仇恨文学而禁止。

  10. 评论 | 2015年7月7日 15:11

    When you think about Home-sexual, think about us Chinese as well. We are minority too, just like them. We were bullied, rejected, treated unfairly, not long ago. The Chinese kids who came to Canada 20-30 ago suffered the same as gay kids are suffering now.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