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与祢同行

卢云神父(Henry J.M. Nouwen,1932-1996),原籍荷兰、著名灵修及牧养神学作家,曾于美国圣母院大学、耶鲁大学及哈佛大学之神学院任教多年。一九八五年离开哈佛大学,在法图Trosly的「方舟团体」生活,等候及寻索末来的「召命」.终于受「方舟肢体」往加拿大多伦多市以北的「黎明之家」〈Daybreak〉邀请,自1986年起为其牧者,服事家中的弱智人士及职员,直至1996年九月安息主怀止,其作品包括(罗马城的小丑戏)、《心应心》、《始于宁谧处)、〈亲爱主、牵我手〉,(奉耶稣的名)、(与祢同行)、《镜外》、《新造的人》、《生命中的耶稣),《爱中契合)、(黎明路上)及《建立生命的职事》等。

古往今来,千万人踏着的路,都是主耶稣步向十字架的苦路。每一段感人的事迹,都带着耶稣基督受难、埋葬何复活的印记,使耶稣受难的记载,永远烙在受苦的人身心;使耶稣的复活,永存人心;使他的安息,成为人们的平安。卢云十架苦路的默想在叫我们领会,耶稣不单正与世界古今每一个受苦的人受苦,且邀请我们与他的生命结连。

自序

卢云 著/张小鸣 译

——————————————————————————–

  戴薇修女所绘画的拜苦路,能够让我们以新的眼光来看耶稣的受难与复活。穿过一个风格独特的十字架为构图的窗框,我们望出去时,会察觉到每一天在世界各地,我们的兄弟姊妹,有些在受刑、有些被绑架、有些陷於饥馑、有些遭人遗弃、有些备受虐待,更有些惨遭杀害。然而,耶稣正置身他们之中,继续他那痛苦而充满盼望的旅程。望出同一窗子,我们可以看得到,在黑暗之中,信任、盼望和爱心仍不断流露出来。我仔细端详这些画时,就愈加发现到,我们在众多国家所看到的苦难,又或喜乐,就正是受难日(GoodFriday)、安葬日(Holy Saturday)和复活主日(Eas-ter Sunday)那不可解的奥秘持续彰显的。

  我从地上被举起的时候,我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耶稣受难及复活的身体吸引了全人类。事实上,人类所受的苦与乐,没有一样耶稣不曾尝过。为此,我们可以透过十字架的窗子面对世界,正视人类悲伤的可怖实况之馀,仍然充 满盼望。

  有机会深深默想戴薇修女的拜苦路画,实在是个恩典。最叫我感动的是,这些拜苦路画的创作,不是叫我们为著远在他方的人类苦痛愧疚,而是有助我们把自己破损的人性,与这些图画中的男人、女人,以及小孩的人性联合起来。藉著耶稣的受苦和复活身躯,这种联合就变得可行。在耶稣之内,并籍著他,我们的世界能够合而为一,因为他在神圣的爱里,拥抱著我们每一个,渴想我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他与天父合而为—一样(参约十七21)。我在写这些默想文章的时候,是注目於耶稣的,就是那位要拆毁一切墙的耶稣。这些墙存在於第三世界与我们之间、穷人与富人之间、健康的与有病的之间、远方的人与身旁的人之间,以及肉身受苦的人与心灵深处受苦的人之间。在耶稣的心目中,斤斤计较人类苦难的程度和深度,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尝试猜想谁人比他人受苦更多,和谁的苦痛最有意义等,也都不能带来多少作用。因为耶稣已为全人类受死与复活,而全人类的各方面差异都已包含其中,故此,所有人都能够与他一同被提升到神的光彩里。

  我们身边的广阔世界充满了无边的苦痛;我们内在的小小天地也满是无尽的伤创。然而,所有伤创苦痛都属基督,他已把它们化为荣美的伤痕,这些伤痕让我们认出,他是我们复活的主。

  我祈求所有可能看与读这书的朋友,都能藉著耶稣的受苦和复活,可以更加完全进入神的临在,以及与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兄弟姊妹同在。

致意

——————————————————————————–

  这些反省文章,都是我在安大略省烈治蒙市约克医院留医三个半星期期间,根据戴薇修女(Sister Helen Dayvid)的拜苦路画象写成的。在一个寒冷的早上,我正想乘搭便车上班时,一辆轻型货车驶过,它的後视镜把我撞个正著。结果,我有五根肋骨断了,并要把脾脏切除。(译接:详情可参本书楼於九二年中出版的卢云另一本著作(镜外》Beyond The Mirrorl。)纵然,我那时有点不快;但是,那事竟是因祸得福。我有一个机会放下所有忙碌的事务,把注意力放在耶稣和朋友身上。这些文章也是我留医期间的意外收获之一。

  我深深多谢我的秘书文莉丝(Connie Ellis),她竭尽所能帮我忙,而且能在百务缠身之际,整理我这份文稿。我也要向韦素力(Conrad Wieczorek)衷心表示谢意,他优先编辑了这些文章。

  我特别多谢戴薇修女给我这个机会,更何况,自我接受邀请之後,她就一直满有耐心地等候我完成这些反省文章。我也要向奥秘思出版社(Orbis Books)的总编辑艾思堡(Robert Ellsberg)表示谢意,他的友情,并无私的合作,把戴薇修女的画象和我的文章结合於这本美观的书内。

http://www.godoor.net/text/xingling/yntx/CONTENT.HTM
译者序

——————————————————————————–

  拿起这本书,立即有细阅一遍的冲动,原因很简单:只因这是卢云书的作品。

  看完这本书,随之兴起翻译的念头,而理由就复杂多了。一直以来,我都在有意无意之间关注世上苦难的人民,尤其是第三世界的黎民百姓,奈何只能尽上一丁点微力,然换来的仍是满怀挥不去的无能及挫折感觉。近来,我极有兴趣研究拜苦路,心中常想著主耶稣是如何走过这段在世的路程,就算没有机会亲历圣地,也盼想在心灵里与主同行这段路程。难得卢云把两者美妙且巧妙地连结起来,不独与耶稣同行苦路,也与第三世界苦难人民同行他们的苦路。单就是这个默想元素的组合,已叫我心神摄服,毫不迟疑就承担起翻译的工作。

  译毕本书後,心中浮现了这个祷告——

  亲爱的主耶稣:

  感谢你,藉著你仆人的著作

  不单容让我跟随你走了拜苦路

  也邀请我与世上苦难人民一起上路

  更同时叫我经历了自己心灵上的苦路

  得知自己生命的残缺不全。

  主啊!感谢你邀请我看你的心。

  我也看到了苦难世人的心更看到自己破碎扭曲的心。

  主啊!若我只是看到它们互相隔绝

  我想我仍会是满怀苦涩、悲伤、恼怒……

  感谢你,它们是互相紧紧结连的甚至融合起来,化不开了

  我说不出话来,只有喜乐的微笑

  主啊!感谢你敞开圣洁无瑕的心

  拥抱著世人的心

  也拥抱著我这颗久经污染的心。

  阿们。最後,我要多谢挚爱的内子进君,翻译期间,她对我既有忍耐,也有激励鼓舞。

分享博文至: