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主,求你使用我的软弱

天婴

“我一生中最害怕四件事,一是,生一个有残疾的孩子,二是,在夜间开车,三是,动手术,第四,不说你也明白。”Julie稍稍停了一下,平静地说:“三件已成为现实,我的大女儿有自闭症,为了可以陪她上学,我必须要每天上夜班,遇到雪天,到家总要凌晨两三点了。迄今为止,我已经动过三次大的手术。”Julie是我的好朋友,和我同岁,是宣教士的女儿,出生在加拿大北部爱斯吉摩人的部落。Julie 是我的同事,也是管理层的经理。今年五月,公司裁员,Julie领Package离开了。临走的那天,象往常一样,安静,温和,永远微笑的Julie,向每一个人道别,感谢每一个和她一起工作的人,最后到了我,我问她:“ 你有什麽打算?”她说:“三年以前,我的日子是live on the pay cheque,但上帝从没有让我和我的一家挨饿。今天,他让我离开这里,让我看到,这个世界不是我永恒的家。现在,我在他的面前赤露敞开,他知道我的软弱和需要,我有什麽怕的呢?”

“Jessica从没想过我会不保护她,会不爱她,当我每次伸出双手,她就迈着蹒跚的步子向我走来,她从没想过,我会半路把手收回来,她来,就是来依靠我。你知道那种感觉么?那种被信任的感觉。”Joe是我的老板,聊天的时候,我们总是爱聊他两岁多的女儿。

Shirley Johnson生来没有手指和脚趾,她坐在钢琴前,当她象我小时候家里用了几辈子的锅刷子似的手放在键盘上,当美妙的琴声,那象沙漠涌出江河的旋律缓缓地滋润着干渴时,我的泪,厥堤而出,红海在我眼前开了。自己是十指健全的人,和老师学过钢琴,知道Shirley Johnson得手是上帝的杰作。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她,希望把她的故事介绍给更多的人,Shirley答应我可以写她的故事,但是她说:“记住,这个故事中除了上帝没有英雄。”

每当我想到自己的软弱,Julie和Joe就恢浮现在我的脑海,shirely的双手便拨动我轻轻的叹息。当病痛煎熬,生不如死的时候,当自己感到再也无法撑下去的时候,当我全然,赤露,不堪一击地来到主的面前,心里只有一个不灭的盼望:“主必救我”。那一种释然,那一份安全,使我这个快被疾病吞噬的人顿然轻松起来,使我有能力有信心说:主啊,若是这样可以让我亲近你,就加我力量,你就是我的刚强。上帝的奇妙在于,他乐于使用我们的软弱,在我们对自己全然无望,象亚伯拉罕形同‘死人’一样的时候,他就要在我们身上做成那信心的工作。即使你的惧怕一一成为现实,天父决不会“抽手”,他要使用我们的软弱,他要在我们身上做变水为酒的工作。每当想到上帝无法测度的丰富,禁不住说:主啊,求你使用我的软弱。

好爱这一首美妙的诗歌,“亲爱主,牵我手,建立我,领我走;我疲倦,我软弱,我苦愁; 经风暴,过黑夜,求领我,进光明;亲爱主,牵我手,到天庭。”更美的在后面:“我道路,虽凄凉,主临近,慰忧伤;我在世快打完美好仗;听我求,听我祷,搀我手,防跌倒;亲爱主,牵我手,常引导。”

http://www1.bbsland.com/articleReader.php?idx=34924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