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们这个时代曾经拥有过那么多的人,那么多情愿被遗忘、被舍弃、处在难以承受的思想混乱中,也要试图写生命的乐章。年岁轻轻,却精神贫乏,心灵孤独。大量的慌张和无法清理的名声,迂道隐匿在他们生命的空间里。似乎野心勃勃,积压着不满和严苛的批判精神,但靠前人失败的经验与凌乱的理念,靠一股骄傲的勇气和自认为某方面的特殊禀赋行走,在生命的不肯定中坚韧和亲近绝望般地表现着一种玩火的危险热情。惟有靠物质给予的希望悲苦的生活着,在单独支撑的夕阳下展现着他们瘦弱的生趣。真实的生活已经剥夺了他们自由的梦想。

前路如何全无所知,在走了许久之后,谁都不知道还有多久和多远。很快的,许多人纷纷退居边缘,遥遥远远地回望这片梦想之地强烈的废墟,以及月光下如此荒凉无语的墓地。他们也观望着同样向梦想眺望的人们,那些率先殉亡的人们,理解他们的浅薄和粗糙就象理解自己有罪性有瑕疵的身心。这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我指的是无法退让。

接下来还有些什么呢?收获的艰辛被大机器生产超支的喧闹所遮蔽,摇滚的感伤和感性的小资为都市繁忙的节奏所抛弃,月映江水的流光让江岸小区昂贵的房价保护起来,美人的回眸只有名牌化装品支撑下才有可能走一回充满自信的微妙。大量的劣质产品和四分五裂的信念格局让为数众多的生命成为转瞬即逝的优雅的泡沫。众所周知的明人隐私成为一道商业运作的公众景观,平淡故意被一厢情愿当作精神形象,在市场规则的捉弄下声嘶力竭喊出毫不出奇的预言。

与此同时,生活慢慢的,一点一点地织好了罗网,昨天在动摇的一切今天仍在吱吱作响,干渴的喉咙仍在干渴,梦想就象阳光,只能用眼睛,而不是手指捕捉。然而我们有什么权利来哀悼梦想的陨落?我们只不过让不属于自己的名字累跨,我们不过是身体的成长,不想再沮丧地寻找一个符号,从一件物到某一个人,我们不过是丧失了命名的兴趣,在新鲜的空气中再也无法敏锐地感受微风优雅的滑行,葡萄藤间闪烁着的光点的低语,我们不过是在奋斗,在工作,在各就各位的岗位上为婚姻、外遇、名牌,工资待遇、楼房、人际关系、职称、医疗保险、养老金奔波忙碌,我们不过是在健康而正常地活着,老去,按部就班接近死亡。贪婪者渴望从中得到名声,卑怯者渴望从中得到崇高的遮羞布,自恋者渴望从中得到价值压迫的权利,平庸者渴望借助着它换取一张高雅的入场卷。

如果单单依靠着梦想支撑出内在的尊贵之气,那么,该梦想所允诺的自由,并不那么真实。然而在我们之间肯定有一份神圣,某种先于大自然,而且不必向太阳致敬的存在。凡不理解这一切的人还需从头学习人类的字母。如果,在清晨的朝霞吹熄灯火,你眺望着窗外,黎明前的安宁如婴儿一般的纯净能让你暂时忘记经济纠纷的嶙嶙种种;如果入夜前的静默能让你回忆起往昔的艰苦岁月,那些一去不返的年轻;如果网络时代的烦躁、虚拟的财富、被动的生活、日趋卑微的心灵、心安理得的沉沦,并不是你存在唯一合理的图景,那么继续下去,就是还原作为人真实生存的质量和存在的意义,还原一个人生活应有的尊贵,重新开启个人与生命缔造者-神沟通的那扇大门,用神圣的话语提升生命的正直、气魄和承担压力的勇气;就是抛下白天的嘈杂,走进神的殿堂,贴近那些被挽救、被阅读的生命群体,感受他们真实的生命质感,在那些从不曾在沉罪中感受到的生命境况中寻找抒情的声音,独特的精神魅力,和那些脱离焦虑、痛苦、恶梦萦绕与哭泣的原由。在这个生命转换过程里,所需要的确实必须放弃老我的现世享乐和避免浮浅功利。为这一切所付出的总有一天时间会证明它的价值。

但是,在循规蹈矩的生活所照常的封闭及欢欣幸福中,是否有些困扰会出现在每天早晨褪色的报纸上,暴风雨的季节,有些日常修炼的耐性犹如雨水般滴落,一只海鸥单翅拍击海浪,突然用尽全力激起所有的苦痛。这个时候,感动进入生命的真实,光刹那间照亮了前路。当生命回归,变成神圣奔腾大海中的一分子,就不会在生命的漩涡中执迷地失却。在至高者的提升中生命显得是多么清晰,多么感召有力,在黑夜的疲倦里不断带至真正的永恒归宿地,那个永远安放无名精神的家园。过去萦绕搅缠的生活被这种坚持自我抒怀在旷野精神的流放地里徘徊许久,此刻被这种生命的感动追加了寻求的胆量,愿意直面日光之上的勇敢去自由地梦想生命的永恒和希望。

Jan.13,1999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